《婚短情长》 苏陌陌 霍黎琛 173章

手机书屋 2020-07-31 14:20:08

苏陌陌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闪婚,还是嫁给了一个自己做梦都不敢想象的首席风云人物——霍黎琛。

  结婚的原因,更简单,她需要钱,他需要妻子!于是,一夜之间,她成了万人羡慕又同情的‘霍家大少奶奶’。

  老公三天两头跟女人上头条…她没有半分过问的资格,最后…还全都是她的错;

  三更半夜,他跟女人约会,她在门外把风…

  心仪的女人出现,她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婆,当即转成了万能的‘小秘’;

  …

  她一直都知道这场婚姻,两人都只是‘各取所需’;夹缝中生存,她卑微得乞求着一份真心…

  可他却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时而对她疼惜若宝,时而对她,又弃如敝履…

  她始终搞不懂,这场婚姻,他究竟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态…

  她却不由自主的沦陷了,就在她隐隐期待美好明天的时候一个跟她有着九成相似的女人站到了她的面前:

  “你以为黎琛真的爱你吗?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可以滚了!”

  那一天,她才知道…那个冷血到可以看着她倒在血泊的男人…曾经为某个女人…洗过内*裤!

  

  谁说,冷血的男人没有心?无心,不过是‘不爱’而已!

  他一生最恨爱钱的女人,却爱上了一个为钱来到他身边的女人!


标 签:契约 恋虐情殇 情妇


第001 我家少爷想见你


  繁华的都市,车水马龙,充斥着一派蓬勃的生机。

  富丽的大厦耸入云霄,此时,顶层的办公室里,两名衣着不俗的男子正在商讨着什么,突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抬手,示意了下,随即,高大的身躯倚入了座椅:

  “爷爷——”

  “收到请帖了吧!周六的晚上,以良的订婚宴,别忘了…”

  眉头微微一拧,男人清冷的嗓音再度响起:“爷爷,我很…”

  “我知道你公务繁忙,所以提前打电话通知你腾出时间!臭小子,是不是连爷爷想看看你都不行!晚上八点,给我准时回家!”

  不待男人开口,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嘟嘟声。

  耸了耸肩,男人无意识得揉了揉发疼的额头。

  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即,一名女秘书走入,放下了一张请帖。

  随手拿起,对面的男子出声道:“只是回去过个场…其实,你不用如此…”

  眼神一个垂扫,男人的声音嘎然而止,脸色也有些明显的异样:

  “或许…你真得不适合…回去!”

  叹了口气,男人却还是将摊开的邀请函递到了他的面前。

  脸色明显变了几变,男人俊逸的脸庞瞬间像是覆上了一层寒霜,轻闭了下眸子,拳头也跟着攥了几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抹梨花带雨的娇美面孔…

  “琛…你,还好吧!”

  “当然!”

  猛地阖上请帖,霍黎琛瞬间又恢复了一成不便的冷然:“我真得…好久没回家了!”

  言下之意,订婚宴,他是要出席了!

  听着,莫子奇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他甚至能想象得到那场景会是多么的好看。

  刚先要说些什么,对面的声音却抢先了一步:

  “子奇,帮我找个人!”

  ***

  都市的后半夜,寂静得深沉,却别样的压抑。

  走出医院,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苏陌陌的步伐却还是明显异常的沉重,仰望着天空,不自觉的,泪,已经滑了下来。

  一旁的石椅上,她坐了下来,握着手机,翻看着,却叹了长长一口气。

  怎么办?连信用卡里的钱都取光了,下周又要交钱了….

  一条条翻着数着,她的手指不自觉又在一个亲切的名字上停了下来…

  突然,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闯入视野,苏陌陌蹭得一下站了起来,转眼已经蹦出了两步远,倏地抬眸,也是一副防备的架势。

  “苏陌陌小姐吗?”

  一愣,苏陌陌道:“你是——?”

  陌生的男人?而且知道她的名字…看穿着打扮,衣冠楚楚的,倒不像是什么坏人!只是大半夜的…苏陌陌一颗心还是提了起来。

  “苏小姐不用怕,我没有恶意。我家少爷想见你——”

  说着,男人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停靠的一辆黑色轿车,示意地做了个请的架势。

  脑袋轰的一声,苏陌陌还明显有些做梦的恍惚:

  什么人?这么大架势?

  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有派头的人?或者得罪过这么大架子的?难不成是——?



