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晨读,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论语汇 2022-08-14 12:33:22

【晨读内容】

3.26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导读学者】

于閩梅: 教授

孫福萬:國家開放大學 教授

溫海明: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學院 教授

 

【义工老师】

轮值理事:崔茂新

晨读主持人杜英、朱丽君

内容分享义工:丁跃伟、王莉、王玉峰、刘翠媛、刘蕊方、江骏芳、朱丽君、江宏澤、杜英、汤兆宁、郭利琴、耿亚鹏、柳慧、姚湘彦、崔圣、楼一家


【吟诵老师】

柳慧、徐俐、李凤、朱立新

子曰^ 里仁為美 擇^不^處仁 焉得^知

注:^入声字短读;*关键字重读;~强调或语气长读。


【晨读笔记】

朱丽君:

【論語晨讀】第699天 

孔曆二千五百六十七年 夏曆丙申年十月十六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石立善:

大家早安[太阳]

本章讲择居。

那我就先讲几句,等等王老师和曾老师。

里,五者为邻,五邻为里。

本章的里,朱子释为名词。里有仁厚之俗为美。


崔圣:

五户为一邻,五邻为一里,这是西周邑里的建制。


石立善:

里,具有仁爱厚道的风俗的是好地方。

在选择居住地时,如果不选择有仁爱厚道的风俗的里,怎么能称得上有智慧呢?

因为不选择里仁,则失去判断是非的本心。

处,读作chu,三声。知,是智的通假字,读作zhi,四声,

夫子曾经说过,危邦不居,乱邦不入。讲的也是要慎重选择居住地。

朱子之前的古注,将里解为动词,仁解为仁者,也通。

这章的字句义理浅显,建议和上一章一样,群友可以背诵下来。

里仁篇有好几章是讲仁的,主次和侧重不同。

本章讲择居当选择仁厚的地方。


崔圣:

曾经也有讨论认为,里仁,是内心有仁。@石立善 老师怎么认为?


石立善:

荀子也很重视择居,他说: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

“防邪辟而近中正也“,是之所以里仁的深层原因。

@崔聖之(管理员) 

曾经也有讨论认为,里仁,是内心有仁??

我个人是这么看的,做普及和导读不是为了创新,尽量不要推出和推广自己的新的理解。起码导读老师应该是这样。

孔子一共讲了十一个字,古代汉语的词语简短,而含义丰富,随便发挥和阐释,提个新说法,大概中学生以上就可以做到。


崔圣:

从荀子的话来看,也印证了里为居住。


石立善:

将里解为动词居住,当然也没问题。

我想,导读的基本原则还是应以最主流最正统的汉人或朱子的注释为主。

本章一言以蔽之,曰居无邪。


崔圣:

孟母三迁也说明这个问题


石立善:

风俗淳厚的居住地,不仅对自身,对家庭子孙的影响都很大,所以古人特别讲究卜居。


郑静:

@石立善 风俗淳厚的居住地,不仅对自身,对家庭子孙的影响都很大,所以古人特别讲究卜居。卜[玫瑰]


石立善:

人具有流动性,择居,择业。。。总是处在选择判断之中。

我上午有课,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再会。[握手][抱拳]


杜英:

本章一言以蔽之,曰居无邪。[强][强]

@石立善石老师辛苦了,感谢[玫瑰]


馬震宇:

网络社区的发达,让“择不处仁”更容易;

现实中的居所已经无法限制人们啦。


刘国庆:

谢谢各位老师导读,我说几句个人看法,请各位老师指正

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居住在仁义之乡,生活是美好的。不定居在仁义之乡,不能认为是智慧的人。

这段话的论证思路却很深刻。仁义之乡,指的是风俗的淳朴。风俗淳朴的价值是“美”-生活的美好。生活的美好在这里作为仁义风俗的结果和目的出现。是比风俗淳朴更为根本的价值。而生活美好的主体却是每一个个体的。这段话明确的把社会秩序(仁义风俗)何个体生活的质量(美)联系了起来,断言社会秩序是个人生活美好的前提。

但社会秩序要成为个人生活美好的前提,还有一个先决条件,即个人的迁徙自由。个人能够“择”第而处,才能够实现“里仁为美”。孟母能够三迁,才能够让孟子居住在礼义之乡,成就孟子的伟大人格。

