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还是再帮我找个姐妹吧,我有心无力.....

2020-05-22 13:03:16

第1章 恶整渣男

浪漫的婚礼进行曲在整个金碧辉煌而又装横雅致温馨的大堂里流淌开来,倘若你觉得这是哪家豪门正在举办婚礼,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这里,正举办着一场G市最豪华而盛况空前的相亲大会,由G市最权威的电视台主办,由G市四大财阀集团之一的徐氏集团赞助,而能够有资格参加相亲大会的,都是上流阶层的名媛或贵公子,可谓说都是优质的,因此但凡有些家底的,家中又有适婚年龄的后辈的,都是挤破了脑袋想方设法拿到相亲大会的邀请函,毕竟,谁都想来个强强联合。

苏穆卿皱着眉头,手上拿着烫金的邀请函把玩着,她坐在大厅的角落里,看着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的大堂,百无聊赖的撇了撇嘴角。

她在这里坐了不过五分钟,就已经想离开了,大周末的,她凭毛要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在她眼里,这种相亲场合根本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肉那般都在挑肥拣瘦全凭条件来衡量对方是否适合自己,完全找不到真正可以说是从真感情出发的。

不管了,溜。

苏穆卿拿起身后的包包,正欲起身,手提包里便传来了手机来信息的声音,她掏出手机,一看里面的信息,顿时垮下一张小脸,做贼似的往四周看了看,信息是她小姑姑发来的,警告她,必须呆到相亲大会结束后才能离开,别想溜走,她在相亲大会有眼线。

“小姐,怎么一个人坐这里?不介意我坐下吧?”忽的,苏穆卿头顶投下了一抹阴影,一个油腔滑调的嗓音传来。

“我……”苏穆卿正要开口说她介意,还未说出口,身旁已经坐下来一个人,她转头一看,一张挂着猥琐笑容的油腻腻的胖脸映入眼睑。

“小姐,我叫李志文,元宏企业是我家的家族企业。”李志文脸上带着自满的笑,他注意了她很久了,吃多了有着惹火身材的妖艳女人,偶尔换换口味找这个清秀清纯的小白菜也让他心痒痒的,于是抬出了自己在G市怎么也算有头有脸的家族企业名号。

“呵呵……”苏穆卿敷衍的笑了笑,便低下头,佯装玩手机,实在对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没兴趣,希望自己的冷淡可以让他识相点马上离开。

而偏偏李志文这种游戏人间的公子哥是完全不知道识相两字是怎么写的,他看苏穆卿对他笑便觉得苏穆卿是对他的邀约,而对他稍显冷淡是在欲拒还迎,想想自己的身份,哪个女人不心动,于是,优越感十分强的李大公子色胆包天,伸出手,摸向了苏穆卿的白皙大腿……

苏穆卿今天被逼着穿上了露肩的短裙小礼服,让她修长白皙的双腿显得更加迷人,引人遐思,本来苏穆卿就是那种皮肤细腻白皙的清秀小佳人,要不是她一直躲在角落里没引起别人注意,肯定会引起很多男人来搭讪。

咸猪手在白皙大腿上游移,苏穆卿眼冒怒火,她深吸口气,压抑住飙升的火气,一把拂开在自己腿上乱摸的胖手。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不如,我们去找个酒店?”李志文被苏穆卿拂开手,却更加大胆了,他靠过去,这回,猥琐又暧昧的把双搭在了苏穆卿的肩上,手掌下的柔嫩肌肤让他两眼发红,脑海中已经闪现无数限制级的画面,恨不得马上把苏穆卿带到酒店去。

苏穆卿看这个猪头男甩不开,她晶亮的大眼睛闪过狡黠,忍住被这猪头男摸而引起的起皮疙瘩,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果汁,一反常态,她也靠向他,吐气如兰,“去酒店可以,先喝下这杯果汁吧。”

说话期间,苏穆卿已经把果汁端到了李志文的嘴边。

李志文一看苏穆卿突然变得这么热情,早被精虫冲昏头,哪里看得清苏穆卿眼中闪过的算计,他更加猥琐的凑上苏穆卿的脸,一手搭在苏穆卿的肩上,一手想端过她手中的果汁……

下一刻,他的手还未碰到果汁杯子,苏穆卿把杯沿往下倾斜,黄色的橙汁,便一整杯倒在了李志文的胸口,橙黄橙黄的果汁,像溪水一般从李志文白色的衬衫上滑到了他的裤子上,而十分凑巧的,橙汁滑入裤子的位置,正好是裤裆那边,刚好他穿的又是灰白色的西裤,橙汁的痕迹,那是相当的显眼,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滑稽搞笑。

