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古公社淘一个古着梦

江湖 2022-01-11 08:56:43




你 正 在 看 江湖 的 第 51 篇 文 章


中古公社是一家古着店。店主喜静,所以开在了北五环外。

Lily预约了这家店,我们坐了快两小时的地铁来到了这里。二哥来接的我们,二哥是店主的弟弟。小电驴骑了老远,顺风划过白桦林,又颠溜着经过几件仓库,我都能听到轮胎呵哧呵哧的喘息声,总算是看到“临768”,一会儿这就到了中古公社门口。

 


 推开大门时,被机车和背带裤酷到。


古着店的店主叫老白,东北人。老白当过兵,在日本久居过,不巧今天他去拍戏了。


二哥一边给我们倒茶,一边叹气。听二哥说,这位置虽然比较偏僻,但许多剧组会来这里淘衣服,一来就抱走百来套,但是真正造型上都会出现破绽。而且中戏、北服、央美的学生都是常客,传媒的学生也会来,有时是来消费,有时是来喝茶聊天。用二哥的话来说,老白不是做生意,他就是喜欢这些古着,在开店的时候认识一帮朋友多有意思。


但令他们发愁的是,仓库面临着被拆迁的麻烦。

 

“新做的衣架,男女款分开,工装刚排出来,刚打出模型,做了十多天,还没大量生产,房东一个电话,就遭到噩耗:要拆迁了。来这什么事都能遇到。灯泡、楼梯、架子都是自己花钱。想过拆迁,但没想得来的这么快。


■ 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整齐有秩,一点都不忍心翻乱

 

■ 小心翼翼地端详着架子上的大衣,轻轻地扣上了牛角扣。


■ 想穿上这些100年前的衣服,和背后的故事对话。



■ 其中不乏Burberry经典款风衣,Lee的牛仔裤,还有川普同款的背带裤,很多古着都沉甸甸的



 正准备劈柴给我们烧炉取暖的二哥。


傍晚的时候,老白拍戏回来了,我和他聊了不成熟的20分钟。

 

(以下文字整理自和老白聊天,有删减)


■ 刚拍完戏回来的老白和我


 

古着、vintage、二手货究竟是什么?

 

Ⅰ 现在很多人都在怀疑古着的来源,有人说是二手衣,并且加以贬损,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

 

老白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十几年了。

很简单,两个问题,一互联网上很多人说话不负责任。网上的喷子寂寞空虚,闲得无聊的人才八卦。人活着时间本来就不够用,我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我有好多事情没做,好多梦想没做完,哪有时间去评论八卦,多无聊。

 

还有就是对于“古着”的解释。在中国这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有人叫他“洋垃圾”。我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基本思维逻辑方式告诉你,可能不太好听喔:你们家死人把死人身上衣服趴下来穿你同意么?二手衣和古着每年全球流行大概几十亿件,那地球上得死多少人啊?所以很简单,哪有那么多死人的衣服让你去扒啊,死人都死得这么有品位喔。

 

古着不是二手货的代名词,古着并不代表二手衣。古着,来源于日本,叫“ふるぎ”。古着之所以能诞生,是因为每件古着都是有年代有故事的东西。从任何人身上脱下来都可以叫二手衣。同样,Vintage和古着也不是同样的东西。


你喜欢一样东西,是因为当年那种质感和设计,是现在永远无法超越无法复刻的东西,怎么能拿一些贬义词来形容他们呢?

 

 古着是孤品吗?

 

老白 

不全对,百度也不会给你们说。孤品是后人制造出的单词,根本就没有孤品这回事。它是当年生产时遗留下的产物,但绝对不会仅仅是一件,除非是机器特定的服装,比如和服、晚礼服之类这样的才会有孤品。孤品分很多种类,包含的意义太多了。

 

■ 图来自老白朋友圈


不喜勿好

 

 你会和大家分享古着背后的故事吗?别人攻击你的时候您会怎么应对呢?


