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黑皮本》节译

海德格尔Heidegger 2018-05-28 02:18:57


【公众号编者说明】

“黑皮本”(Schwarze Hefte)是海德格尔从30年代到70年代持续写作的思想笔记。笔记内容庞大,将构成海德格尔全集从94卷到102卷的最后九卷内容。

自2014年出版以来黑皮本引起学界热烈讨论,迄今已经出版了全集第94至97四卷。2016年出版了由Richard Rojcewicz翻译的全集第94卷的英译本。

靳希平教授目前正全力进行中文翻译,在此刊发全集第94卷的15节译文。特别感谢靳希平教授的热情支持!

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思索 二至四

(黑皮本1931年至1932年)[1]


海德格尔著

特拉夫尼(PeterTrawny)编辑

靳希平[2]译

梁宝珊[3]校



译者前言


《黑皮本》是海德格尔为公开发表而精心创作的35本思想笔记。第一册丢失,现在能看到的只有34本。《黑皮本》的内容构成为:

1.《哲学思想札记》,15册,命名为Überlegungen,即“思索”或者“想法”,编为《海德格尔全集》94—96卷,已经出版。

2.《说明》(Anmerkungen),9册编为《海德格尔全集》97—98卷,97卷已经出版,98卷,预告2016年出版。

3.《四册本》(Vier Hefte),2册,

《四册本一:田间路》(Vier Hefte I: Der Feldweg);

《四册本二:通过事情之发生,去达及物与世界》(VierHefte II: Durch Ereignis zu Ding und Welt)。编为《海德格尔全集》99卷,出版中。

4.《守卫》(Vigilae),两册。

5.《小夜曲》(Notturno),1册。

4和5合编为《海德格尔全集》第100卷,出版中。

6.《提示》(Winke),2册,编为《海德格尔全集》101卷,出版中。

7.《前期准备性材料》(Vorläufiges),4册,编为《海德格尔全集》102卷,出版中。

 《黑皮本》中德文原文的许多段落常常缺动词,少主语,这也许和海德格尔此书“直白称谓(einfaches Nennen)”的行文追求有关。为照顾中文的行文习惯,译者尽量酌情予以补足(补足的文字放在【】内,以示区别)。尽管如此,仍有一些段落,如果勉强补齐,似乎有篡改原文之嫌,因此不敢妄补,保留残句。于是造成这里呈现给读者的译文,有些段落不成句读。好在这里是《黑皮本·思索》中译文的试刊稿。由于海德格尔思想艰深,行文佶屈,经常自己造字,加之我们的水平有限,故而译文中各类理解错误仍然会很多,望各位读者多提意见,以便修改订正。


 


思索 二至四

(黑皮本1931年至1932年)

 

黑皮本中记下的

 

就其核心而言

是一种进行直白称谓(Nennen)的尝试

而不是为计划好的体系而作的

表述甚或札记[4]

 


提示+思索(二)[5]

以及说明

 

1931年10月

M.H.[6]

 

πάντα γὰρ τολμητέον

(因为,人必须什么都敢)[7]

参见『19』页与『132』页。

 



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们谁?

为什么我们应该去是(sein)?

什么是实存(das Seiende)?

为什么存在(Sein)会发生?[8]

 

由这些问题出发,再前进一步,统而为一,就是哲学思考。

——


1


我们把那个东西当作恩赐来赞美,就在于它作为危难(Not)逼迫着我们。

危难确实在真实地逼迫我们,也就是说,在逼迫我们远离对处境和的呆看和谈论。

 真正地去探寻那个最高的危难和我们自己——我们必须最终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处境”置于不顾。[9]

 离开那些弯路(Umwege),离开那只会带【我们】回到同一轨迹的弯路;许多十足的迂回绕路(Umgehungswege)——在那条“绕不过—之路”(Un-Umgänglichen,不可避免的路)面前,远离且逃避之。

  

人应该来到他自身!

