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与夜壶

旁听历史 2020-10-14 12:02:07



“帝师≈夜壶”



帝师者,能让皇帝躬身下拜、尊称老师的人杰。帝国时代真正称得上帝师的不过三五人。恕我不敬。我以为,其实在皇帝心中,帝师和夜壶的作用等同。


    


帝师的说法是打张良这里叫出来的。《史记·留侯世家》里有云:“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当然,这里的“为帝者师”指的是为帝王出谋划策统帅军队,引申过来就是替皇帝经纬天地。


“前汉三杰”中,萧何最懂政治,韩信患得患失,而张良让人琢磨不透。信奉道家的他以出世的心态入世,不仅参透主子刘邦的心思,并且早已明确自己的夜壶作用――危难时救急,太平时出局。


当韩信还在项羽帐外扛戟站岗时,是张良帮助刘邦抢先入主咸阳;鸿门宴上,同样是张良见招拆招,化险为夷;韩信暗渡陈仓的妙计,却是有赖张良当初烧毁栈道的先见之明;至于韩信灭齐后借机要挟刘邦,同样是张良果断劝谏刘邦安抚韩信,确保韩信在楚汉博弈中没有倒向项羽······刘邦每次遇险几乎要急出尿时,都有张良及时送上他的锦囊妙计。


有困难,找张良




虽然功高,但张良有自知之明。刘邦要大封功臣,张良谢绝了三万户的封邑,只要了一个留县的封赏。此时张良唯一的想法是“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尔。”就是丢掉人间这些所谓功名利禄,跟着赤松子做环球旅行。准备激流涌退了。


可惜,他做不到。


刘邦的天下事完成了,刘邦老婆的家事还要他来掺和。


刘邦因为喜欢小老婆戚夫人,想改立戚的儿子赵王如意为太子。皇后吕雉不干了。有人告诉她:“有困难,找张良啊。”于是吕后的弟弟吕泽去敲张良家的门。


此时的张良已经在家闭门谢客一年多了,整日都在修习道引之术,比如咱们都熟悉的辟谷。大老粗吕泽可不管这一套,硬逼着张良出主意。无奈之下,张良只好让国舅爷去请著名的“商山四皓”,叫这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在刘邦面前替吕后的儿子太子刘盈说好话。果然,这四位加到一起都三百多岁的老爷爷一顿语重心长地狂捧,让刘邦相信“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最终没有换太子。


张良帮了皇帝帮皇后,于皇家是大功臣。但是他的退场却颇令人寒心。家庭妇女出身的吕后说是感谢张良,却粗鲁地逼张良破戒进食。她是主子,你是臣子,怎能不从?可怜留侯一年多闭关辟谷的成果功亏一篑。


这是虐待?还是另有深意?


饶你是天纵奇才,仍旧不过主子解决疑难杂症的一只夜壶。张良逝世后,儿子张不疑袭封文成侯。理论上,只要汉家江山在,张家子孙世代侯爵是不需要怀疑的。可是12年后,汉文帝以不敬之罪废了张不疑的封国。没法遗传张良盖世之才的张家子孙也就无法坐享祖宗的荫庇,只能乖乖去做平头老百姓了。


泌七岁,能赋棋




《三字经》里有云:“泌七岁,能赋棋”,说的便是李泌。这哥们儿四隐四现,四朝为官,两次上演“道士下山”,是只标准的皇帝专用夜壶。


七岁便说出“方若行义,圆若用智”棋理的李泌,很早就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赏识,封他做待诏翰林,供奉东宫,就是给皇子们当秘书。此时正值开元、天宝年间的太平盛世,所以李泌为官只能是遭人妒忌,奸相杨国忠使了一下小动作,皇帝便让李泌回家了。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玄宗出逃,肃宗李亨在宁夏灵武草草继位。一筹莫展的他想到了当年在东宫陪他的牛人李泌。而李泌像是知道新君在找他一样,恰好下山云游到此。君臣二人促膝长谈之际,李泌给出一整套详尽的平叛之策。只可惜,肃宗李亨考虑的是回京坐朝,未能完全按照李泌的方略执行,最终安史之乱是平定了,但藩镇割据的顽疾遗害深远。


收复长安、洛阳二京后,肃宗李亨开始重用李辅国等权奸。本来就是以客位辅政(没有接受实职,只做顾问)的李泌赶紧打了退休申请。皇帝客气一番后便同意了。李泌再次隐居山林。


道士下山




肃宗李亨身体不好,没几年就去世了。代宗李豫继位。当初是李泌向肃宗力荐李豫为太子,所以这孩子登基后,让李泌再度“道士下山”。如果说前面两代君王对李泌还算客气,那这个新新人类代宗皇帝可就要对李泌施虐了。


和张良一样,李泌从小习的是道学,淡泊名利,少食烟火。当年肃宗李亨深夜喊来三个皇弟和李泌一起吃火锅。尊重李泌食素,皇帝亲手给李泌烤了两只梨。几个皇弟吵着要吃,皇帝一瞪眼:“想吃自己烤去!”显然,李亨还是很照顾李泌这个小老弟的。


轮到子侄辈的李豫做天子,他对李泌的关照跟当年吕后对张良一样霸道。不仅逼他吃鱼吃肉,还给他娶了一房小媳妇。可怜40多岁的老处男李泌几十年的修行被小皇帝给强行破了。


没有战争动乱,救世大才李泌基本是摆设。他又被奸臣妒忌,皇帝也觉得他在朝廷是可有可无,于是多次将他外放。老李甚称中国好叔叔,即便在千里之外,还不时认真给皇帝写奏章、提建议。


多年以后,代宗李豫病逝,其子李适继位,是为德宗。漂在外地的李泌第四次被召回,入阁拜相。此时李泌已经67岁,他的人生还剩两年时光。世事无常,备受数代皇帝折腾的李泌此时方才取得相位,是临终关怀,还是又一次的戏谑?


