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500万,就丑态毕现

嫣然 2020-11-20 14:42:38



占了便宜,还要卖乖;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真不好意思,屁股决定脑袋,作为一个无产阶级的底层人民,以上就是我对那篇火爆的《绝望!手握500万 在北京我却无家可归》的感受。


文中讲述了一对夫妻卖掉了五年前购买的住房,想要换购一套学区房,结果《北京317房产限购政策》出台了。在做了假离婚的努力后,仍然无法实现换房,于是愤而决定移民。移民便移民吧,偏偏还心有不甘,哀嚎着绝望。






最近关于房价的话题异常火爆,我也不能免俗,文中提到的限购令一出台,我就搜索了解了相关的条例和解读。


简单来说,限购令就是:认房认贷,购买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比例不低于60%,非普通住房的首付比例不低于80%。


限购令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人?


像《绝望》中那位网络署名为胡马的作者一样,那些利用杠杆实现改善住房需求的中产阶级。


新政实施之前,那些人是如何利用杠杆的?


知乎一位匿名知友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粗略算了一笔账:


假设你手持50w现金,在单价4W时入市,持有到单价8W时换房,首付比率四分之一(为了计算方便)


  1. 50万贷款150万,持200万,单价4万买房50平米

  2. 房价几年涨到8万每平米,手持50平米房子,价值400万

  3. 卖房,还掉150万贷款,手持250万现金

  4. 250万贷款750万,持1000万,单价8万买房125平米


(计算的很粗略,实际操作中考虑到购房者的还贷能力,二次杠杆未必加满,但是原理是一样的)





这种利用杠杆改善住房的影响是什么?


卖房还贷再购房,没有新的资金投入市场,却拉高了房价。这种以房换房的方式使得换房链上的N方可以坐地起价,抬高房价。反正手中有房,心中不慌,你涨我也涨,大不了少换几平米,总归的是换的起。


以房换房者,几乎不用花一分钱,靠银行贷款就能实现改善住房需求,他们动动嘴皮子就把房价抬起来了,最不济还能把房子一卖,贷款还了,本金照样增值。


这种有房者之间的换房游戏,造成了有首套房刚需的年轻人,拼死也上不了车,他们靠辛勤劳动的收入,根本就不可能追赶上这疯狂上涨的房价。可是同时,他们又是这个换房游戏最终端的买单者,一旦再也没人有能力接盘买单,会造成整个链条断裂崩盘。


《绝望》一文中的作者胡马,同样是将五年前购买的一居室400万出手,计划换购价值900万的学区房。投入的150万存款,在900万这个数字面前,可谓是九牛一毛。如果不是因为杠杆,年存款30W,怎么敢短短5年就觊觎价值900的学区房。


作者是房价飞涨的受益者,只不过赶上了新政出台,没有来得及将杠杆的利益最大化而已。正如有人评论的那样:如果不是房价飞涨,他连500万都没有。所以,有什么好抱怨呢?


偏偏作者像是一个得了便宜,却没有卖到乖的孩子,满地打滚的要卖乖要同情要安慰。而那些连便宜都没占到的社会底层,那些没有赶上房产红利期的年轻人,又该怎么办呢?





现在有很多的中产阶级家庭,面临着向上走一步很难,退一步却又不甘心的尴尬境地。然而谈绝望,却未免太矫情,因为有太多同样优秀的人群,还在为了更多的生存资源而奋力奔波。


我家楼下早点摊的一对小夫妇,每天天不亮就要开始忙碌,无论刮风下雪,雾霾对他们来说反而没有下雨严重,毕竟不影响干活;路边的小卖部,很多都是到了深夜依然亮着灯,万一还有生意呢?电梯上的外卖小哥,因为迟到了几分钟而捶胸顿足,懊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地铁上加班晚归的白领,一脸的疲倦却依然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写写划划;生活区里不乏有老年人,步履蹒跚着在各个垃圾点翻翻捡捡。


他们都不甘于贫困,都在挣扎着一步步的艰难的向上走,他们才是所谓学区房的最终供养者。


生活的艰辛,谁比谁又能轻松多少?要说劳累,他们更劳累;要说委屈,他们更委屈;要说焦虑,他们的生存资源不足比起改善生活需求要焦虑几万倍!


他们也有老人要赡养,也有子女要上学,有的夫妻因为租房,孩子上学都没有学校接收,更别提什么学区房了,有学上就偷着乐了。他们都没有谈绝望,被供养者却因为没有利益最大化而谈绝望?


如果非要说绝望的话,他们甚至没有发声渠道说出自己的绝望,他们更没有洋洋洒洒几千字谈绝望的闲情逸致。有那功夫,不如多捡两个瓶子,起码离首套刚需住房又近了两个瓶子的距离,也算是为作者那样家庭里孩子的学区房贡献两个瓶子的价值。




无产者在鄙视链的最底端,作者看不起他们,自认为比他们能力强价值高,如文中所说的:我在这座城市努力奋斗了将近十年,赢得了我自认为该得的东西。


可是我相信,北京的学区房一定有人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买的起。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你的能力所提供的价值远没有达到轻松购买学区房的程度?


从无产者身上获得的优越感,不足以支撑起一套学区房,它需要你赢得更多“该得的东西”。


想买学区房本无可厚非,毕竟有梦想有目标是好的,但是当发现欲望和能力之间的差距,竭尽所能也无法跨越的时候,只有降低欲望。


老人们常说,要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话糙理不糙。比如我,就从来没有因为无法获得马云那样多的财富而绝望。对自己没有没有清醒的认知和客观的定位,即便移民也是无尽的绝望。





每一位父母都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捧到孩子面前。一套学区房重要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教育来自家庭。我们总爱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是,起跑线是什么?仅仅是财富的比拼?


在新时代中,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学历开始满天飞,经验开始不再值钱,曾经的人脉资源也渐渐失去了价值,竞争法则不断的发生变化,不断的归零、推到、重建。


无论中产者还是无产者,每一位父母能够留给孩子,使其一生受益的是不甘平庸的意志,积极进取的意识,乐观向上的精神,从容生活的态度。


面对挫折不屈不挠,绝不轻言放弃,永远对未来充满希望;面对顺境不浮不躁,保持冷静理智,对自己有清醒客观的认知。让孩子拥有可以面对一切伤害的坚强的意志,也不乏可以感受一切温暖美好的柔软的心灵。


这些绝非仅凭一套学区房,一所重点学校的教育可以赋予孩子的。





不同的阶层,会有不同的利益,得了便宜就别再大张旗鼓的卖乖,无病呻吟的表演绝望。


作者绝望的姿态不会因为手中的500万而显的格外的悲壮,更何况那500万是因为房价飙升而激增的财富,只是财富格局调整的结果,无关于自我的努力。


最大的无能不是因为财富上的不足,导致手握500万,矫情着说无家可归,而是没有清醒的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的能力,导致没有分得一杯羹,就满地撒泼打滚。



PS:关于中产绝望刷屏的主题,已经很多文章被删除了,不知道这篇是否能够幸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这算不算是一种英雄主义呢?管它呢,我要吐槽,要道歉,为了没有及时为中产家庭的孩子们的学区房而做出贡献,导致他们辣么绝望,我很自责。向面前的泡面保证,我是真心的。



◆◇◆


 我是嫣然 

温和巨蟹女,偶尔会毒舌

做一名认真努力而有趣的女子

陪你一起遇到更好的自己


公众号ID:

yanranshiliu

长按下侧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