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vs希拉里 谁会对中国更友好?

菲特投资一金友义 2020-10-16 15:54:28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被美国学界公认为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最重要的一场大选。两党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频繁打“中国牌”。共和党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有代表性的观点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偷走了我们历史上最多的工作”,而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认为中国和美国经常立场不一,“我们必须捍卫我们自己的立场,同时,找到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


他们的对华政策究竟是什么?一旦入主白宫真的会被执行吗?


空白的从政经历,高调的巨贾身份,相当一部分最坚定的支持者是“正在日渐衰弱”的美国制造业的蓝领,这使得特朗普竞选中最引人注目的对华政策涉及“中美贸易”。特朗普指责中国不但侵犯美国知识产权,还通过长期操纵汇率促使人民币贬值,以变相补贴国内出口商对美倾销。而且,中国以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窃取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特朗普声称将通过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加收高关税”,以“迫使中国政府回到谈判桌”,进行新的贸易协定的谈判。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却明确表示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反对,该贸易协定被广泛认为具有很强的“制衡中国”的目的性,譬如其中强调“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其实迎合了特朗普对中国的指责。特朗普反对TPP的原因是基于他“反自由贸易”的立场。


然而,所有针对自由贸易的责难都忽略了以下事实:国际贸易得以广泛存在的基础是,贸易双方利用各自的比较优势,重新实现生产职能分配,双方皆可获得更大的整体利益。


由于美国较高的人工成本,美国制造业衰弱具有一定的必然性,国际贸易虽然导致一部分商品制造者丢失了红利,一部分工人失去工作机会,但是,国际贸易同时也创造了另一部分人的工作机会,让另一些产业获得红利,如美国具有相对优势的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同时获利的还有,以较低价格买到国外进口产品的美国消费者。


因此,一旦加收高关税,损害的不仅仅是国外制造商,同时还有美国消费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由于市场未处于最优运行状态,而造成相当一部分“社会无谓损失”(deadweight loss),也就是说,美国国家整体利益将受损。


除此之外,根据美国宪法三权分立的原则,新的贸易协议需获得美国国会的批准,而那些在华拥有巨大利益的美国企业巨头们不会放弃游说国会的机会,这部分利益集团必然强烈阻挠相关法案的通过。而且,此类“反自由贸易”的协议即使获得行政支持或立法批准,也有可能被上诉至美国联邦法院,美国司法系统作为“理性独立的存在”,可能会做出保护自由贸易的判决,判定此类“反自由贸易”的协议违宪。


因此,即使特朗普成为了最高行政权力的代表,如此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政治方案,因为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制约,也很难获得通过并真正推行。


除了贸易“制华”之外,特朗普声称要扩张美军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对抗中国在该区域建设“人工岛屿”和军事基地的行为,以增加对华谈判的筹码。


这又是特朗普众多“前后矛盾”言论中的一条。因为在与希拉里的第一次电视辩论中,特朗普坚持表明了他的“孤立主义”立场:让美国摆脱“世界警察”的身份,转而要求美国的海外“盟友”承担更多军事责任。而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必然需要美国强化与日韩及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同盟关系,这与他急于“让美国摆脱海外军事责任”的政策主张是相背离的。


可以说,没有特朗普,就没有那么多好看的电视脱口秀。但是没有希拉里,或许就没有那么多好看的美剧。将近20年的辩护律师从业生涯,在丈夫性丑闻危机的艰难时刻,维护家庭的毅然决然,一定给了《傲骨贤妻》的编剧充分的灵感,而后更加积极地参与政治,从国会参议员成长为《国务卿女士》,如今二度征战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比《纸牌屋》的女主角更像她的第一夫人吗?数十年丰富的律政履历,包括处理对华关系上的丰富经历,也让希拉里的对华政策更为复杂。



2014年,希拉里在自传《艰难抉择》中曾言简意赅地形容中美关系——“亦友亦敌”。基于中美依旧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希拉里会选择在以下领域继续加强对华合作:中美贸易、朝鲜核危机和全球气候变化等。值得注意的是,在获得民主党内部提名后,希拉里为争取桑德斯的选民,对TPP的立场由支持转为反对。


与此同时,希拉里会通过强化与日韩等国的盟友关系,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企图保持美国对“一个日渐强大的中国”的相对战略优势。在与特朗普的第一次电视辩论中,希拉里强调她领导下的美国会继续履行与盟友的“共同防御”责任。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希拉里也曾强调,南海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与特朗普不谋而合。


除此之外,希拉里还可能在一系列中美敏感问题上对华发难。希拉里虽然一直以来在中国具有较高知名度,但却被视为“对华强硬政客”而不太受欢迎。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联合国妇女大会上,当时还是第一夫人的希拉里利用人权问题,首次向中国政府开炮。而后,她频繁在计划生育、西藏问题和互联网审查权等问题上责难中国政府。最近,在第一次电视辩论上,希拉里则声称美国受到了来自中国国家机构的网络攻击。


以希拉里为代表的传统美国政客,频繁在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政府发难。但现实状况是,美国政府在实行双重标准。今年5月,美国政府为争取对华战略优势,曾主动改善对越关系,取消对越南武器禁运。而2015年年底,越南也已成为TPP成员国。针对越南国内在人权问题上的丑行,美国保持缄默。纵观国际政治,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在理念问题的强调上时有进退,不过是将其视作一种讨价还价、施加压力、赢得国际舆论和占领道德高点的筹码。


今年10月,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发布最新报告,称“美国下一届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将面临严重战略困境”,随着中国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日渐增长,美国对华相对战略优势逐渐缩减。


一方面,“中国正在与美国的亚太安全建构竞争,并且质疑美国的全球领导性” 。美国政府需要“反制”来自中国的挑战;另一方面,“处理国家安全和经济问题,以及跨国恐怖主义、网络安全、气候变化、污染和食品安全等全球问题”,美国又离不开与中国的广泛合作。兰德公司关于中美“合作与竞争”关系的判断及战略建议,与希拉里在竞选过程中强调的对华政策主张基本一致。


随着近年来中国国家实力的不断上升,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越来越多牵扯到美国内政。新华网今年5月11日的评论曾指出,“打中国牌”已经成了美国总统竞选人的“必备套路”。厥词也好,示好也罢,都是为了选民手中的选票。




瞬息万变的国际国内形势,可能会左右政客对某些具体政策的态度。但是,外交政策的制定,基于一国的国家利益、国家实力和国际政治现状。根据中美相互依存又相互竞争的现状及发展趋势,美国下一任总统对华政策的制定方向上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同时,考虑到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的制衡,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入主白宫,出现极端对华政策的可能性都比较低。


对美国总统而言,竞选的时候打“中国牌”容易,上任后兑现“中国牌”则并非轻而易举。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指责和极端的竞选口号,在现实利益面前可能都是羸弱的。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