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建红:丹宁勋爵之问

法史人生 2021-01-10 11:57:18


(漫画/曹一)

1982年,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刚刚进入第十个年头,阿尔弗雷德·汤普森·丹宁勋爵就在他出版的一部著作《法律的未来》(What Next in the Law)中设问,“我们能退出共同市场吗”?然后他用他在《麦卡锡有限公司诉史密斯案》中的判决意见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国会有意通过一项法案——目的是拒绝履行条约或其中某些条款,或者有意不按条约规定行动并用明确的语言表达这种目的——那么我们就会认为遵循我们国会的法律是我们法院的义务。然而我不能想象这种情况会出现。如我在《布莱克本诉检察总长案》中所说的那样:‘但是,如果国会这样做,那么我说我们将考虑这种事情会在什么时候发生。’除非国会通过立法明确地表明它故意不履行条约,否则服从条约便是我们的义务。”从这一自问自答中我们可以看出,丹宁并不认为这样的设问会有什么现实可能性,他认为英国不会退出欧共体,而即便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丹宁勋爵的这一似乎无根据的设问已过了三十多年。在这期间,欧共体也早已从一个经济实体,演变为集经济实体与政治实体于一身的巨无霸式的欧洲联盟,其成员国也扩张至了28个。然而,世事的变化往往出乎人们的预料,无论你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多么出色,你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预言家。就在欧盟的发展锐不可挡之际,丹宁之问却转眼之间变成了现实。尽管在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于2013年初就已经提出了就是否脱欧进行公投的问题,人们似乎仍有点儿“闹着玩儿”的心理,直至2016623日公投结束,以51.9%48.1%的微弱多数“脱欧”成功后,许多人才如梦方醒,甚至发起了二次公投的请愿。当然,民主这东西之所以能搞下去,就在于每个人都必须尊重投票结果,哪怕你说自己只是随便投的也无济于事,其残酷性在于此,而“民意”无法左右的魅力也正在于此。

脱欧之事“木已成舟”,人们又开始了各种“英国脱欧后对某某的影响”的无奖竞猜活动,环境、安全、贸易、金融、移民等,无论对英国、欧盟各成员国还是对其他国家来说,似乎都是有利有弊,或利弊参半。不过,在人们关心的各项事务中,英国脱欧所带来的法律方面的影响,关注的人还不是太多。

作为“二战后英国最著名的法官和享有世界声誉的法学家之一”的丹宁,他的设问其实主要立足于法律领域,如国会通过拒绝履行条约或其中某些条款的法律,法院和法官是否有遵循国会法律的义务。现在公投的结果是明确地“脱欧”,那么国会通过这样的法律的“时候”即将来临,法院和法官自然也会以遵循这样的法律为其天职。也就是说,相较于社会的变迁来说,法律的发展虽有其滞后性,但它迟早会以某种相应的方式来适应这种变革,那么英国脱欧也一定会给其法律的发展变化带来深远的影响。

之所以如此,这和欧共体法或欧盟法对其成员国具有直接适用性和至高无上性有关。丹宁在《法律的未来》一书中,曾通过具体的案例阐释了这两项原则。

关于直接适用性原则,丹宁曾以《罗马条约》第119条“成员国必须……保证……男人和女人应得到同工同酬的待遇”为例。在当时的欧共体成员国比利时并未制定同工同酬待遇的相关法律的情况下,一名比利时的空姐加布里埃尔·德夫妮就起诉了她供职的比利时萨本纳航空公司。德夫妮声称她有获得同工同酬的权利,向布鲁塞尔的劳资关系法庭提出了申诉。由于比利时没有相关的法律,她的申诉被驳回。德夫妮随后将案子提交到了卢森堡欧洲法院,要求对第119条予以解释。丹宁说一般英国人会认为第119条的规定只是把一种通过并实施这一法律的义务强加给了“成员国”比利时,而比利时没有通过这种法律,那么补救的办法只能是把比利时政府传到欧洲法院,并迫使其通过必要的法律。欧洲法院并未这样做,而是宣布德夫妮可以在比利时的国家法院直接提出控告,要求补偿。因为第119条可“直接适用”于比利时,比利时法院必须执行《罗马条约》的规定。德夫妮最终去了比利时法院,根据同工同酬原则得到了赔偿。这就是说,欧洲法院的判决对包括比利时、英国在内的所有成员国的立法机关和法院都有约束力,这个案件为整个欧共体判定了直接适用原则。据此,《罗马条约》也成为了英国法律的组成部分。

就“欧共体法具有至高无上性”而言,丹宁仍以同工同酬问题为例。他说,英国通过了《1970年同工同酬法》及《1975年关于性别歧视法》,使得《罗马条约》生效。在《麦卡锡有限公司诉史密斯案》中,麦卡锡公司雇了一个男人当经理,周工资为60英镑。五个月后雇了一位女性当经理,其工作和男经理一样,但每周只付给她50英镑。女经理根据英国法律,要求得到同等的工资。而法院的多数法官则认为,只有当男人和女人在同一段时间内做同一种工作时才能提出这种要求,他们在不同的时间内受雇就不能提出这种要求。该案中,他俩工作时间相差四个月。那位女经理搬出了《罗马条约》119条,并说英国法律应该服从这条规定。该案提到上诉法院后,担任民事上诉法院院长的丹宁明确宣布,“我们英国与共同体条约第119条不一致的关于同工同酬的法律要服从第119条的规定。”英国自己制定的法律“只要发生抵触,就要服从共同体法。”这一意见,恰当地阐释了欧共体法的至高无上性。

丹宁对欧共体法及欧洲法院的判决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在他的观点中,隐含了一种世界未来“大同”的观点,对许多问题,“我们应该不再用英国人的眼光去看待它”,而应该以善良的欧洲人的角度去看待欧洲法院的工作,“支持该法院所做的及正在做的一切”。在保护公民权利方面,欧共体法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法律的未来”。当然,至于要不要在英国制定一个新的《权利法案》,丹宁勋爵也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任何国家的宪法在保护人权方面只能发挥相当微小的作用,“最重要的是一个国家的政治气候和传统”,而在英国,最重要的是“法官有自己的独立性。在过去,他们对于建立和维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处理的很好。他们的这些建树,主要是通过判决做出的。你们可以相信,他们还会继续这样作。”

丹宁勋爵已去世多年,他的设问在如今变成了现实。那些曾经直接适用于英国的法律,那些当英国法与其相抵触时,效力至高无上的欧共体法或欧盟法,又将随着英国的“脱欧”而变得含糊不清,英国国内法效力的格局也将随之发生变化。不过,丹宁对英国法官独立性的自信,使我们有理由相信,英国的法院与法官既能保持其自古以来形成的自由传统,也必定能保留入欧后及脱欧前形成的扩张民众权利的传统。英国的脱欧对其法律的影响肯定会有,但也不会那么剧烈,在这一点上,英国人的“保守”特性将会发挥令人难以置信的作用。


(本文发表在北京青年报2016年8月20日第二版)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