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婚约,你现在怎能拒绝我?

中鑫安泰 2018-07-02 18:32:27



第01章 挖坑埋自己


盛嘉年对上江兮眼睛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被骗了,被谢晚晴骗了多年。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


解放西路是这座城市有名的酒吧街,皇家酒吧俱乐部在这条街的中心位置,霸气昭然。


此时,一辆价值不菲的黑色轿车停在酒吧外,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挺拔伟岸,身姿卓绝,他下车的同时垂眼看时间。江兮看准了机会,从边上一晃就近了这人跟前。


“先生,要避孕套吗?美国进口哦,给你意想不到的极致体验,三十一盒,五十两盒。”


江兮话落,载满笑意的大眼直勾勾的望着人,等他回应。


盛嘉年平时不常来这边,今天是大侄子留学归来,专为大侄子接风洗尘才屈尊来这里。


然而……


他浓眉一蹙,嫌恶目光扫向跟前女生。


她一张脸画得花里胡哨,几乎分辨不出本来模样,倒是那双笑不达眼底的眼睛,黑白分明异常闪亮。


数年前,也曾有过同样一双眼睛出现在他危机时刻。


盛嘉年盯着她眼睛看了数秒,随后撇开目光,大步走进酒吧内。


江兮眼看要跑单,立马喊:“五十三盒,三盒……”


她跟上没两步,就被两吨位惊人的保镖给挡在了人墙后。


“喂喂,喂……错过了我,别家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江兮跳着脚朝里头望,左右都被人墙阻拦,一无所获后这才退后两步,表情无奈。


“两位大哥,那些卖花的大妈进进出出也没见你们拦,怎么就拦我了?”


两人一身黑衣,冷酷无比。


江兮站了会儿,“生意大家做嘛……”再上前,再次被阻拦。


姑娘怒,挥手走人:“不进了不进了,我做别家生意!”


江兮揣着余怒往别家酒吧去,谁料这还没走几步,就被人从身后拖走,天旋地转间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回事儿,下一刻整个人就被塞进了车里。


嘭!


车门瞬间关上。


江兮一惊:什么鬼?


顾不得头晕眼花,立马爬起来推门,车门已经上锁,她立马抓前面开车的人:“你们是谁……”


声音未落,已被一记手刀打晕。


晚十点,麓山别墅。


盛嘉年的车开进院里,两分钟后,他身披寒霜进了明晃晃的别墅。


门口守着的,是酒吧外那两保镖。


盛嘉年抬眼,两身高一百九体重二百八的保镖脸上满是条条挂着血珠的红痕。


微愣:指甲挠的?


“她呢?”


“在里面。”


保镖自动出门,守在门外。


盛嘉年走进大厅,沙发上坐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儿,脏兮兮的脸,破烂浮夸的穿着,头发乱糟糟的顶在头上。


就这样的形象,无法与他脑中的影子重合。


“叫什么?”盛嘉年坐在她对面问。


江兮抬眼,她醒来就被控制在这里,跟门口两个大胖子打了几个回合后,完败。


无力只能坐在这,等待被凌迟。


“江兮。”


抬了眼,又埋下去。


盛嘉年再对上她的眼神,心中的疑惑又消除一点。


“年龄,家庭住址,为什么在那条街卖那些东西?”盛嘉年语气冰凉,审犯人一般。


江兮心下心思几转,搞不懂这人什么意思。


“干嘛,调查户口啊?我已经报警了先生,不怕你就等着啊。”江兮无所谓的耸肩。


盛嘉年拧眉,警察真过来,这事传出去可不好听。


他语气缓了缓:“你像我失散多年的妹妹,没别的意思,你回答我就行。”


“骗鬼啊!”江兮呵呵一笑。


“为什么在那卖东西。”盛嘉年再问。


“赚钱啊。”江兮语气不耐烦:“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我要回家!”


“你是云都人?”盛嘉年问。


江兮不说话,盛嘉年起身,“去把脸洗了。”


“洗脸干嘛,估价卖?”江兮轻哼,一脸不配合。


盛嘉年道:“你最好配合一点,否则我让人帮你,就没那么舒服了。”


“你威胁我?”江兮立马起身,对上盛嘉年眼神后气势立马弱下去:“好。”


反正警察马上就来了。


盛嘉年在洗手间外等了足足十分钟,忍不住敲门:“江兮,还没洗好?”


