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老婆和睡情人,在男人眼里最大的区别竟然是这个

桃花看书 2021-02-22 12:29:49

30岁的女人,还没碰过男人很稀奇吗?

我叫简文,是一名普通白领。

今天是我30岁生日,闺蜜凌子送了我一份大礼...  

“晚上姐带你去玩!”她往我手里塞了一张会员卡,“你打扮打扮,别每天整的跟个老姑婆似的,三十岁了怎么可以还没碰过男人!”  

当晚,下了班,我直接被押去这个相亲大会报道。    

宴会上,别的女人都有几位绅士围着聊天,只有我坐在角落里等着散会。  

这时,一个男人走到我旁边。  

他低声问我:“无聊么?”  

我慢慢地抬眸,从下到上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西装笔挺,身材高大。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孤冷的神情。黑眸深沉,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内敛。  

我淡漠地说:“先生,您的审美观很与众不同啊……” 

我可是每天只穿黑、白、灰套装,鼻梁上永远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就我这形象,是个不瞎的男人都不想跟我聊天吧。

我推了推黑框眼镜,想把他吓跑。  

他眯着眼,用同样的眼神从下往上打量我。  

他用玩笑的语气说:“那是别人不懂欣赏。我知道你的内在美。”他递了一杯香槟给我,磁性的声音问:“去喝一杯么?”  

我随意的点了点头,这里真的让我透不过气。

他将我带出会场,有力的臂膀搂着我的腰,像是怕我跑了似的,几乎是夹着我往前走。  

我们走向一辆加长的宾利……我心想,这人是什么身份?  

他打开车门,我刚坐进去,他便跟了进来。接着,他拿开我的眼镜,热情的吻了上来。  

“喂——”我对这种猴急的沙猪男人,特别讨厌!但是他的吻让我猛地一惊,他是那种没什么技巧的,横冲直撞的往你嘴里探的野蛮,我突然问:“我是不是认识你?”  

我上高中的时候,也被一个男孩这样强吻过。  

他窒了一下,便更加猛烈的将我吻得昏天黑地。  

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我们俩已经赤诚相对,男人的动作凶猛而狂烈。  

“你特么给老娘轻点!”我狠狠咬住他的肩膀。

我的生涩、疼痛,让他的动作顿住,他“嗯”了一声,接着便是一波如潮水般的温柔向我涌来。  

事后,他用力地拥抱我,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问:“以后继续约么?我觉得我们很合拍。”  

约你妹!

他太野蛮了,虽然身体很喜欢,但是老娘心里很不爽!  

“再说吧。”我气哼哼地穿衣服。 

我拿着纸巾,左右看了看,奇怪纸上没有血迹的?  

我又在车座上找了找……第一次不是有落红的么?我怎么没有?  

我皱起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件令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难道高中毕业那次喝醉,我真的把自己交给了那个男孩?  

“……”我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把衣服穿好。  

这时,他也已经穿戴整齐。  

他打电话让司机过来开车。车子缓缓启动,他带我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我们在酒店里洗了澡,他打电话让人送两套衣服过来。  

等衣服的时候,他又把我抓过去……  

他说,刚才怕我疼。他没怎么尽兴。  

我擦的!

“你尽不尽兴,跟老娘有什么关系?”  

他说:“今天不是你生日么?十二点还没到。”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我一恍神的功夫,他就又把我给推倒,上上下下把我碾压了一次。  

激情之后,他坚持要送我回家,可是我并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集。我就是出来为30岁生日寻个欢,并不想让他走进我的生活。  

我断然拒绝了他要送我回家的念头。  

我忍着酸疼从酒店出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半路,我买了一盒事后药,就着矿泉水吞下去。  

回到家里,我翻找旧相册,毕业照里,并没有看到刚才那个男人的影子。  

但是……那个吻,真是令我终身难忘。  

我咬着唇,慢慢回想那个吻……

那是高中毕业的前一天,我去同学家参加离别宴会,那天晚上我们很多人都喝得烂醉,我一个人跑到树荫底下的长椅上坐着醒酒。这时,一个俊郎的男同学走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难受……

他走去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我,他蹲在我旁边,眼神关切地盯着我。

我我俩坐着聊天,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

他盯着我,眼神像羽毛一样抚着我的脸……  

我盯着他,有些发懵……我恍恍惚惚地伸手摸他的脸,接着,我有点饿了,我说我想吃Billy大师做的“心形牛排”,然后我就抱着他的脑袋又亲又啃。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真是想不起来了。那时候,我以为我是做梦呢,但是今天想来……莫不是,我把人家强了?  