第002 三百万,嫁给我


  可是…

  搜肠刮肚,苏陌陌的脑海中也只浮现出一个稍微有点可能的。未及回神,身旁,催促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苏小姐,请吧——”

  下一秒,脚下的步子便像是长了意识。

  千万的迈巴赫堵到了眼前,再眼拙,苏陌陌还不至于不认识…心里不由得又一阵忐忑的七上八下。

  怔愣间,车门却已经打开。

  随即,她便弯腰坐了进去,下一秒,车门倏地阖起,苏陌陌明显惊得小蹦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想去推车门,身侧,一道冷如冰霜的嗓音嘎然响起:

  “我不是绑匪——”

  心思被看穿,苏陌陌半路又收回了手,转回了身子,脸上还带着一点被戳破的羞红。

  这时,她才注意到身边是一个相当俊朗有型的男人,虽然是坐着,双腿依然修长到到不能忽视,一身顶级的暗色衬衫、黑色西裤,衬托着雕凿般冷峻的侧眼,夜色中竟显得别样魅惑,此时,手中还正翻着pad,敲击着字,似乎正在谈什么。

  见他目不转睛,一时间,苏陌陌竟没敢出声,就这么傻呆呆地看了他半天,直至一道沉底的嗓音敲醒了她:

  “看够了吗?”

  “呃,对不起…我…”

  翻搅着小手,苏陌陌竟一阵不好意思的结巴,真是太失态了!

  没心情听她啰嗦,霍黎琛直接拿了一份文件地给她:

  “三百万!嫁给我!你有十分钟的时间考虑!同意,就签字!条件不满意,可以再谈!不同意,就下车!”

  “呃?”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苏陌陌看着手中的纸笔,又是一阵傻愣,转眼,却见男人的目光又再度落回了pad,不苟言笑的神情十足的认真。

  三百万?

  她真是想都不敢想!

  结婚契约合同?

  瞪着硕大的几个字,苏陌陌还有种被雷劈中的错觉。

  合同只有两张纸,大概的意思就是,两人领证结婚,他一次性先给她三百万,然后每月给她十万;两年内,女方不能提离婚,必须恪守妻子本分,要配合男方的活动,还不能干涉男方;两年后,不管关系是否继续,男方都会一次性补偿女方一千万,关系如何,到时重新再行协商。

  这是一份赤果果的买卖合同,与其说是婚姻契约,倒不如说是情*妇契约。不同的是,两人还有婚姻一张纸在。

  三百万,这对苏陌陌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可是…结婚?跟这个完全陌生,称不上认识、甚至不知道名字的男人?!

  她的心又有一丝的犹豫…毕竟,她才二十五,而且,她也有喜欢的男朋友…虽然…

  不待她细思,公事公办的冷漠嗓音却再度响了起来:“你的时间到了!结论!”

  听着他雷厉风行的话,苏陌陌都能想象地出他是怎样一个专制的男人。

  只是…三百万,足以解决她母亲所有的医药费,她可以救母亲,可以还上高额的信用卡,可以不用低声下气去借钱了…

  快速思量着,在男人抽回合同的瞬间,她还是本能地攥住了;

  “为什么…是我?”



第003 你需要钱,我需要妻子


  “为什么…是我?”

  她怕天上突然掉的这个…不是馅饼,是陷阱!她怕一时冲动,一辈子万劫不复。毕竟…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你需要钱,我需要妻子!”

  直白的回复,言简意赅,直击重点,等了半天,苏陌陌突然开始了解点这个男人了:真是,多说半个字,能累死他吗?

  他还是没有说明为什么会选她?他这样的男人,想要情*妇,该是一抓一大把吧!更别说这么优厚条件的妻子了!为什么会找上她呢?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给你浪费——”

  “我同意!”

  “嗯…”点头,男人终于算是侧身,正视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子却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情绪,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还有什么要求…”

  “只有一个…”

  思索着,苏陌陌的一颗心还仿佛要跳出了喉咙眼。

  直觉她是嫌钱少,霍黎琛也早料到了,所以,他是把估价压缩了一半写到合同上的,留了百分五十的空间,直接掏出了一张空白支票;

  “多少?自己填!”

  接过支票,苏陌陌直接写了三百万。

  “合同上的,我没有意见!我想要加一点…”

  “嗯…”

  轻哼了一声,霍黎琛的态度有些晦暗难明。苏陌陌也感觉到了,他可能是有些不太满意。可是,她还是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道:

  “你不能让我家人知道这份合约的内容…在他们面前,我们是正常交往、正常结婚的…我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对他们,你也不能表现出不尊重,对他们的条件,合约内的,你可以应付答应,合约外的,你都可以以你公务繁忙或是要跟我商量为借口拖着,然后由我解决…我不希望他们知道真.相…当然,我会尽量避免你正面面对他们,我是说万一…”

  她怕父母自责、伤心、对她失望,或者愧疚,至少这样,两年后,她最多也就是经历一场失败的婚姻。可是有这笔钱,不禁爸爸的胃病可以治疗,母亲的手术有了着落,连妹妹的学费都不用她去打工挣了,她可以过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活。

  如果她一个人牺牲两年,可以让一家人过得好一点,值了!

  “这点你若能做到,我就签字,做不到,就算了!”

