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传奇 之 就值得了爱 2

小说家言 2021-04-04 16:45:37

      邀请
 
   用过晚饭,远黛端着一只碗走进父亲房间,她柔声道:“爸,你最近有点咳嗽,把这碗杏仁饮喝了吧。”任清渠驯顺地听从女儿的话将杏仁饮端起来饮尽,远黛则很乖巧的坐在一旁笑看着。放下碗,任清渠坐下对着远黛说:“你妈妈走得太早了,这两年我身体愈发的不济事。以后家中的生意、产业都要靠你打理了,我听你的叔叔伯伯们说你很勤勉,学的着实不错,处事还算进退得宜。难为你一个女儿家,却要做顶门立户的事情。”远黛笑着握紧父亲的手道:“爸,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长大了,你常说从小把我当男孩儿一样教养,以后有我,你就安心享享清福。”任清渠笑道:“我戎马半生,又几经商海沉浮。年轻的时候有你母亲伴随,如今又有女如此,老天总算待我不薄。就不知道将来,得是个什么样的人才配得起我这么好的闺女。”
   春风入酒,炽阳高挂。好久不见这样的天气了。这个骑马场是祈宁的达官显贵们很喜欢来的地方。这些人的爱好,远黛无甚兴趣,但是骑马除外。任父半生从军,最喜骑马,最爱收藏枪。家里的一个暗室至今收纳着他年轻时集的许多大大小小的枪,对此远黛早已司空见惯。远黛更是在父亲的调教下学会了骑马,并且技术不错。今天难得的好天气,她也拉上了语芊出来透气。两个朋友骑着马在马场当中一圈圈儿溜达,远黛对语芊说:“你最近不是去工作就是去医院,今天出来要好好呼吸一下空气,晒晒太阳。一会去我家,我让素锦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语芊坐在马背上向着阳光抻了个慵倦的懒腰:“黛黛,你知道吗?昨晚我又工作了一夜,今早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看到妈妈安静的睡在那里,我突然觉得真好......现世安稳,真好;有妈妈在,真好。”说到这儿语芊转过头把一个明媚温暖的笑投递给远黛,继续说:“有你在,真好!”远黛也回报给她一个暖意融融的笑,只是眼中不自主泛起了些许的泪花,她赶快转身策马来掩藏,继而痛快地大喊道:“语芊,我们来比比谁快!”两个女孩一前一后追逐在阳光空气里,身后遗留下一串串笑语如铃。此时真应是空旷的谷,四周泉鸣山隐,没有尘世的烦嚣,没有骑马场的四面束缚。
   潘安静静地注视这一切,已经近半刻功夫了。他是跟一班朋友还有生意伙伴来到这个马场的,无意间看到了英姿飒爽的远黛,于是便在休息的地方一直盯着看。远黛跟语芊引着马走回来,才瞥见驻足了许久的潘安。
  “是你?”远黛有些讶异,“是啊,很巧。任小姐马骑的真好!”潘安由衷的赞叹。远黛向语芊介绍了潘安,这时候潘安的几个朋友走过来,其中还有两个洋人。“嗨,潘,我说你怎么不过去,原来这里有两位美丽的女士。”其中一个洋人操着不太纯熟的中文调侃潘安,远黛跟语芊忍俊不禁、相视一笑。潘安向远黛和语芊逐个介绍了他的朋友。其中一人这时提议道:“不如我们比赛射击吧,骑马射击,很棒,怎么样?”其他人立即热烈响应。刚刚调侃潘安的那位刘易斯先生笑着说:“我们就来请两位女士来当裁判,好不好?”远黛笑着问:“这么好玩的事怎么没有我们的份儿?”潘安不由看着远黛微笑,刘易斯竖起拇指:“原来任小姐也喜欢射击,顶好!顶好!”语芊在旁扑哧一笑,对远黛小声耳语:“远黛,他们这回看走了眼呢,你要手下留情啊!”
   一排靶子被安放在马场前端。刘易斯笑着向潘安说:“潘,现在的小姐们充满了好奇,连射击竞技都要跟着凑热闹。”潘安不动声色的看了刘易斯一眼:“你可不要小看这位任小姐,她父亲曾经是名优秀的军官,耳濡目染,人家未必是玩票。”刘易斯有些诧异,不置可否道:“是吗?”。
   上场的人成绩几乎惨不忍睹,有的只中了两三枪,离靶心还很远。还有的干脆脱靶。要在驾驭马的同时打中靶子的确有难度。MR方,方显声,是潘安一位参过军的朋友,终于打出了一个像样的成绩,八枪中靶心。轮到远黛上场了,只见她前后策马,游刃有余,找到确切的位置之后揽绳收马,几枪连着打出去。裁判吹着哨子示意有七枪中靶心这个成绩。刘易斯及众人大跌眼镜。唯有潘安并不觉得奇怪,他认为这完全是意料当中的事,说不定还是远黛故意让着他们的。
