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间长得越来越像,原来是跟这个有关!

墨上文学 2018-07-03 07:17:47

第一章 不是善茬

“今日女星林晓娜召开记者会控诉尹深玩弄其感情,并爆出两人大量暧昧信息及亲密合照,距离林晓娜微博喊话尹深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了,尹深方却仍未回应……”

宽敞而冷清的别墅内,电视里女记者激动的声音轻易的回荡扩散。

显示屏里闪动的画面让昏暗的客厅忽暗忽明,宋婉慵懒的窝在深红色沙发里,白嫩纤细的手悬晃在外,指缝间挂着一个高脚杯。

“我为了他,推掉了一部本可以当主角的电影,在<夏城>里演了一个小小丫鬟的角色,我受尽委屈,可他却翻脸不认人……玩消失不见人影……”

“我就是想问问,我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显示屏里林晓娜面容憔悴不堪,哽咽着哭诉,情绪激动时,浑身更是颤抖不止,围观的记者们疯狂按动快门,闪光灯闪烁不停,生怕错漏了哪一个精彩瞬间。

宋婉红唇勾了勾,抬手晃晃手中的高脚杯,凝神看着里面的红色液体跌宕起伏直至平静下来后,拨通了电话。

“玩够了?”

她轻呷一口杯中的红酒,瞄一眼大屏幕中女子可怜的面容,声音清冷的问:“尹大影帝,你若想断送前程,我奉陪。”

“好啊。”电话那头的声音魅惑慵懒,轻笑着道:“我的好妹妹,如果你能狠得下心看我身败名裂,亦或者你能眼睁睁看着澜海股票大跌的话,你随意!”

嘟的一声,通话断的干脆利落。

宋婉盯着光亮消失的手机屏幕,闭眼,深吸一口气,任由身体深陷在红色沙发里,良久,咬着牙颇为烦躁的吐出一句话:

尹深你个神经病!

阿嚏——

躺在保姆车里休息的尹深没有预兆的打了一个喷嚏,吓得李助理连忙调高空调温度,讪笑着道:“深哥小心感冒啊。”

“我的好妹妹又在家骂我了。”

戴着大大墨镜的尹深勾唇一笑,引得杨小助理心一颤一颤的。

“深哥,那林晓娜正在酒开发布会呢,你怎么就不担心啊!”

李助理刷着微博,看着林晓娜爆出的一张张合照以及粉丝的留言,心中十分担忧。

“扑哧——”

杨助理盯着手机却不合时宜的笑出了声,抬头见李助理狠狠瞪着她,连忙眨巴着大眼睛解释:“我看到有粉丝留言说,虽然和林晓娜闹出绯闻,但是间接证明深哥不是GAY,哈哈哈哈哈……”

李助理狠狠敲了一下笑得枝花乱颤的杨助理,小声训斥:“这种非常时期,你还笑得出来?!”

虽说现在的尹深已是国际一流大牌明星,拥有稳固的粉丝群体和超高的人气,但他进入娱乐圈十年里,从未传过任何绯闻,在粉丝及媒体口中一直具有极好的口碑,更是多次被网友票选为‘禁欲系男神’之首。

可此次林晓娜却四处爆料尹深滥情花心,与以往公关宣传形象落差极大,而且尹深早就订了婚,这时候跟任何人闹出绯闻都不会落得好名声,如果这件事若处理不当,完全可能成为尹深事业上的致命打击。

然而尹深从事发至今,仍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公关不让发,眼睁睁的看着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外界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都已经揣测认为,尹深是默认了与林晓娜的事情了。

“我先睡会,你们小声点。”尹深全然不知自家小助理内心的焦灼,长腿一伸,倚在座椅上睡觉去了。

他当然不会担心,因为家里的那个女人,从来都不是善茬。

……

明珠四季酒店大门。

一辆奢华的黑色轿车极速驶来,刺耳的刹车声后,车门打开,穿着黑色细跟高跟鞋的白皙长腿踏出,身穿深红色修身连衣裙的宋婉,带着墨镜,站定。

轿车后座车门打开,一个矮胖的男人跟上,宋婉抬手朝身后的人示意,小型密码箱展开,整整齐齐的红钞晃得那男子头一阵发昏。

“我只有一个要求,”宋婉扬着下巴,那双美眸隐在墨镜后面,沉声道:“让她再也翻不了身!”