  她可以委屈,却不能让一家人都跟着她蒙羞。所以,这一点,非常重要。直直望着他,苏陌陌一点都没妥协。

  同样,目不转睛看了她两秒钟,霍黎琛的眸子里也闪过些许无法说明的情绪。

  半天后,就在苏陌陌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签字吧!”

  霍黎琛的话,已经是变相的接受,苏陌陌却不许他的模棱两可:“你是答应了吗?”

  眉头轻拧,霍黎琛嗯了一声。

  苏陌陌却还是认真地重复,光亮的眸底闪着些许的执拗:“答应吗?”

  “答应!”

  这是苏陌陌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原则与执拗,这一刻,霍黎琛感觉到了,却没往心里去,却不知,这一瞬间,已经开启了两人人生旅途的岔口——



第004 他是霍黎琛?


  清楚地得到了答案,苏陌陌才在合同上认真留下了自己娟秀的名字。

  随即,男人接过,也落下了龙凤凤舞的字迹,他的字,钢强有力,如同他的人,带着几许明显的嚣张!

  霍黎琛?!

  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苏陌陌惊愕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他是霍黎琛?

  近五年来,近乎一夜崛起、风靡全市、神话一般的风云人物?听闻恒万集团资产遍布全球,不计其数,已经跻身世界列强,而霍黎琛更是首屈一指、最年轻的神秘富豪。

  传言,他低调诡谲,神秘难侧,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所以才能一夜暴富…

  传言,他有很强的势力背景,所以一夜间,便从默默无闻变成了家喻户晓;

  传言,他是个浪荡不羁的花花公子,一天可以换三个女人,而且不重样…

  传言,他是个怪癖的男人,男女通吃…

  …

  凝望着他,苏陌陌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我需要一个妻子!”

  样貌如此出众,财势如此逼人的男人…他该不会真如外界传言…近一年不近女色是因为…转性偏好男色了吧!

  所以才需要一个妻子?

  想着,苏陌陌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这样的男人,通常身心都有问题…

  这才想起签字的时候,居然没问过他的身份?瞬间,苏陌陌后悔得想去跳海了。她真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她还能…反悔吗?

  显然,不能,因为下一秒,霍黎琛的一张名片已经递了过去:

  “我的电话…周六晚上腾出来,陪我回家吃饭!”

  随即,又转身拿了一份文件给她;

  “我的基本资料,了解清楚!明天下午一点,民政局门口等我!”

  颤抖着小手接过,苏陌陌已经快哭了:“那个…那个…你是那个…霍黎琛吗?”

  其实,她是想要说可不可以反悔,可话到了嘴边,蹦出的却是这么一句。

  瞬间,霍黎琛竟被她逗乐了:“怎么?你还认识很多…霍黎琛吗?”

  见她一溜长发披散,遮去了那柔光若腻的粉白面颊,霍黎琛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苏陌陌却条件反射地躲开了。

  那神情,明显见鬼一般。

  幽冷的眸子一转,霍黎琛粗粝的大掌瞬间定到了她的颈后,一把就将她拉了过来;

  “你这样的反应…可不像是…跟我谈过恋爱、走进婚姻的女人…”

  “我…”

  炙热而强烈的陌生男人气息环绕,苏陌陌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排斥,游移着稳住了身子,小嘴却还是抗议地抿了抿。

  毕竟还是陌生人,身体的本能反应根本无法控制。

  “陌陌…”

  低沉的男声,突然像是一道暖流滑进了身体,催眠一般,陌陌就抬起了头,温热的手掌游移着转而挑向了她的下颚: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戏!我要的不是一个演员…是一个真正履行义务的…女人!”

  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加重,霍黎琛的头..也一点点压低…



第005 我不喜欢不安分的女人!


  试探地,冷凝的唇在她如花绽放的唇畔星星点点地…似触非触!

  淡淡清新的女人香气鼻息缭绕,霍黎琛对似有若无的独特香味…并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可他明显感觉到了手上挣脱的压力,不大却明显。

  再度,他的唇已经贴了上去。

  瞬间,苏陌陌的脑子轰得一声,小手本能的抬起,下意识地有些想逃…

  见他只是贴着,没有动作,转而,想到什么地,推搪的小手也变成了轻放:他该只是想试探她…或者想要她熟悉一下吧!

  感觉着,如是安慰着,陌陌也不住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只是演戏…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连眼睛都没真正闭上,陌陌等待着一切的…结束。

  突然,背后一道猛力袭来,陌陌本能的闷哼了一声,下一秒,蜜糖的小嘴…即被撬了开来,随即,一阵天旋地转…

  “嗯…”

  灵魂瞬间像是被掏空,木柱一般,陌陌傻愣地一动不动,半天,任男人为所欲为地吃着她的…嫩豆腐。

  待她回神,男人早已坐回原位,脸上一惯的冰冷,连气息都是凉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又一道冷飕飕的嗓音将她震醒:

  “以后,这都是家常便饭!你必须要习惯!周六的晚上,我们回家吃饭,记得把时间腾出来!”