为什么?因为他“是”一个自身——但他是这样是【一个自身】的:他遗失自身,或从未获得自身,且四处蹒跚无定所,或蜷曲囚坐于某处——我们处在那些可怜的复制品或干瘪、不可理解的模型中——在被杵在那里的“式样”中,几乎看不到一切这些伟大的存在和存在的可能。

但是:人是如何到他自身的呢?

他的自身及其自身性是通过什么得到规定的呢?

难道不是已经隶属于某个第一次选择了吗!

根据他不去选择以及他为自己创造替代物的不同的具体情况,人们通过下述方式看自身:

1.     通过平常的反思;

2.     通过与那个(大写的)你的谈话;

3.     通过对处境的沉思;

4.     通过偶像崇拜。

 

但如果假定,人进行了选择,而选择确实又把他撞击回到他自身,并炸开了自身——

也就是说,如果假定,人选择了实存之存在的“祛匿性”(Entbergsamkeit),而且通过这一选择他又被置回到人生達在(Dasein)[10]之中,那么,此后难道他不应该继续前行,走入那具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沉默之“存在事件之发生”(Seinsgeschehnisses)的寂静中吗?

 难道他不应长期地保持沉默,以便再次发现语言的力量和权力,让它们承载起自己吗?

 难道不应该把一切框架和隔段和界别都打碎,把所有踏出的阡陌都撂荒吗?

难道不应该让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的勇气(Mut)来决定其情绪(Gemüt)吗?

  

那只站在山脚下不动的人,他怎么会想到要看这座山呢?

除了山壁还是山壁。

但如何来到山上?

只有从另外一座山跳过去,但如何到另外那座山上面?

已然sein)曾经在过那里了;已然(sein)被置于山上了的,且(sein)被订-置(制)在那里了的。

有谁已是如此了?而仍在(ist)(如此),因为从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能排挤掉他。

 哲学的开端和再开端!


3


必须敢于做伟大的孤独行,缄默地——到人生達在里去,到那实存变得更为实存的地方?根本不顾一切处境? 

很久以来,只懂得跟在“处境”后面狂奔,难道不是愚蠢、迷-失和无根基吗?

“处境”——被冲到海滩上、冲到沙子里的小蚌贝们,我们在其中看到的是焦躁不安的跳动和跳动者,却看不到那些实存者的波涛和排空怒卷!


8


《存在与时间(1)》[11]确实是一个未完成的尝试:试图进入到逹在的时间性里,重新去追问那自巴门尼德以来的存在问题,参见『24』页。


9


对那本书[12]的批评:至今我还没有【遇到】够格的敌人——它没给我带来过强大的敌人。


 




12


然而,在你的沉默中,它天天向你“说”:对缄默不言要沉默。参见『17』页。


14a


首先把一切放于更深的地方;这样才能做熟到去变型。

一切——也就是说, 首先且唯一的是哲学的开端。


15


我们没有强大到、源出(ursprünglich)到,足以通过缄默和诚惶诚恐(Scheu)来率真地(wahrhaft)“谈论”。因此,人们必须谈论,也就是,对一切喋喋不休地嚼舌头(schwatzen)。(参见『93』页)。.

 

16


通过对语言的本质的真实的(wirklich)追问,存在更深地被置于逹在之中。

这样就用逹在来强迫真理及存在发生变型。

这就是本真的历史之发生[13],对于历史而言,“单个个体”是无关紧要的,并且他只有在产生影响的作品中自己有一种可重复的主动性之可能性得到保障时,才被视为单个个体。


19


“今天”谁(Wer “heute”)——对此我理解的是:在西方哲学之古典希腊的开端之不可逆转的力量之下——还一定要进行哲学思考,那么就要求他在一切坚苦不屈和决断性中,坚持一种双重姿态,让这双重姿态持续不断地在自己身上[14]发生影响:一方面对古代的东西进行解读,让其显得只有它才算数,因为只有它被容许开口说话(存在问题的开端和历史);然后是从逹在之根基出发的从事最宽广、最深刻解读的追问姿态——让它们显得,此处涉及的无非是,在最初的孤独性中,帮助“存在”发轫去进入到现实的作品(Werk)中(存在问题的克服)。

