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林甸征文】张永恒:老屋的情怀

林甸往事 2022-01-09 16:26:09

编者话:、“林甸往事”微信公众平台与林甸温泉湿地文化沙龙联合举办“百年梦、泉乡魂”——乡愁·林甸记忆征文,即日起,我们将陆续择优刊登收到稿件,希望更多乡友、省内外各界朋友参与征文,提升百年林甸知名度。 征文投稿电子信箱:zlxaaa@163.com




“百年梦 泉乡魂”—“乡愁·林甸记忆”征文——


老屋的情怀


百年风雨,世纪沧桑。

每当奔跑在岁月的长河里,经历繁华,走过沧桑,无数记忆中走过的回忆,我唯独深记的是老屯的那间老屋,那间在风雨中傲立的老屋,更是深情。它的样子,多年在记忆中不曾褪去,烙印在脑海里,是那间老屋;占居了回忆里的所有。

老屋是父亲用心血,铸造在岁月里的形象,它的一窗一棂,有着父亲奇苦无比的杰作,那些老旧的椽子和梁木都是父亲几经周折,建起来的辛苦。土打的厚墙,更是父亲在苍老中竖起的一面石壁,藏着父亲的憨厚和耿直,老屋是岁月的形象,更是父亲的形象。得空闲回到自己的老宅,那份对她的思念不约的浮现眼前。

听父亲讲,我家老屋是1964年建成的。当时正直国内三年困难时期刚过,人们的生活水平贫困,衣食住行很难满足。父亲结婚时住在邻居的一个下屋(过去正房两侧的相房),面积不足30平米,阴暗,潮湿,姐姐就出生在那里。几年后,祖母攒了200元钱盖了我家的老屋。听父亲说,我家老屋的檩木都是水排过来的,是山上野生林里的硬杂木,相当的结实,盖老屋的那天,全屯人都过来帮忙,当时的农村有个好的风俗习惯,谁家盖房搭屋都过来帮忙,妇女帮着做饭,男人们就上梁厽墙,那时房子的结构是土坯的;木匠师傅也忙着砍房架子,一天的功夫,我家老屋就建成了。

这间老宅现在虽已破旧,没有原来挺直的脊背,那残破不堪的土墙,锈迹斑斑的院门,滴滴答答露着雨的屋顶,被厚厚的房盖土压的变了型的、掉了油漆的木窗,木门。好像都在证明自己的老去。

在这个老屋里爸妈和我们姊妹三人一起生活了十三个年头,当我走进老屋的时候,记忆中的一幕幕都好似眼前发生的一样:推开那扇木门,脚得抬得高些才能迈过那个门槛,首先进入视野的是柴禾堆,全家生火做饭的燃料,每次妈妈做完饭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外屋灶台的上面有个和正屋通着的小窗户叫灯窝,上面被熏黑的油烟还在,那时候放进去的是煤油灯,为了节省燃料两个屋共用一个灯。在走进去就是正屋了,那个时候一般都是南炕,便于冬天取暖,北方的冬天特别冷。正屋靠北墙摆放的是简单的家具,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块水银的玻璃镜子挂在墙上,但大多都比较模糊,原因就是冬天屋里的热气熏的,在我家热炕头上还能见到整齐的被服垛,用干净的被单盖着。冬天屋中间还有一个用旧锅扣着的取暖的火炉……所有的屋中陈设都历历在目。如此简陋的老屋,让我们一家人在哪个年代生活的其乐融融。

时间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从老屋搬了出来,又换了一幢相同结构的大一些的房子,这个时候我们姊妹已经长大了。在这个宅子里我们有一个大些的院子,每天都能在自家的院里玩耍。夏天妈妈侍弄的小园子也是绿意盎然,供养这一家人的蔬菜。
但每每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情份。



依稀的还记得爸爸和乡邻们抹老屋的情景,一般都是春天抹房盖,以防一年雨水的冲刷,老家抹房盖的土是当地的碱土,这种土耐冲刷,而且防雨,抹出的房盖黝黑锃亮。到秋天的时候抹外墙,一是为了美观,二是为了保暖(有墙缝的地方钻风),一般前面都抹黄土的泥,显得房子亮堂,其他三面抹碱土的。修缮一新的老屋格外的漂亮,老家有句俗语:屋子不拍住,就怕空。
这次回老屋的时候,一把生锈的锁紧锁着面色破旧的木门,屋顶还长有一些荒芜的杂草,院子的辘轳老井也用木制的井盖盖住,杂草丛生的院里依稀看见当时我们走了无数次的小道,半截砖头的空隙里也长满了青苔,一切都是那么的陈旧,像我去看老宅的心情一样沉重。

我还是依依的不肯离去。

思绪又回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党的好政策让家乡的人们都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像老屋那样的房子不多见了,人们都建起了砖瓦结构的房子,我家也没有例外。过去外面的辘轳井被现在的室内深水井所取代了,按上自吸泵,比自来水还方便。蓝色的彩钢瓦或白色的鱼鳞铁房顶替代了碱土、苇栅,涮石、粘石或贴瓷砖的墙体让父辈们再也不用抹墙了。靓丽的砖瓦结构住宅使老屋不在那么显眼,但那份情怀依在。

我们这代人已经步入了中年,思想和时代有了代沟。一次在儿子的住宅楼里不经意的朝老宅的方向望去,我似乎在寻觅,在窗前挪动着自己的脚步,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个方向,终于在那些鳞次栉比的砖瓦结构房屋的空隙里隐约的看见了老宅,那屋顶荒芜的草不在那样茂密,直立的烟囱不在那么高大,凸起的屋顶像一个驮了脊背的老人,外墙的昏暗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她显的那么矮小,那么孤独地坐落在哪里。这一次我愈发的感觉到老屋的伟大了,愈发的体会到了她深深的情怀了。这个生我养我的老宅。我揉揉我湿润的眼,又一次挪动我的脚步,再次的望去,举起了手机给老宅拍了一个照片。



我用我的视角见证了我家宅子的今夕变化,我用我的经历体会到了我们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用自己生活水平的提高证实了伟大祖国的繁荣强大!
当我再次离开老宅时,我不时的回过头去,用手抚摸着老宅的门楣,希望她能成为我永远的一个记忆,希望她能见证社会发展的历史,更希望她能代表一个时代永远的坐落在那里!

作者简介:张永恒,黑龙江林甸县人,摄影和文学爱好者。现在在北京发展。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