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十六州游戏

扬子文学社 2021-10-23 13:51:56

友平旅游日记第七篇:《十六州游戏》


古老北京最无奈的地标。




友平
本名陆宇昊,我校国贸16级实验班学生。爱好阅读,钟情散文游记写作与剧本编排创作,于诗词亦有涉猎。




十六州游戏





为无数王侯将相望而惊心、为无数文人骚客泣之断肠的“燕云十六州”,几乎整个北京都在其中。这一段历史也造就了古老的北京最无奈的历史坐标。


,个人性命和民族完整性的颉颃一定不是那么艰难而波折。保住身家性命的路毕竟只剩下了一条,于是九月契丹南下相助、击溃唐军也就不难预测,而石敬瑭为了报恩,在灭后唐建后晋之后,跪在地上向自己的“契丹父”双手献上燕云十六州也就不再适用于民族大义的大逻辑,。一介武夫自然不会想到,一旦失去燕云十六州,中原就失去了和辽王朝周旋的中间地带,以至于后来的赵匡胤不得不以大量密植树木的原始方式阻挡燕云铁骑的冲突进犯。


防守狼狈就狼狈吧,好在赵匡胤还总算怀着收复燕云十六州的雄心,可惜此后辽宋边境的唯一一次短暂缓和竟是在被认为国耻的“澶渊之盟”。


虽然这一历史时期正是杨家将活跃的时期,但是宣和四年奉命再次伐辽的却是北宋“六贼”之一的宦官童贯。童贯当然惨败,北宋统治者由此机敏地意识到了自己战斗力的不足和军事策略上的幼稚性。他们选择了联金抗辽,然而历史不会只允许契丹人狡诈却不允许金人出尔反尔。归还燕京后,金人几乎立刻又攻下燕京,还在次年大举南下,俘虏了徽钦二帝,将“澶渊之盟”的枷锁钉厚钉重,用“靖康之耻”的名字套在衣冠南渡的宋王朝肩上。


羞辱总算是受够了,异族的蹂躏和步步逼退使得宋王朝从此永远地丧失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信心。这个名字因此成为了民族自尊心上一层痛苦的虚饰,一旦揭开就是醒目的疮疤。只有文人还在用悲愤的笔写下:


王喜城边古废丘,金波泉涌夹城流。

时危异姓能安汉,事去诸刘独拜侯。

鼙鼓几遭豺虎急,山川曾入犬羊羞。

石郎可是无长虑,直割燕云十六州。


做着皇帝梦而“无长虑”的石郎当然不会想到,这片用血浸过一遍又沥过一遍的旧山河,再次回归中原,将已经是在蒙古铁骑不可一世的时代。而在汉人看来依然是外族人的元人竟还将大都——也就是北京——定为国都,这只让汉人真正从民族上和道义上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指望更为遥遥无期。四百年后的明朝才终于见证了燕云十六州回归汉人怀抱的时刻,这之前已经有多少文人郁结而终?然而写下上面这首诗的尹耕已经见证了燕云十六州的回归,诗里提及这个血泪之下的名字,为什么还会有这般不平和无奈?


中国的历史太久远,燕云十六州的名字只是民族血泪史的一段、大一统版图的一角、烽烟战火之下无数眼泪中的一滴。诡谲阴险的狡计暗算了太多正义、辛辣歹毒的权谋鸩杀了太多和平,于是大历史的书架只为北京的史料留下一个窄窄的身位,让近代之前的无数心酸压缩了古城应有的擢秀风韵。近代,也依然不是北京和平的归宿。幸好圆明园没有重建,没有抹去昨夜的故事、收拾前夜的残梦、最终收拾成今天的游戏。


北平,太不太平。


由此,联想到今天的北京血脉贲张的激情形象,我们在叹息之余的确有理由宽慰。就让年轻人好好地翻天覆地地闹腾一番吧。北京之前的叫喊声那不是呐喊,那是被枪挑剑刺的惨叫。




end
作者 ✔  友平

排版✔   巴爷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