“是是是,我明白!”

男人盯着那箱子里的钞票,眼冒精光,连连点头。

……

“逆转!大逆转!”

沉寂半个小时的车内,李助理突然爆发出声,伴随着杨助理的尖叫!

“深哥快看,快看呐!”李助理摇着入眠的尹深,激动的大叫。

尹深好脾气的忍受两人的放肆尖叫,拿过李助理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上播放的则是林晓娜新闻发布会直播现场。

只不过闪光灯聚焦点从林晓娜身上转变成一个突然闯进会场的中年男人,手里举着一打照片痛斥林晓娜:

“……以前我包养你的时候给你吃好穿好,我落魄了,把我当乞丐一样踢开是吧,我告诉你,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做的那些破烂事,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男人在会场失控的打砸叫骂,一次次欲冲上林晓娜所在的讲台,围在他周围的记者血液沸腾,咔嚓声和闪光灯络绎不绝……

“快看微博热搜第一!”

杨助理举着手机朝尹深激动的晃了晃,林晓娜那边变故才刚发生,‘尹深被陷害’五个关键字却空降热搜第一名,这不可能是粉丝刷上去的,明显是有人在背后人为操作。

“这下微博都炸开了锅,粉丝们都在声势浩大的讨伐林晓娜呢……”杨助理笑嘿嘿的刷着微博,最后挠着后脑勺问道:“不过深哥,你什么时候请的这么厉害的公关团队?!”

尹深眸色沉了沉,薄唇缓缓勾起,冷声吩咐:“开车,回家!”

“哦哦!”杨助理看着尹深突然变差的脸色,有些摸不着头脑,危机解除难道不应该开心吗,怎么尹深的脸看着像是在生气。

第二章 我就要结婚了

“据悉,出现在记者发布会的男子系某房产富商,今年五月宣告破产……”

宋婉仰卧在沙发里,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慢慢饮用着杯中的红酒。

“啪嗒。”

玄关处的吊灯开关被人打开,明晃晃的灯光霎时刺得她睁不开眼。

尹深解开紧扣的衬衫袖口,抚掌拍手靠近她,声音里夹带着一丝讥讽:“反击的真是漂亮。”

宋婉知道是尹深回来了,懒得抬头看他,伸手摸索着放在地上的红酒,咕噜又是倒了大半杯。

酒精作用下她面颊有些潮红,连带着嗓音迷离:“如果不是你头上还挂着尹式公子爷的头衔,随时可能影响集团股价,你以为我想管你这些烂摊子……”

“你若想毁掉你的事业,我可以不嫌麻烦的陪你玩……”

宋婉盯着杯中的酒冷笑回应,她背对着尹深,不知身后的人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尹深,真的没必要了,如今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

“都不会在乎?”

宋婉觉得头顶黑影盖过,腹部感受到一股压力,缓过神来,尹深已是跨腿横坐在她腰上,极其暧昧的俯身靠近她的脸,摸着唇低沉着嗓音,问:“宋婉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个让我不高兴的字,我就用这里堵住你的嘴。”

宋婉直视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非常冷静的眼睛,丝毫看不出任何慌乱,她唇边还残留着酒香,冷笑着问尹深:“我希望你别忘了,在法律上我可是你妹妹!”

“妹妹?”昏暗光线里尹深笑容里带着一丝魅惑,他靠近宋婉耳边,低迷的声线撩人无比:“那你应该还记得我们也曾是最亲密的爱人吧?”

宋婉那双死寂的如古井幽潭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她眼中有雾气氤氲,语气却满带嘲讽:“我挺好奇白晓箐听到这话会有什么反应的。”

“宋婉,你知不知道,你这话说的有多酸,怎么?妹妹会嫉妒哥哥的未婚妻?”

