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这样做泡椒凤爪,比买的好吃还放心!

教你瘦出小蛮腰儿 2018-07-02 20:38:41


001他们算什么夫妻!

深夜,空旷的公路上。

香槟色的房车趁着月色一路畅通无阻的前行,后面跟着几十辆黑色的轿车。

一行车队,犹如出征的军队,气势磅礴。

房车客厅里,气氛压抑。

夏诗雨微垂着头,一身灰色的职业装,精致,干练,一张尖尖的瓜子脸,眉目秀丽,清新脱俗。

她坐在真皮座椅上,沉静的看着手里的资料,即使在她背后的卧房中,叫床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也未见她有任何动容。

在她对面,整齐的坐着一排西装革履的男人,此刻,都流着冷汗,大气也不敢喘。

翻完了手里的资料,夏诗雨抬起头来,眉间笑意傲然,“做的很好,明天的年会上,我们可以交出漂亮的成绩单了,辛苦大家了!”

“夏总,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去休息吧!”营销部经理顶着压力开口。

其他的人也一一响应。

女助理放下水杯,弯下腰,“夏总,你看要不今天就……”

“谈一谈对宏鑫的收购案吧。”夏诗雨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里面的那个人都不嫌丢脸,她怕什么。

一众属下没法子,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会。

会议的过程中,还时不时的插播进暧昧的现场直播声,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除了夏诗雨之外,其余的人或是扯领带,或是脸红想跳窗逃走,因为,这实在太尴尬了。

真不明白,总经理究竟是怎么做到如此淡定的,要知道,那里面的男人可是她的丈夫啊。

“就到这里吧!”夏诗雨起身去喝水,连同涌至喉咙里的苦涩一并吞下去。

车子暂停了一下,又继续开动,其他人像大赦一般快速离开。

“夏总,要是难过,你就哭吧。”女助理在旁安慰,暗暗钦佩她的坚强!

夏诗雨徒然的笑了,哭了又能怎么样呢,她在心头反复的问着,一直问,一直问,问了很多年,都没有答案。

*****

卧室门无声息的开了,男人的脸从黑暗中慢慢显现,尊贵俊美的令人屏息。

他慵懒的靠在门边,冷傲的注视着正在喝水的美丽女人。

“总……总裁!”瞅见靠在门口的人,女助理吓的魂风魄散,低头着忙退进驾驶室。

夏诗雨的神经也为之一振,犹如千军万马碾过,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从容的转过头,对他恭敬而疏离的浅浅弯腰:“总裁好!”

郑新爵没应,倨傲的扬起了下颚,绿色的眸子,因她脸上那抹笑而覆了一层薄冰,正闪着猎猎寒光,危险而又变幻莫测。

好样的夏诗雨,竟然还能笑的如此无所谓,他倒要看看她能笑到什么时侯。

踏着豹子般慵懒沉着的步子,他走到到夏诗雨前面。

他一靠近,夏诗雨就不着痕迹的退远一些,他身上那股与女人暧昧后遗留的味道,只闻到一丝,便让她胃液翻滚。

她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绿眸一暗,他快速的压近她,挑起她的下巴:“老婆,我有这么恐怖么?”

“里面一个还满足不了总裁你么?”她提着气,尽可能的平静,卧室里的女孩,她刚招进公司还不到两个星期,就因为出发前,在公司被她称赞了几句,就被他招去宠幸了。

他给她的难堪,向来都是彻底的。

郑新爵轻抚她的脸,笑面诡异:“连你都无动于衷,我又怎么能满足呢?”

