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秀:被折衷的粉红套裙

世界华人网 2018-07-03 07:44:11

世界华人网 微信号 worldchinesecweekly

一份可涨姿势品牌文化读物


美好的事一直在这里 欢迎持续关注和分享

本刊专稿


回复“101”,送你一组10万+阅读文章




□ 宇秀


假设做一个这样的实验:当你步入六十岁,一个免费的而且不让你遭受痛苦的整容术,可以令你转眼恢复到三十岁年轻的面容。请问你会说六十岁就该是六十岁的样子,你乐意坦然面对岁月,因此拒绝吗?


再假设:你只需要花一棵大白菜的价钱,却可以得到一瓶让你脸上的皱纹瞬间抹去的化妆品。请问,你会说你喜欢自然美,皱纹是自然现象,你愿意保持这份自然而对那个神奇化妆品不屑一顾吗?


我相信,如上假设成立,是个女人恐怕都难以抗拒。也许你会顾虑,要是回到三十岁模样,怕自己的孩子都接受不了,不要弄那么年轻,弄成四十或五十岁就满足了,不然媳妇进门都不知道谁该叫谁婆婆了,即使没有媳妇,也怕被人家戳脊梁骨,以后都没法见熟人了。


然而,顾虑毕竟是顾虑,不等于你内心真的不想啊!


我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真实故事


当年,那个刚刚过了二十岁的我,作为内地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到深圳拍摄一部专题片,随行的女领导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同胞。我们应邀出席一个盛大的晚宴,领导犯愁了,感觉到自己没有合适的服装出席宴会。于是,我陪她去买了一套当时在深圳引领女装潮流的粉色蕾丝长款套裙。深圳的流行是紧跟着香港的脚步的,这款式要流行到内地去且等一阵呢。那时内地的服装最时髦的也就是从广州高第街(也有称高低街)贩过去的,连当年上海时髦的服装街——华亭路上的服装也是服装个体户们从高低街背过去的。


说起高低街忍不住想多说两句。这条街也曾是鲁迅先生的夫人许广平女士童年生活的地方。不过,改革开放初期,它作为广州最早的服装批发市场,人们提到它就是新潮时髦的服装鞋子等和女人扮靓相关的一切,历史上的名女人终究也被时尚湮没了。随行的领导毕竟是女人,在广州短暂停留的两日,至少大半天耗费在了这条街上。有了高低街上时髦服装的印象,再来对比深圳中英街上的服装,领导明显感觉中英街上的高一档,庆幸她没在高低街买下随时可能被服装商贩弄到内地去,而随时就有一个女子走在街上与自己撞衫的那套。我则是暗地里高兴领导也想要穿出个性来,以后回单位就不会老是带着关怀的口吻批评我:你要注意了,别太招眼哦!


换上新装的领导,立刻变成了那时流行的香港电视剧中的时尚女郎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脸颊泛起红晕,她原本就很标致的五官被这套裙装映衬得有些妩媚。我和她一起工作时从未见她那么柔和的好看,连我也激动了,一下子都忘了我们上下级的关系。那一刻她也忘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就是头发不配。我一向对于帮女同胞穿戴打扮的事情兴致盎然,而且这回我心里还有一点不可告人的私心,就是乘机把领导“拖下水”。于是迅速把她拖在脖子后面的马尾挽成高耸的发髻。她在镜子里捂住差点惊叫出声的嘴巴。我则为自己对领导形象的改造感到欣欣然。


可是没想到,领导欢喜的表情瞬间转黯淡。


她换回平日衣服,把两件套的新衣拆开分别与旧衣裙搭配,然后问我是新的上衣搭她的旧裙子好呢还是新的长裙配她自带的衬衣好。我脱口而出:你干嘛要把好看的弄得不好看?我忘记了是跟领导说话,像是冲闺蜜口无遮拦。她倒也不在意,说新套裙好看是好看,就是太招眼了,她不好意思穿出去,可也不甘心穿着自己本来的衣服出席宴会。最后领导决定折衷一下,来个新旧混搭。