没人回应,盛嘉年沉默片刻,忽然抬脚踹门。


哐——


门被踹开,水龙头的水还继续放着,可人却不见了。


盛嘉年抬眼,上方透气的窗开着。


盛嘉年站在里面盯了好一会儿,那么小的出口,实在没明白人是怎么翻出去的。


那边逃出别墅的江兮,嘿,巧了,居然碰到一辆改装过的重型机车停在门口。


实际上机车主人刚下车,就蹲在车子旁边不知道在做什么,就这当下被她撞见。


江兮眼睛一亮:没人?


立马跨上车,油门一轰,车子跑了。


那蹲在地上的机车主人瞬间一个激灵,站起身就只看到自己的宝贝哈雷飞了,飞了……


江兮开着这马力十足的摩托车一路狂奔,但小身子驾驭不了这种庞然大物,差点儿飞进沟里。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江兮算是体会到了。


自己报的警,结果半山道上把自己给抓了。


也就一小时后,江兮在警察局里跟盛嘉年又见面了。一切审问都结束,就等着有人来领她。


坐在江兮面前的两人,一个是盛嘉年,酒吧门外就见过。另一个,看那张黑脸,应该就是那辆重型机车的主人吧,云都这样的大都市,那种重型机车允许上路?


江兮看天看地,就是不跟人对看。


盛嘉年声音跟早春的天气一样,凉飕飕的,他鼻端轻哼,“偷车?”


江兮嘟哝:“我不知道有人在,我以为没人的。”


坐盛嘉年身边的年轻男子几乎喷血:“没人的?你知道我哈雷多少钱吗?你以为跟你骑的电动小马儿是一个路数?”


“那还不都是两个轮子?”江兮反问。


盛江来无语,低声道:“四叔,这种人你还来领她作甚?让警察关她个十天半月就老实了。”


江兮一听这话,立马正眼看向盛嘉年:“你是来救我的?那你带我出去吧,我是好人,我看你也不像大奸大恶的坏人,你要救我出去,今晚上你绑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一笔勾销。”




 


第02章:错位人生


盛嘉年眉峰一挑:“好,你告诉我你的个人详细信息,我送你回家。”



江兮小声念了句“回家”,她可没想回那个家。


“为什么?”江兮拉着脸子问。


盛江来怒而起身:“什么玩意儿!当自己是谁?”


盛嘉年却依然耐心十足的坐在她对面,登记本摆桌面,翻开她自己填写资料的那一页。


“你已经在警局留了痕迹,如果我今天不带你走,非要让江来追究你偷车的责任,你今天的污点,将会跟随你一生,会影响你毕业、工作,甚至更多,你自己想想清楚,要配合我吗?”


江兮扭曲着一张脸,杏眼圆瞪:“你要问的,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江兮,你家真在这里吗?”盛嘉年指着她填写的家庭住址,这个地方,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江兮看向盛嘉年,目光凉凉:“我家在本江,这地址我乱写的。”


盛嘉年眼底欣喜一闪而过,没再多问,但也就那么离开了警局。


“喂喂……你不是说要带我离开吗?喂!”


江兮这个火大,合着问了一通,逗她玩儿呢。


姑娘余怒未消时,一位穿着精神、律师模样的人进来,跟警察说了一会儿,随后就过来领她。


“江兮小姐,你可以走了,盛先生交代我,要将你送回学校,走吧。”


江兮看了眼眼前的人,“送我回学校?”


“是。”


江兮想想今晚的不愉快,还是明天再出来吧。


“行。”


江兮再次上了辆莫名其妙的车,直到云都大学方向渐渐清晰后,她才松了口气。


车子到校门口,这边她刚下车,那边一位中年大叔就走过来。


“许小姐,老爷请您回去。”


江兮看着恭敬站在面前的人,深吸了口气,眼帘下拉:“好。”


许家灯火通明,全家上下全都在大厅坐着,就等江兮。


江兮从走进这个家门起,呼吸就不顺畅。


她站在许家人面前,许母上前:“兮兮,你没事吧?”