指间丝滑的触感,让绿眸色彩变深。

他凑近她,浑厚质感的嗓音,夹带着几许恶意:“仔细看我的老婆,长的可真是美。”

揽过她的细腰,向她压近,气息粗重了一分。

“你干什么——”夏诗雨一把将他推开。

郑新爵神色一变,他优雅的坐到一边,朝卧室里大喊了一声:“出来——”

一个裹着白色浴巾的女孩欢欢喜喜的从里面走出来,棕色的发丝,火辣的身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难以掩盖的青春朝气。

看到夏诗雨,女孩瞬时收敛起了笑容:“夏总,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语气里中带着敌意。

难道她跟总裁也有一腿?!怪不得年纪轻轻的就能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了,原来也是这么上去的。

如此想来,她看夏诗雨的眼神更为尖利了。

“不用在意我,你随意。”女孩的心思,夏诗雨了如指掌,不过她不想解释太多,比如,她是总裁夫人这个事情。

说穿了,这女孩不过是郑新爵用来刺激她的一枚道具。

当着夏诗雨的面,女孩肆无忌惮的扑到郑新爵的身上,能跟这样天神一般的男子在一起,简直跟做梦一样。

郑新爵扣起女孩的后脑勺,就是一阵狂妄的吻,眼神却注视着夏诗雨,见她还是不动容,他一把扯掉女孩身上的浴巾。

“总裁,别...别…我们回房去好么,我不习惯当着外人的面,你让夏总下车嘛。”女孩享受的娇嗔着,脸上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

外人?!突如其来的两个字,刺到夏诗雨的耳朵里,让她想笑,心却还是钝钝的痛了。

“看来还是小薇懂事,总裁,回房去吧,那里地方大,便于你施展。”她背过身,假装又去拿水喝,还以为见多了这样的画面,她能够无所谓了,可事实上,她还是太高估自已了。

微微扬起头,她不让眼泪流出来。

郑新爵突然大笑起来,“老婆大人,你可真够大方的!”

他的话里透着咬牙切齿,她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他总是刺探不到她的心,为什么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刺激他,她都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那颗心,终究只藏着那个男人么?

握在女孩身上的大掌,寸寸收紧,带笑的绿眸,变的狰狞。

“痛——”

刚才总裁叫夏总什么?老婆!!!!

女孩的脸顿时变的惨白,死定了,她死定了,夏总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对不起,夏总,我不知道你们.....”

夏诗雨用力的吞咽,像饮毒般的将水一口气喝完,她一秒也呆不去了,走到车门边,按下车里的内线,沉声道“停车!”

一跳下车,茫茫的黑暗就将她吞没了,无边无际,她闭着眼,逆流而行,风呼呼刮在脸上,怎么就这么凉呢,仿佛要穿过她的骨头,将她撕裂开来。

002你的老情人要叫你嫂子了!

四年了。

父亲用性命,给她换来了郑氏帝国童养媳的位置,挤掉了他捧在心尖上的女孩,可是那颗在他心里早已经生根发出的芽,也能一并挤掉么?

那个女人,就是一株长在他心上的罂粟花,让他戒不掉,也离不开。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面前,钻进后座,她倒头便睡,梦里,是无止境的黑色潮水,一会涌来,一会退去。

凌晨6点,车队到达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

未来一周,这里被郑氏集团包下了,分部全球的各分公司高层,股东,全都会汇集到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总公司年会。

郑氏,一个足以用帝国来定义的跨国大集团,以食品业发家,迅速占临连锁超级市场这块大肥肉,市场里60%的产品,全出自于郑氏制造,带动了多领域,多行业的发展,之后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商业的触角也衍生到了传媒行业,地产界,大肆收购公司,等等。

郑氏的现在掌舵人,正是郑家第9代传人郑新爵。

酒店大门外,整齐的排列的是来自郑氏的高层主管,他们刚刚接到消息,总裁的车到了。

夏诗雨被司机叫醒,下车,阳光照的她头昏昏沉沉的。

香槟色的房车停稳,郑新爵一身尊贵的从车里下来,目不斜视,倨傲的往前走,俊美如神的脸,刀刻般的严酷。

跟在后面的夏诗雨,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与美国的同事走在一起。

忽然,郑新爵停下步伐,后面的人全都撞成一堆。

有人刹不住车,直接把夏诗雨给推了出去,害的她脑袋直直的撞到郑新爵的背上。

“啊——”

