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ople】娜布其  雕塑是各种力量的相互制约

ARTYOO 2020-06-20 06:27:59

“雕塑语言,就是各种力量。雕塑一定是力量的互相支撑,一个雕塑站立在地上是因为重力它才待在那里不动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相互制约。 ”——娜布其



  • 艺术家娜布其


曹丝玉=曹 娜布其=娜 


雕塑是由一个动作产生的结果 


曹:你会在作品中体会到纠结吗? 

娜:会,比如用布缠绕的动作本身就很有意思,雕塑其实是由一个动作而产生的结果,包括所有用手塑、捏的活动。 

曹:你在创作时,动作是偶发的? 

娜:对,开始按以前的逻辑想,试图解释这些动作代表了某种封闭性。想要把一个东西完全包裹,直到最后覆盖,就有一种封闭性。想试图去连接,用很强的力量缠在一起。 后来我觉得这个方向不对,太过文学化地赋予一种意义。其实它单纯就是一个动作,动作本身就很有力量。 



  • 《物体No.5》 300×76×4cm  钢筋、布、漆  2014


  • 《物体No.5》 (局部)


曹:它变成了另外一个东西,把动作抽出来。 

娜:动作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但只强调动作就虚无了,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 

曹:只剩“动作”太观念,太不雕塑? 

娜:而且也太身体性了,虽然完全是由身体发出的作品,但按这个思路想下去就很容易变成一种表演或行为。 

曹:作品本身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娜:这个其实也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要实体。所以就做了绳子的那个作品。 



  • 《物体No.3》尼龙绳,机械装置 2014


  • 《物体No.3》(局部)


曹:怎么解读? 

娜:就是运动。运动带来的力促使它的形态发生变化。从雕塑的角度来讲,作品没有一个固定形态,每一秒都是不同的,视觉能把控到的只有一个点。 

曹:所以不能去看,只能去感受? 

娜:视觉只是一部分,身体发挥的作用更大,你能感觉到有很多地方在动,但眼睛只能看到一处,下一秒又会变。身体得随着它运动,而不受主观支配。 




作品的强势,还是观众的强势?


曹:这触及到如何去看一个雕塑,甚至雕塑的所有问题。 

娜:带轮子的作品也是,它看起来像个会动的东西,它与看它的人关系在发生变化。我觉得这样赋予了物品一种非常平等的地位,不强势。 


  • 《物体No.6》76×53×53cm  钢筋、布、轮子、漆  2015


曹:但我觉得对观者来说是比较强势的,被迫要去看我没有看过的东西,没有办法用已有的经验去看。 

娜:之前给观众感觉特别强烈的视觉刺激的东西我都放弃掉了,那是强加的,不真实。然后我开始做“空间外的风景”,以雕塑为出发点,它有两个不同的空间,你站在它旁边,侧面或背面的体积会和你的身体形成一个空间关系,这部分身体能够感知到非常实在的关系存在。但上面的部分则是做出了有点像风景的感觉。 



  • 《空间外的风景No.5》 220×156×18cm 玻璃钢,木板喷漆 2015


  • 《空间外的风景No.5》 (局部)


曹:因为它可观看性强。 

娜:对,但这部分你身体进入不了,只能靠想象去进入。我把边缘限制住,只能朝上。 上面的部分又做得挺模糊,是一个小的场景,下面是一个体块。 


  • 《空间外的风景No.4》 400×80×10cm 不锈钢喷漆 2015


  • 《空间外的风景No.6》20×20×20cm 黄铜 2015




雕塑一定是各种力量的相互支撑 


曹:这件作品更像一个建筑,雕塑里面有虚实关系吗? 

娜:没有。 

曹:“虚实”听起来很绘画系统。 

娜:因为你想的是写实,这条线虚掉了,那条线是实的。在这件作品里,很明显地缺了一根支柱,它就会无力。所以雕塑语言,就是各种力量。雕塑一定是力量的互相支撑,一个雕塑站立在地上是因为重力它才待在那里不动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相互制约。 

曹:这件作品缺一块。 

娜:有一些小的空间,相当于微缩版的空间变化。比如这个围合的空间就是封闭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 《空间外的风景No.8》130×10×10cm 不锈钢喷漆 2015

 


曹:《记忆,但不是过去的》这件作品里的结构怎么做的? 

娜:不停地试。开始想到大概可能要用脚手架、塑料布等等,弄回来之后就组合,需要什么再出去找,找到感觉合适的东西再放进去看,反复这个过程。 



  • 《记忆,但不是过去的》187×183×94cm 综合材料  2015

  • 《记忆,但不是过去的》187×183×94cm 综合材料  2015


曹:这个LED的线勾出来一个山的形状吗? 

娜:也没有专门勾出山的形状,但是正面看起来有点像山。 

曹:这边看又不一样。 

娜:像着火的风景,它对我来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曹:哪种熟悉?是感情、感觉上的熟悉?还是视觉上的熟悉?  

娜:有点像一个我很熟悉的场景,没法判断这种熟悉来源于哪里。我做的时候很难,有时候完全进入不了,找不着点在哪。 



  • 《记忆,但不是过去的》 187×183×94cm 综合材料 2015


曹:找不到感觉表述上的准确点?  

娜:有时候就是进入不了我想要的感觉。反复做的工作就是调整,把这个东西拿掉,把那个东西加进来。图片开始挺小的,然后不停的加大,直到跟脚手架的尺寸一样大。包括植物、水果,放进去觉得不好又拿掉,下面的镜子也要考虑做多大,什么形状等等。 



  • 《记忆,但不是过去的》(局部)


曹:在看这件作品时,我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人,体验上的层次是很丰富的。 

娜:我要给你看的就是这么多,看得见又看不清。 它就是一个存在,占据了那个空间,所以你不能忽视它 。



  • 《秋夜》180×3×3cm 木头、墨水 2015


曹:这件作品上有字。  

娜:上面是鲁迅的文章叫《秋夜》,高中时看的。整篇文章写的是秋天的夜景,但意象很奇怪,很诡异。比如写到枣树的叶子都落光了,就只剩下树干,树干默默地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这段描写很有画面感,我想象,这棵树特别的尖,要把天空刺破。好象从没见过别人写这样的风景。 


  • 《秋夜》(局部)


曹:树尖朝下的? 

娜:刺着地的。我很喜欢这种放置的方式,它的角很尖,顶又很小,不是固定于地面,只是很自然地待住了,一种制约的关系。 

曹:只是强调“放”,而且还放住了? 

娜:对。 

曹:去主观意识。 

娜:对,去掉对作品的控制,或者说,我就想把控制还给作品本身。它就是一个存在,占据了那个空间,所以你不能忽视它。 


娜布其将参展2016年韩国光州双年展

Nabuqi participates in 11th Gwangju Biennale




娜布其,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201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硕士学位。个展:“平行”(C空间,北京,2015);“静电”(东站画廊,北京,2012);群展: “23号院的异客”(激发研究所,北京,2015); “气旋栖息者”(应空间,北京,2015);“黑侏儒/下”(星空间,北京,2014) ; “去火星”(宋庄美术馆,北京,2014); “黑侏儒/上”(星空间,北京,2013);  “从纸开始”(北京艺门,北京,2013); “无差别Ⅱ—浮游”(荔空间,北京,2013)

         






ARTYOO, 艺术需要体验


Experiencing Art, Experiencing You.


www.artyoo.com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还可以点击/搜索 ARTYOO微信号,直接关注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内容,更可以成为我们的用户


ARTYOO网址:http://www.artyoo.com

ARTYOO官方微博:@ARTYOO网站

ARTYOO助理微信号:dryoo_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