   信风拂栏,栏杆里面语芊跟刘易斯一班人在比赛骑马,潘安跟远黛则在马场外边踱步。潘安说:“刚刚任小姐恐怕是手下留情了,多谢!”远黛道:“不过是些雕虫小技。今天陪语芊出来溜达,心情不错,就手痒起来。至于留情......”远黛沉钝了一下继续道:“咱们中国人不是崇尚老二哲学么。”潘安道:“只是那天见任小姐临危不乱、据理力争,不像是有这种想法的人呵!”远黛道:“那不一样。原则立场的事该争一定要争,无伤大雅的事,做个老二不是很好么。”说着自己也咯咯笑了起来。“对了,那天你的枪是不是给被巡捕房缴了?”远黛接着问。潘安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只枪,很小,足可掂在手掌里把玩:“要回来了。没子弹的。刘易斯给的,用来唬人。”远黛愕然:“没子弹!你就敢这样拿着一支没装子弹的枪对着日本人?”潘安点头如捣蒜:“那天碰巧没装子弹而已。”两人一时间无语,唯有静静走着,潘安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礼拜家父做寿,准备在家里开个派对,你能来么?”远黛先是一怔,而后略微思忖了下,本来想说自己不是很习惯那样的场合。但当她的眼睛撞见潘安有些热盼的眼神,便生生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直接换做点了点头:“那可不可以也请语芊去,因为你们家的朋友,我都不认识。潘安煞是欣喜:“当然可以!”
   远黛回家的时候,天很晚了。她冷不防想起距离礼拜天也只剩不到两天,虽然不喜这种场合,可是既然决定去了,总不能失礼。鉴于平日里惯了简单朴素的装扮,远黛唤素锦进来道:“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你明日帮我准备一下。”“是的,小姐。”素锦欢巧地应道,继而将脸贴过去笑嘻嘻问:“小姐,您一向不喜欢凑这种热闹。这位能劳动您尊驾的人,一定不同凡响吧?”远黛啐道:“你这小妮子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素锦娇俏笑道:“上次,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写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来的。”远黛急得从凳子上跳起来,佯装发怒:“让你读了书,便来取笑我,看我不收拾你。”说罢抓起素锦平常用的抹布追打她,素锦边逃边咯咯的笑。玩闹半晌,远黛静坐下来,无意照见镜中自己的脸庞,她觉得那是太平凡不过的容颜,似乎跟美丽全然挨不着边。沉思些许时候,她忽然幽幽道:“素锦,你说天下男子是不是只喜欢追逐女子的青春和容貌?终究几人会像父亲对母亲那般深情不悔,有始有终呢?”远黛这话,似是疑问,又似自问。素锦听后暗自吃惊,不觉忖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够让素来淡泊持重的小姐变得不自信起来?
  “呶,礼服,香水。你就陪我去吧,好不好?”远黛摇晃着语芊的胳膊央求。语芊不怀好意地笑:“潘少爷真的要我去?我看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吧!”远黛假装正色:“你会不会想太多了?”说罢两人笑作一团。
   远黛一度为了带什么贺礼绞尽脑汁,最后想到了父亲的那些宝贝疙瘩古董。任清渠倒是很乐意贡献一件古董作为礼物,他觉得远黛平日里心思太重,总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有这样出去活跃一下的机会还是很好的。选好了古董,远黛心想,再写一副字吧,贺寿贵在一份心思。于是她静下心来,排纸研磨。
  远黛的父亲在祈宁算是数得上的商界名流,但家里的产业远不及潘家。潘安的父亲潘佐良开办工厂,是祈宁最大的实业家,所以今天的潘府自然格外热闹。远黛跟语芊随着人流走进潘府,正瞧见潘安在招呼客人。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正门来往的宾客,直至看到远黛出现。“你们来了,荣幸之至。”潘安笑着迎上来。远黛问:“伯父呢,我们先去给他贺个寿。”潘安于是引着远黛和语芊走往宾客室。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