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的美国老板让我走人,一个PhD留学生的血泪史 | 论读博选导师的重要性

洋博士留学 2022-01-09 09:13:08

来源说明:本文转自寄托家园论坛,由网友zirenjie2000于2016年2月发表。
我是读PhD的,这是在美国的第二年了,在美国一所排名还可以的公立大学

我第一年加入了一个才成立的课题组,老板是个学术非常一般的美国人,刚刚当上assistant professor,才建立实验室。我老板没钱,我一直都是在做TA。整个实验室除老板外,一共五个博士,一个博后。六个人中,只有我一个中国人。

进组后各种不顺,一来是文化差异,我英语非常一般,组内的人觉得和我交流很别扭,因此也很少聊天。我自己觉得可能是说英语的方式或者用词不当,让他们觉得我没有礼貌,或者触及了一些美国人一般不会谈论的话题。这是其次。主要的是,组内一个高年级的PhD,每次总以各种理由推辞,不带我做实验,甚至是约好了时间,也不出现,推脱说临时有事。有时,仪器他都不给我培训,要知道,美国这边管得很严,不经过培训私自使用是会被通报到学校的。他们还到老板面前说我不注意安全,其实我就是有时忘记了穿实验服,或者忘记了戴防护镜。后来发展到,他们把我告到老板面前基本上就是他们的一大人生乐趣。我去给老板解释,老板哪里听我的,毕竟我是新来的,次次都责怪我。

我老板也是一个非常奇葩的人,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对安全问题近乎疯狂,但是又不做实事的人。他会要求我们把使用的每一个药品的药品使用说明或者装备使用说明从诸如sigma aldrich, chenglass等网站上拷贝到word里面,然后再加上我们实验室开始使用这个药品的日期,存放在实验室的哪个位置,以及装备的使用情况等。写完之后,再传到课题组的网站服务器上。天哪!一个实验室得有好几百种药品啊,他要我们一个个地写,这不是疯子吗!再说,写了这些有什么用,多少人会去看?大好的春光不用去做科研,全部搞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意义吗?另外,老板和我说话的方式可以说是奇葩中的奇葩,他给我说话的时候是,"You must must must must must must adhere to this.""You never ever, never ever, never ever, never ever do this."同一个单词或词组无限重复。他有病啊?是复读机吗?不重复一个单词会死吗?还有,老板从来不听我把话说完,我好几次,几乎是祈求他,"Please hear me out and do not cut in."我祈求他听我把话说完再评论。但是他居然来一句,"I'm cutting in because this is not what I think."我还没有说完,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是你想的那样?再者,有时,他甚至连我的邮件都不看完就从他的办公室跑到我办公室来批评我,我真的是云里雾里。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止一两次。不是说美国人都很尊重他人吗?听人把话说完难道不是基本礼节吗?我问自己,“这样的美国生活有什么意思?”

因为组内人少,那个高年级的PhD又恰好是实验室管理员,所以他不带我做实验(至今为止,打死我也没想通我哪里得罪了他。如果真有得罪,可能就是老板安排了我和他做差不多相同的课题),我只好自己干。结果自然不顺利,一次组会老板大声说, "What you said makes absolutely no sense." 结果就在这次组会后,我很郁闷地回到办公室,还没走进办公室门,听见那个高年级的PhD和另外一个与我同年级的美国PhD说,"That group meeting is so gratifying."(刚刚的组会真是大快人心啊),另一个则笑出声。我没有走进办公室,就继续听了下去。之后,那个高年级的说,"I doubt he'll even pass his next exam."(美国这边是有博士考核的,叫做exam,我们学院的政策是博士期间加上答辩一共是三次考核),那个和我同级的PhD回答,"Yeah, he would do nothing but piss off lab mates and break shit."(他除了惹毛我们和打烂东西外,啥都不干)。
[我确实损坏过东西,因为那个高年级的PhD不给我培训,我逼不得已自己看说明书使用真空干燥箱,然后我让和我同级的那个PhD(也就是说我惹毛他们的那个PhD)培训了我。干燥箱用了三次后,出了故障。当时确实说不清楚是不是我的错,因为当时干燥箱里也有其他人的东西,而在干燥箱出问题之前,我是最后一个使用者。他们认为是我损坏的,也不是没有原因。]

组会两个PhD嘲笑我,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之所以还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头一次这么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在美国的屈辱。在美国,不是美国人就得受这些洋罪,被他们随便凌辱,随便骂,还没有资格声讨自己的权利,让人知道真实的情况。

大家也知道,在美国,不是美国国籍是很多奖学金都没法申请的,包括NSF fellowship,。国际学生也只能做TA或RA。如果是RA,就是从老板的经费里面出钱付你工资;如果是TA,就是学院从本科生学费中支付你的工资。一次,我看到了一个我们研究生院里面仅有的几个没有国籍限制的fellowship,我马上发邮件给老板说想申请。我想,如果我申请到了,就可以连续两个学期不用做TA了。我连发了两封邮件,老板才回。他的回信让人心凉,他说我们组已经到了可以申请这个fellowship的最大人数了,让我再另外找其它我可以申请的fellowship。其实,我们组的情况是,有一个美国人已经拿了NSF fellowship,不可以再申请我说的这个fellowship。那个高年级不带我做实验的PhD去年已经申请过这个fellowship了,规定是不可以再申请。最后就剩下三个一年级的PhD(包括我,说我惹毛他们的那个PhD,以及另外一个女生)。而我想申请的这个fellowship的网站上明确说,一个组最多可以有三个人申请。老板在明明知道我有资格的情况下,不让我申请(申请要老板的推荐信,所以他当时不让申,就意味着没有推荐信),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另外两个美国PhD申请的几率。最后结果是这两个美国人都申请到了,我还得苦命地继续做TA。