虽然,折衷主义在哲学上是一种理论,在建筑上也是一种风格。但是我很清楚领导在衣着上的折衷,与什么主义什么风格毫无关系,纯属世俗意义上的调和,以趋同她心里定势里的世俗眼光。我不得不帮着领导做这个折衷的游戏:把旅行箱里的上衣一一拿出来试着搭配那条粉红长裙,清浅娇嫩在下身为上衣的颜色选择出了一道大难题。折腾了半天,最后领导放弃了长裙,转而决定用粉红上衣搭配旧裙子。那粉红的镶着蕾丝花边的上衣,搭配在深灰色的古板的裙子上,怎么看都是强扭的瓜。


晚宴回来的一路上,空调车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


领导没说一句话。回到酒店,她说真应该听我的穿整套去。这个晚宴虽然并非娱乐圈的,有不少来自市政府各部门的女官员,还有官太太、商场巾帼,但女宾们显然都是为出席这个晚宴花了心思的。任何宴会,不管是什么圈子的,凡是出席者谁愿意灰头土脸啊?特别是女人,谁不想有点风头啊?领导显然为自己在晚宴上没有一点“风头”感到沮丧。是啊,那晚的每位女嘉宾都光鲜亮丽。她再次在镜子前穿上粉色的新套裙,为自己的失策叹了口气。下次吧!她一边脱下裙装一边安慰自己。我心想,这个下次还真是很不确定呢。回到自己的工作环境,回到自己本来的生活圈子,虽然也会有宴会,但顾虑肯定更多,也就更不敢穿出来。即使若干日子后不在意人家眼光和口水了,可那款式那颜色是否还合适呢?


领导把脱下来的衣裙铺在床上仔细地折叠起来,突然问我:你有没有发觉咱们身上少了点什么?我被问住了。


领导看我一脸莫名的疑惑,就说:你没看今晚上那些女的哪个身上不是闪闪亮亮的?


哦,她说的是人家脖子里的项链,和手指上的戒指,或者手腕上的金表或手链,用个现成的俗词就是“珠光宝气”。领导不是忘了这个词,显然是不想用这个词,女人似乎一被“珠光宝气”来形容,就有点恶俗的感觉。而领导说我们俩身上少了什么,是隐含着那么一点自惭形秽的,领导当然不会为自己少了点“恶俗”而自惭形秽的。


又说回到她的粉红套裙:其实今晚没一整套地穿也好,不然穿着招眼,脖子里手上都光秃秃的,反倒难堪。领导为自己折衷的穿着,做了自我安慰的合理总结。我却在想,一个女人不管出席什么场合,只要够自信,双眸就有光泽。而有什么珠宝能够敌过眼睛里的闪亮呢?


回到本文开头整容的话题


若是照着范冰冰照着什么明星的脸去整,弄得过海关要出示韩国整容医院的证明,弄得生出来的孩子,老公要去鉴定DNA,那就是唾弃自己,也唾弃父母,哪里还有自信可言?不过若是为了保鲜自己,挑战岁月,采取一些可能的方式得以更长久地让自己以最好的面目生活在世上,那是不肯放弃自己的一种积极人生态度,也是一种自信。最怕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心与行纠结不定。你能把一身服装拆开,搭不同款式不同颜色不同质地,或者新旧混合,走折衷路线。但你无法把犹疑与果敢、把猥琐与坦荡折衷在同一双眼睛里。美,可以低调,可以含蓄,却不能圆滑,不能犹豫,也不能拼凑。


人啊,可以折衷自己的行为,却不能折衷自己的心愿。不管整还是不整,只要问心无愧地做自己喜欢的自己,无论是医生的超声刀下“逆龄”的容颜,还是岁月的杀猪刀下满面的沧桑,都可以坦然自若。要知道再尖端的整容技术也整不出明眸如水;同样,再多的皱纹也挡不住目光如炬。



本文作者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