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第二章

花儿米店 2017-11-21 17:26:04

2009.3.18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左手保不住了,医生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眼泪留下来,愤怒,无法形容的愤怒,医生应该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他有经验,他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我,他的眼神和我的愤怒好像两块磁极相反的磁铁,慢慢吸引,最后归于平静。


“尽量多休息”。医生拍拍我的肩膀,离开了房间。


走到门口的时候,医生回头好像想起什么事,吞吐地对我说:“我们这不是单人病房,所以待会会有一个病人,被分到这里”。


“应该下午两三点过来”。医生又补充一句。


“他(她)怎么了”?我问。


“癌症”。医生耸耸肩,觉得不太合时宜,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了。


我费力的起身坐在床边,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心情,望向窗外,也没有能让我振奋的风景,只有参差不齐的瓦片还有医院特有的拥挤和病态。


这个世界总有人比我倒霉,下午两三点过来,现在不到十二点,不知为什么,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在想那个病人是什么样,男的女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在意过另一个人,在这个浪漫的等待中,我睡着了。


right  now

我听人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为什么北京的羊肉串怎么做都没有东北的好吃,那可能是因为北京用的都是真羊肉吧。


我说完这句话哈哈大笑,女孩一动不动,嘴里还在吃着苹果,我想如果不是我只有一只胳膊,她是不会这么客气的。


“恩”。她含着苹果轻声嗯了一声。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头。


2009.3.19

昨天我睡了很长时间,醒来时就觉得旁边的床位上有人,我扭头过去,一台空气净化器挡住我的视线,这台空气净化器一直在这,但它现在这挡住我的视线,我竟然在等待的过程中忘了找人将它移开,它现在好像变得更大,我懊恼的想起身,左胳膊传来的抗拒声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挣扎几番,我还是放弃,乖乖躺好。


我看见一张面孔出现,一张女人的面孔,在这炎热的天气,她戴了一个厚厚的羊绒帽,明显想盖住因为化疗而稀松的头发,眼角有着些许皱纹,可能岁数和我差不多,她朝我笑了笑。


“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我在心里惊呼。


“你,你就是隔壁吗”。(我这么大岁数都没找老婆可能就因为我爱结巴吧)


“啊,我就是新来的病人”。


“就,就是那个患癌症的病人吗”?(说不定我割掉我的舌头就好了)我意识到我犯的错误。


她没有回答,可我能感觉到,癌字出口时,好像有人在用锤子敲打她的灵魂,她回到她的床位,一句不吭的躺下,空气净化器又一次挡住我的视线。


我望着天花板,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受的时刻,全然忘记了我的左胳膊,我不知道我为何这么在意一个陌生人并为此深深自责,从这个时刻开始,我新的人生开始了。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