“夏总~~~~~”后面犯了滔天大罪的那个同事,叫的那叫一个鬼颤。

夏诗雨撑着他的背站稳身体,温怒的皱起眉,瞪着他的后脑勺,他干嘛停下来。

长臂往后一揽,郑新爵将她直接揽到身边,冷酷的脸上,好似只有对她才展露笑容似的,羡煞旁人:“总裁夫人,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夏诗雨一怔,像是有光照进她的心里,直愣了半天,才恍然顿悟,她挽上他的手臂,对他笑笑,偶尔,他也会心血来潮的跟她演戏,装模作样他向来最在行。

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背,是温热的触感,内心想要疏离,可又带着某种渴望,乱了她的心智。

进了电梯,夏诗雨就立刻抽回自己的手,安静的垂放在身体两侧。

郑新爵转开头,脸上透露着失意。

电梯一格格的上升,无言的气氛让人窒息。

“昨天晚上,本想告诉你一件事的,跟你有重大关系,不过你走的太快,没机会听。”郑新爵在边上悠悠的开口,打破沉默。

夏诗雨不解的看他:“跟我有关?”

“没错!”

郑新爵挑眉,露出灿烂的笑容,这让她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男人笑的多有好看,内心就有多歹毒,所以她能肯定,绝对不会是好事。

“在美国看不到国内的报纸吧,哎——,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大事,你多了一个妹夫了,知道是谁?”眸光如琉璃般的闪烁着,他爱极了她这张因为紧张而变白的小脸,她越是害怕,他越要吊她胃口。

“谁?”夏诗雨听到自已的声音,莫明的带着颤意。

“尤——俊——熙!”一字一字说出这个名字来时,郑新爵脸上的笑容明媚到了极致,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她心脏的脉搏。

尤俊熙!尤俊熙!这个像是上辈子留在她心里的名字,此刻鲜活的跳跃到她的眼前,他跟郑新柔,他们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

夏诗雨惊诧到说不出话来,震惊的瞪着眼,微张着因熬夜而显得有些黯然的唇。

郑新爵饱含恶意的凑近她,“吃惊吧,可怜哪,心该有多痛啊,那个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现在成你妹夫了,真想听听看,他叫你嫂子的时侯,是不是也能让你销魂。”

她闭了一下眼,又静静的张开:“或许吧,我很期待!”

他从不知在这世上,除他之外,已经没有人能让她痛了,但她不想让他知道,一丁点的端倪也不想被他发现。

“期待跟他重逢?之后呢,暗度陈仓?!”郑新爵笑意未减,绿眸却透着野兽般的危险光芒,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将她扑杀。

“有可能!”夏诗雨云淡风清的回答,无惧的迎视他的目光,她不怕他,从来不怕,这14年来,她学会忍耐,学会不哭,也学会跟他抗争,无法挣脱的命运,必须学会的是适应。

郑新爵笑意尽褪,眼神在一瞬间变成赤~裸裸的凌厉:“你敢——”

怒吼的声音,刹那间,穿透云霄。

在他们对峙之中,电梯到达顶楼。

夏诗雨先走出去,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郑新爵,你发火了,你输了!

“该死——”低低的咒骂声电梯里响起,他竟然让她看到他发怒了,这下子她该得意忘形了!

*****

下午的会议,夏诗雨带领着自已的团队,提前20分钟进入会议大厅。

一进门,一个深灰色的高大身影,就将她抱了个满怀:“诗雨——,好久不见!”

夏诗雨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听出是谁来了,她开心的叫了起来:“四叔——”

松开她,郑易楠笑意盈盈的脸上,满是宠溺:“在美国生活的开心么?”

“还不错啊,你呢,在法国生活的开心么?”他们是两个被郑家排除在外的人,从小就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他只比她大9岁,是爷爷的私生子,有着清俊温和的面容,嘴角总是挂着暖暖的笑,从不见他动怒,在郑家,她就数跟他最要好,也听说他妈妈长的极美,把爷爷迷的神魂颠倒的。

“跟你一样,还不错!”郑易楠笑看着她,狭长的眸子里,暗藏着一种情愫。

“这么早就来叙旧啦!”