但是这“双重”其实是“一重”(参见『14』页)——这个“一”却是天赐恩典【让他】去承接那无可比拟的命运。


23


只有当我们真正的迷失——走入迷失中,我们才能撞到“真理”。

迷失者那深邃的、不可思议的,也就是说,同时也是伟大的情调(Stimmung)整体:哲学家


31


新开端的巨大困难:让声调(die Stimme)讲话,且唤醒情调(Stimmung);但是同时又是为了从事创作者——把这一切都预先思考清楚,并将其带入从事创作的概念中。

宣示向人宣示出其更高的归属性和更深邃的生根活动。


36


单个人还能去逼迫出一些本质性的东西吗?

为此缺少的难道是承担此任务的少数人的团体吗?

哪儿【能找到】决心待命——去接收本质性的东西并坚守它——的那种单纯性?

但是,这些难道不是仅仅来自虚假深思性(Nachdenklichkeit)的追问吗?

难道不应该直接去承担起责任吗?

那是什么东西?——一种责任?

为某种东西担当且牺牲自身!

为什么东西担当?在做人中使達-在变得强大,使它成为对人而言的标准(Mass)和权力!

但如何实现这种担当?

【取决于】存在问题中達-在介入(Da-seinseinsatz)的深度和广度!

用这个问题向何方(Wohin)追问?向Ħ[15]。

这个“向何方”(Wohin)不是“向什么”(Wonach);“向什么”是属于追问活动本身的,作为整体的追问本身——作为追问存在的这个整体,它有其自己的“向何方”。

但是那Ħ必须通过追问【保持】缄默不言,并且在特定的缄默不言中,通过斗争成为恩典。参见『8』页。


44


哲学——它是为了教育,还是为了单纯的事物性知识?既不是为了前者,也不是为了后者;既是为了前者, 又是为了后者。

这里要说的是:它绝不可能于这二者这里,源出地被把握[理解]——因为此二者【本是】哲学的后代,并且哲学自己的来源【有其】更深邃的基干。


49


今天(1932年3月)那地方我最清楚不过了:在那里,我以前的整个写作,(《存在与时间》、《什么是形而上学?》[16]、《康德书》[17]以及《根据的本质I,II》[18]),对我来说都变得十分陌生。就像废弃了的道路那样陌生:杂草丛生、荆棘遍地——这道路还保留在那里,它在達-在中作为时间性继续着。在该路边,许多同代人、骗子经常站在那里,把“这些标记”(Markierungen)看得比道路本身还重要。(参见『102;104』页)。

对道路本身,至今还没有人把握过——没人向前以及向回走过它——也就是说,没人尝试过反驳它。要否定它,就必须理解它的“目的地”,或者,更谨慎地说,理解该空间(Da[那達]):应该引导到并置身于该空间中。但实情并非如此——尽管一切关于“存在论”的讨论都在喊叫:那是众所周知的东西。

这样也不错:由于杂乱無章的热情欢呼,不带理解的称赞和讨论,慢慢到来的是因同样的无理解而不断扩展的“拒绝”,然这“拒绝”同样既盲目,且排除任何分析辩论,也就是说,排除对问题作同样源出的领会。

但是,干嘛还要去提醒:对我而言,那问题变成了越来越值得去问的问题[19]。参见『22』页;『44』页。


52


为[是]领袖(Führer-sein)——不是:走在前面,而是:能够特立独行(Alleingehen können),但,这也就意味着:把人生達在之孤独-性(Allein-heit)带入缄默,积极地对抗单个“生存”的无谓忙乱(Getue,装腔作势)。


 





[1]本文的翻译工作是在驻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期间完成,译者对高研院对本翻译工作的鼎力支持深表感谢!——译者注

[2]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

[3]香港浸会大学。

[4]原文:

Die Aufzeichnungen der schwarzen Hefte


sind im Kern

Versuchedes einfachen Nennens —

keinAussagen oder gar Notizen

fürein geplantes System.