  蓦然回神,唇上还麻麻的,仿佛黏着他的热力,陌陌的一颗心一阵怦怦巨响,吓得她脸色陡然爆红,懦懦地嗯了一声,随即垂下了头,生怕别人听到一般…随即又想到什么地道:

  “我要…准备什么吗?”

  回家?一想到他的身份,陌陌浑身的热气瞬间像是被一盆冷水浇灭了,还冒着滋滋的白眼。

  “什么都不用,到时我会联系你!”

  不经意间扫了她红润的脖颈一眼,霍黎琛竟一阵莫名的心浮气躁…刚刚的吻,虽然他极力控制了,可不得不说,他很喜欢她的滋味!

  事实上,他是有些洁癖的,通常做那种事之前,哪怕只是接个吻,他也会要求女人彻底清洗,可是刚刚…他不止没有反感,还有些…迷恋!

  这个女人,果然如他第一次所见,是个美丽到迷人的女人!

  这样漂亮的女人…若再好好打扮打扮…的确很符合他的需要!

  待陌陌抬头,霍黎琛才惊觉自己看着她有些走神,突然间有些莫名气愤,随即冷漠出声:

  “明天的事儿,别忘了!可以下车了!”

  见他突然变脸,还有些赶人的架势,陌陌明显有些转不回弯,却条件反射地去打开了车门,刚一动,背后又一道冰冻三尺的嗓音响起:

  “等等…”

  陌陌一转身,粗粝的大掌陡然又捏向了她的下颚,这一次,他的力道明显很大:

  “我不喜欢不安分的女人…该处理的,都给我处理干净了!别让我看到…不该看的!”

  一想到她可能有过了不少男人,霍黎琛心里也是有些说不出的酸涩的!他的东西,他不喜欢任何人染.指!



第006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言下之意,很明确,他不希望看到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虽然自己的确有交往中的男朋友,可苏陌陌却很厌恶他把她想成那种女人,不自觉地,已经出声反驳道: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随即,霍黎琛径自收回了手:“这样最好!下车!”

  他的嗓音冷漠得让人发憷,苏陌陌近乎是逃难一般跳了下来,未及回神,一道黑色的电光已经一闪而逝——

  若不是手中还攥着那张救命的支票,苏陌陌真怀疑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可是这一刻,拿着支票,她又觉得沉甸甸地,有些…负荷不起。

  ***

  第二天,纠结了一个上午,在接到医院一个电话后,她还是准时站在了民政局门口。

  而霍黎琛从出现到离开,都是卡着时间,前后近乎不超过十分钟。拿着手中的小红本,看着手上突然多出的硕大钻戒,苏陌陌一个人在门口傻站了十分分钟。

  “老婆,新婚快乐…一会儿我们去哪儿庆祝?”

  又一对甜蜜幸福的身影走出,伴随而来的还有阵阵愉悦的笑声,望着形单影孤的自己,苏陌陌禁不住嘲讽地勾了勾唇角…

  她居然结婚了?还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自己销掉了?嫁给了一个是女人做梦都会幻想的钻石王老五,却还要去挤公车,天下有她这样的新娘子吗?

  哎…

  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苏陌陌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

  手上突然多了个钻戒,又是大到扎眼。免不了,被同事关注地问来问去。

  不敢多说,陌陌也只能说是男朋友送的,不知道多少钱。于是,有人羡慕,有人妒忌,当然,也免不了有人恨。

  不会功夫,苏陌陌傍了个大款的消息就已经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她也不解释,甚至连男朋友的名字也不提,不管谁问,她都只是笑笑,心里却是苦不堪言。

  不是她藏着掖着小气,是她不能说。也只能悠着各种声音狂轰乱炸。

  有了这三百万,陌陌交完医药费,还了信用卡、还了所有的欠款,把家里破旧得四处掉墙皮的房子换了,还多少有点盈余。

  不得不说,钱,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

  转眼便到周六,陌陌又在医院里陪了母亲一天,让父亲回家休息,顺道收拾了下刚买的二手房,虽然是二手,却近乎全新,也超过了百平,妹妹陪着父亲一起,一家人前所未有的开心。

  刚削了一个苹果递到母亲口边,却见苏妈妈摇了摇头,随即,陌陌便将母亲扶了起来,自然地按摩着她已经没有了直觉的下半身:

  “妈,医生说你还要趟半年,不可以久坐的…”

  “陌陌,都是妈不争气,拖累你了!现在你爸不在,你跟妈说实话…你那些钱到底哪儿来的?你爸其实早看出来了,他不好意思问你…”

  攥着女儿的手,苏妈妈已经红了眼眶。一个女孩子…一夜暴富?她怎能不多想?

