恳请大家帮助这个遭遇不幸的家庭

北洋学堂 2022-01-12 15:30:10

赵英玮同学是北洋学堂暑期班二期的学员,是大连民族大学的建筑学在读学生,因此我们担保事件的真实与急迫性。

英玮的至亲于2015年6月在北京查出患有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接受手术后略有好转,依靠抗免疫排斥药物稳定病情。这一年半里的每一日他们都度日如年。经历这一年半的陪护与一年半的提心吊胆,不论是谁都已身心俱疲,一年半的治疗也耗光了他们本是农民家庭的所有积蓄,并且负债累累。如今,病情突然复发,面对肆虐的病魔和天文数字的医药费用一家人已束手无策。绝望笼罩着这个家庭,天命不公,但以泪洗面的他们依旧对生命有无限的渴望。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病者的伤痛我们无法切身体会,但我们可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悲痛无助的他们感受温暖。


恳请大家为这个家庭伸出援手,尽我们力所能及的微薄之力。众人拾柴火焰高!

以下为“轻松筹”入口二维码及赵英玮同学的自述:



         我叫赵英玮,付田吉是我老姨夫,王艳丰是我老姨,夫妻二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早些年老姨夫在外打工,老子在家种地,收入微薄。后来,老姨夫回到家在家里和他的哥哥一起干装修这行,收入慢慢多了起来,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一次鼻子不停的出血吃药也不好,于是去县里医院检查,验血被告知血小板偏低,建议去大医院再好好查查,最后转到北京三零九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于是就在留院治疗,在院期间治疗费用共计40多万元,这种病高昂的治疗费用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起的,更何况一个农民家庭,其中亲朋好友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老姨夫。
        本来以为病已治好,于是出院回家养病,每月定期去北京复查,前几个月都很稳定,血小板数量逐步回升,但是就在上个月去复查,发现血小板数量又偏低,院方建议留院观察。在院观察几天后病情真的复发,血小板数量严重低于正常值,需要再次化疗和移植骨髓。上次的治疗花费已经榨干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亲友也是尽了最大的能力援助这个家,却仍无法填补上这个巨大的窟窿。
        老姨夫对我就像亲生儿子一样,我很想尽全力帮助老姨夫,可是现在还在上学的我除了得知老姨夫需要A型血小板,就立刻给他抽了两个单位血小板给他用以外,并没有在经济上援助老姨夫的能力。我恨不得多抽几个单位,只要别把我抽死,因为我还想回报我老姨夫,让他享清福,可是护士最多只让抽两个单位。
        小时候因为爸妈工作忙,没时间照顾我,就把我放在老姨夫家,让老姨夫和老姨帮忙照顾我,老姨和老姨夫他俩没有自己的孩子,就把那份父爱和母爱投入到了我身上,对我就跟亲生孩子一样,从没骂过我,小时候我要啥给我买啥。后来长大了,懂点事儿了,我说我啥也不缺,不用给我买,老姨夫就直接给我钱,让我自己买。
         小的时候,很喜欢去老姨夫家(农村的童年还是很有乐趣的)放假就回去玩,不管几天的假,两三天也要坐上两个小时的车回去。但是后来初中的时候喜欢上了电脑游戏,老姨夫家没有电脑也没有网,我也就不怎么爱回去了,或者回去也就待几天,每次从老姨夫家走的时候,老姨夫都说再多呆两天,明天我带你去大河叉子电鱼去,我就直接推脱说,天太热受不了,然后就回家了。(小时候最喜欢和老姨夫还有二舅冬天上山撵兔子,夏天下河电鱼。现在想想老姨夫当时说话的语气,透露着恳求与期待,我就那么头也不回,想也不想的回绝了,真是混蛋。)后来有一次老姨夫给我打电话说,咱家里按电脑还有无线啦,这下你能回来多待几天啦。语气里充满着期待,我是头一回感觉到自己这么不懂事儿。那会儿,已经上高中了,放假还要上补课班,根本没假期,于是我回去待了一个星期,我逗老姨夫说,你平常都用电脑干啥?他说,没事儿看看新闻电影啥的,其实我更清楚,除了我在的时候,他家基本没人动电脑,因为电脑显示的上次开机时间是我上次走的时候,老姨夫家的网速比我家的都快,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我回去多待两而已,每次想到这事儿心里都要颤一下,骂一句原来的自己,你真自私,混蛋。
        考上大学的时候,老姨夫二话没说,直接给我拿了5000块钱,我说,太多了不合适,老姨夫跟我说,我也没孩子,不给你花给谁花,我现在也不知道你缺啥,给你点钱想买啥就买啥,要是缺钱了就跟我说。
        我敢问,在这个世上除了父母至亲以外,谁还会这样对你。人生最无奈的年纪就是现在,雄心万丈,却无能为力。“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还没回报他对我的好,不想在遗憾悔恨中度过一生。所以,在这里向大家寻求帮助,希望大家可以帮助我的老姨夫渡过这关。希望大家慷慨解囊,不在多少,我在这里拜托大家了,谢谢大家



再一次附上二维码,再一次恳请大家帮助。谢谢大家可以看完,感谢你们,祝大家都有健康的身体,家庭幸福。谢谢!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