他们背后响起一声满含讥讽的男音,磁性浑厚,又份外好听,这声音唯独一人才有。

郑新爵带着他的重量级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进来,有公司的元老级股东,还有郑家二爷郑北辰,他两个儿子,郑井轮跟郑井琛,女儿郑楚楚跟女婿顾佳军,郑家三姐的两个女儿,郑梦嘉跟郑梦慧。

夏诗雨跟郑易楠同时转过头去。

她的视线穿过郑新爵,落在他背后刚刚走进来的两个人身上!

只一眼,便如同被胶水粘住般,再也移不开了。

彼此对望,恍若隔世,只是他的眼神平静而淡然,陌生的仿佛是今生第一次见面。

夏诗雨在郑新爵探测般的幽深目光中挺直了脊梁,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后背绷的有多紧,她没有想到,他也会来。

003不跟未来妹夫打招呼么!

尤俊熙被郑新柔挽着,在万众瞩目中,这一对碧人款款走来。

郑新柔,郑家最得宠的大小姐,如今她挽着跟她哥哥郑新爵同样耀眼的男人,笑的无比甜蜜与骄傲,似乎在向所有的人炫耀她的成功。

兄妹两人,全都遗传了母亲的高贵血统,有着欧式的精美五官,郑新爵是黑发碧眼,而郑新柔则是金发黑眼。今天,她把金发松散的盘起,如同芭比娃娃般高佻的身材,将一件淡紫色的长裙穿出了女神般高贵的味道。

“大嫂——”郑新柔看到夏诗雨,像蝴蝶般向她飞来,亲昵的抱了她一下。

“新柔,一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夏诗雨微笑,被她这么一抱,她的视线总算能移开了。

然,尤俊熙已经停在她的眼前,跟郑新爵站在一起,他们身高相当,一样的俊美,气场也不相伯仲。

“大嫂,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尤俊熙,我们下个月订婚。”郑新柔献宝一般,拉过尤俊熙的手,把他带到夏诗雨的面前。

阔别了14年,这是第一次真实的面对面站着。

郑新爵站在那里,对夏诗雨笑的阴气沉沉:“老婆,不跟我们的未来妹夫打个招呼么?”

夏诗雨很镇定的伸出自已的手:“尤先生,你好!”

“你好!”尤俊熙淡笑,稳如泰山,眸光如镜子般,丝毫不见波澜。

掌心与掌心接触,几秒的交错与分开。

有的东西,时间久了,与爱就无关了,可那段美好的回忆,在记忆中那么鲜明温暖,是如今的物事人非,生生驳了她的心跳。

夏诗雨也终于知道,对他只剩下回忆了。

郑新爵瞅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冷眸凝起寒冰,残酷的声音,透露出身居高处的人与身俱来的威严,在偌大的会场中平地炸开:“开会——”

他的身体从夏诗雨身边雷厉风行的经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擦身而过时,撞了一下她的肩,巨大的冲击力,将她撞的直往向退,摔在地上。

而他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看都不看她一眼。

郑家的人的脸上只有幸灾乐祸,郑新柔刚刚还一口一个嫂子叫的甜,现在却是无动于衷,而员工们亦是知道,不能插这个手。

“诗雨,没事吧——”全场的人,只有郑易楠敢出面,蹲下身将她扶了起来。

“谢谢你,四叔。”夏诗雨站稳,感激的对他笑笑,拉了拉身上的职业装,装作没事人一样转身走了,在那个人面前这么狼狈,心底自是难堪。

在她背后,一双星子般的眸,透着高深莫测的幽光。

尤俊熙在心底冷笑,贪图名利的她,原来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虽然光鲜,但也卑微。

会议开始,郑新爵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听着各个分公司向总裁汇报这一年来的业绩,近4个小时的会议,夏诗雨一直端正的坐着。

会议接近尾声,天色也暗了,盛大的派对也即将拉开序幕。

夏诗雨本也不讨厌这种派对,反正都已经习惯跟麻木了,只是今天她确实是有点累了,身累,心更累。

散场后,上百号人依次退场,夏诗雨逆向走到郑新爵面前,他被郑家人众星捧月般围坐着,这些人脸上的表情是固有的不可一世。

她还看到,尤俊熙就坐在边上。

“总裁,我身体不太舒服,晚上的派对我就不参加了。”夏诗雨不紧不慢的开口,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下属对上司的态度。

郑新爵身子向后靠,长腿交叠的那么自然优雅,抬起头来看她,绿眸衍生着黑气:“这怎么行,你可是总裁夫人,你想让我今晚落单么?”