  未及开口,突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



第007 订婚晚宴(1)


  “妈,我先接个电话…”

  一看那亮起的号码,苏陌陌半点没敢耽误,拿着手机往一侧的窗台边走去,却不自觉压低了嗓音:

  “喂,是我…”

  “在医院呢…”

  “…”

  “嗯,知道了…”

  寥寥几句,挂断了电话,回到床边,苏陌陌才拉起了母亲的手:

  “妈,您放心…我不会做让苏家蒙羞的事情的!我还要给小小带个好头不是?我不是跟您说过交了个男朋友吗?他其实很有钱,开始…我不太想用,后来,他知道了…主动给我的!你看,他还跟我求婚了…真得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晃动着手上的戒指,苏陌陌只能含糊其辞。谁又知道,此男友非彼男友。

  “陌陌…妈不是泼你冷水,我们家的条件…妈是怕你被人欺负!穷一点没事,对你好才是关键啊…咳咳,都是我跟你爸没本事…连累你们姐妹受苦…”

  “妈,哪有?不是都过来了吗?您别想太多…对了,妈,一会儿我要早走一下,我先跟护士说一声…爸跟小小来之前,有事,您就跟护士小惠说…”

  家里的条件,陌陌一直都很清楚。他们家虽然不富裕,可父母把所有好的一切都给了他们,而且,母亲的病也是长年累积累出来的!她有什么资格去怨怼?

  看着母亲睡下,正好大姐又来了,陌陌便提前离开了。

  ***

  准时到达了瑰丽形象设计中心,望着面前富丽堂皇的三层大楼,到处都充斥珠光宝气的梦幻华贵,苏陌陌真是连站都十分的小心翼翼了。

  “欢迎光临,小姐,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那个…我是来等人的!请问…星光贵宾厅在哪儿?”

  说着,陌陌的脸还不好意思得红了,这么佘贵的地方,一看就是高档次的消费场所,她真怕自己被轰出去。

  “奧,您是苏陌陌小姐吧!霍先生已经来过电话了…请跟我来吧!”

  随即,陌陌便被领着七拐八拐,而后推进了一个房间:

  “阿七,客人来了——”

  ***

  被人七手八脚的一通折腾,陌陌简直要疯了:“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被逼着洗澡、做了个香薰,脸上,脚上又被一通忙活,虽然都是女人,瑟缩着身子,扯着浴巾,陌陌还是十分的不习惯。

  “小姐,别动…会花的…”

  小脚丫被人按着,硬是点了红色的指甲油,苏陌陌难受地恨不得扒层皮了。她们要干什么?不可以开口,让她自己来吗?

  脚上痒痒的,衣服也是近乎被扒光的,她只觉得自己里子面子都要丢光光了!

  待所有人停手,她浑身的骨架差点都没散了。

  “好了,苏小姐,请您把衣服换上吧!”

  一个抬眸,镜中,一张妖娆而陌生的面孔映现其上,头发全被束起,在头顶处盘了个半圆的花苞,光洁的额头露了出来,整张小脸一览无余,淡雅的妆容加深和轮廓,艳丽的红唇水光潋染、娇艳欲滴,宛若画上点睛,性感到了极致…



第008 订婚晚宴(2)


  从没见过这样的自己,苏陌陌明显有些懵,无意识地轻咬了下红唇,下意识地就想要伸手去…抹!

  烈焰般的红唇,太招摇了!而这儿,根本不是她的风格!

  “小姐,您真漂亮!虽然是不褪色的撕拉唇彩,也别太用力喔…多少会影响效果的!霍先生看了,会不满意的!还是跟我来吧,更衣室在那边…”

  服务人员微微打趣的柔声响起,想起什么地,苏陌陌又将手放了下去:是啊,哪里容得她按照自己的喜好。

  进了更衣室,见服务小姐直接插上了门,苏陌陌脸色又是一阵爆红:“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又不是皇后,穿个衣服还用人伺候?!

  想起刚刚按摩师替她香薰、在她身上按来摩去的场景,她撞墙的心都有了!虽说都是女人,可赤身…露..体的,也总是难免尴尬。

  “小姐,您不用不好意思…这款礼服,您会需要帮忙的!”

  小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一张小脸圆圆的,带着婴儿肥,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为人又很和善,不像外面那些造型师,各种冷艳睥睨的感觉…看起来,很舒服。

  “真得不用…我自己换就行…”

  “小姐,您还是先把内…衣脱了吧…”

  放下手中高级的礼盒,服务小姐一边整理着,一边笑着,直接开了口。

  “呃?”

  一阵手足无措地,服务小姐伸手似要帮忙…吓得陌陌直接反其道而行地按住了胸口:

  “不用吧…我这个不会露的!”

  原本因为今晚的活动,她就特意换了款颇为典雅的裙装,连带着换了肤色的贴身衣物跟透明的肩带。让她真空上阵,还不如杀了她得了!