高手就是高手。老李仅用一年时间便勤修内政,外结诸国,实现了德宗贞元年间政治的相对安宁。顺便还替皇帝解决了多年难解的父子矛盾。这时,自知时日无多的老李向皇帝提出辞职。小皇帝不许。一年后,老李死在任上,得了个积劳成疾、因公殉职的劳模评价。或许这并不是身为道家弟子的他想要的结局。


奇才李泌亲历四朝,却未逢明主。鞠躬尽瘁,仍不能立不世之功。他这一生只完成了一句对皇帝们的承诺,那就是:召之即来,来之能用,用之能胜,用完滚蛋。


郁闷的何止是李泌。


如鱼得水?




诸葛亮也是一只帝师级夜壶。刘备被曹操追得败走新野之际遇上了诸葛亮,大呼“如鱼得水”。可是赤壁之战一结束,有了一块根据地的刘备立即让孔明靠边站。入川作战的随军参谋是庞统。不料庞统战死前线,没人制定作战方案了,这才调诸葛亮入川。


平定了蜀中,刘备只让诸葛亮主抓后勤和政治工作。没有诸葛亮参与的彝陵之战让蜀汉大伤元气。白帝城托孤时,刘备临死才将儿子和江山交给诸葛亮,让他继续发挥余热。最终,诸葛亮被幼主刘禅把他用到油尽灯枯,死而后已。


刘伯温被“人间蒸发”



在民间传说中跟诸葛亮同一级别的刘基刘伯温,则基本是被流氓主子整死的。虽然朱元璋嘴上称刘基“吾之子房也”,但内心一点不喜欢刘基。他与刘基可以说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明朝开国元勋里,刘基只不过是诚意伯。要知道,当时朱元璋可是一口气封了6个国公,28个侯爷。居功至伟的老刘竟然排到了明英烈的TOP 30以后。


从1360年去应天府应聘上岗到1375年病逝,刘基给朱元璋打了16年的工,以1368年明朝建国为界,前半段是参机军务扫灭群雄,后半段是服务新朝廷。特别是大明建国后的8年,老刘极为郁闷。同样是几上几下。被老朱皇帝撵回家,又叫回来,再撸了官职赶回家,过阵子又召回来安抚一下。此时天下初安,老刘沦为朱元璋制衡朝臣中淮西集团的一颗棋子。总是撺掇身为御史中丞的刘基找李善长、胡惟庸、汪广洋等人的错,待到淮西集团一反击,朱元璋从中和一把稀泥,老刘挨批或者丢官。


关于刘基之死,存在诸多疑点。当时老刘生病,朱元璋让新任宰相胡惟庸带着御医去探视。按照御医开的药方抓药服用后,刘基反而感觉腹中更加难受。老刘何等聪明,知道这是冤家胡惟庸使的坏。于是,在随后觐见朱元璋时巧妙地讲述了探病、服药、病重的经过。不料皇帝竟然装作不懂,只是轻描淡写地安慰他回家好好养病。没过多久,老刘病逝。我同意多数人的观点,是朱元璋要老刘死,胡惟庸不过是枪手罢了。


刘基是工作上的好帮手,却不是见风使舵的好奴才。别的皇帝用不惯大臣了,可能会叫他走人。而朱元璋直接叫老刘人间蒸发了。


“杨度误我!”




帝国时代,做帝师一直是许多有修齐治平梦想的文人的人生追求。晚清时,湖南的王闿运特别推崇帝王学术,广收门徒教授成为帝王师的所谓秘籍。他自己先进权臣肃顺府当家庭教师,结果肃顺直接被慈禧PK掉了。后来他去给曾国藩当幕僚,怂恿老曾拥兵自立,可惜老曾无意于此。老王研究了一辈子的帝师之术,却找不到买家。


真正得了老王头儿真传的是杨度。先是跟着康梁鼓吹维新变法,失败后跑到日本学君主立宪。已经是民国了,这哥们儿仍旧死抱着帝王师的梦想上北京圆梦,找到袁世凯怂恿他称帝。聪明的袁世凯竟然被忽悠到了,逆天而行当了83天皇帝,就被全国上下的唾沫星子淹死了。临终前,老袁大骂:“杨度误我!”杨度自己也基本精神分裂了。



帝师,同所有和皇帝有关的中下游行业一样,技术含量高,危险系数大。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帝师并非真是皇帝的老师。他们同样是皇家的高级打工仔,更直白地说,就是皇帝脚下有才华的奴才。


都说伴君如伴虎,都说鸟尽弓藏。相比那些后来斧钺加身的功臣宿将,帝师们夜壶般的命运虽说低贱,却大多还能苟全性命。已经可以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了。



本公号作品均为本人原创,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