李志文被橙汁倒了一身,脸色顿时发黑,他愤怒的跳起来,他身上穿的衣服可是全球限量版的阿尔曼的春季最新款,被果汁倒下去,就完全毁了,他抖着身上的残留的橙汁,朝苏穆卿愤怒的吼道,“哪里来的野丫头,这么没教养竟然敢拿果汁倒我身上,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元宏企业的继承人,惹到我你死定了。”

这边闹出来的大动静,顿时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苏穆卿看着李志文身上的果汁,眼里闪过一抹解气,她冷笑一声,低声说道,“这就是你吃本姑娘豆腐的下场,人渣,老娘的大腿你也敢摸,没让你绝子绝孙已经算是对你客气了。”

苏穆卿说完,看到周边的人都看着自己这边,而不远处,还朝她这边走来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她顿时警铃大响,糟糕,她忘记了这个相亲大会可是有官方撑腰的,不能在里面闹场,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这里可是有各家媒体在场的,她可不能曝光在媒体下,会被小姑姑砍死的。

于是,苏穆卿立刻头一低,还不忘拿走放在桌上有小姑姑大名的邀请函,快步往楼梯口的方向溜去。

“快,快把她拦住,她一定是混进来捣乱的,不能让她给跑了。”李志文哪能轻易让苏穆卿溜走,别说她毁了他的限量版名贵服侍,单单他还没吃到这棵鲜嫩小白菜这点就绝不会放手,因此他连忙朝那两个保安大叫。

李志文这么一大声呼叫,顿时把整个衣香鬓影井然有序的大厅弄得炸开锅了乱糟糟的,加上苏穆卿听到李志文的呼叫后担心被保安抓住,也把头压低乱串,一不小心便会碰倒沿路桌子上的果汁酒杯之类的,甚至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响。

“那位小姐,站住。”那两个保安看到苏穆卿走过的地方就弄得乱七八糟,顿时也有点相信李志文的话是混进来捣乱的了,于是小跑步的追上去,边追边喊。

第2章 壁咚美男

苏穆卿哪会那么傻保安让她站住她就站住,反而是加快了脚步,往楼梯口奔去,身后的两个保安急追不舍,她连半点停顿都不敢,奔到电梯,却还要等,而保安已经差不多追赶上来了,她要是被保安抓住,就算有邀请函并不会当成是来捣乱的,但是却绝对会被媒体曝光出来,到时候她丢脸就丢大了。

于是,她一转身,朝右边的安全出口走去,推开门,正好那是楼梯,她想也不想,就顺着楼梯往楼上爬。

追上来的两保安看到苏穆卿往楼梯跑去,也马上往楼梯追了过来,他们昂头看到头顶楼梯转角处那一抹白色裙摆,也跟着爬了上去。

苏穆卿并没有爬太多楼层,她仅仅爬了一层楼梯便出了楼梯,徐氏大厦的58至89层,是酒店,而苏穆卿就想着看看能不能去酒店的哪间客房刚好开门然后混进去躲过紧追不舍的保安。

徐氏大厦里的酒店,自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苏穆卿一踏出安全梯往一个走廊跑去,便看到光可鉴人的地板倒映着自己略微有些狼狈的身影,而因为自己穿着高跟鞋,奔跑起来发出声响还不方便,十分容易被还没追出安全梯的保安听到。

于是,苏穆卿脱掉高跟鞋,拎在手中,往走廊的转角处走去。

“不知道那女人跑哪边去了,我们一人一边分头去找。”她刚到转角处隐去自己的身影,那两个保安便已经追出了楼梯口,跑到走廊边上说道。

“好。”另一个保安应了声。

苏穆卿此时所站的位置刚好是一间客房的房门口,而保安追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要保安一走出转角处,那肯定就可以看到她,她一咬牙,抬手敲了敲房门,只能避到客房里去了,希望能遇到个好心人可以让她避一避。