在孔子时代,个人的迁徙自由是不言而喻的,孔子只是论证如何运用这迁徙自由而已。孔子自己“周游列国”,甚至想出国定居“乘桴浮于海”都是对这迁徙自由的运用。正是孔子周游列国,使其教化范围从鲁国扩展到了华夏诸国,鲁国的司寇成了整个华夏文明的导师之一。

但今天孔子还能周游列国吗?比如,孔子如果到北京定居,他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首先,孔子户口是山东的。到北京来先要办个身份证,才能买票。他一买票,季氏立刻就知道了。如果季氏不喜欢他老人家出国讲鲁国坏话,,可以在车站把他老人家截下来。

其次,就算孔子坐车到了北京,事情麻烦立刻就来了。首先,孔子在鲁国习惯坐车了,这车没办法带到北京来。高铁肯定不给运输。就算运到了北京,也不能上路。北京堂堂国际大都市,怎么能跑马车呢?

不能坐马车,就不坐吧。孔子想买辆汽车开呢?需要摇号的。象孔子这样的外地人,关系不硬,怕是摇号的运气不会太好。

其次,孔子自己到北京来,是可以的,可是如果孔鲤也跟过来,就很麻烦了。因为孔鲤的学历似乎国家不承认啊,北京现在实行积分落户,孔鲤怕是搞不到北京户口。没有北京户口,你孩子将来考大学不?


石立善:

@刘国庆 刘先生总是这么幽默风趣![强][强]


刘国庆:

那么,我们的迁徙自由,是什么时候被加了层层限制呢?

国家大规模地编排民户,列入籍帐,给予并确定民众的身份,应当始于战国时期。《史记·秦始皇本纪》记秦献公十年(前375),“为户籍相伍”。《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289页。所谓“相伍”,应当就是以五家为“伍”的办法编排户口,“伍”是户籍编制的基本单位。《史记·商君列传》叙述秦孝公三年(前359)商鞅主持的第一次变法,说:

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举以为收孥。

“令民为什伍”,司马贞《索隐》引刘氏云:“五家为保,十家相连。”张守节《正义》说:“或为十保,或为伍保。”也就是或者十家,或者五家,编成一组,互相担保。“相牧司连坐”,司马贞解释说:“牧司,谓相纠发也。一家有罪而九家连举发,若不纠举,则十家连坐。恐变令不行,故设重禁。”这条法令,将户籍与治安责任、赋税负担、军功受赏、罪责惩罚联系在一起。户口编排的单位,是“户”,所以法令特别规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也就是家里有两个成年男子而没有分家的,要征收两倍的赋。《商君书·境内》说:

四境之内,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生者著,死者削。

无论是丈夫(男子),还是女子,都要在户口簿上登记,让官府掌握其名册,新生儿要登记(“著”),死者要削去他的名字(户籍是写在简牍上的,所以是“削”)。

换句话说,战国时代诸雄竞争,带来了国家对个人的权利加以限制,把个人变成了“耕战”的机器,而个人的生活幸福,却不在国家的考虑之列。秦的“虎狼之国”就是牺牲个体“里仁为美”的自由而取得的。


石立善:

那我也跟着刘先生风趣一把!孔子迁居到北京,他的学生一大群都跟着进京,估计除了颜回、子路、子贡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都去跟着墨子老子庄子等等首都的著名学者去读硕士、博士了。

大部分都会变成钱理群老师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孔门大乱,不攻自破,孔子学园解散。[憨笑]


刘国庆:

那么,儒学在这个时代,在列国竞争的环境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我们看到,限制个人自由,是秦献公开始的。其次,是得到了商鞅的系统化和加强的。,是以法家和帝王的联盟为核心而运转的。

而法家虽然不再忠实于儒家的理想,不再是儒家,却脱胎于儒家,如韩非李斯脱胎于荀子之学,李悝法经肇始于子夏设教的魏国。从学说上来说,法家依赖并歪曲了儒家对“礼”的强调和重视,,从社会结构来说,儒家强调尊王,也为法家打造了一个稳定的皇权和稳定的社会环境。也因为儒家尊王,当法家以王的指令行事时,儒家毫无抵抗之力。

发言完毕,谢老师指教

@石立善 在今天,仁善的社会如何可能?

