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特朗普将如何改变国际贸易?

天津自贸区研究院 2020-12-26 08:03:02


本文转自FT中文网

作者:西南财经大学北京研究院 欧阳俊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落幕,特朗普胜出,各种猜测和担心泛滥。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可能会在很多方面启动重塑美国的改革。改革是否能如其所愿,目前很难下结论,但他对世界的影响已经开始,全球化正在进入停滞甚至逆转的阶段。

特朗普胜选是美国人利己的理性选择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当选是民粹主义的胜利,是对美国价值的背叛,会造成美国难以弥合的分裂,将伤害美国的长期利益,美国的辉煌甚至可能因此走向终结。于是,在美国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人们仍旧聚集在街头抗议特朗普当选。但如果拂去表面的迷雾,我们会发现这种观点或许有合理的成分,,并不真正美国社会的现实。

回顾美国历届大选,民主、共和两党主张多数时候差异并不大,起着关键的作用是候选人个人因素。这次大选则不同,两党候选人的主张大相径庭,美国人需要就未来的道路进行投票。特朗普竞选期间向其支持者承诺的是“夺回被抢走的工作机会”而非“less input,more money”,因此他的胜利不是民粹主义的胜利,只是美国人选择了他所提出的“美国至上”。这个选择,本质上与英国人的脱欧选择一致,是美国民众在没有切实获得全球化利益之后的理性选择,是利己主义者的理性胜利。

大选结束后持续不断的反对特朗普当选的抗议活动,显示美国精英阶层与所谓“低白老中”选民之间已然存在断裂。但也要看到,也有很多人在经历最初的不满之后,开始自我反思,尝试理解一直被忽视的“美国基础”,理解他们只是在寻求避免边缘化。可以预见的是,经过痛苦反思之后,美国精英将重新寻求与美国基础的融合。换而言之,特朗普当选或许加剧了暂时的迷惑,但未必会带来长久的分裂,反而有可能会促进美国社会再次融合。这种融合可能会使特朗普上台后的政策比竞选承诺更加灵活、有力。

可以相信特朗普的承诺吗?

过去十年,美国在全球贸易和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在下降,美国对于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秩序的影响也在下降。本次大选之前,美国人之前并非没有看到这一点,不知道全球化给美国发展带来了新问题。事实上,奥巴马当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美国勾画了“Change”的愿景,承诺将实现美国再工业化。但是,民主党和奥巴马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没有取得计划中的效果。很多初衷美好的改革,结果了了。

特朗普从一个商人的本性出发,敏感意识到美国在全球化下“吃亏”了。因为一些全球理想主义的因素,美国在国际贸易规则中受到约束并给予他国优惠。特朗普认为,过去十年间太多贸易协议没有把美国人放在第一位,以致于美国本土大批工厂关闭迁往海外、美国人失去无数就业机会。客观地说,特朗普的看法有失偏颇。美国并非未从全球化中获益,只是其获益多固化于部分阶层和大城市,无法传递到转移到广大基础选民阶层,特别是锈蚀带工作机会流失非常严重。

特朗普竞选中承诺将采取保护型经济政策,大力发展国内产业,对进口商品进行限制,明确提出反对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现有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20%的关税,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征收高达45%的关税。这些考虑完全不同于美国以往的政策,听起来让人惊愕,怀疑其是否严肃。但如撇开成见及习惯思维,我们得承认这些措施触及到了美国的困境,其实质是放弃自由贸易主张,转而寻求公平贸易。即,主张一旦双边贸易失衡,盈余方应节制出口,赤字方可采取保护主义措施,直到平衡恢复。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的承诺是具备相当可信度的。

