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垃圾桶

Hii嗨益 2021-01-11 14:16:02

是一个垃圾桶。
圆鼓鼓的,不锈钢材质。
我有几千万人都想要的北京户口和北京房产,虽然占地直径就三十厘米。
我在朝阳群众的地盘儿上待了十几年。


见过这样的
朝阳





也见过这样的
朝阳



我看过的故事有很多,我随意讲讲。






1999年的最后一天,特别冷,肆虐的妖风吹得人睁不开眼。但,还是冻不住将要迎来千禧年的北京人民的兴奋,空气里的微粒除了氧气、二氧化碳,剩下的就是喜庆。
夜幕拉下,本来该回家的人们陆陆续续地从家里出来了,街上到处张灯结彩,逐渐拔起的高楼与老北京四合院在这个时候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跨时代的北京。

狂欢过后,城市归于平静。

天蒙蒙亮,人们打着哈欠互相告别,各回各家。胡同口开始有小摊小贩卖热气腾腾的早饭,白色的蒸汽在空中氤氲。这在一个寒冬的清晨,对疲惫了一晚的人们来说就是极致的诱惑。这时候一位母亲牵着自己正在读小学的儿子的手来到了摊贩面前:

一个煎饼。”

母亲用冻得发红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毛票。

好嘞!”

小贩收下钱,热情地回应,同时手脚麻利地摊好一张饼。母亲把热腾腾的饼塞在儿子手里,让他双手捧着啃。儿子可高兴了,吃的满脸都是。母亲笑着把他脸上粘着的饼渣捏掉,等儿子吃完了后和包饼的油纸一起,投进了我的肚子。

我看着她们手拉手走开的背影,觉得自己的不锈钢也变得暖呼呼的。


既然都开始了

就让我再说一个



我忘了是哪一年了,那一年我在地铁上上班。
地铁上其实垃圾不太多的,因为大家都太忙了,地铁太挤了,所有人都没什么垃圾可扔的,当然了,更没有那个闲心去捡垃圾。
恰好有一天,地铁上人不是很多,还没到所有人都弯不下腰的地步。

这时候,一个易拉罐出现了。它变成了一个足球,在所有乘车人的脚下来回穿梭,其运用的技巧之多,足可以看作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球赛。

但是,没有进球。

这个易拉罐在地铁上一直徘徊,但就是无法射门,就好像所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球门一样。

但实际上,他们都知道。

接下来我来给大家做一下当时的实况转播:
地铁赛场上的局势陷入了僵持阶段。
直到有一个身着红衣服的球员出现。他其实在一旁观察窥伺着,一直在等待良机,等着在他下车的那一瞬来一个完美的射门。

最终他成功了。





作为在旁边的一个心急又失望的看客,我也终究得到了满足。尽管它来得有点晚,但我相信总是会有人来成为这个红衣的射门球员的,只要还有红衣球员这样的选手在,我就对我们的责任还有希望。

不管是公益还是足球。

我只是一个垃圾桶。
我能做的只是等你们来投入垃圾。










希望每个人都是红衣球员





文编|Monkey Bro

美编|Monkey Bro

审核|晨起说


END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