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老码头是怎样卖给中国人的 | 普利策中心

普利策危机报道中心 2020-11-20 15:31:15

伦敦的老码头是怎样卖给中国人的

记者:Matt Kennard, Ana Caistor-Arendar 
翻译:刘韫嘉
本文于2016年6月7日发表在《国际商业时报》上。
普利策中心(微信号:pulicezhongxin)发表的一切文章均来自我们新闻报道奖金支持的报道项目。转载必须取得授权!请直接联系jding@pulitzercenter.org

皇家艾伯特码头。2016年,Matt Kennard摄于英国。
伦敦的皇家艾伯特码头最早建于1880年,那时大英帝国与殖民地间的贸易日益繁荣,因而需要大量海运基础设施的建设。但是,当英国的海上霸权消亡,并逐渐走向后帝国时代的衰落时,该码头及周边设施便陷入了无人维护的状态。

一百多年后,皇家艾伯特码头已经成为英国发展模式转变的一个缩影。这个见证了昔日工业与贸易繁荣的地点,现在是伦敦唯一的经济开发区的所在,也是一个正由乔治·奥斯本(编者注:现任英财政大臣)向全国推广来刺激投资的模型。

“皇家码头位于从斯特拉特福特经过利河,并最终到达泰晤士河的一片土地上,这是一块被认为有着220亿英镑发展潜力的‘风水宝地’。”一份由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和纽汉市长罗宾·威尔士于2010年联合发布的声明中说道。

皇家码头经济开发区是一个由中国资助的价值10亿美元(6.92亿英镑)的项目,包含整个地区的重建工程。作为其中一个组成部分,皇家艾伯特码头将成为一个为来自东方的公司们开设店铺提供港湾的亚洲商业口岸,同时也将提供一系列的激励措施。

2013年,中国开发商总部基地(ABP)通过与大伦敦政府签订的开发协议获得了这块占地35英亩的地产的唯一私有权。中国最大的民营投资公司中国民生投资公司也加盟其中。

“该项目建成后,将是中国企业和资本进入欧洲市场的国际平台和基础。”民生公司总裁李怀珍在与英国财政部签署协议后说道。

现在在皇家艾伯特码头旁边的,是一栋有闪亮玻璃墙的码头大楼,它将很快成为纽汉议会办公室、斯沃琪集团和ABP本身的办公场所。在这附近的是筹建中的商业港。它位于现在那排壮观的金属栅栏后面,在那里行人或游客会被提醒:“未经授权的人员(擅自进入)将被起诉”。

在码头大楼里,一个展示了港口最终外观的模型被放在大堂人来人往、最为显著的位置上。我们不能进去,而且当我们试着从外面拍照的时候,被要求收起相机。评论家预计,这个项目最终竣工并投入使用后,这种对民主权利的限制只会更加严格。

同时目前也存在着一些对于纽汉议会和伦敦企业秘书处的批评,批评者认为这两方都没有使当地居民和伦敦人真正参与到伦敦皇家码头经济开发区的建设当中。我们多次试图联系议会和秘书处,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公共土地私有化是目前的一个热点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共空间被出售给竞价最高的企业,根据一些人的说法,伦敦的居民感觉自己倒像是这个城市的入侵者。

这种被命名为“pops”或“私有公共空间”的新型城市空间在最近几年蓬勃发展。例如斯特拉特福的奥林匹克公园、市政厅周围的土地以及由离岸投资公司More London所有的伦敦市长府邸——他们向伦敦市长出租土地。

这些空间都对外开放,基于这一点看,它们仍然算是公共场所,但现在它们所要遵守的是拥有它们的私有企业的规则,而非管理公共城市空间的法律。这导致了一些限制公共集会、演讲和摄影(正如我们在皇家艾伯特码头发现的那样)的规则的实行。