尹深双手撑在宋婉的脑袋两边,低头看着身下的诱人的人儿,勾着唇问。

宋婉盯着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一阵恍惚。

有的时候她很不明白,尹深明明对她没有感情,为什么还要这样。

到底是恨她骗了他,还是不甘心,当初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被她先甩了!

她想到了什么,忽而轻笑一声,“我的意思就是,你如果再不起来,就别怪我手上的酒会淋到你脑袋上!”

说罢,狠狠将尹深从身上推开,沙发脚边的红酒瓶被触倒咕噜咕噜的红酒撒了一地。

宋婉漠然的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嘭——!!”

带着红酒香气的酒瓶被扔往墙上的瞬间绽开,玻璃渣子碎了一地,被巨大的声音而吓一跳的宋婉转头瞪着尹深:“你是疯了吗?”

“那你最好在我疯了之前你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尹深扯开衣领,亦是咆哮着回应她,因为愤怒,他竟然浑身有些抖动,最终粗喘着呼吸瘫坐在沙发上,对着宋婉那张精致美丽的脸,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宋婉,我就不信你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一个人要有多厚脸皮多无耻,才能在自己背叛过的人面前表现的这样理直气壮。

他尹深,很想问问背叛了他的宋婉这个问题。

“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宋婉揉揉酸胀的太阳穴,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反正也不可能回去了。”

“而且,”她盯着暗影里的那人,冷漠道:“我就要结婚了。”

尹深整个人一怔,呆住了。

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好像在一瞬间萎靡了下来,房间里突然变得很静很静。

宋婉很有耐心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脸上仍然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她与他的纠葛,是该划清斩断了。

“是谁?”

沉寂了许久后,尹深问,他的嗓子顷刻间变得干涩沙哑了许多。

“季家长子,有这门联姻,对接下来澜海并购鼎灿集团会有很大帮助。”

宋婉如是说道,她那轻松的语气,仿佛拿着婚姻换取利益的是别人一般,与她毫无干系。

”呵……”

尹深极其讽刺的哼笑了一声,抬头,那双眼睛变得冰冷而毫无感情:“你真是廉价到让人觉得下贱!”

“你想借着这门婚姻爬上去?我告诉你宋婉,我绝对不会让你结成婚的。”

末了,起身大步离去。

第三章 订婚宴风波

京都皇家娱乐会所。

明亮璀璨的宴厅里,正在举办一场订婚宴。

酒店宴厅整体由香槟色的气球及粉色玫瑰装扮而成,典雅而富有格调。

今天的宋婉,作为准新娘,只是随意的穿了一件束腰长裙,却衬得她身材越发的高挑迷人,米白色的抹胸礼服显得她皮肤娇嫩白皙,漂亮的锁骨下春光若隐若现,一头缱绻温柔的长发被盘起,整个人透着几分性感与高贵。

而准新郎季明朗像是与她呼应,同样穿了一身白色西装套装,身材挺拔的他,俊逸不凡,两人站在一起,无比般配。

季明朗对她这个未婚妻无疑是满意的,好几次都亲昵的揽着宋婉纤细的腰身给来宾敬酒。

宋婉并未抗拒他的动作,甚至偶尔微倚在他肩,尽显小女人的娇羞姿态。

虽然她才和这个男人见过几面,但如果这场婚姻能为她争取高价值的利益,那她一定会尽力配合。

人群中忽然有了小小的骚动,宾客中有些千金小姐,甚至都忍不住小小的惊呼了几声,宋婉询声望去,一身笔挺西装的尹深站在宴厅门口。

宋婉皱眉,她并不希望尹深出现在这里,想到尹深昨晚的话,不由得有一丝紧张。

尹深对着众人礼貌的笑笑,径直朝着两位新人走来。

他一身黑色西装优雅得体,衬着身材高大挺拔,俊脸冷峻,不同于娱乐圈中现流行的小鲜肉那种阴柔长相,他的轮廓深刻坚硬,一身简单的西装在他身上,也能给他穿出不同韵味,整个人鹤立鸡群,气质非凡。

他从服务员托盘上端起一杯酒,举杯对着季明朗道:“恭喜。”

季明朗不敢怠慢这位大舅子,急忙碰杯,顺便搂紧宋婉的腰:“你能来是我和小婉的荣幸,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尹深眸子倏地一冷,笑问:“小婉?”