特朗普就任后可能采取的措施

当然,特朗普不可能兑现其所有承诺。事实上,美国总统的竞选承诺平均也只有73%会得到落实。至于他与国际贸易相关的承诺,我们认为他就任后可能会区别对待。

(一)惩罚中国以树立“可置信威胁”的形象。中国许多学者和政府官员认为特朗普的威胁只是竞选手段,中美经济相互依存程度很高,惩罚中国将导致贸易战,美国忍受不了由此带来的巨大损失。认为这一判断是不对的,特朗普上台后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征收高关税将是大概率事件。其一,从过去的贸易数据来看,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也是美国制造业最大的竞争对手,如美国无特别措施根本无法改变既有的状态。据美国政府统计,2015年,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为3672亿美元,其中高技术产品逆差达1207亿美元,对华逆差占美全球逆差总额的比例达到创纪录的50%。特朗普要兑现竞选承诺,必须对中国有所行动。其二,中美相互依存度不同,中国对美市场依存度要高得多。2015年,中国对美货物出口占货物出口总额的比重为21%,而美国对华货物出口占比仅7.7%,即使加上服务贸易双边贸易不平衡依旧非常严重。在此情况下,如果美国启动对华关税壁垒,中国的占优策略不是贸易报复,而是寻求新的谈判。这个博弈形势,显然对中国不利,可以预见未来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将非常艰苦。此外,惩罚中国可以为特朗普树立“言出必行”的形象,有助于提高美国面对其他贸易伙伴的谈判能力。

(二)逐步边缘化世界贸易组织(WTO)。美国推动关贸总协定谈判,推动建立世界贸易组织,目的是建立一个合乎自己利益的国际贸易体系,也有通过全球化推动不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维系世界和平的想法。故此,世界贸易组织的许多条款,给予发展中国家许多非对称优惠措施。随着中国等其他参与国迅速发展,在WTO体系话语权急剧上升,美国发现现有WTO贸易规则对其越来越不利,维持该贸易体系的积极性日益缺失。一是现行的WTO规则下,真正实现自由贸易的是制造产品,而这一领域并非美国竞争优势所在。在现代服务业和农业领域,由于漫长而拖沓的谈判,各国仍旧壁垒重重,美国不能充分发挥优势。二是WTO属于多边贸易体系,集体谈判不利于美国有效主导谈判进程。鉴于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如果开展双边贸易谈判,世界上少有国家可以不屈服于其要求。抛弃多边谈判,美国可以在短时间得到最多利益。三是WTO贸易争端程序冗长,既不利于美国惩罚违背WTO规则的贸易伙伴,也不利于美国根据自身意愿及时调整贸易政策。一个失去了美国积极参与的国际多边贸易体系,显然是不完整的,WTO的发展势必受到重大影响。

(三)施压相关方就TPP条款重新谈判。虽然特勒普一再宣布就任后将立即放弃TPP,但可以相信即使特朗普真的这么做,那也只是一种谈判技巧,迟早会以某种方式重启TPP。一方面,TPP是全球格局调整过程中大国间通过争夺规则标准获取竞争优势、,对美具有极为重大的战略意义,不容特朗普放弃。美国需要通过建立TPP,确保所主导的国际规则对亚太区域有效输出,避免被快速崛起的东亚边缘化,并打破中日韩区域平衡,通过强化日美同盟的战略,藉此保持对此区域的战略掌控。另一方面,建立TPP对美国的负面影响没有想象那么大。TPP固然可能会导致部分低端制造业岗位流失,但在服务和高端制造领域也会得到弥补。问题是在TPP框架下,美国得益的只是大城市和高科技产业,支持特朗普的“锈带”区域的利益仍会受到损害。因此,在调整国内利益分配的同时,美国会要求其他成员国重启谈判,要求其他贸易伙伴承担维护双边或者多边贸易平衡的义务,以保障美国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对已签或待签的其他区域贸易协定,如北美贸易协定、大西洋条约,特朗普很可能采取类似的措施。如果特朗普真如我们预测的那样处理中美贸易争端和多边贸易体系,那么考虑到各国与美经济贸易依存的不对称性,预计各贸易伙伴国都很难拒绝美国的要求。