迁徙自由才能带来良风美俗,没有迁徙自由,各个地方就都是铁板一块了。


吴小萌:

嗯,没有老师讲到美、仁、智的区别…

日常生活中,一旦离开了“不仁”,开始往“仁”靠拢的时候,美感就开始呈现了。但这时,美不是仁,正如孔子说的,“武乐,美,但不仁”一样。

音乐和弦,一旦离开了二度和弦的紧张与不安,三度和弦就开始呈现美了,但不如四度、五度和弦来得“善”。

也就是说,在往仁的一步步靠拢中,美,也在一步步地呈现。

知道这个道理的,当然就是聪明人喽,就是“智”喽。

下篇有“仁者安仁,智者利仁”,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当美到达了仁的时候,就要维护仁了;当美还没有到达仁的时候,利用智慧,使美到达!

一家之言,想到哪里说到哪里,见笑。[抱拳]


张吉华:

《论语》在讲仁义礼忠信,而《道德经》在驳仁义礼忠信,这说明儒道两家宗师都纠结在这套基本价值观念体系上。《说文》释仁为亲,《论语》以爱人解,看似有别,其实一样,这是角度不同而所述内容课题不同罢了。仁之亲与爱皆从动词角度解,都是言之一种主观的积极所为,于易卦言是阳爻因亲而入于阴爻位,又因爱而转其阴为阳。这在先秦谓之内圣外王之事也。阳入阴而化阴为阳,于今之语义可曰之以为人民服务也,阳为正事,阴为负事。、社会追求,是为儒家的根本出发点、基本价值取向,也可曰之为核心价值观。从这个核心出发,首先产生的是一种追求信念、行为趋势,孔子曰之为义。义是一种行为的必须、必然之因由性的东西,属于思想意识精神范畴,至于这行为怎样运行,则属于轨迹、规律、规则、规范之制度与风俗问题,孔子曰之以礼。故礼既是名词也是动词,《说文》"礼,履也"。礼是一个主体主观的执行运行问题,未涉及主体与客体、主观与客观的关系问题,于是孔子又提出了"忠"。忠者从中从心也,中是动词为入中之义,于易理为阳爻入中于阴爻位之义。《论语》云“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就是这个易理的运用解读。阳与阴相交、君与臣(民)相合,其前景怎样取向呢?孔子拟之以“信”,《论语》言“信以成之”,是成功的成,是一种客观性结果,后人多言之以诚,而这诚是从主观角度言义,只能表行为之诚意,而不能表行为之结果。孔子以仁为核心、目标、理想,以义为行为之动力,以礼为行为之规范,以忠为关系之调节,以信为检验之标准,是出于仁而行于义,以礼忠信合而为其仁。故孔子之宗儒是重主观见之于客观之理路的,这与后来孟子重义偏向心性之路是不同的。孔子祖述尧舜章显文武,,故其始终守其“仁”之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思想路线,由仁而至于天下为公、至于为人民服务,。


——<参考资料>——

资料编纂【論語滙】志愿者 

【論語譯註】

里仁篇第四

4.1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译文】孔子说:“住的地方,要有仁德这才好。选择住处,没有仁德,怎么能是聪明呢?”

【注释】[表情]里——这里可以看为动词。居住也。[表情]处——上声,音杵,chǔ,居住也。[表情]知——《论语》的“智”字都如此写。这一段话,究竟孔子是单纯地指“择居”而言呢,还是泛指,“择邻”、“择业”、“择友”等等都包括在内呢?我们已经不敢肯定。《孟子·公孙丑上》云:“孟子曰:‘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巫、匠亦然。故术不可不慎也。孔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智?’”便是指择业。因此译文于“仁”字仅照字面翻译,不实指为仁人。