夏诗雨在心里暗自腹诽,他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他想演戏的时候就演戏,不想演就把她扔在一边,不闻不问。

“不是我不想参加,是我真的不太舒服,还请你批准。”她的态度依然是恭敬又疏离的。

坐在一旁的郑家人,冷嘲热讽的开腔了。

“嫂子,你的身子也太娇贵了吧,照理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来的,怎么说病就病呢。”郑楚楚的眼神斜斜的看去,跋扈嚣张。

“楚楚,这话就错了,山鸡养成凤凰,没学到高贵的气质,也得学会一些脾性吧。”郑梦嘉在对面,似夸似损的接话,笑里藏刀。

“这脾性的东西,也得要有分寸,当着公司上下的面,不去参加,就是不给表哥面子。”郑梦慧语气重了一些,她在郑家年纪最小,说话最为直接刻薄。

郑新柔笑看着夏诗雨,语气柔和多了:“大嫂,去参加吧,挺有趣的。”

“诗雨她要是实在身体不舒服的话,就让她去休息吧,比起来还是身体重要。”郑易楠不紧不慢的开口,帮夏诗雨说话。

“外人就会帮着外人,白眼狼是养不熟的。”在这里年纪最大的长辈郑北辰,轻拍着桌子冷哼,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野种。

郑易楠正视着他,浅笑的眸子,黑的如此深沉。

郑新爵则兴趣盎然的等着看夏诗雨的反应。

夏诗雨淡定的站了一会,什么也不再多说,只吐了一句话:“我会准时参加!”

郑新爵追随着那抹深蓝色的背影,眸光有些黯然。

别以为他不和道,她不想参加派对是因为尤俊熙,看不得初恋情人成为别人的男人,所以才那么沮丧不是么。

瞥眼,他的视线跟坐在一旁的尤俊熙的不期而遇,有一种暗战,只有他们知道。

004他的柔情似水给了谁

夏诗雨回到房间,懊恼的扔开手里的笔记本,撑着额头坐下来,大骂自已是笨蛋。

刚才她做了一件蠢事,本以为他多少会怜惜她,才去跟他说一声的,想不到反倒成了他羞辱她的机会。

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心还是凉透了,而且还在尤俊熙的面前,14年后,让他看到自己活成这样。

现在她只想年会快点结束,她好回美国,过一个人的生活,孤单冷清,可起码自在。

稍后,郑新爵让人给她送来了礼服。

是一件黑色礼服,用珍珠做成的肩带,穿在身上大小刚刚好,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

“叮咚——”

夏诗雨去开门,郑新爵站在门前,黑色礼服,白色衬衣,颈间系着黑色的丝带,尊贵之中,多了一丝飘逸,他是那种,无论穿什么都很好看的男人。

“好了么?”

“快好了,得把头发梳起来。”

她面无表情的回答,走回房间,站在镜子前。

郑新爵跟进来,随意的坐在一旁,夏诗雨的头发还披散着,海藻般的发丝间,细长的脖子若隐若现。

他很喜欢她长发披肩的样子,依稀能记得丝细细软软的发丝拂在脸上的感觉,那股子清香,让他下体一阵的膨胀。

夏诗雨仔细的把发盘好,镜子后面,男人的身躯贴上她。

“老婆——”郑新爵环上她的腰,头靠在她的颈间,叫的亲亲热热,薄唇饥渴的落在她的颈上,坚硬顶着她的腰,黑色的裙摆被他撩起。

夏诗雨心颤抖的厉害,按住他的手:“派对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她冷淡的拒绝,让他有种侮辱感,他收起眼底的温柔,抽出自己的手:“说的也对,派对上多的是比你年轻漂亮的美女,你不过是我们郑家的童养媳而已,用来装装门面的。”