“谢谢阿姨关心,我没事。”江兮语气冷淡。


许母关怀的神情,因她的称呼瞬间僵硬。


身后许父低怒:“那是你妈!”


江兮道:“我有妈,这位贵夫人,我要不起。”


“你这个孽障,把你接回来做什么?大逆不道,今天还偷东西被抓进了警局,真是丢人现眼,我许家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女儿!”许父大怒,恨不得上前撕了她。


江兮微微抬眼,紧抿的嘴角带着三分倔强,片刻后,她说:“那就维持原来样子啊,谁让你们找我回来的?”


许母眼眶盈满泪,“不是我们狠心故意将你送走,是你那死去的二婶,那个坏心眼的女人算计我们家,让我们骨肉分离……”


江兮脸转开,这话她已经听烦了。


她出生时,二婶为了报复她父母,将她与医院同一名女婴调换。直到数月前,二婶病重,眼看时日不多,才将事实说出来。


许家找到她之后,与她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实她才是许家女儿。


“先说正事吧。”许老爷子敲了两下拐杖道。


许父、许母不敢多话,站开一旁。


老爷子语气严肃道:“盛唐国际的孙少爷盛江来即将回国,他学成归国第一件事就是与我们家许诺订婚。”话到这,老爷子冷冷扫了眼江兮,“所以,认亲仪式延后,以免盛家拿许诺身份做文章,错过这么好的姻亲。”


许母忍不住上前:“爸,可是我们亏欠兮兮太多了……”


许父忙打断:“爸的意思不是不认江兮,她此前劣迹斑斑,万一有媒体在她品行上大做文章,会影响公司名誉。二来许诺的身份,你打算怎么跟盛家交代?”


许母看向江兮,眼里有诸多不忍心。


许老爷子看了眼客厅两个孙女,忽然出声:“你们都回房间吧,江兮,你自己好好反省,否则许家,你永远别想回来!”


江兮倔强的转身上楼,许诺也带着弟弟紧跟其后,她让弟弟先回房间,而她在江兮进门前拦在江兮身边。


江兮抬眼,许诺红着眼,眼里全是看得见的恨意。


“我是绝对不会把江来哥哥让给你的,他是我的!因为是我,他才会选择跟我们许家联姻。”


江兮看着许诺,同样被一个垂死病人一句话颠倒了人生的女孩儿,有些同情她。


“你是你,我是我,我没兴趣参与你的幸福人生,更不会拿不属于我的东西。”


江兮进屋,许诺被关在门外,妒忌与愤怒扭曲了她的美丽小脸,交握的双手指节因用力而泛白:可你回来,我的一切,都变成了你的,凭什么?凭什么!


*


江兮虽然已经成了许家千金,但她仍然需要课外兼职,赚自己的生活费。


这日,一直帮她联系兼职的学长又丢了个收入可观的兼职过来,晚上在帝豪酒店有一场慈善晚宴,有位老板缺女伴,江兮的外形占优,学长第一时间想到了她。


下午三点,江兮就被学长叫了出去,她上了学长专车接送人的面包车,里面已经坐了两漂亮女生。


江兮上车的时候跟其他两人打了声招呼,两女生抬眼看她,客气笑了下后,接着又开始挑选礼服。江兮坐在一边略显尴尬,明显那两人是认识的。


学长很快上了车,坐在驾驶座,这同时点了根烟。


“学长。”许江兮喊了声。


学长闻声回头,“江兮,你来了,赶紧换礼服,然后我带你们去化妆,再去见老板。”


“礼服是你买的?”江兮惊讶,什么了不得的场面,下这么大血本?


“哪可能?租的。”


学长狠狠抽了两口,吐出浓烟,紧跟着灭了烟,只为照顾车上的女生。随后他回头看许江兮,指着后面的一个纸箱子。


他说:“那里面还有几件备选的,你挑挑,看起来高档点的,别穿得跟去卖的就成。是慈善晚会,端庄大气为宜。”


“好。”江兮点头。


那边已经挑好礼服的女生说:“不是吧?那老板要真是选端庄的,带自己老婆去就行了,既然是花钱找的,那肯定是越漂亮越好啊。”


旁边的女生同样道:“是啊,面子第一。”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