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奖为何刮起“黑旋风”,女星一身黑礼服亮相意欲何为?真相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一本正经的狐说 2022-01-09 09:17:46

  第75届金球奖颁奖礼上刮起了一股“黑旋风”,本该是身着各种色彩艳丽的礼服出席颁奖礼的好莱坞的一线明星们一反常态均穿上了黑色礼服,被不少人称之为史上“最黑”的金球奖。



  为何女星们要穿黑礼服?原来,她们在为此前的好莱坞性侵事件发声。  2017年10月,好莱坞著名制片家哈维·韦恩斯坦  ( Harvey   Weinstein)被爆性侵和强奸多名女星。此后,影星艾什丽·贾德 ( Ashley  Judd)、歌星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优步公司前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演员罗丝·麦高恩(Rose McGowan)和阿丽莎·米莱诺(Alyssa Milano)发起了“#Me Too” 行动,呼吁曾经被性骚扰的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诉说自己的故事。



 “ # MeToo ”  行动如燎原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席卷了全球  85   个国家。凯文·史派西、路易·C·K、达斯汀·霍夫曼、布莱特·拉特纳、马特·劳尔等著名演员、导演、主持人纷纷被卷入其中,成为下一个“哈维·韦恩斯坦”。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第75届金球奖颁奖礼上,女星们纷纷穿上了黑礼服,以这样的形式表达了自己对性骚扰这一恶劣现象的控诉以及她们团结一致的决心。




  女子本弱,性骚扰是普遍存在于各个国家中的恶劣社会现象。无论是光鲜亮丽的明星,还是普通的职场员工,甚至是稚嫩的幼儿,都有可能遭受性骚扰。正当国外轰轰烈烈地掀起反性骚扰运动时,2017年国内终于在性侵问题上迈出了历史性的一大步——这个历史性的进步是关于未成年人的。



  2016年6月,,表示将通过各单位的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者信息,以防范悲剧的再次发生。此后,“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信息”的制度逐渐被多个地方关注并列入考虑试行的范畴。

  2017年4月,,提出将会加快推进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公开制度,以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2017年8月,、、、教育、民政等部门共同制定了《关于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办法(试行)》,并启动全国首个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限制从业机制。

  2017年12月,、、,在公示了4名强奸、猥亵未成年犯罪人员相关信息的同时,还禁止他们从事和未成年人亲密接触的工作。




  对于“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信息”制度,,一派表示赞同,认为公示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不仅能让未成年人和其监护人有所警惕,也有利于公众对他们的行为进行监督和制止,让未成年人尽可能的远离“危险源”。一派表示反对,他们说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的行为不仅会侵害当事人的隐私权,也不利于犯罪人员的后期改正,还有可能会让他们出现更极端的行为。为了中和两派的观点,第三派——中立派出现了,他们的观点是,可以公示,但是要选择性,有技巧地公示,要给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留有余地。

  小狐狸以为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不能因为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国度,就要被所谓的“传统文化”所束缚。确实,中国的思想没有国外开放,社会的包容性也没有国外高,一旦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很有可能让他们面临沉重的心理压力、生存压力和社会压力,难以“抬头做人”。


  那么,你知道中国每年有多少未成年人受侵害吗?,2013 - 2016 四年间,全国共审理性侵儿童案 10782 起。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平均每天至少有 7 个孩子受到伤害。然而,这个数据极有可能显露的只是冰山一角,现实远比这严重和普遍的多。

  如果你依然认为不应该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信息,小狐狸想问你一个问题,当你的孩子也受到这样的伤害时,你还会有心情顾虑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的隐私权吗?

  况且,每个人都有侥幸心理,当发觉某种行为或许会对自己造成损害,但所造成的损害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这种行为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感又超过了损害的时候,多数人都会选择继续保持这种行为。


  同情和换位思考并没有错,但是社会需要一个底线,一个错就是错,没有任何余地的底线——比如贩毒。



  另一方面,当人们在用“传统”来言及思想开放程度和社会包容性的时候,有多少女性在受到性侵时只敢默默忍受?为什么她们不敢说,为什么她们要容忍?那是因为明明受到性侵害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却依然有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谴责她们,自身的羞耻感和社会的不信任让她们不敢开口。

  当女性受到性侵被他人知道时,不少人的反应是这样的——异样的眼光和指指点点的言论:

  活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自己没问题,怎么可能受侵犯?

  她会有这样的下场,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的,没好处的事谁会做?

  谁让她平时穿的花枝招展的,穿的保守点不就没问题了么?

  ……

  我们总能为谴责一个人找到很多理由。


  无论哪个理由,你发现了吗?

  我们之所以谴责她们,是因为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认为女性有保护自己不受他人性侵的义务。是的,你没看错,是义务,不是权利。正因为是义务,我们才会在第一时间认定她们受到性侵是应该被谴责的。

  而事实却是,女性保护自己不受性侵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义务。权利是可以放弃的,义务是必须履行的。我们认为是义务,因为我们总在无意识中被过时、陈腐的旧观念所影响——女性的“贞操”十分重要,无论是主动丢失,还是被迫丢失,只要丢失了便是罪无可恕。

  这种“传统”的旧观念让女性即使被侵犯了也不敢发声,也正是这种旧思想让我们习惯性地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评别人。

  只有当我们把女性的自我保护权看成是权利的时候,才不会被“她是应该受谴责的观念”所摆布。


  要改变这种社会氛围,其实很难,即便是以开放著称的美国,也是如此。美国此次“Me Too”活动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敢于站出来讲述多年前的性侵遭遇,指控性侵者很大一部分得益于美国正在形成的、不再容忍任何形式的性侵行为的社会共识。美国社会对于性侵受害人的包容与支持增加受害人说话的信心,媒体和学者的宣传提高了公众对性侵的认知和防范意识。同时,集体的发声也留住了社会的视线。



  性侵是一种肆虐社会已久的流行病,遗憾的是目前的中国依然没有阻断和治愈的可能,甚至连举报都要胆战心惊。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