“是啊!但愿我还对得起你这张脸。”夏诗雨转头对他嫣然一笑,挽住他的手,感谢他,又在她心上多添加了一道伤口。

*********

郑新爵跟夏诗雨的到来,成了全场的焦点,总裁跟总裁夫人,看起来非常的相配。

迎面,一个穿着金色礼服的美丽女人,正大光明的走来。

夏诗雨一怔,呆若木鸡。

她下意识紧紧的拉着郑新爵,不让他过去,可是他的手还是从她身上抽离,离开她的身边,向那个女人走去了。

“若琳,你怎么来了?”郑新爵开心的大步迎上去。

“你不欢迎我么?”施若琳笑颦如花,自然而然的勾住他的脖子,撒着娇。

“怎么会呢,我是怕你嫌这里太闷了,不是说去巴黎开画展嘛,进行的怎么样?”郑新爵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动作亲密。

怎么可能会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融洽呢,夏诗雨像个傻瓜一样看了许久,才木讷讷的转过身,微微垂下眼帘,世界就一片漆黑。

四周那么多的人,所有人心里都了然,但都装作没看到。

原来总裁也会笑,还笑的那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原来总裁最爱的女人是她,不是他的老婆,原来……

夏诗雨丢尽了脸面,觉得自已现在已无处可逃,可不管怎样,她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她不能晕倒,不能哭,更加不能逃跑,双腿跟灌了铅一样,动不了,也丧失了方向。

尽管在这么艰难的时刻,她还得大大方方的对人微笑,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把嘴角牵起。

“夏总,给你香槟。”一看到这情景,美国的下属非常机灵的拿了杯香槟递给她,总好过空着手傻站在那里强。

“谢谢!”对夏诗雨来说,简直是救她于水火。

她伸手去接杯子,手形一晃,杯子掉到地上“啪——”

玻璃在她脚边碎成一片片,她惊悚的看着地上,强颜欢笑也在瞬间支离破碎,原来她无力到连酒杯都握不住了。

有一条碎片飞溅起来划破她的脚背,鲜血如同她的痛,一点点从肌底渗透出来的。

“夏总,你流血了,痛不痛——”

原本在这喧闹的会场中,摔碎个杯子的响声,并不足以惊动郑新爵,不过这受伤的人比较特别,是总裁夫人,众多的议论声,还是将他吸引了过去。

转过头,看到夏诗雨的脚背上触目惊心的血,郑新爵心里一紧,拉下施若琳的手,大步走过去,蹙眉训斥:“搞什么鬼,故意给我丢脸是吧。”

夏诗雨呆了,不敢相信似的看着他,她做错了什么,他还骂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捧着他心爱的女人,到底是谁给了谁难堪。

心溃烂成殇,她懒的去恨他,果断的蹲下身,扯掉礼服的一个下摆,手脚利索的给自已包扎好。

“我再去拿杯酒。”她一崴一崴的转身走开,每走一步这伤口就牵扯一下,痛自然是痛的,可是与现在心里的痛相比,这点痛,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

郑新爵看着她的脚踝,目光郁痛,表现的软弱一点会死么,原本看在夫妻一场的面上,他也不会看着她流血流死的,心顿时烦闷的像是喘息不过来。

“啊——”

凄厉的声音,引的夏诗雨停下步伐,她转过头,正好看到郑新爵奋不顾身朝着施若琳跑去的场景,脚一用力,伤口裂的更大。

刚刚到的尤俊熙跟郑新柔,还有郑易楠,看到这场面,也停下脚步,看过去。

“若琳——”郑新爵紧张的扶住她。

“新爵,我手指不小心被那边的刀子割到了,我疼。”施若琳举起自已漂亮的手指,噘着小嘴,眼中噙着泪,柔弱无比。

郑新爵想也不想就含住她的手指,给她止血:“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不知道自已的手多重要么?还疼不疼?”宠溺的语气,柔情似水。

施若琳满脸的甜蜜笑意;“不疼了。”

她的视线如鬼魅般穿过人群,看着夏诗雨,你能跟我比么,就算你得到了那个位置,心还是我的。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