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首次来戛纳不知穿晚装

腾讯娱乐 2020-11-20 14:44:01


视频专访巩俐:失去拿影后机会略遗憾。时长约10分钟,建议在WIFI环境中观看。


腾讯娱乐戛纳专稿 (文/付超 图/小钢 视频/秦付强)


戛纳专访巩俐,是一场疲惫的拉锯战。


巩俐已经经历了近12个小时不停歇的拍摄和采访,而我们也苦等了近3个小时,专访时长也一压再压。即便如此,接过带有麦标的话筒的巩俐,还是能做菜鸟状开玩笑问,“这个话筒该怎么拿呀?”除了在本次戛纳电影节开幕红毯上的表现外,整场访谈已经没有什么特别新鲜的话题可聊,但巩俐仍能做到有问必答,情绪饱满。


因此,从影近30年,来戛纳已经不下10次的巩俐,关于女星走红毯的回答和4年前在戛纳的论调几乎完全一致,依旧让人觉得钦佩。而从工作了一整天的巩俐身上,你能感受到最多的仍是霸气和直率,她坦言《归来》错失主竞赛单元、丧失竞争影后机会的遗憾,也直接回应红毯话题,“在电影里展示自己就够了。”


巩俐接受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


24年间来戛纳电影节14次


第一次来甚至不知道要穿晚装


巩俐第一次去三大电影节是在柏林,给她影后桂冠的是威尼斯。但戛纳却是她来过最频繁的电影节。1990年,她随张艺谋的《菊豆》来到这座展会之城,那时,她才25岁。


再后来,她当过评审团评委,也因为代言来过,或者是像今年的《归来》一样,跟着片子来参展。在一年年的戛纳红毯上,她就这样从25岁走到了49岁。她说,“嗯,我肯定还会继续走下去。”


作为第一个在三大电影节拿到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星,巩俐不会在红毯上摔跤、走光,留下的永远是女王般的高贵和美艳,但她却在今年的戛纳红毯,被官方电视转播镜头给无情忽略了。对此,阅尽千帆的巩俐笑了,“红毯有什么好展示的?把劲儿留在好作品里吧!”


腾讯娱乐:自己还记得第几次来戛纳吗?


巩俐:他们跟我说是第14次了吧(笑)。有5、6次是电影,1次是当评委。


腾讯娱乐:第一次来戛纳是种什么状态?


巩俐:当时不太习惯穿晚装啊(笑),就是那种“啊?还要穿晚装?”的状态。当时就觉得,这条红毯要铺到哪里去啊,我要一直走下去了……


腾讯娱乐:现在呢?


巩俐:现在还是有类似的感觉,每次看片前,看那个开头的金棕榈楼梯,我就觉得,这是我的路,我的电影道路,没有尽头。


腾讯娱乐:关于走红毯,华人女星都会比较介意自己有没有出现在电视转播镜头里,有的人甚至会逗留,你昨天没在电视转播里露脸,自己介意吗?


巩俐:啊,还有逗留的啊(笑)?这个,就不需要了吧?我觉得,每个演员都应该有资格来尝试下电影节,毕竟这是场盛会,我们是电影人,起码得坐下来看场电影,这也是对大会的尊重。展示自己就不必要了,在电影里展示自己就够了,红毯真的没什么必要。


《归来》没有入围戛纳竞赛,让巩俐错失争夺影后的机会,对此巩俐表示:“没事,下次再来吧。”


《归来》没入围主竞赛?


没机会竞争影后比较遗憾,演冯婉喻是私人订制没人能帮我


很多人关注《归来》,因为张艺谋是巩俐的恩师和老搭档。但早在之前的采访中,巩俐就半开玩笑说过,“(合作这部电影)不是我的归来,是我的创新。”对冯婉喻这个角色,巩俐很自信地强调,“这个角色太难了,只能自己来订制自己。”


从国内开花到香到好莱坞,从文艺女神到商业女主,如果演员跟个普通的职业一样,巩俐奋斗至今,靠得更多的还是勤勉二字。而从影近30年的功成名就,又反过来赐予了她自信与气场。这是个微妙的悖论,所以巩俐能一边谦逊地说,“我能量有限,所以不能频繁接片,否则碰到一个冯婉喻这样的角色,可能演不好。”另一边有习惯性流露出自己的硬度,“这次《归来》没能入围主竞赛去竞争影后,真的还比较遗憾。”


说完这些,她没忘再展现一番属于她这个年龄段和地位的演员该有的风度,“没事,下次再来吧。”


腾讯娱乐:《归来》没入围主竞赛单元遗憾吗?


