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李遇 2021-09-20 08:17:04

我坐在宋梓霖的黑色奔驰的后座,静静地目视前方。雷光夏在静静地唱,海靠近我,空气湿了。那是我喜欢的歌,却不是宋梓霖喜欢的,但是宋梓霖却让那首歌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播放着。他是这样地宠我,只要是我喜欢的,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给我。当然,除了婚姻。是的,我有着不光彩的身份,我是宋梓霖的情人。我二十岁,宋梓霖四十五岁。我从十七岁便跟着他,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十七岁那年,我在医院里,在母亲病故的时候遇到了宋梓霖。我并没有爱上他,然而,父母双亡的我面对他的帮助与关爱却没有能力抗拒。当然,打动我的不只是他的帮助与关爱,还有他的绅士风度,他的钱。

三年了,我的吃穿用度,我的学费都是宋梓霖供给的。我从一名高中生成为了本市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我一直没有住校,一直住在宋梓霖为我购置的公寓里。宋梓霖对我没有任何约束和要求,他说,你完全是自由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知道你并没有爱上我,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那个让你倾心的人,你要立刻告诉我,我会放手,会离开。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会一直爱你,照顾你。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宋梓霖从不带我出席任何公众场合。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见不得光,所以我心里没有丝毫的不满或怨言。况且,我也不喜欢应酬,这反倒是我求之不得的。然而今天早晨,宋梓霖却打来电话,让我跟他一起去参加一个女孩的成人礼,那是他一个老朋友的女儿。我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虽然我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场合,但我还是答应下来。放下电话不久,宋梓霖就让他的助理送了礼服过来。那是一件大红色的抹胸小礼服。漂亮而性感。当宋梓霖来接我,见我并没有换上礼服,仍然是平日穿的白色短袖衬衫,粉色碎花短裙和白球鞋,他也并没有提出异议,直接让我上了车。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