但是从最近伦敦市长选举中兴起的新党派“夺回城市”,到发生在首都那些私有并受限的土地上的“大规模侵犯”抗议活动来看,一场反击正在开始。

“皇家码头开发区对伦敦来说是一个错误的模板。”近期伦敦市长选举的绿党候选人西恩•贝瑞对《国际财经时报英国版》说。

 “我们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城市,对想要在这里落户的企业来说有很多优势。我们不应该把公共用地、税收减免和其他丰厚利好给到大型企业。市长可以为共同利益来管理国际投资,而不是把我们的城市赶向出价最高的人。我希望新市长能重启交易谈判,以保证公平的税收、适量的保障性住房和真正由当地政府管理的公共空间。”

而在码头边,人们坐在长椅上吃午餐,飞机驶入一水之隔的城市机场。这个伦敦最中心所必须提供的机场本身就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项目。在出任市长的最初几天,萨迪克汗宣布他要为城市机场的扩建工程扫清障碍。

 “这是另一个巨大的错误。”西恩•贝瑞说。“我期望看到市长引进国际投资,然后关闭机场。随着城铁的建设,去往希思罗机场会变得很容易,因此(城市)机场真的没有必要。那样你就可以重建皇家码头区,以提供数以万计的住宅和商业空间的显著增长。它可以是大小企业欣欣向荣的枢纽,也可以是一个满足人们迁入新居的迫切需要的大规模新住宅区。”

许多人认为,企业区域模型——向在良好投资制度下运作的私人企业出租公共空间,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存在于中国经济繁荣的浪潮背后,并且在同一时期席卷了发展中国家。

在英国以外,这种区域被称为经济特区(SEZ)。现在像这样的经济特区在中国大陆有成千上万个,四千多万人生活在其中。ABP在北京西南部开发了一个商业和住宅项目,在中国其他城市也有三个办公园区项目。

“皇家码头需要进一步确立作为企业和商业首选目的地的地位。”市长办公室的宣传资料谈到,“皇家码头在与伦敦及周边地区争夺对内投资。营销一系列优惠措施来吸引投资者、稳定承租者,对于实现交付和核心发展的投资是必不可少的。”

码头口岸的激励措施与东亚的那些经济特区完全相同,包括从起始日期起为期五年的商业税减免以及资本减免的提升,这使企业可以在特定的节能设备投资中,针对应纳税利润实行税收减免。

除此以外,许多监管机构将合并为一个“一站式商店”或联合办公,包括当地规划局、大伦敦政府、伦敦运输、开发人员于一体,并配有 “超高速”宽带。它是一个从柬埔寨到印度都可以见到的模型。

经济特区领域的杰出专家是乌得勒支大学的社会科学系讲师Patrick Neveling。他说:“经济特区通常是以不同于国家一般领土的方式进行管理,他们可能有自己的警察部队,在一个有限或开放的领土内拥有可观的主权。”

“这与各国普遍建立新的管理机构的现象有关——比如一个像“英国经济特区管理局”这样的机构。它有着花哨的缩写——如果你愿意,可以称其为UKSEZA。这样的新机构经常是一些寄生机构,由国家持有象征性的单股,同时由公私合作的董事会来运营。”

伦敦越来越有“公私合作”的感觉了,而且似乎后者正在迅速取代前者。
 
最新文章精选
他们在美国试图颠覆冈比亚政权,回复关键词“冈比亚
在叙利亚作为同性恋士兵是什么体验?回复关键词“同性恋士兵
巴西学校免费膳食计划的食堂长啥样?回复关键词“巴西食堂
传统阿拉伯国家女性的法律意识觉醒,回复关键词“沙特女性
了解全球第一个气候难民,回复关键词“气候难民
电子书《生态文明》免费在线阅读,回复关键词“生态文明
马里为什么是世界最大恐怖主义训练基地?回复关键词“马里

普利策中心是一个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非营利国际新闻机构。
为了帮助记者完成高质量的深度国际新闻报道,填补欧美传统媒体不愿支持、无力支持的报道空白,普利策中心成立了多种报道奖金,支持记者深入新闻发生现场,帮助记者负担国际旅行费用等。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