  第一次见客人如此扭捏的,服务小姐径自笑出声来:“小姐…礼服是露背的,所以…您的,都用不着了…”

  示意地扫了眼礼服,侧身,服务生递给她一副胸贴,还颇为体贴避讳地侧转了身子。

  “衣服换好了吗?霍先生在催了?”

  “马上——”

  门外突然传来催促的声音,一咬牙,陌陌闭着眼睛便快速整理好了,拿着衣服转身,服务小姐还不自觉在她胸口瞥了一眼,赞叹出声:

  “小姐,您的身材真好…”

  没见过这么白皙、纤瘦却又如此有料的女人。

  “谢谢…”

  尴尬得要死,苏陌陌脸上差点没着了火。这样被人盯着看,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快速穿套着礼服,诚如服务生所言,衣服,她一个人根本弄不好。纯白的蕾丝礼服高贵典雅,整个背部却全空,只靠肩胛处半片薄透的细带勉强支撑,贴身的设计,装点着迷你的白色小花,飘逸若仙,形如流水般描绘着极致玲珑的线条…

  直起身子,苏陌陌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站在悬崖边上,动辄走风,后背不免一阵发凉…

  回家吃饭要穿成这样?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像是…要去卖?

  “小姐,胸口…好像有点紧,能换个…别的款吗?”

  “不会啊!撑得刚刚好…”

  瞄着她高高耸起的胸口,服务生又是一脸羡慕得流口水的样子。



第009 订婚晚宴(3)


  转而却又换了另一副落寞的神情:

  “这是霍先生吩咐的…我可做不了主…”

  将一排珍珠手环戴到她手上,服务生转眼已经笑靥如花:“好美!走吧,出去让霍先生看看…”

  陌陌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推出了更衣室,最后,她只有一个想法,这位小姐的演技,绝对杠杠的!

  “霍先生——”

  伴随着一声轻唤,陌陌已经被推到了霍黎琛的面前。

  自杂志中抬眸,霍黎琛的心骤然一紧,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连呼吸都忘记了!

  惊为天人,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她带给他的、强烈的视觉震撼。

  幽深的眸子眯了眯,霍黎琛缓缓站起了身子,逡巡着冷眼打量了一番:

  果然很美!美得夺人呼吸,美得…超乎他的预料!

  见他不言不语,连嘴角似乎都没动一下,一旁的服务生吓得不轻:

  “霍先生…您还…还满意吗?”

  这可都是按照他的要求设计、准备的!

  “嗯…”

  轻哼了一声,霍黎琛掏出一叠的小费递了过去:“去把鞋子拿来…”

  “是——”

  笑嘻嘻地结果钞票,店员连谢谢都忘记了说,转身就往一旁的楼梯口跑去。

  攥了下出汗的手心,苏陌陌却是坐立难安…其实,她很想说,她不喜欢这么招摇的衣服…一副几斤几两都写在脸上的样子。

  不待她开口,店员已经呼呼地跑了上来,还把一双只有两根白色细带的高跟凉鞋摆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

  点着火红指甲的小姐钻入简约的美鞋,露出圆润光泽的红色指甲、纤瘦合宜的白嫩小脚,一双美足,若隐若现,也是性感到了极致。

  蜷缩着小脚丫,苏陌陌却是百般不适。

  长这么大,她也没这么不自在过…只是站着,她都觉得自己就是那风中杨柳,原本就没什么安全感,这下更是一副随时要倒的架势。

  而霍黎琛,显然对她的一切都相当的满意,点头,便道:“走吧!”

  转身,霍黎琛已经往楼下走去。即便他已经放缓了速度,身后,苏陌陌还是一路小跑,出了瑰丽,陌陌忍不住出声:

  “哎…那个..等等…你,那个…”

  “嗯…”

  霍黎琛一个止步转身,陌陌差点一头栽进他怀中。

  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姿态真是不怎么高雅,眉头轻拧,伸手,霍黎琛已经扶住了她的腰:

  “你叫我…什么?”

  粗粝的大掌毫无预警得贴身丝滑的美背,陌陌倒抽了一口冷气,霍黎琛也被她极致软腻的触感震惊了。

  “我…那个…”

  一阵语塞,陌陌越发手足无措,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叫他什么合适,毕竟,两个人还十分陌生,而且,他…冷得简直像块冰,三尺之外,就让人有顾想跑的冲动,而且无意识地,她的身子也呈现出挣脱的..姿势。

  手猛地一勾,霍黎琛不悦地将她扯进了怀中,俯身,贴向了她的耳根:

  “私下,叫老公;人前,叫黎琛或者琛!今晚,全程,都要叫老公!听明白了吗?先叫一声来听听?”



第010 订婚晚宴(4)


  单手缠绕在她不盈一握的柳腰上,霍黎琛突然很喜欢这种…抱着她的感觉。

  “呃?”抬眸,苏陌陌却是下意识地咬住了唇。

  这么亲密的字眼儿?