中国对外贸易将承受重压

特朗普贸易新政对中国对外贸易的负面影响将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中国外贸环境将急剧恶化,对出口造成巨大冲击。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缩小甚至消灭对华贸易逆差。在要求得到满足之前,预计美方将不断祭出各种壁垒,采取单边贸易保护措施。如果既无法承受贸易战带来的损失,又很难利用世贸组织遏制美方单边行为,中国将被迫不断作出让步。事实上,金融危机之前,,也曾尝试通过扩大进口缩小对美顺差,但效果非常不好。原因很简单,中国想买的高科技产品美国不卖,美国想卖的农产品和服务产品中国不买,而且潜在规模也相对有限。在新一轮双边较量中,除施压中方进一步放开农产品和服务市场外,美方还可能要求中国主动限制对美出口,甚至对部分重要商品实行配额制。更糟糕的是,如果答应美方自我限制出口,欧盟将很可能跟随美国步伐提出同样的要求,。欧盟和美国是中国两个最大的市场,一旦对他们出口大幅下降,很难通过其他市场予以弥补。不仅如此,作为自由贸易规则的大赢家,面对存在逆差的其他贸易伙伴,中国很难要求他们主动限制出口。可以预见,中国对外出口大滑坡、国际收支状况逆转不久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第二,中国推进自贸区建设难度加大,相关方要价将会提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贸易持续萎缩,全球化进程陷入停滞,中国开始转向推进自贸区建设。2012年后,从中非合作、中拉合作到“一带一路”倡议,这一进程不断加速。如果特朗普就任后全面放弃自由贸易转向公平贸易,基于自由贸易理论建立的WTO体系被彻底边缘化,中国将被迫更多更快地转向双边或者区域多边自贸协定。这意味着,中国既定的推进计划将可能被打乱,需要为此投入更多的资源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当然,美国推行公平贸易规则,也会使一些贸易伙伴被迫转向中国,增加了他们对与华自贸协定的依赖。但总的来说,形势变化会更多地削弱中方在自贸区谈判中的地位,相关方有可能提高对华要价,迫使中方接受更苛刻的条件。甚至可能出现更糟糕的场景,一些贸易伙伴受美方压力而被迫进行站队,导致中国被一些重要的区域市场排除在外。事实上,一旦美国与其盟友就成本分担和收益分享达成一致,TPP和TIPP以这种或者那种形式建成,被排除在重要市场之外的噩梦将很可能成为现实。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其他经济政策对中国也将造成巨大冲击。如,大幅度企业税负削减将增强美国本土企业竞争力,削弱中国企业的成本竞争优势。再譬如,对回流资金一次性征税10%,对美国企业海外生产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征收35%的关税,即使不会造成在华美国企业大规模回流,也会减慢美国企业向外投资扩张的脚步。

结 语

网络流传英国有档娱乐节目Golden Ball,最后一个环节是“split or steal”(平分或偷取)。具体规则是:面对最后的高额奖金,两个参与者如果同时选择“split”,则各得一半,快乐回家;如果一方选择“split”,一方选择“steal”,则选择“steal”的一方获得全部;如果双方都选择“steal”,则都得不到奖金。节目上演,结果多出现一些承诺选择“split”而实际选择“steal”的伪君子。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一位“无耻先生”,先发制人地告诉对手自己无论如何、一定会选“steal”。在他的压力下,对手不得不选择“split”。令人欣慰的是,“无耻先生”最终选择的是“split”,结局美好、皆大欢喜。

这个传说的结局美好到让人难以相信这是真实的故事。现实是,特朗普现在就是那个公开宣布一定要选“steal”的“无耻先生”。特朗普带着打破“囚徒困境”的决心,先发制人、闯入博弈。公牛已经冲进瓷器店。人们不能继续停留在“一切依旧”的思维里,幻想特朗普只是口头说说,并不当真实施。情势逼人,需要更审慎认真地对待特朗普的政策宣示,更全面考虑可能遭受的冲击,把问题和困难考虑得更严重一些,准备更充分一些,应对更慎重一些,更多从美国和特朗普的角度来思考。

特朗普已表明要选择“steal”,中国该如何选择?选择“split”,寄希望感化特朗普改变心意?或者,在来来回回的博弈中“以牙还牙”,迫使特朗普知难而退?不论如何选择,明确核心利益,采取更加务实灵活、善于妥协、善于进去的态度至关重要。特朗普新政尚未实施,已经对中国造成巨大挑战和压力。如果应对不当,损失将难以估量。但若能直面困难,坚持发展这个硬道理,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推进各项改革,激发社会各阶层参与的热情和信心,也许中国开启新发展阶段的机会就在其中。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