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下,争一方净土

跑马溜溜的妈呀 2021-01-26 09:27:11

点击蓝字即可关注,一起来听我和溜溜的故事


昨晚饭后,夜幕降临,我们下楼散步。溜溜疯跑,我俩跟在后面保护。


突然溜溜停下脚步,抬着小脑袋,指着空中兴奋地大喊:“Moon! Moon! Moon!(月亮!月亮!月亮!)。”一轮上弦月稳稳地挂在藏蓝色的天空里,月光在四周照出一圈光晕,随意漂泊的云朵和稀稀散散的星光点缀着夜空。我们也高兴地回应:“哦~ 月亮好美啊~~” 


溜溜满意地继续向前跑,飞奔到泳池旁,嘴里嘟嘟囔囔:“洗洗手,溜溜洗洗手。”一边就利落地脱掉鞋子,一屁股坐在池边,小脚丫啪嗒啪嗒在水里扑腾起来。池边有灯光,照得水面晶莹剔透,被溜溜搅动一番,好似一池水晶在闪耀。


我再看看头顶温柔的月光和脚边兴奋的溜溜,感慨万千,最终只能说出一句:“溜溜好幸福啊。”


这幸福,是我从未预料,也未刻意追求的,却是现在心下最大的庆幸——可以看到和绘本里一样明亮的月亮,可以在月色如水的夜里,呼吸澄静的空气,肆意撒欢。


手机里有个空气质量的APP,这几天,看着绿色和棕色的对比,相差十倍甚至二十倍的数值,一天两天,快十天了也没有改变,只觉得深深的绝望和悲哀。


2005年,我从一年有半年阴雨的南方入京求学,惊喜地发现,北京的云一朵朵好立体,天又那么蓝,看着跟假的似的!有一天从图书馆正门走出来,我看着馆前几座老建筑,飞檐漂亮地挺立在湛蓝的天空背景中,楼前银杏金黄,爽快微凉的秋风拂过耳畔,心中大喊,这是我最爱的画面!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车辆单双号限行,,花2毛钱坐上崭新的公交车,在公交专用道上快意奔驰。看着那宽阔如停车场一般的四环主路伸向远方,伸向清晰可见的西山和蓝天,心中大喊,太爽了!那时候看到新闻说有外国运动员嫌弃北京空气质量,我愤愤地跟同学说,这些人怎么这么矫情啊,爱来不来!


2010年,天空湛蓝的日子好像越来越少了,我开始到东南五环外的经济开发区实习,每天暮色沉沉的时候,坐着班车一路向西北。四惠桥总是特别堵,身陷钢筋水泥的复杂桥体和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龙里,看着窗外的一片灰蒙,我觉得胸口痛。


2013年,春节后回到北京,却是连续好多天的雾霾,我和支先生终于忍受不了,决定斥巨资购买空气净化器。没钱买大的,选了一款净化面积只有20平方米的小机器,想着睡觉时候放卧室,其他时候放客厅,房子小,也够用。揣着钱走遍了北京的各大商场,却一次次被告知,缺货,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最后,终于在友谊商场得到了有货的消息,交了全款,等了一个月,终于拿到了净化器。


2014年,溜溜出生在冬天,窗外一直是灰蒙蒙的天空,有时候我甚至连对面的楼房都看不到。他在北京待了两个半月,出过两次门,都是因为要打疫苗。空气不那么差的时候,午后有阳光照进卧室,我抱着溜溜在家里晒太阳,听着床铃的音乐叮叮咚咚,是冬日里难得的温暖时刻。


后来我们就来了马来西亚,溜溜脱掉厚重的冬装,裸露着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在阳光下肆意撒欢。我看着窗外蓝天绿树红房子,心里一片轻松。


后来回过两次北京。第一次我自己回去,2015年的冬天,一周雨雪,没见过太阳,我安慰自己说只是天气不好。第二次带着溜溜回去,2016年的春天,一周晴朗,心情大好,我告诉溜溜,这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妈妈最爱的北京!


马来西亚并不是乐土。2015年8月到10月,印尼烧森林开垦耕地,气候反常降雨减少,火势蔓延无法控制,整整两个月的烟霾,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好多好多天见不到太阳,每个人都觉得快要枯萎了。天气预报一次次推迟烟霾结束的预计时间,最后季风风向突变,一夜之间烟霾消散。


霾起时:



霾散后:


每年都有一个月左右的烟霾季节,只不过成因不是工业化城市化,而是邻国落后的农业。政府无力,同样靠天吃饭。印尼就像一个无知无畏的孩子,放了火才发现收不了场,被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痛骂一通,第二年继续放火。然而它似乎也无辜无助,茂密的热带雨林,落后的农业工具,不放火烧林,当地百姓就无法耕作。于是这一年又一年的烧,靠季风雨水决定烟霾程度轻重。2016年风大雨多,于是一整年清清爽爽。谁知道新的一年风往哪里刮?


我一直觉得无力,朋友圈里大家群情激昂,我却没有转的立场。然而总是惦记着今天北京的雾霾有没有消散,因为那里有太多的朋友,年幼的孩子跟溜溜一般大。我跟好友说要不要把孩子送到我这儿来住一个月,说完也觉得只是无力空虚的援助。哪里是说来就来的,真的能来,也依然要回去。


不知道能做什么,倒是今天看到奴隶社会的一篇文章才有点方向——还是能做点什么的。


环保话题在我小时候的确是热门,小学写过一篇《布袋、纸袋和塑料袋》还得过奖上过宣传栏。那时就奋笔疾书,多用布袋、纸袋,少用塑料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居然从来没有践行过当年自己发出的呼吁。那稚嫩的笔触,就这么微弱地飘散在岁月里。我再也没有关注过环保话题,如今对溜溜的教育里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引入环保意识。现在我们常感慨,家里就三个人,怎么每天能有那么多垃圾?


所以,还是能做些什么的。尽管在这里的微小改变,对北京的雾霾毫无意义,但环境问题总是以各种形式存在于各个地方,同在穹顶下,谁都难以置身事外。


做我们能做的,万力汇聚,也许就能改变季风的方向。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溜溜懂事了之后,能像我当年一样,振振有词地呼吁少用塑料袋。我更希望,他能比我们现在做得更好,脚踏实地去践行自己的呼吁。


无意间,我们用逃离带给溜溜一方净土,却想从现在开始教导他,净土要靠有意为之去争取。这一切,只有靠我们从现在开始的行动:少用塑料袋,多循环利用,控制盲目消费,随手关灯关风扇……并不难,望同行。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