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妈妈在卧佛寺听香

自己写自己读 2018-02-11 07:00:29

北京植物园深处,有一座十方普觉寺。因元代在寺内铸造了一尊巨大的释伽牟尼涅槃铜像,又被称作“卧佛寺”


晨钟暮鼓,青灯古佛。每年我都要在这个清静的所在,寻雪踏梅,听香拜佛,仿佛爱缘不断,一次又一次地回头。




花香飘逸,文人缠绵。

文人拜佛,直抒胸臆。


清道光年间某总督游卧佛寺,放下人间美景不赏,却吟打油诗一首:你倒睡得好,一睡万事了。我若陪你睡,江山何人保?

武官写诗,想啥说啥,简洁明了!


腊梅,开满卧佛寺的小院。

金色的花苞暗香浮动,疏影横斜。

花,很瘦,很小。

没有蜂飞,没有蝶舞,显得有些寂寞。

雪里来,风里去,似与寒天逗趣。


在萧瑟肃杀的隆冬,我心底的一根弦仿佛被你倏地拨动。

我默默地注视着你。

你,悦目,惊心,牵魂。


香,是花的魂,也是腊梅的魂。

腊梅的香是清香,让人神清目爽,沁人心脾。

腊梅的香是鲜香,活泼水灵,仿佛从水珠里飘逸而出,在干燥的季节感受一种活泼灵动。

腊梅的香是甜香,香味所到,甜丝丝的,一种醉人的芬芳。

腊梅的香是幽香,飘忽不定,宛若幽灵,捉迷藏似的。


香味,随风飘送,丝丝缕缕,若有若无,勾人心魂。

端坐腊梅树下,静静地感知,清心、宁神、温暖、怡情。


一朵,两朵,……,千朵,万朵,……,此时正值盛花期。

腊梅的花期是三个多月。每当寒冬将去,还会有一个月的花期。


腊梅只有一个颜色,就是黄色,不同的只是花心。红心的是罄口腊梅,黄心的是素心腊梅。

这与南方的梅花完全不是一种花,梅花有红色的,粉色的……




鸡年大吉。陪妈妈游园,一直在数着,数来又数去:一二三四五!

数一数,人生多少个寒暑;数一数,人生起起落落的旅途。多少的笑,多少的哭……”


妈妈也算是八十岁的人了,小学六年级毕业。她说,如果不来北京住,她认得的那些个字,基本没啥用。在北京,认得几个字,就丢不了。妈妈说:你狗嫂子来北京,不认得字,出门就记家门口停的汽车。有一次,办完事回家,汽车都开走了,她就找不到家了。


妈妈在农村能念到小学毕业,也算是先进文化的优秀代表。

能有福气陪妈妈一起游园,忍不住想到老舍先生的话: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


太阳还没有落,月亮便出来听香。

人间的情缘,总是切不断的爱恨牵挂,大概就像这卧佛寺的腊梅,香味弥漫,丝丝缕缕,绵绵不绝。

只需要慢下脚步,花香便弥漫在你的周围。



自己写自己读/530/写作者李广森的小公号,欢迎关注结缘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