巩俐:是比较遗憾。


腾讯娱乐:感觉如果能进,拿影后希望还蛮大的。


巩俐:是,我也觉得,反正失去了一个机会吧。但片子没有入围,肯定是有它的道理。但我们大家都很满意,还是有个平台可以来展示这个电影。竞赛的话,下次再来吧(笑)。


腾讯娱乐:之前张艺谋在接受我们专访时说,你现在处在最好的时期。你怎么看张导这句话?


巩俐:是吗(笑)?可能导演自己也觉得,这个角色他也帮不了我什么忙。这个表演是非常自我的一个表演方式,别人不可能跟你示范,跟你讲。你只能自己去琢磨这个角色怎么演,一丝一扣的,每一秒的动作,每句话,每一个老年的妆,每一套服装的款式,都需要演员来自己订制……别人其实帮不了你什么,这个角色太难了。


腾讯娱乐:张导还说,你这几年出片率低,可能是没有好剧本,是这样吗?


巩俐:我不希望浪费自己的能量,不希望自己一年拍三部电影,但你在电影院看完之后,拿着吃剩的爆米花说,我们去吃什么饭?你忘记了这个角色,忘记巩俐演了什么,那你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产量多,每年拍很多电影,不一定是好演员。你可能五年拍一部电影,不一定是不好演员。产量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最重要是找到一个让我有动力的角色,我能发挥的角色。我可以等,不会着急,如果我把我能量消耗掉了,再碰到一个像冯婉喻的角色,根本演不出来。


腾讯娱乐:跟张导也合作很久了,这次《归来》俩人默契度如何?


巩俐:我跟他合作第一部电影的时候,他就没跟我说怎么演。他不太会给你做示范,就是把这个角色交给你了。我很感谢他,我一直到现在跟他都是这个合作方式,他就让你自己去想。


腾讯娱乐:大家开玩笑说,张导拍《归来》是积淀够了,你也是吗?


巩俐:我觉得我是创新,是个非常有激情的创新。对我来说,冯婉喻是个挑战,不是“归来”(笑)。


巩俐并不像很多演员那样急着去开拓自己的其它事业,而是依然钟情于表演


为何不当老板做制片?


很多演员去当导演和制片是没吃饱,现阶段我吃七成饱就够了


作为张艺谋的首位御用女主角,巩俐几乎以一己之力打造了“谋女郎”的金字招牌,近30年过去了,“谋女郎”的数量已经快要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章子怡也已经在完美复刻完她的进阶之路后,当起了老板,制片了若干部商业表现不错的电影。


回望巩俐,履历上的title依旧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演员”。谈及此,巩俐坦言,目前还是很喜欢演员事业,但不妨碍以后会跨界。这种“喜欢”到什么程度?巩俐认真地说,自己还想拿奖,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我喜欢竞争,竞争失败了不要紧,但你先给我一个机会吧。”


值得一提的是,就像依旧爱吃刀削面的张艺谋一样,几乎跟他同时成长的巩俐,也依旧固执地认为要转行去当导演,得花时间去学校专门学习。这种老派的严肃和较真,让这次的采访,收尾的有些让人唏嘘。


那就用巩俐整个采访的最后一句话为此作结吧,“我会继续往前走。”


腾讯娱乐:其实很多女演员到了一定阶段后,都会去当导演或者制片,为什么你迟迟没有这方面行动?


巩俐:那样做第一需要勇气,第二需要时间去学习。我们是好演员,但不一定就是好导演,所需要时间到学校去专门学习。我知道有一些演员这样干,她们都是好演员,但她们自己吃不饱,觉得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就自己拍部片让自己来吃饱一下。


但我现在还好,我能吃饱,七成饱就可以了。也许有一天,我吃不饱了,能量发挥不出来了,我也会尝试。


腾讯娱乐:演戏到现在这个阶段还有目标吗?


巩俐:我自己很喜欢表演事业,但我觉得很多角色我还没有表演过。


腾讯娱乐:现在来戛纳还有什么念想和新鲜兴趣吗?感觉这次错失竞争影后机会,你还是蛮怨念的。


巩俐:其实,你看到我这部电影的时候,也会感受到我还是一个很认真的演员,对吧?我喜欢这个拍戏的过程,是不是拿奖,没关系。但我希望有一个竞争,我喜欢竞争,竞争失败了不要紧,但你给我一个机会。


如果可能哪一个奖的话,我对这个事业会更有力量,得到一种支持。当然,竞争失败了也没问题,我会继续往前走。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新闻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关注第67届戛纳电影节更多消息,建议在WIFI环境中打开。)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