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又到开学季,精英阶层的教育圈在愁啥?

金库网 2020-06-13 14:20:31

2016年,有一部很火的电视剧-《小别离》。这部剧之所以火,不光是因为观众捧黄磊和海清的场,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部剧戳中了当代父母心底最深的焦虑,对于孩子教育和未来的焦虑。孩子拼爹妈,爹妈捧孩子,父辈没实现的财富积累和阶层的打破,或许能够通过孩子完成,比如让他们留学考名校,和财富大亨的孩子做同学。


这世上财富不是平等的,对于子女教育的焦虑却平等。三个家庭,财富状况,父母职业完全不同,可是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却完全相同,这点连超级富豪家都不例外(暗喜,终于有了跟富豪一样的品质)


教育,决定圈子


很多人认为孩子从小进入国外的学校"除了可以学语言外,也可以交到该校的国际朋友。" 这也就是在学习过程中,自然搭建出来的社会关系圈子。


通过研究,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全球超级新富豪是在自己祖国受教育,尤其是那些白手起家的富豪,但是他们的孩子(富二代)几乎都会去留学,还得是那种顶级名校。这种对于学业的的筹谋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这一点全世界的家长看来无一幸免,并非中国独一家。可以说对于孩子学校的规划和投入的精力,不亚于一单重要的生意。


所以,在英国一些高档私校家长探望日的时候,操场上停着孩子家属的直升机实在是很平常的事儿。胡润百富(Hurun Report)的出版商胡润(Rupert Hoogewerf)从很早开始研究中国超级富豪文化,他指出:"现在,中国每五位创业家中,就有四位考虑把孩子送到海外就读。"中国的富豪比较想把孩子送到海外念中学,英国公校是他们的首选。至于大学,他们大多挑选美国的常春藤盟校。


联想教父柳传志的女儿,2000年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去哈佛大学读了硕士,然后在美国高盛银行工作了一段时间。而他的儿子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私募基金银湖(Silver Lake)的共同创办人格兰·哈钦斯(Glenn Hutchins)曾说过:"一个哈佛商学院毕业、在非洲经营大型非洲银行的人,他跟我的共通点会比他和邻居的共通点多。"哈钦斯解释,他参与的圈子是由"利益"和"思维"定义的,而不是由"地域"定义的。"北京可能跟纽约很像,你看到同样的人,你们上同样的馆子,待在同样的旅馆里。我们不像以前那样固定待在某个地区。"他们是high mover,有相似的经历和教育背景,把他们连在一起的并非地理位置的靠近,而是生意或者思考的碰撞。


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啥那么多家长省吃俭用也要把孩子送出国,尤其是有能力考上名校的孩子,就是为了能够突破固有圈子和阶级。


在工作几年后,很多人会选择再充电实现自我增值或者跳槽。比如读个MBA,当今社会中,获得MBA可以说是晋升权力阶级的新途径,好像你在哪里拿到MBA学位比你的国籍更重要。对于教育观念的改变,导致了超级新富豪的全球化从求学时期就开始了,他们没有专属的护照,但有共同的母校,包括美国的常春藤盟校像斯坦福,哈佛、还有英国的牛津和剑桥,以及世界顶尖的商学院(主要是在美国,但也包括欧洲的INSEAD)。


国内大学的MBA学位,读一个也是价格不菲,企业的中高层管理者趋之若鹜。在MBA崛起的背后,学术理论主张那是市场力量促成的。毕竟,"按绩效计酬"的目的,不是以为了提升执行长的薪酬(虽然那的确是结果),而是为了让他们的薪酬和影响力更密切相关,从而让他们做的更好。从这点来看,执行长飙高的薪资,以及他们和下属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是巨星经济的一种情况。公司开始把薪酬和绩效连在一起时,他们发现有些管理者比较有才华,那些巨星就像最好的歌手,律师或出师一样,可以开出高上许多的价码。


所以,MBA学位造就了一批明星管理者,加剧了留学这股风潮。同时,也让留学队伍的年龄层更加丰富。

在这个世界里,你在哪里拿到MBA学位比你的国籍更重要。当今社会中,获得MBA可以说是晋升权力阶级的新途径。对于教育观念的改变,导致了超级新富豪的全球化从求学时期就开始了,他们没有专属的护照,但有共同的母校,包括美国的常春藤盟校像斯坦福,哈佛、还有英国的牛津和剑桥,以及世界顶尖的商学院(主要是在美国,但也包括欧洲的INSEAD)。


国内大学的MBA学位,读一个价格不菲,但是企业的中高层管理者还是趋之若鹜。在MBA崛起的背后,学术理论主张那是市场力量促成的。毕竟,"按绩效计酬"的目的,不是以为了提升执行长的薪酬(虽然那的确是结果),而是为了让他们的薪酬和影响力更密切相关,从而让他们做的更好。从这点来看,执行长飙高的薪资,以及他们和下属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是巨星经济的一种情况。公司开始把薪酬和绩效连在一起时,他们发现有些管理者比较有才华,那些巨星就像最好的歌手,律师或出师一样,可以开出高上许多的价码。


所以,MBA学位造就了一批明星管理者,加剧了留学这股风潮。同时,也让留学队伍的年龄层更加丰富。


中国家长的集体焦虑

绕不过去的教育问题


一开始我们提到电视剧《小别离》戳中了很多中国家长的痛和泪,甚至演变出了"中产焦虑"这种说法。留学时代的到来,再加上让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欲望,把家长和升学孩子夹在了中间。孩子想要获得更好的职业前景,跳出自己的固有阶层,受教育是最靠谱儿的途径。


目前,中国学生已经成为国际学生流动中的主力,中国也已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留学生输出国。根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统计,全球留学生人数由2000年的2,087,702人,增长到了2012年的4,528,044人,增幅达到116.89%。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日本、西班牙、中国是留学目的国前十位。根据中国教育在线与教育优选联合发布的《2015年出国留学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以上排名前十的国家中有六个国家为中国国际学生占比第一。

不仅如此,中国的留学生正在呈现低龄化趋势,本科以下留学人数激增,研究生人数进入平台区。本科留学生比十年前增长了十倍,远远高于留学生人数增长的平均水平。而且在拥有出国留学意向的学生中,初中以下阶段学生占比22.58%,初中阶段学生占比32.26%,高中阶段学生占比22.58%。

正是这样的趋势才有了《小别离》中我们看到的方朵朵的故事,父母在尽全力保障后勤保障家里经济来源的情况下,尽可能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教育,在不同的年代似乎都会被赋予不同的意义,比如"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也有为改变生活而读书。与富豪的孩子一起读书也好,挤破脑袋扎进名校也罢,这不是简单的为了满足的虚荣心,而是在未来的生活和竞争中,拥有选择权。即使出身和财富地位都不对等,但是通过教育的过程,终于在选择上有了一个相对公平。方家的故事之所以戳中人们的心,是在初升高的过程中,在留学还是中考的碾压中,这是一个时代的故事……

金库网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



欢迎给金库君留言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