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莲山众僧系列】——光明寺立寺前的苦修老头陀

大美五莲 2020-05-22 14:05:44

 


五莲

因山而名

五莲山

因光明寺而禅

而光明寺

以诸位高僧为魂


我县著名旅游专家、文史学者陈东刚先生繁忙工作之余,潜心研究莲山文化,笔耕不辍、著作颇丰。今择取其研究成果繁树一叶,推出《五莲山众僧》系列,逐期将莲山著名高僧记之,以慰众位读者。今天推出系列第一篇——《冻死不入光明寺的老头陀》。


山 里 那 些 和 尚

陈东刚



公元1602年的夏天。


明神宗朱翊钧颁发了一道特殊的与和尚有关的圣旨,发大藏六百七十八函,赐玉磬、御仗、宝幡、内帑千金,赐山“五莲”,赐寺“护国万寿光明”,遣御马监汉经厂提督张思忠赉以往,赐心空和尚紫伽梨主事。  



诺大的一份地产,拱手送给了和尚。一位妙手回春,医治神宗母亲李皇太后眼疾的川蜀高僧--心空和尚。


自此,光明寺以“皇家佛院”、“齐鲁四大名刹”而名动天下。



据传,自万历起光明寺先后受到崇祯、顺治、康熙、乾隆等帝御宠,甚至慈禧太后和国民党蒋介石都眷爱过光明寺。方志记载:光明寺“踊跃天颜,辉煌御简;梵呗琳琅,轮法轮于昭代;层檐璀璨,敞杲日于中天”。可见,当时和尚及和尚居住的光明寺是融奢华宠爱于一身的。况且,继开山和尚心空之后,泰雨、海霆、普善、翰修、绪让几位主持对光明寺扩建修葺不断,使其拥有了领袖北方佛坛,权倾朝野上下的地位。


笔者曾循光明寺遗迹,遍寻当年寺庙的辉煌。寺庙主体建筑坐南朝北,前望五朵列峦,后倚大悲峰,左控天竺峰,右制望海楼。门前观音涧、樱桃涧环翠欲滴,有漱玉、洗钵、般若、锡扣、太乙五泉泠泠如落玉。以放生池、三道山门、浆塔子、伽蓝楼、护法殿、大雄宝殿、藏经楼为中轴线,东西两侧配殿、轿房、杠房、五观堂、斋堂、东西禅堂、御使楼、御幡楼、分贝阁、方丈室,六进院落,七级抬升。另有两处佛学院(莲峰书院、雨花深处)顺寺院东墙分列,五处塔林分布于山上万松林、松梵谷、云堂竹林、朵朵青峡谷、南苑等地。



中国有不少“人以地而名,地以人而名”的先例,历数天下寺院,光明寺的规模并排不上辉煌与巍峨名刹之列,更不要说“皇家佛院”、“四大名刹”的“气势”了。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光明寺成为领袖江北佛坛,权倾朝野的寺庙呢?追其由,大概是光明寺那些和尚的原因吧,是光明寺心空和尚和他的弟子们而使其有名。


一、冻死不入光明寺的老头陀


在说光明寺的那些和尚前,先介绍一位与光明寺几乎没有关系的和尚。



史料记载,五莲山在唐朝就有僧人“筑精蓝习静”,宋代有比丘,戒比尼于此。这些僧人,大概是最早开山立柜的开拓者。随后,又有一位进山早于心空,独居颓废已久的云堂寺,不愿随心空入流的老头陀(谨此名,别无记载)。清人李织斋在方志中对其曾戏言:“门无扉,供无几,僧无衲;无游人,无灯火,三仁王像一老头陀,伴凉月,伴寒霜,伴苦雨凄风;头陀拾残叶烧折脚,铛煮麻麦饭,食之面寂而冷;余问:‘奚不去?’谢曰:‘吾留与如来共雪山苦行也’噫!此僧可谓善解嘲矣。”



老头陀不是川蜀高僧,却是个“方脑壳”。此时,其心中凄凉,早来于心空,早打下佛陀营盘,却将名山名水和清风翠竹,就那么轻飘飘拱手相让于心空了。剃度禅宗云游八方的心空出身川蜀望族,绝不是“死脑筋”。他要干净利索、不欠情不留面、名正言顺地接手五莲山,要让天子来办理这个交接手续。于是,“汗轮雪蹬,心血几枯,始得空山有姓,法社有名,泉石三被纶音,亦可谓海隅盛典破天荒矣”。



心空成功了,他的北京之行,奠定了心空和光明寺四百年的长青基业,落成了气势恢宏的光明寺。心空也曾邀请老头陀到光明寺里一起干,但回答很简单:“吾留与如来共雪山苦行也”。当世这种苦行修炼,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大无畏的乐观主义和尚真是不多了,只能说这是个埋头修炼的和尚而已!(未完待续)


大美五莲

关 注 │ 微 信 :dameiwulian

即 可 每 天 看 到 我 们 的 精 彩 推 荐

专 注 原 创 、 分 享 经 典

与 五 莲  一路同行



更多五莲精彩,尽在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