【論語正義】

里仁第四  

  4.01子曰:“里仁為美。鄭曰:“里者,民之所居。居於仁者之里,是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鄭曰:“求居而不處仁者之里,不得為有知。”

  o正義曰:《說文》:“擇,柬選也。”《後漢書張衡傳》:“衡作《思玄賦》曰:‘匪仁里其焉宅兮!’”李賢注:“《論語》‘里仁爲美,宅不處仁’,里宅皆居也。”《困學紀聞》謂《論語》古文本作“宅”。惠氏棟《九經古義》:“《釋名》曰:‘宅,擇也,擇吉處而營之。’是宅有擇義。或古文作‘宅’,訓爲‘擇’,亦通。”馮氏登府《異文攷證》引劉璠《梁典》“署宅歸仁里”,亦作“宅”字。

  o注:“里者”至“有知”。

  o正義曰:《爾雅釋詁》:“里,邑也。”《說文》:“里,居也。”“仁之所居”,“仁”當依皇本作“民”。《文選潘岳閒居賦注》:“民”作“人”,此唐人避諱。“居於仁者之里,是爲美”者,《大戴禮主言》云:“昔者明主之治民有法,必別地以州之,分屬而治之,然後賢民無所隱,暴民無所伏。使有司日省,如時考之,歲誘賢焉,則賢者親,不肖者懼。”是古有別地居民之法,故居於仁里,即已亦有榮名,是爲美也。“求居而不處仁者之里,不得為有知”者,此訓“擇”爲“求”也。《荀子勸學篇》:“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今求居不處仁者之里,是無知人之明,不得爲有知矣。鄭氏此訓與《論語》古文義合。皇疏引沈居士云:“言所居之里,尚以仁地爲美,況擇身所處,而不處仁道,安得智乎?”案:《孟子公孫丑上》:“孟子曰:‘矢人豈不仁於函人哉?矢人惟恐不傷人,函人惟恐傷人。巫匠亦然。故術不可不慎也。孔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禦而不仁,是不智也。’” 觀孟子所言,是擇指行事。沈說蓋本此,於義亦通。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孔曰:“久困則為非。”不可以長處樂。孔曰:“必驕佚。”仁者安仁,包曰:“惟性仁者自然體之,故謂安仁。”知者利仁。”王曰:“知仁為美,故利而行之。”

  o正義曰:《墨子經上》:“久,彌異時也。”《說文》:“長,久遠也。”隸變作“長”。《禮記坊記注》:“約,猶窮也。”不仁之人,貧富皆不可久處,故先王制民有恒産,既富必教之也。“安仁”者,心安於仁也。“利仁”者,知仁爲利而行之也。二者中有所守,則可久處約,長處樂。《表記》:“子曰:‘仁有三:與仁同功而異情。與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與仁同過,然後其仁可知也。仁者安仁,知者利仁,畏罪者強仁。’”“安仁”,是自然體合,功過皆所不計,其仁可知。故直許之曰仁者,若利仁、強仁,是與仁同功也,其仁未可知,故利仁但稱爲知也。又《表記》:“子曰:‘中心安仁者,天下一人而已矣。’”又曰:“無欲而好仁者,無畏而惡不仁者,天下一人而已矣。”言“無欲而好仁”,則與利仁者異;“無畏而惡不仁”,則與畏罪強仁者異。此惟安仁者能之。《中庸》云:“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彼文以安行爲仁,利行爲知,勉強行爲勇。聖人均要於成功,不以誠僞苛求之也。《大戴禮曾子立事》云:“仁者樂道,智者利道。”義同。

  o注:“惟性仁者,自然體之。”

  o正義曰:《易文言傳》:“君子體仁,足以長人。”


【論語集註】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處,上聲。焉,於虔反。知,去聲。里有仁厚之俗為美。擇里而不居於是焉,則失其是非之本心,而不得為知矣。


【論語註疏】

《里仁》

里仁: 

【疏】正義曰:此篇明仁。仁者,善行之大名也。君子體仁,必能行禮樂,故以次前也。

里仁: 

子曰:「里仁為美。鄭曰:里「者,仁之所居。居於仁者之里,是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鄭曰:「求居而不處仁者之里,不得為有知。」

打開字典 

【疏】「子曰」至「得知」。[表情]正義曰:此章言居必擇仁也。「里仁為美」者,里,居也。仁者之所居處,謂之里仁。凡人之擇居,居於仁者之里,是為美也。「擇不處仁,焉得知」者,焉。猶安也。擇求居處,而不處仁者之里,安得為有知也?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論語滙】网站 。      
↓↓↓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