科研压力很大,因为老板是assistant professor,需要加紧出文章,拿到tenure,也就是终身教职,评上associate professor。我也很认真地看文献。我周末都不出去玩儿,这是我大学本科就养成的习惯。我没有买车,就是想克制自己玩耍的心。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10点,只有中午和晚上出去吃饭。我真的是10点才离开办公室,11点的时候都有。我不敢保证我每时每刻效率都很高,但至少我问心无愧,我很用功地钻研文献,总结实验的经验,哪怕那个高年级的PhD不带我,我各个组只要认识的人都去请教。但是我心累也心疼,每天早上去实验室,想到这一天都可能要忍受美国人的歧视与蔑视,我真的好痛心。我大学四年辛勤的付出带给我的只是这个?

人的忍耐终究也是有限度的,我也和老板各种争论,我给他说我已经很认真努力加紧了,也慢慢改进,遵守实验室安全规则。但老板有一次又因为我没有完全按照压力钢瓶的使用规则使用压缩气体(我在准备移动钢瓶的时候,忘记盖上气罐盖,老板看见了),把我请出了实验室,并且给graduate chair和graduate program coordinator抄送了邮件(有一点我也始终没有想通,在美国,我发给其他的人邮件,基本没经我同意就会被收件人任意转发。美国不是保护隐私吗?为什么邮件都可以被随意抄送和转发?),说我不能在他实验室继续呆下去了,理由就是我不守安全规则。我就这样被美国人玩弄之后,踢出组了。

学院给了我两个月的时间,让我重新找组。然而我每找一个组,我原来那个老板就会去说我的坏话,导致没有一个实验室可以接我,别的老师也以各种理由推脱,要么是钱不够,要么是我的背景不很契合,也就是大家说的背景match不match。为了重新找组,我基本上是除了下跪,可以做的都做了,然而还是失败。美国说的找关系,pull some strings,终究没有在我这里work out.

有人劝我转学,去别的学校。我很怕,因为我对美国已经没有任何好感了,我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无奈与伤心,要让我在这个国家继续难受五年,还有可能没有很好的文章发表,有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见到的美国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血泪的地方?我是为了科学而来,然后我没有感受到美国科学的先进,而是各种程式化的教条如何扼杀创新。

我该怎么办?我想永远离开美国,再也不想踏上美国的国土,这里承载了我的悲伤与不快乐。我的lab mates认为中国是穷乡僻壤,因而看不起我,他们认为中国人没见过世面,中国穷。西方的媒体天天诋毁中国,我的美国小伙伴就是看着西方这些中国丑化论长大的,他们心目中的中国还停留在80年代。每次去星巴克,我瞅瞅the New York Times,the Wall Street Journal或者the Washington Post的front page,只要是关于中国的报道,十有八九都是关于中国经济如何拖垮世界经济体系,抑制欧美发展,9.3阅兵北京为了制造蓝天,关闭了多少工厂,让多少人失业,亚投行又怎样会不成功,中国经济产业的发展抢了多少美国人的饭碗,中国经济现在发展好了,由于体制问题,在多少年后必定会一蹶不振。西方媒体不报道我们国家在发展方面做出的努力,而把我们犯的他们已经犯的错误不断放大,指责我们的过失,哪怕是未经证实的消息,只要西方媒体认为是对中国不利的,也会大张旗鼓地报道。我不想和这里的美国人争辩什么,争辩也改变不了什么,理性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好。

有人说,“世界这么大,你该出去看看。” 我想说,“世界这么大,我只想回家。”我想回到那个充满人情味的家……

(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很伤心。词不达意的地方可能很多,也许有些细节没有说清楚。大家如果看了,觉得我无能,不能在美国立足,在美国干出一番事业,下场是灰溜溜地回国,我默然接受。在美国我经历了太多,忍受的屈辱比我从出生到现在这二十几年来加起来的还多。如果大家能给我帮助,感激不尽!)
这是一个美国在读PhD的真实分享。抛开文中学生、导师、同学的对与错,每个准备申请PhD的学生,都需要认真思考的是:“你做好出去读PhD的准备了吗?”

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准备,请收下这四条建议:
1、选择一个适合的导师,因为导师决定了你读博的体验
2、和你的导师、同学搞好关系,主动融入你所在的研究团队
3、如果你有学术理想,就好好跟着导师做研究吧
4、如果你没有学术理想,就看在奖学金的份上,好好跟着导师做研究吧
公众号ID:DIYliuxue1234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洋博士留学微信公众账号,获取更多博士留学资讯

了解洋博士

洋博士留学工作室是一家专注于博士全奖申请的留学机构。

我们拥有国内最专业的博士留学申请团队,以及200+来自世界顶级名校的博士申请导师,提供学校及导师筛选、学术背景提升指导、套磁指导、奖学金申请指导、WS/RP写作指导、面试辅导等博士留学申请服务。

90%的同学通过我们的博士保奖学金服务,获得了美国、欧洲、澳洲等地世界名校的博士全奖录取。

咨询方式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洋博士小助手”进行咨询
咨询微信:DrYoung01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