“好丢脸……”  

我捂着脸,感觉浑身都烧了起来。  

更丢脸的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人是谁!  

第二天,我顶着熊猫眼上班。下班的时候,看到一辆特别骚包的黑色跑车停在我面前……  

我昨天,刚刚跟车里的这个男人亲密接触过。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又来干什么?  

我假装不认识他,我扶着黑框眼镜,用手遮住半边脸。我从车子旁边绕过去。  

“简文。”  

我听见车里低沉的男声在喊我。  

接着,他打开车门,迈出长腿下车,特别绅士的替我打开车门。  

我猛地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  

他的黑眸眯了眯,沉声说:“我调查了你的资料。”  

我很想甩他一巴掌!可是这时,我的同事都走出来,一脸八卦地问我这是谁。

我敷衍了两句,便飞快地钻进车子,气哼哼地问,“你找我干什么?”  

他扣上安全带,一本正经地盯着我说:“想你。”  

我朝他瞪了一眼,“说人话。”  

他盯着我,揶揄道:“约炮还需要找理由?去酒店,还是去我家?”  

“我答应跟你约了吗?”   

他的长睫毛往上一掀,问我:“你还有别的男人?”  

我拧着眉,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他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说:“你认不认识我,我怎么会知道……”  

他启动车子,好心地告诉我:“先去吃饭,吃完饭再说。”

风骚的跑车在开阔的海岸线上极速飞驰。 

他说:“带你去吃Billy大师秘制的‘心形牛排’。”  

我的心脏像是打鼓一样,“咚咚”地跳个不停。  

是他?  

我盯住他的脸,但大脑一片空白,简直无法思考。  

来到餐厅,餐厅里没有其他客人,只有乐队在演奏小提琴曲《爱的致意》。  

我们吃着牛排,谁都没有说什么。

恍惚的我直到坐在豪华的酒店房间里,才猛然察觉,我竟然又跟他来开了房?  

我蹲在浴室的角落,真恨不得抽死我自己。  

我真是空虚太久了么?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遇见个活儿好的,就迈不动步了……   

我还没洗完澡,突然听到身后浴室的门开了。  

我扭头,看到他什么都没穿。他就那么明晃晃地走了进来。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已经走进水幕里,伸手将我搂住。他与我共浴。  

“你……能稍等一会儿么?”我真是没见过性子这么急的男人。  

昨天是这样,今天也是。

他将我搂在怀里,痴缠的在我耳边低语,他说:“任何事我都可以等,唯你不能。”  

我惊愣地望着他,他带着一丝愠怒的低头吻我。我听到他说:“我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你就一点都没记起来?”

我的心脏“咚咚”地跳。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是那个夺走我初吻的男孩?”  

他盯着我看了片刻,表情复杂地挑着眉,似笑非笑地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一直没有。”

“会说人话么?”我气得给了他一脚,他顺势勾起我的腿。  

他吻着我说:“很喜欢你的主动。昨天让你跑了,今天我争取让你下不了地。”  

……  

一个晚上的缠战,把我累到不行。我在酒店一直睡到大中午。要不是晚上有同行宴会,我都想直接睡死到明天。  

我醒的时候,男人早就走没影儿了,我扶着腰坐起来,发现他留了一套黑色的小礼服给我。  

这件小礼裙,好像是给我量身定制的一般,与我的身形完美的贴合。

我上了个淡妆、绾了个发髻,带上黑框眼镜,我便穿着礼服去了宴会现场。  

当我走进宴会大厅时,突然被“咔咔”的闪光灯晃瞎了眼睛。  

而,站在台上,被无数人拍照的男人,就是我的炮友!  