他伸出手朝向季明朗,宋婉心一沉,及时抽出手将他的手按住。

她白皙的手死死抓着尹深那骨节分明的手背,满眼警告。

尹深手掌一转,扣住她的手,女人小而娇软的手被握在掌心,他加紧力道,挑眉问:“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护着未来老公了?”

顺便一扯,将她扯出季明朗搂着她腰身的手。

“看来你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嫁给他。”尹深面上笑得清淡,握着宋婉的那只手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他现在恨不得将她捏碎了才好!

手因为压迫而传来一阵一阵疼痛感,宋婉深吸一口气,面露笑意:“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尹深毫无温度的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猛地一甩,连带着宋婉整个人往前趔趄了几步。

随后伸出手掸了掸落在季明朗肩头的礼花彩带,转身大步离去。

季明朗急忙上前扶着宋婉,望着男人欣长的背影,面上闪过一丝晦暗。

早就听说宋婉跟尹深关系紧张,每次见面,必定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如果宋婉跟尹深关系如此紧张,那么宋婉真的能得到尹家的信任,接手吗……

宋婉没有注意季明朗变幻的脸色,她情绪平稳后正正裙摆,脸再次上露出一丝笑容转身去应酬宾客,她早就做好尹深会来的准备,如果仅是这样的程度,还不足以影响她的心情。

宾客众多,但并未有人注意他们的这点小插曲,众人杯盏交错,其乐融融,一片祥和。

就在宴会进行到末尾时,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闪身进了会所。

“宋小姐,恭喜了!”

正在跟宾客交谈的宋婉听到有人喊她,旋即转身,那本早就对准她的香槟酒,在她转首的瞬间,直直朝着她的脸泼了上去!

冰凉的液体混合着酒香狠狠拍打在宋婉脸上,她不慎吸了两口,酒水从鼻子里呛了进去,弄得神经一阵酸痛难受。

“贱人!”

女人尖厉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宴会里所有人的目光,众人只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手里端着个空酒杯,朝着宋婉嘶吼。

而她面前的宋婉,湿漉漉着一张脸,有些狼狈。

季明朗看着那女人,脸色大变,急忙拨开人群,拉着那女人往外拉,低声斥道:“你怎么过来了?赶紧给我走!”

“我不走!”女人狠狠的甩开季明朗的手,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嗓门大叫:“我孩子的爸爸都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我为什么要走!”

满场宾客们瞬间哗然,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她话中意思,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一旁的宋婉,同情意味明显。

季尹两家,明摆着就是一场带着功利性的政治联姻,一个女人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来换取家族利益本就是一种悲哀,没想到宋婉更惨,还没有结婚,未婚夫就在外面找了女人,还有了孩子。

正室都还没当上,就先当了后妈了,真是个笑话!

那女人依然在场内不依不饶,骂骂咧咧几句后,终于忍不住季明朗的再三恐吓,有些失去理智的指着宋婉嘶声吼叫:“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这个拆散别人家庭的贱货!”

末了,疯了一般扑到宋婉身上,拉扯着她的头发用力捶打。

被猝不及防泼了一杯酒的宋婉还没缓过神来,脑袋上又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刺痛,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抱着头,被那女人扯着头发团团转。

女人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厮打宋婉,她挺着大肚子,没有人敢上前拉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动到了她的肚子。