  试了几次,她却始终都叫不出声:“…那个…我…?”

  腰间骤然一紧,下一秒,她菱美的红唇已经被人碾压了上去,吻着她,霍黎琛的力道很大:

  “叫!”

  “我…我叫不出…”

  出声,苏陌陌真有些想哭的感觉了,不是她矫情,是那两个字,明明都到了嘴边了,她就是喊不出声。

  “是吗?”

  低喃一声,霍黎琛的鹰眸陡然崩出一丝亮光:

  “那我们就先培养下感情…好好找找感觉?”

  双手定到了她的身上,霍黎琛的头再度缓缓压了下去,这一次,他的动看似温柔,背后的手却又强悍霸道,抵着那如花绽放的美唇,像是品尝最极致的美味…一点点吞噬、淹没,时而缠绵,转而疯狂…

  灵魂仿佛都都被抽走,苏陌陌柔润的小手本能得推向了身前的肉墙:“嗯…”

  一如往昔,给了她短暂的换气时间,紧接而至地,却是加倍的疯狂!

  神魂游离,无力地眨着长长的睫毛,苏陌陌终于害怕地求饶出声:“老…老公…”

  娇媚的嗓音,带着强悍的穿透力,瞬间,霍黎琛的心明显露跳了半拍,自她的柔唇上起身,刚毅的胸膛也有些明显的微微震颤:

  “再…温柔一点!”

  蛊惑着,火热的唇再度在她唇上点了点…该死的!他居然真得有了感觉?!

  浑身已经虚软到无力,嘴巴也麻得像是不属于自己…苏陌陌真是怕了他的培养方式,乖乖出声:

  “嗯…老公…”

  “很好!别忘了我说得话,今晚…都要停在这个调调上!”

  在她尖尖的下颌处勾了下,想起什么地,霍黎琛才赶紧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这一次,他没在一人转身,而是牵起了她的手。

  刚一动步,就见陌陌眉头轻垂,拿着手包的小手还不时这挡挡,那捏捏的,一副地上掉了黄金、瞻前顾后的架势。

  止步,霍黎琛斜了她一眼。

  抬眸,苏陌陌却是一脸迷茫,却下意识地又低头去检视自己是不是哪里有所不妥。下一秒,一道冷鹜的嗓音却不悦的响了起来:

  “抬头!挺胸!手不许乱动——”

  拉着她的小手放到一侧,霍黎琛警告地瞪了她两眼:

  “我霍黎琛的女人…就是地下有黄金,也不能捡!明白吗?”

  “奧…”

  一点即通,苏陌陌知道他是嫌弃自己小家子气了。莫名得,她竟有些不高兴,红通通的小嘴随即撅了撅:

  自大的男人!这么多毛病,干嘛不去找个专业点的..演员?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刹那间,霍黎琛却被她那傲娇的小表情深深愉悦了,随即,粗健的手臂已经整个横过她的纤背定在了她的腹前,近乎整个将她圈进了怀中:

  “是想把那儿三百万的支票退给我,嗯?”她的腰,可真细!

  下一秒,苏陌陌已经没骨气地抬起了头,还挺起了胸…

  而霍黎琛的脸色,却陡然变得晦涩难辨!



第011 订婚晚宴(5)


  原来,还是钱…管用!

  手上的力道无意识地加重,苏陌陌本能地往他身前瑟缩了下身子,还是疼得抗议了一声:

  “嗯…”

  蓦然回神,霍黎琛幽深的眸子涌动的黑暗情绪却又平静了下去,垂眸,又看了下怀中香气四溢的女人:

  “走吧!做我的女人,你该有的——是骄傲!”

  还没待陌陌回味出他话里的深意,整个人已经被推进了豪车。

  车子一路稳速前行,最后缓缓停在了一幢气派的豪宅门前…

  此时,偌大的豪宅张灯结彩,门前也是豪车林立…大门外,已经飘出袅袅乐声,甚至可以看到人头攒动!

  “大少爷!您回来了——”

  两人刚一下车,就有接待人员迎了上来,一见苏陌陌,也是明显惊艳了一下,随即引着两人往正厅方向走去。

  虽然早就想到了霍家的奢华,可这种阵仗,苏陌陌绝对有生以来第一遭见。所以即便抬头挺胸,脚也是有些明显不听使唤的!

  一路上,虽然优雅地挽着霍黎琛,浅笑嫣然,手心还是有些微微冒冷汗。,特别是后背那一片清凉,没想起一次,她就毛骨悚然一回。

  小手时不时在他臂上乱动、像是在找寻位置一般,霍黎琛真是想忽视都难。

  内门处,他终于受不了她这儿勾人多动的小毛病,直接拉下她的小手,温热的大掌直接圈上了她的柳腰:

  “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俊朗的面孔却伴随着冷佞的警告,苏陌陌猛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不待回神,整个人已经被半抱半拖了进去。

  转眼,已经到了一行人的面前:

  “爷爷,爸,我回来了!”