他竟然是我们合作公司的大BOSS……  

我一连睡了他两天,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他,是我们计算机软件设计行业的超级大神——林耀!

上个月,林耀刚刚谈成一个两亿的大单,这在我们业界简直已经被传为神话。  

我捂着小腹,感觉肚子里在长草。 

让我肝颤的是,我不知道十八岁那年,我到底把人家怎么了……  

我赶紧给凌子发信息,“我们高中有一个叫林耀的人么?”  

好半天,她回复我,“我查了我们那界学生的名单,并没有……”

我懵懵的,没有回话。  

我朝站在台子上面“金光闪闪”的林大BOSS看了过去。  

此时的他,站在灯光底下,英俊、挺拔、成熟、内敛、有风度,仿佛镀了一层金。  

我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

可是,他不是我的同学……难道是我那位同学的亲戚?  

我赶紧又让凌子去问。

“哟……简文,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是想勾引谁啊?”童小桃酸里酸气的喊我。  

童小桃和我,都是升经理的热门人选。

我在公司呆了六年,一直兢兢业业,拼命苦干,我为公司创业绩、打江山!

而童小桃,新手一个,就靠露胸露大腿,特别讨副总的喜欢。  

她上上下下地打量我,酸里酸气地说:“简文,你行啊,昨天来接你下班的是林耀吧…你这是想跳槽,先给自己铺好路啊?”

她“嘁”了一声说:“难怪李副总说,你升经理这事儿没戏了,原来是想当叛徒。”

我推了一下眼镜,继续不理她。

她见我不说话,反倒来劲了。

“简文,你说你……都三十岁了,还没有个男朋友。女人呐,不是也有生理需求么?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  

我冷眼瞥着童小桃,哼了一声说:“女人的需求是很好解决的,可以用工作舒缓,可以多读书充实自己,不像某些草包,看见男人就像看见红烧肉似的,不管人家有没有老婆,卖着骚劲就往上凑。”

童小桃被我喷得脸红脖子粗,她梗着脖子指着我骂:“我看你是更年期提前!一个老、处、女,难怪那么难相处!”  

气氛刹时僵住。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大厅,突然诡异的寂静下来。  

整个会场,就只听见童小桃一个人在高喝:“简文,要不要我送你根黄瓜,给你疏通疏通?”  

宴会大厅里,所有人都扭头望向我们。童小桃穿着艳俗款式的大红色的裙子,特别的惹眼。  

而,她的手是指着我的,我在所有人的视线下无所遁形!  

我脸颊发烫,瞬间火冒三丈!  

这时,台上突然传来林耀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L-Y集团总裁林耀。感谢各位同行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次宴会。这次,我们与鼎盛、千秋、酷游三家公司联合推出的‘AD游戏超级服务器’软件,已经被WXF集团高价购买。在这里,我郑重地向大家介绍本次设计的最大功臣——简文女士。”  

林耀抬手,五指并拢礼貌地朝我的方向指了过来。  

接着,我就见到所有人的脑袋,齐齐地从看着林耀的方向转回来,全部看向了我……    

我走上台,林耀与我握手。他低声在我耳边说:“我这根黄瓜,用着还行?”  

我皮笑肉不笑地白了他一眼,我说:“凑合用吧。”  

他说:“晚上一起庆祝。”  

他紧紧的盯着我,黑眸里闪着光。我的脸颊发烫,微微的垂下眼睫。  

他当我默认了,唇角勾起来,在我耳边说:“那我得抓紧散会。”  

我整了整礼服,走到麦克风前,款款站定。我真庆幸林耀给我准备了这条裙子。太适合今天这次讲话了。  

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设计理念。  

底下的总监、经理们全都目光炯炯地盯着我看。好像我说的话,是在传达圣旨一样。  

这全是托了林耀的福……  

刚才他跟我交头接耳的时候,底下深谙职场规则的大佬们,哪个不明白啊…我和林耀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  

我从台子上走下来时,看到童小桃正在陪李副总喝酒。  

看李副总那得意的表情,我猜他是答应帮童小桃拿到经理的位置了?  