老白 

当然。我身上这件,叫N3B(ps:美国二战时的经典款式),有各种各样型号的。包括她穿的(Lily),叫B3,空军轰炸机穿的衣服,有黑色和棕色的。我是个无神论者,跟人有关的东西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跟人没关的东西。很多是人为杜撰出来的,首先你要有文化底蕴。现在包括很多大众的一线品牌都在复刻vintage里的流行元素,比如MAE、空军夹克。

 

有的淘宝卖家会告诉大家:不喜勿好。每个人有自己的见解,不喜欢不代表它不好。当你不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时,就没有发言权。我了解真相,我有发言权。自媒体时代,很多人喜欢听风就是雨,一边倒。不光服装,其他话题同样如此。不知道就要闭嘴,不要去妄加评论别人。

 

一个人没有办法做到每个人都喜欢。肯定有人喜欢你或讨厌你,褒贬不一,这样活才有意思。无所谓啊,不需要辩解。你见过哪个做大事的人想这些没有用的事情,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只专注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对,我做我的事,让别人说去吧。我不想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还有很多正事没干呢。至少我在做,你在评论别人的时候你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嬉皮风的颜色,真的不知如何下手。还有很多工装size偏大,让我想起了电影《断背山》。


一生做好这一件事

 

 最近仓库也面临着拆迁的状况,所以您有什么新的打算?

 

老白 

还是继续做我的梦想。我特别狂妄地告诉过别人,我是中国玩古着界的老二,他们问谁是老大,我说我不知道。


未来我想找一个同样这么大的地方,开一个vintage超市。

其一我也在这些古着里找灵感找故事然后创造出自己的作品,有我自己独立设计的品牌。

二我要做的不光是服装本身,还包括给年轻人创造新的玩的地方——一个交流场所,提供机车、电影、音乐、茶道等等。当然条件允许的话,除了服装都可以是免费的。因为当下人们都太空虚了。

传统一套早就不灵了,人们要看的是内容。我要给年轻人看到新的理念:我是怎么活的?什么叫
crazy,什么叫梦想,这已经超出卖古着本身。

周末或一个月没地方去的时候,你可以想到:去老白那儿吧。我还会给提供住宿,让你玩,让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钱就给,没钱就免费。

 

我是个想到做到的人,我说完我就去做。就像建造这个地方一样,虽然中途出现了小插曲,但这并不影响我的人生梦想。我的梦想更不轻易去说,我说出来就一定会做到。我不想让传统的思想去左右我的生活,什么到年龄了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你们女孩就相夫教子,那样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我喜欢这件事,我一生就做好这一件事。

 

Ⅴ 那您希望未来达到什么目标?


老白 

做一个服务小镇。来这里是真的自由不是假装逼,也不是故意cosplay那种,而是生活常态。

 

Ⅵ 听二哥说您最近在拍戏,你是负责服装这一块的么?


老白 

恩,我是以艺术总监的身份,做服装造型。也是第一次演戏。

 

(我:尝试人生很多可能性嘛)

对,老了之后会有回忆,哪怕人生就演这么一次,也圆了一次梦想。可能这个梦想离预期想达到的目标相差甚远,但是有过就够了,人嘛要知足常乐嘛。这也是未来公司要走的业务,现在国内很多造型连基本审美都没有,很需要我。这个地方不需要谦虚,所以有时候就要毛遂自荐一下(此处畅笑)。

 

Ⅶ 2016年也快结束了,要不来个总结?


老白 

有喜有悲。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从艰难的建造到发生变故,但这变故却变相推了我一把,遇到很多真性情的朋友,肯定会有迎刃而解的时候。


和后代回忆时候,会有的说。当年我在中国做过很多中国人都没做过的事,这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我年轻的时候坚持了我人生中的梦想,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没有梦想,是因为对自己不够狠。从我出来一次都没有回过老家,这些是别人都看不到的,每个人都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


梦想啊,贵在坚持。

 

和老白聊天中,感觉到他的不羁和固执。不羁是他相信的生活态度,固执是他执念做好一件事的坚持。想要看到明年公社的新仓库。

趁最后清库,去淘一个古着梦吧。

幸运的话,你可以和老白聊会天,可以喝到二哥泡的茶,可以看到他的宝贝儿子,看到摄影师的鹦鹉李白,可以对出发有一个新的看法。


不要因为路途遥远,

而错过这家拥有成千上万个故事的古着店。


- MR Bai中古公社 -

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小沙河260号

 (乘地铁8号线到 底站 朱辛庄下,

打车起步价到上和庄园

需要提前预约,可以联系老白。



“听说戳下面文字会变好看,不信你试试。”


朋友,你该换个头像了。

在京城,你绝对不能错过凌晨三点的“鬼市”

北京刷夜应该去的地方是......

杭州 | 当对面绿灯再亮起 你要往哪里去

乐 | 我想念你一如独自撸管的悲伤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