  招呼了一声,霍黎琛的目光才转向一旁的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凤姨…”

  “黎琛回来了,许久不见,越发沉稳内敛了!”

  一脸热络地回应着,所有人的目光却都不自觉落在了他怀中的女人身上,妇人道:

  “这位小姐是…?”

  “哥,你回来了?”

  突然,又一道嗓音传来,随即便见一个明显带着些许稚嫩的大男孩快步迎了上来,笑着跟霍黎琛拍了下手,便挨着他站到了另一侧。

  看起来,两人的关系很不错。

  “咦,这位漂亮的小姐…不会刚好是…未来嫂子吧!”

  打趣这,男子的目光已经贼溜溜得直直转向了苏陌陌,还毫不掩饰得呀了一声,下一秒却便被妇人觑着一把扯了回去:

  “立朗,别没大没小的!”

  男人的话语看似轻佻,却并不让人讨厌,无意识地,陌陌抬眸看了霍黎琛一眼,他似乎也没有不高兴。

  这时,不知道突然谁喊了一句:“二少爷,二少奶奶过来了!”

  随即,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侧转了身子,苏陌陌明显感觉到了…腰上骤然一紧,顺着他的目光,她的视线也落在了一道款款而来、优雅美丽的纤细白影上!

  “以良,兰兰,快过来!”

  上前一步,拉过儿媳,妇人半是兴奋半是热络地为两人引荐:

  “黎琛,这是以良的未婚妻姚兰!兰兰,这是以良的大哥,霍黎琛,快见过大哥!”



第012 他跟弟妹有情?(加更)


  空气仿佛瞬间冷凝了,半天,两人竟然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出声!

  而正对的苏陌陌,却清晰捕捉到女人美丽脸庞上完美笑意的裂痕跟难以掩饰的震惊,更不会忽略腰间骤然加大的力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开始汇集在两人身上,气氛也有些明显的尴尬,一咬牙,陌陌状似撒娇地搥了搥身后的男人:

  “老公…”

  一声恰到好处的呼唤,瞬间又像是一阵冷风暴卷起,顷刻将所有人目光全都吸到了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有那么一瞬间,陌陌被烧得是明显后悔了的!

  蓦然回神,霍黎琛脸色不变,轻道:“弟妹真是漂亮,二弟,好福气啊!”

  这才注意到他怀中艳冠群芳的性感女人,姚兰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谢谢…还是大哥好福气!”

  讪讪的回着,男人阴鸷的嗓音带着几不可见的情绪,看向苏陌陌的眼神更让人难以捉摸。

  淡淡勾了下唇,霍黎琛却是收回目光,搂着陌陌转向了一边:

  “爷爷,爸,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是苏陌陌小姐,我们已经领证了!”

  说着,霍黎琛还往前推了她一把,迎着头皮,陌陌也只能叫人:“爷爷…爸…”

  无意识地,她的嗓音却还是有点矮人一截的低沉。

  “哼…”

  轻哼了一声,老爷子扫了苏陌陌一眼,显然是有点不太满意的。而霍父,却没说什么,见状,霍母赶紧上前,拿了一个红包塞给了陌陌:

  “这是喜事…难得一家人都聚齐了!双喜临门,双喜临门…”

  再傻,陌陌也感觉到了,这一家人的关系,怕是有点复杂,看了看霍黎琛,见他点头,她便将红包收了下来:

  “谢谢凤姨…”

  此时,霍以良却开口了:

  “怎么结婚都没通知一声?喜酒不请…连爷爷都瞒着?该不会是随便找了个女的…弄虚作假吧!”

  男人酸溜溜的话,不怀好意,却一语中的,苏陌陌紧张的心都揪了下,身旁的男人面不改色,却心有灵犀一般安抚地拍了拍她。

  下一秒,霍立朗先不悦出声:“二哥,你喝多了吧!说什么胡话呢!”

  随即,霍黎琛淡笑出声:

  “这件事,倒是我考虑不周,让大家误会了!我对陌陌一见钟情…所以才抢着预定下了,只顾着享受二人世界…还没来得及通知大家!至于婚礼…当然,也要配合我家陌陌的意思…”

  我家陌陌?亏他说得出口?感情是给了甜枣、让她挡雷啊!

  一个激灵,陌陌爬了一身的鸡皮,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多么哈她呢!干笑着,随即,不自在的撩拨了下头发:

  “这个…我觉得,婚礼不过只是一个形式,再说,来日方长,黎琛又公务繁忙,也不急于一时,只要两个人真心相守,有没有那个形式,都无关紧要的!”

  她含情脉脉的一席话,情理并重,触动了一些人的心,却也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扇向了在场的某个人——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