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的小花鼓

船长的书岛 2018-07-03 10:15:54

星光杂货店藏在巷子很深的地方。

 

白天来的话,要往巷子里走很长一段,才能看见吊起来的一只灯泡。灯泡下面是一块旧旧黑黑的木头招牌,上面只有“杂货店”三个字。小店关着门,就像从来没有开过一样。其实星光杂货店本来就叫“杂货店”,但老板只在晴天的夜里营业,趁着星星在头顶的时候做点生意,时间久了,就被叫作星光杂货店了。

 

晚上来的话,倒是也不难找。披着一身黑色礼服的客人走到路口,远远就看见漆黑的巷子里微弱的光。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双眼睛经常眯起来笑着,似乎都不怎么睁开。但只要有人走进巷子里,他就能看得到。

 

“客人您想看看什么呢?”杂货店老板望着走进来的客人:黑色帽子,黑色礼服,黑色裤子和皮鞋,只有衬衣是白色。看上去挺拔又绅士,走起路来轻快优雅。

 

“哦,哦,对不起,随便看看。”客人朝老板微微鞠躬,避开老板的目光。

 

“没事,您慢慢看。”

 

客人绕着小小的店走了一圈,上下打量,然后又走了一圈。

 

“找不到的话,我可以帮您。”老板说。“或者您想看看我这里有趣的小东西吗?”

 

客人转过头来,朝着老板,但是没有说话。

 

老板“嘿嘿”一笑,“您稍等。”他走到南边的货架上,从一堆乒乒乓乓的杂物里掏出一只木匣子。“这是一年前我去山上捡来的,是彗星用的煤气灯。”老板将匣子打开一条缝,暖黄色的光立即温柔地填满了小小的杂货店。

 

“去年呀,也是这么一个晴天,我坐在小店的屋顶吹着口琴呢,看见一颗彗星从头顶上飞过。”老板抬起头,举起一只手,伸出手指在头顶划出一道弧线。“我真喜欢他发出的亮光呀,就吹了一首明亮的曲子。还没吹完呢,他大概是听懂了吧,就把手里的光朝我扔下来了。我翻过后面那个山头,远远就看见这个煤气灯在林子里闪着光。”

 

客人探过身,看着打开的匣子,里面的煤气灯像是个发光的婴儿,安静地睡着。就这么望着,也仿佛看到远远的夜空和平静的星海。

 

“哦,在这盏灯下读书会很开心吧。”客人轻叹。

 

“还有这个——”老板把木闸“啪”地合上,放一边,从杂货店最里面的货架上拿起一条手帕。“这是好多好多年前,从这里经过的北风留给我的蓝手帕。您看,这手帕的颜色,是用大雨刚过后的蓝天染的。地上可找不到这个颜色。”

 

客人伸手,接过手帕,软绵绵的,那么轻柔地包裹住手指,感觉就像从湛蓝的天空里抓住了一朵发光的云。


老板看到了客人眼睛里的喜爱。“其实呀,我觉得这哪是用蓝天染的,这分明就是用天空做的呀!”


客人确实喜欢这个蓝色,和他熟悉的天空真的一模一样。他惊叹不已,“这个手帕……”

 

“哦,但是抱歉。”老板微微鞠躬,“北风说让我把这条手帕交给一个叫直子的奶奶,所以我不能卖给你。不过,你认识这位奶奶吗?”

 

客人摇摇头,“不认识呢。”他将手帕拿起,展开,叠好,捧在手里又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交还给老板。

 

“哎,您要是碰巧遇到了她,记得一定告诉她来我店里。”客人抿了抿嘴唇,认真点点头。


老板一边收起蓝手帕,一边说,“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件好玩意儿,真的是很有意思呀。”他转过身,爬上梯子,到另一只货架的顶层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爬下来。

 

“小心!”客人扶着老板下到地面。

 

老板手里是一只小小的鼓。鼓面也就有碗口那么大,干净又光滑,看起来像是用细密的春蚕丝一根一根蒙上的。鼓身上满是花瓣:粉的桃花和樱花,红的木棉和罂粟,白的铃兰和栀子花,紫的鸢尾和三色堇……

 

“这是真的?”客人指着鼓上的花瓣问。

 

“是真的。”老板将鼓递给客人,“您可以闻闻。”

 

是春雷惊醒的空气的味道;春雨洗过的青草的味道;泥土的味道,湖水的味道;当然,还有各种在春天盛放的花的甜香。

 

“这是春雨的小花鼓。上个月我遇到春雨姑娘,看见这个小花鼓实在是喜欢,就用弯月的六弦琴跟她换来的。这鼓上啊,大概都是客人您熟悉的味道呢。”老板笑眯眯地望着客人。

 

客人愣了一下,然后朝着老板微微点点头。“请问我可以?”说着做出一个敲鼓的手势。

 

“当然。”老板双手奉上一截还挂着新绿的杨树枝。“鼓槌用什么都行,但总归比不上春天里发芽的新树枝的。”

 

轻轻的敲打时,是淅淅沥沥的声音,是雨落在草地上;再带点力气,变成了哗啦哗啦,雨点落进小溪里;然后噼里啪啦地响,是雨落在屋顶上。滴答滴答叮咚叮咚,雨声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没一会儿,整个春天在小小的杂货店里绽放。“怪不得呢,真的是春雨用的鼓!”客人一边敲着鼓,一边觉得自己都要开出一朵花来了。

 

“嘿嘿,我可不蒙您,地里的种子都是听到这个鼓声,才蹭开始蹭蹭往上冒呢!花花草草睡了一个冬季,也只有这个鼓声能叫醒他们。还有呀,漂亮的燕子也得是听到这个鼓敲起来,才肯飞回来呢!”

 

客人的鼓声忽然有点慌乱,接着停了下来,初夏微热的晚风重新灌进杂货店。

 

客人轻轻抚摸着洁白的鼓面,“我,我想要这个小花鼓。可是它应该会很贵吧?”客人放下杨树枝的鼓槌,望着老板笑得弯弯的眼睛,像极了河上的小船。

 

“没关系,既然您这么喜欢,您就把它拿去吧。”

 

“真的吗?您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了,不过也不算是送给您的。等到夏天结束的时候,我希望您能再来一趟,带给我一把剪刀。”

 

“剪刀?”

 

“对。我要的是一把能裁得了十里春风的剪刀,您是能做得出来的吧?”

 

客人笑了。“我知道了,谢谢老板。您说的剪刀,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

 

老板一面点头,一面将小花鼓装了起来,递给客人。“您可一定要记得再来哦!”

 

“我会记着的。拿了您这么棒的小花鼓,我都不好意思。秋天之前,我一定过来。”客人回答。

 

老板目送着客人走出小巷。步伐轻快优雅一如来时。


“多灵巧的客人呀。借他两支尾羽做把剪刀,明年裁了春风做几件让人感觉幸福的衣裳吧。”老板心满意足,慢慢拉上杂货店的门。


杂货店外头的小灯泡熄灭了,星光杂货店重新藏进了黑色的夜里。日出之前,就像从来没有这间小店一样。


- end -

讲故事大概是小岛的新业务

我大概也会把这个故事继续讲下去

感谢您光临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