《海德格尔全集》94卷第一页上的这段海德格尔评价《黑皮本》的话并不见于《黑皮本》原稿,是编者Trawny选自海德格尔晚年写的一些说明性的文字,放在整个《黑皮本》内容之前,以彰显该类文字的性质。编者推测,这段文字的成文时间应该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见编者跋语,《海德格尔全集》94卷529-530页。——译者注

[5]《提示+思索》(一)丢失了。——译者注。

[6]海德格尔名字Martin Heidegger的德文缩写。——译者注

[7][Platonisopera.Recognovit brevique adnotatione critica instruxit Ioannes Burnet.Clarendon: Oxonii 1900, Tomus I. Theaetetus, 196d2.](脚注方括号中的文字为德文原书编者的注释。编者这里给出的希腊原文的出版是:《柏拉图全集》,牛津1900年版,第一卷中的《泰阿泰得篇》,标准页码196d2。——译者注)

[8]意思是:为什么会发生“去是这、是那”这件事呢?——译者注

[9]Höchste Not - daß wir uns endlich und unserer »Situation« denRücken kehren müssen und uns—wirklich suchen. 这里后一个uns似无着落,denRücken kehren müssen好像管不到它,前面那个uns (uns endlich)才归den Rücken kehren müssen管。这里被置于不顾者有两个东西:一个是uns,再一个是unsererSituation。后面那个uns好像是句末suchen的宾语,即“真正地探寻我们(自己)”。所以daß后面(直到句尾)都是在说明那个Höchste Not(即Höchste Not的内容)。我的理解是:那个最高的危难是,我们必须将我们自己(不真实的自己?)和我们的处境置于不顾,而去真正地探寻我们自己(真实的自己?)。这可以解释海德格尔为什么说危难是一种赐福,因为正是这个危难让我们去真正地探寻我们自己。但这个理解有个缺点,不能说明为什么uns和wirklichsuchen之间有个破折号。聊备一说。——北京大学刘峰注

[10]依照Dasein海德格尔哲学语境中的含义,Dasein本应翻译为“彼在”或者“在彼”,是用于标识海德格尔对人之生命过程的特征的特殊理解——人生之存在是“在”到世界中去、在到外面去——的专用概念。但未经解释,容易造成理解的混乱。尽管学界中“此在”已为成译,但与海氏原义相左。故现将Dasein音译为“達在”,Da-sein译为“-在”。汉字“達”原本表示“大道畅通”,意义多少涉及点“向外”的意思,但愿有助于对译文的理解——译者注

[11][MartinHeidegger: Sein und Zeit. GA 2. Hrsg. von Friedrich-Wilhelm von Herrmann.Frankfurt am Main 1977](指《海德格尔全集》第二卷中的《存在与时间》。——译者注)

[12]指《存在与时间》。——译者注

[13]Geschichte与Geschehen有语音上的相似性。在词源上有内在联系。动词“发生(geschehen)”的结果,出的那些“事儿”,就是“历史(Geschichte)”——译者注

[14]in sich,是“本身具有的”,“坚持自身(不论好坏)的特质”的意思——译者注

[15][无名符号。]{《海德格尔全集》编者也不知道这个符号的意思——译者注 }

[16][Martin Heidegger: Was ist Metaphysik? In: Wegmarken. GA9. Hrsg. VonFriedrich-Wilhelm von Herrmann. Frankfurt am Main 2/1996, S.103-122.](指《海德格尔全集》第九卷《路标》中的《什么是形而上学》一文。——译者注)

[17][Martin Heidegger: Kant und das Problem der Metaphysik. GA3. Hrsg. vonFriedrich-Wilhelm von Herrmann. Frankfurt am Main 1991.] (指《海德格尔全集》第三卷《康德与形而上学问题》。——译者注)

[18][Vom Wesen des Grundes. In: Wegmarken. GA 9. Hrsg. vonFriedrich-Wilhelmvon Herrmann. Frankfurt am Main 1976, S. 123-175.](指《海德格尔全集》第九卷《路标》中的《关于基础的本质》一文。——译者注

[19]这里是海德格尔对fragwürdig的独特解读,不是正常德语的原义。——译者注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