我心情不太好,便爽了林耀的约。我直接回家了。  

第二天,我去公司,一个晴天大霹雳朝我直劈了下来!  

童小桃升了经理!  

我不仅没升,我还降了?  

我由原来的设计部长,被降为副部长!  

玛的!我咬紧牙根,直接推开总裁的办公室。“王总,昨天的庆功宴,味儿还没散干净呢!这次两个亿的合作,可是采用的我的设计!”  

“简文,你这是自恃有功,居功自傲吗?”年轻、帅气的王鸿飞抬手,将文件拍在桌面,“你那点把戏,我还不懂?”  

我诧异地紧盯住他,“我不明白。”  

比我还小两岁的王鸿飞讲话很不成熟,他抬手,往我的脸上一指,“别以为用了你的设计,你就牛逼哄哄的了。”  

他敲着桌子,喝道:“虽然整套服务器的设计理念是你提出的,但是整个服务器的代码编写,那是程序员的功劳。这次研发项目成功,那是我们四家公司整体的智慧结晶!”  

我的腔子简直要气炸了!  

我怒声说:“术业有专攻!我是一个软件设计师,难道还要去做程序员的工作?那我请问王总,您去谈合作,难道要先把公司二百多个职位的工作,全学会?”  

他的脸色,沉得像低坠的乌云。

我说:“我们鼎盛整个公司,那么多设计师,怎么就我的设计脱颖而出?要比就拿同行来比!这次,是我们四家业界最顶尖的公司一起合作,唯独我的设计独占鳌头!”  

王总突然抢话道:“要不是你睡了林耀,你以为,你是什么?”  

“……”我真的像是被雷劈了似的,我气得浑身哆嗦起来。  

“我辞职!” 

我转身的时候,眼泪就在眼圈里打滚儿。  

我太特妈憋屈了!

临出门,还听到王鸿飞在我身后咆哮:“这次给你降级,没有直接开除你,我已经算是很给你脸了!林耀拿下WXF之后,立刻终止了跟我们的合作!还邀请你去他们公司学习!我没有怀疑你泄露我们公司的机密,已经是对你的极大信任!你敢给老子辞职——”  

我拧开门把手,“砰——”一声,奋力甩上门!  

玛的!老娘不伺候你了行不行?

一整天的时间,我跟小齐、李姐做完了交接。

王鸿飞气得要杀了我,但是有什么用?

 傍晚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两打啤酒。

我一只手抱着纸箱,一只手抱着两箱啤酒,这两箱啤酒真他玛的沉。  

这时,我隔壁的小帅哥从外头回来,眉开眼笑地帮我抱了两箱啤酒。

他好奇地问我:“阿姨,你怎么了?”  

我擦!

他管我叫阿姨?

我伸手把啤酒箱抢了回来,咬牙切齿地瞪他,迈步走出电梯。

费力地拧开公寓大门的门锁,“咣当”我把啤酒扔地上,眼泪“扑簌扑簌”的掉,这六年的委屈,怎么都哭不完。 

我不分昼夜的工作……把公司当家。 

人家吃饭,我工作。人家睡觉,我工作!人家谈恋爱,我还是工作!

我特么拿老板当初恋,老板却拿我当牲口使。

我独自一个人,倚着沙发,呆呆地坐在地板上,一罐一罐地灌下苦酒。

我习惯了一个人呆着,孤零零的习惯……可悲的习惯。  

胃,翻江倒海的疼。疼得我直冒冷汗。但我不想吃饭,也不想吃药。  

夜色,越来越沉。

我没开灯,漆黑的夜里,我喝得满身酒气。我拎着垃圾袋摇摇晃晃地拿出去扔,刚开门突然见到隔壁小帅哥要出门。

他见我情况不对,连忙问我:“姐……是不是我把你给惹哭了?我送你点礼物吧,你想要啥?你告诉我,我给你买……”  

我说:“就LV的包吧。最新款那个。”

“好好,”他忙不迭的答应。  

我骂了一句:“缺心眼!”

