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刘戈:在经济转型中跌落的白领

人大重阳 2020-10-04 12:17:19

作者刘戈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3月3日《环球时报》。 

 

最近因为拍摄一个电视节目,和几名在北京打工的花卉园艺工人吃饭聊天。他们都来自河北,有好几个人的上一份工作是钢铁厂的工人。另外,在我经常使用的网约车司机中,有制鞋厂的老板,也有房地产公司的中层,还有工程公司的客户经理。有快递小哥上门的时候,我也会问问他们之前的工作,在制造业工厂上班的占比很高。


我发现,他们工作的转换路径和中国经济转型方向高度合拍。


从传统的工业化发展历史来看,中国正在完成从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的转型。经济主战场正在从矿业、冶炼、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等向消费、服务、金融、高科技领域转型。同时,由于综合成本不断上升,部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正在撤出中国。双重变化叠加在一起,会有大量劳动者失去原来的工作岗位。



但与其他主要发达国家工业化路径不同的是,互联网带来的新经济与这种传统转型相叠加,给中国的经济转型带来更多有利条件,但也让身处这种转型中的每一个个体可能面临更加剧烈和复杂的变化。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适应这种变化,一些人会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获得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成就感,而另外一部分人则由此跌落到更低的社会阶层。


本次经济转型有这样几个趋势:

一是大量的工矿、制造业企业的蓝领工人将转型到服务行业,工厂员工转型为快递小哥就是典型代表;


二是大量的小企业主和个体户将退出经营,成为食利者或半就业者,一些人成为自雇体力劳动者,比如开网约车;


三是不少在过剩产业中就业的白领阶层将转向服务领域的蓝领工作。


第一种情况涉及的人群最多,整体年纪比较轻,他们丢工作后经过短暂适应,可以获得比原来劳动强度更低、赚钱更多、福利和保障更好的职业。第二种情况的这个群体大多有较为丰厚的家底,一般来说年纪较大,面对这种变化虽然有一定心理失落,但稍加调整便可提前进入退休状态。心理上产生最大冲击的是第三种情况,他们大多正处在中年阶段,上有老下有小,日常开销很大,丢工作对他们来说是晴天霹雳。


在过去的历次经济周期中,中国人才总体供不应求,各行业从事技术、管理、销售等岗位的白领们即使有短暂的失业,也几乎都会很快在自己拿手的领域中重新找到就业或创业的机会。而这一次不同,很多曾经高速发展的行业中的一些岗位可能永远消失。而新的高薪岗位的技术门槛要高得多,一些白领将不得不从事低技能服务业岗位的工作。


从白领进入蓝领,这种过去几十年在中国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将密集出现,这种变化,对当事人是相当残酷的。因此未雨绸缪,要么让自己在调整中屹立不倒,要么让自己尽早进行知识和技能的储备以便能够平滑转型,是放在白领们面前的新要求。另外,利用自己的年龄、经验、人脉方面的优势进入创业通道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


互联网应用在中国的后来居上,也让在经济转型中丢掉工作的人有了新的选择。目前,越来越多的人在去中心化、去科层化的体系中工作。由于互联网的普及,这种体系不再是一种典型意义上的组织,而是某个网站、某个App、某个公众号。因此,白领们如果没能力在大公司里保住高薪饭碗,又不甘心掉入蓝领阶层,那么必须抓紧时间做两件事:一是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和专业影响力,二是全力熟悉互联网工具的使用。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集团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 10 多个国家的 96 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 30 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

目前,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 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2014年来,人大重阳连续三年被选入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推出的、国际公认度最高的《全球智库报告》的“全球顶级智库150强”(仅七家中国智库连续入围)。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