宋婉闷声挨了女人几下拳打后,酒店保安总算赶到了,强硬的将发了疯的女人从她身上扯下来。

宋婉被人扶起,刚才还美艳动人的宴会主角,现在浑身脏乱,米白色的礼服上满是斑驳的红酒印,精致的妆容也被酒水弄糊了脸,头发被蹂躏的像个疯婆子般凌乱,整个人狼狈不堪。

人群里有人发出一阵细碎笑声,宋婉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厉色,扫视了一眼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人群瞬间安静,宋婉是个有能力的女人,年纪轻轻就在澜海担任副总职位,一向威慑性十足,他们自然不敢过份造次。

那个疯女人被保安钳制着,只能撒泼的要往地上滚,双脚蹬的激烈。

宋婉平复情绪,沉默着抄起宴桌上的一块蛋糕朝着她的脸狠狠扣下,女人呜咽了几声后,叫的更加惨烈了。

她漠然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季明朗,起步离开。

“你听我解……”

“啪!”

被季明朗拉住的宋婉一个转身顺带着一个狠厉的耳光甩在他的脸上,厌恶的甩开他的手,转身决绝离去。

刚走出酒店大门的宋婉,就看见尹深倚在一辆黑色轿车边上,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他,隐在夜色里,神秘而矜贵。

他一双笔直的腿交错,双手抱胸看着走出来的宋婉,笑意轻蔑。

“你满意了?”

宋婉大步走向他,扬起手朝着他的脸挥了过去!

那女人没有宴会的请帖,如果没有人帮忙,是不可能混进去的!

那个巴掌还没落下,手就被尹深截在了半空中,宋婉咬着牙晃了晃被他钳制住的手臂,心一狠,抬脚就往他双腿间踢去。

尹深脸色一沉,微侧开身体躲开了她的攻击,顺便将她整个人猛地一扯,旋身将她抵在车上,扣住她的双手,整个人倾压在宋婉身体上。

两人的身体仅隔着衣服紧紧贴在一起,他吹了一晚上风的身体带着薄薄寒意传递到了宋婉身上,惹得宋婉浑身发寒。

“这点程度就沉不住气了?”

“宋婉,怎么折磨你,我都不会满意的。”

他那张冷峻淡漠的脸凑近宋婉耳边,轻轻说道,温热的气息呼在她耳根,酥麻无比。

宋婉的心有些微漾动,但只是一瞬,她稳住心神,面目变的一如之前那样凌冽,挣脱开他的禁锢,狠狠将身上的人一推。

随即快步走进自己的车里,关上车门时,她冷冷道:“那咱们走着瞧!”

车子发动,绝尘而去。

尹深看着车子渐行渐远,良久,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我期待着。”

……

冷静过后的宋婉,拨通助理NANCY的电话。

“宋总,您没事吧。”

今天的订婚宴,NANCY也在现场,她跟在宋婉手底下做事五年了,从来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让她颜面尽失过。

“没事,”宋婉简洁回应,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

“那就好,宋总……那个女人该怎么处置?是直接送到警局还是?”

“送警局,顺便明天帮我跟江律师约个时间。”

“宋总……这样是不是不好,那女人还怀着孕,而且一送警局,就所有的人都知道了!”NANCY迟疑了一下,问。

“难道不把她送到警局,你就有能力把今天宴会上所有人的嘴巴给堵起来?”宋婉拍了下方向盘,话里里起了一丝躁怒:“季家敢骗我,就该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

“是,我明白了!”

NANCY不敢再多说什么,两人结束了通话。

宋婉开着车漫无目的转了几圈后,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免提接通。

“宋总裁,在哪呢?”

电话那边,高曼娇软细长的声音传了过来。

“当然是在家里以泪洗面,万念俱灰,只想出去找个歪脖子树,脖子一伸挂上去一了百了!”

宋婉对着手机没好气的问,“你是不是希望我这样说?”

高曼是宋婉大学同学,也是宋婉唯一的朋友,宋婉太了解高曼这厮了,一定是听说了今晚的事,特意打电话来‘安慰’她的。

“你怎么说话的,我有那么冷血吗?”电话里高曼佯装着生气的语气道:“也门酒吧,速来!”

说完,挂通了电话。

宋婉无奈的摇头笑笑,车子一转,奔着也门酒吧而去。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