扔完垃圾,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我家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怎么回事?  

房间里很黑,我一直没开灯。 

我使劲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林耀。

“谁让——你……”我刚要质问,他立刻站起来,迈开长腿走过来,他一把将我拉进去,温热的手掌捂住我的嘴。  

“喊什么?出去三分钟了,也不关门?就不怕遭贼?”  

我哭笑不得,可不遭贼了嘛……“你来我家干什么?”  

林耀松开我,似笑非笑地说:“怕你怕黑,我来陪你。”  

我盯住他,他一本正经地说:“我听说你辞职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自杀。”  

“嗝……”我打了个酒嗝,他嫌弃地瞥了我一眼,“瞅你那点出息!”  

“要你管?”我还没找他算帐呢,要不是他突然取消合作,还给我发什么邀请函,我能落到这步田地?  

我说:“你出去,你这是擅闯民宅,我告你非法入室!”  

他说:“你还得再补一条,肉体交易。”  

我冷锐地盯住他,我拍了拍胸口说:“来啊!交易啊!带钱了吗?”  

他目光沉沉地盯着我,突然抬手,替我擦了擦眼泪……  

我一下子委屈的不行,我鼻子一酸,眼泪汹涌地往外翻。  

他深深的呼吸着,将我拉到他的怀里。

他语气不耐地说:“有什么好哭的,王鸿飞那头猪根本就不懂得欣赏你,你在他那,混了六年,连个经理都混不上。他那个破地方,根本不值得你留恋。”  

我推开他,吸着鼻子,擦着眼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一毕业就在鼎盛。我兢兢业业干了六年,业绩第一、设计大奖拿到手软。我连个经理都升不上去,我太憋屈了……”  

他捏住我的肩膀,盯着我说:“那不是你的错,那是王鸿飞眼瞎。”  

他这么一说,我更委屈,眼泪更是“突突”地往上冒。  

他拉住我的手,问我:“还想喝酒吗?我陪你喝。”  

林耀把我拉到沙发旁边,塞给我一罐啤酒。  

他自己打开一罐,仰头喝了个精光。又开了一罐,又喝,连喝了三罐。他对我说:“其实……你想发泄,除了喝酒,还有其它很多方法。”  

我坐下来,靠着椅背说:“还可以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是吧?”  

他拎着啤酒与我干杯,“就喜欢你这个通透的性格。”  

我把啤酒摔在桌面,扯开衬衫领子,“来啊,别浪费时间。”  

我以为他能听懂我说的是气话,却没想到这货把啤酒罐子磕在茶几上,立刻吻上我,一双滚烫的手也直往我的衣服里钻。  

我气呼呼地一把将他推开,我站起来,开始疯狂的扭动身子,我要跳舞!我一边解衣扣一边疯了一样扭。

他一把将我抱住。  

他在我耳边说:“你累了,好好睡一觉。”

“我不累!别给我装孙子!你来我家,不就是想睡我吗?”  

他突然狠声说:“对!老子就是要睡你!有本事,你就把我撵出去,不然老子让你下不了地!”

他的声音太大,吓得我一哆嗦。  

他突然伸手搂住我,温情脉脉地吻我的眉眼。  

“你喝了太多酒,伤胃。我去给你煮碗面条。”他在我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便走去厨房,忙了一会儿,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来。  

……  

我乖乖的把面条吃了,胃里暖了,终于不那么绞痛了。  

我怔怔地坐着发呆,林耀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第一时间就知道我失业了,还跑到我家来……他一天到晚老盯着我,不嫌累吗?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功夫,他已经脱了我的衣服。他横抱着我,将我抱进浴室。  

我没挣扎,任由他在我颈边亲着,蹭着...

果然,男人都那么回事,等我吃饱了有力气了,他就要睡我了!

林耀到底是不是18岁那年的那个男孩,他接近简文有什么目的?丢了工作的简文又该何去何从?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