随着敲门声,身后的门锁咔嚓一声响动,便被开了一条缝隙,而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是一个身材修长如若模特一般,身穿灰色衬衫的男子,却因为门缝还太小并看不清对方的面容,苏穆卿也管不了什么礼貌,粗暴的转身推开房门,闪身躲进了门内,正想反手关上房门,却被房内人的脚挡住,因此无法关上房门。

她刚进入房门的那一瞬,保安就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听脚步声是朝这边走来了,苏穆卿心一急,无暇顾及那么多,她丢掉手中的高跟鞋,把身旁还未看清长相的男子按到了墙壁上,这一按,才发现对方实在太高大,她娇小的小身板还没到他肩膀高,她昂头望去,一双深邃莫测而清冷的眸子,引入自己的眼睑……

一张五官深刻犹如雕塑一般的俊美无俦的男性脸庞,弧度优美的薄唇看起来凉薄却性感,高挺的鼻梁,如刀削般的剑眉,深邃莫测的黑眸正波澜不兴的看着苏穆卿。

苏穆卿一看这个男人简直堪比她所见过的男性都要英俊摄人的脸孔,心里咯噔了一下,而保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近在咫尺的感觉。

“你是……”那男人眉心一蹙,看着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他开口便想问是谁,而还未问出余下的话,他已经无法言语。

一听到眼前的男人开口要质问她,保安就在没几步远,一旦听到这个男人问话,肯定就会被保安听到,她绝对不能被发现。

苏穆卿再也无暇顾及其他,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双手揽着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小脸凑近那张男性脸庞,小嘴飞快的找准男人的优美的性感薄唇,堵住了他的问话。

男人身子一僵,他身上,顿时散发出冷意,黑眸一眯,伸手欲把怀中投怀送抱的陌生小女人给推开,但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的恳求却让他犹豫了一会,就在此时,保安的身影,出现在敞开的门口。

看到房门敞开,那保安停住脚步,转首看向房内,看到门内墙壁上一对拥吻的男女,以他所站位置的角度看,他并看不清楚苏穆卿衣着打扮,她身材娇小,都被那个男人挡住了整个身子,于是保安也就没发现他一直要追的人就在自己眼前。

于是,保安顿住的脚步又迈开,接着往前追去。

听到越走越远的脚步声,苏穆卿因为担心而跳到嗓子眼的那颗心,终于可以安稳的放回胸口了,她把小嘴从那男人的薄唇上移开。

“给我一个解释。”男人低眉定定的凝视着苏穆卿,冷冷的开口,嗓音低沉磁性犹如大提琴的音色一般,极为好听。

“对不起,我……”苏穆卿放开男人的脖子,退开了半步,正想要解释,却听到保安的脚步声返回来,而听那脚步声还走的极快,很快就要到房间门口似的,她一急,一颗心又担心的提了上来。

老调重弹,苏穆卿像饿狼扑羊一般的架势又扑向了男人,把他按在墙上,小手再次揽住他的脖子,脚尖踮起凑过去堵住了他的薄唇……

男人眸中闪过一抹兴味,他堂堂徐氏集团的新任总裁,竟在自己的大厦里,连续两次被一个陌生的小女人压在墙上强吻,当然,不能否认,两次被强吻,能让这小女人顺利得手,是因为看到她正在被被保安追,而故意放的水,不然,以怀中女人的这个小身板自然是不可能把他压倒在墙上的。

保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经过敞开的房门,却没有停留半分,而是依然往前小跑而过。

“没找到,是不是又往上跑了,我们再上一层楼去找找。”走廊的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保安的询问声。

“我这也没找到,我们上楼继续找。”保安回答的声音响起,而后,脚步声便渐行渐远,直到听不到任何声音,整层酒楼,又恢复的安静。

苏穆卿听到保安的对话以及远去的脚步声后,危机警报顿时接触,她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这一松懈,才发现,她的小嘴,依然十分‘纯洁’的堵在了眼前男人的优美薄唇上。

她刚才太过紧张而紧绷着神经,哪怕连续两次堵住了男人的薄唇但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是在外头的保安身上的,因此完全没留意被她堵住的那张薄唇的质感,现在松懈下来,那性感优美的薄唇上传来的麝香而独特的气味,让她顿时羞囧的涨红了脸,才真正发现此时状况的尴尬。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