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中国人?——华裔美籍学生肩上重担

魔都晨曦来临 2022-08-23 13:04:35



编 译 吴 韵 瑶 





我的父亲曾在芝加哥洛约拉大学读研究生。当时,他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情值得纪念:地铁和泡面。那已经是1998年的事儿了,他住在地铁红线南侧罗杰斯公园里的一套小公寓里。每个晚上,他都会被地铁的响声吵醒;每个早晨,他只能起床给自己烧些泡面。经过那三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泡面。


当时,几乎没人听说过中国学生去美国读本科,每个人都要经受可怕的高考折磨。现在不同了,大多数的中国学生还是会参加高考,可也有许多人,或出类拔萃,或一掷千金,拥有了绕过高考体系的选择。近几年来,去海外留学的中国人数量急剧增长,超过了印度、韩国等其他国家。




2008年,我的父亲第一次返回故乡。他在北京的许多朋友已经变得相当富裕。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儿女送去出国留学了;还有一个人甚至为了实现自己田园生活的梦想,买了一块地和几只羊,移民到了新西兰。我的父亲不禁思考自己曾经的决定是否正确:当初他选择去美国留学,导致我们家境和他留在中国的朋友比起来还寒酸些。


父亲回国一个月后,我堂弟,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来芝加哥上寄宿学校了。他所上的湖森中学坐落于密歇根湖旁的富人区,有着私家森林,自行车道沿着风景如画的湖畔向前延伸,小别墅旁的道路被命名为耶鲁路或哈佛大道。我的叔叔阿姨从美国各个私立寄宿学校招生官提供的宣传手册中精心挑选,才选中了这一所。绿茵茵的足球场和数不清的常青藤毕业生使得湖森中学从其他学校中脱颖而出。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无论想在国外还国内找一个体面的工作,出国留学都已经成为了一项基本且意料之中的经历。我的一位中国朋友将这称为“镀金”,能够改善就业前景。许多和我交流过的中国留学生都认同从国外获得的学历能成为回国后简历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陪着堂弟一起,参加了在湖森中学的第一次新生介绍会。在和学校管理人员交谈的过程中,一位辅导员以为我也是刚从中国来的,就问道:“来美国玩的开心吗?”我感到略微吃惊,回复他说:“我在这儿生活了10年了,一直玩的挺开心的。”由于自己的想当然,辅导出了尴尬的神情,向我道歉后就匆匆走开了。


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这个问题有冒犯我的意思。长着一张亚洲人的脸,更为粗鲁的冒犯我都习以为常了,例如带着嘘声的こんにちは(日语“你好”)甚至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话。经常有人问我来自哪里,我都会回答说“中国”,因为这就是事实。但是中国人却本能地把我称为华侨。


但是,辅导员的问题的确引起了我的思考。虽说我完美的芝加哥口音已经给他暗示了,但从他的角度看,认为中国新生的家属也刚从中国来再正常不过。在湖森中学有大量的华裔美籍学生,是这样的环境让他觉得我不是美国人吗?当校园里充斥着中国学生时,华裔美籍学生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在华裔美籍朋友的帮助下进行了一项调查。111位回复的参与者讲述了自己受这一变化的影响,以及发生的各种故事:被当做是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些参与者们在文化上与中国留学生的认同很少,反而觉得自己与他们的华裔美籍朋友有着更多的共同之处,尽管他们有多种种族和文化的背景。虽然中国留学生和华裔美籍学生认为彼此之间有着迥然不同的身份,但在外界开来,他们并不是两个分开的群体。


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说,和项目里的中国学生展现出不同的样子是她“本能的需要”,因为其他的非中国同学都不把她看作是一个美国人。他们会说:“我在想,为何美国的女孩都不读经济学博士。”而事实上,作为一个华裔美籍女性,她就是经济学博士队伍中的一员。杜兰大学的另外一位华裔美籍学生被一个项目小组所拒绝,理由是别人认为她只是一个国际交流生,“英语水平太差”,无法胜任这项工作。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去美国求学,人们似乎渐渐忘却,华裔美籍人是一个与中国人不同的存在。




对中国留学生的关注度和敌意都在逐渐增长,并随之对华裔美籍学生造成了影响。中国留学生群体在给大学和当地经济带去收益的同时,也让美籍华裔群体愈发想要强调自己的美国性。虽说媒体都在反思中国学生的挥金如土,但美籍华裔群体对此现象的反应却总是被忽略。


作为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华裔,我接受的是一种融合文化,这让我觉得自己不仅是一个中国人,也是一个华裔美国人。当我在学校里与别的华裔美籍学生成为朋友的过程中,这样的身份认同也不断地被强化。无论是父母,或是曾曾曾祖父,我们先辈的移民历史总是能引起我们之间的共鸣,使我们更为亲切。这段历史充满了排外、孤立、暴力的印记,但从中产生的泛亚洲身份认同却依旧充满了力量和自豪。




在爱荷华大学,一个种族主义的推特账号在中国留学生中掀起了一场社会激进主义的风波。一个名为“UIasianprobz”的账号在网上征求华裔学生“干着他们那些疯疯癫癫的事儿”的照片,还说“我没有任何种族歧视的意思”。这个账号现在已被删除。大学的管理层对此毫无作为,直到中国学生行动起来,要求学校对留学生所面临的问题作出更有效的回应。他们和其他学生一起,成功呼吁了更多的心理健康咨询,更多样化的学习环境,还有为了校园一体化而努力的更多项目。


这场事件充分显示出了中国留学生所拥有的巨大潜力,可以成为和华裔美籍群体一起奋斗的生力军。当我和一位从北京来的法律系同学谈起在美国的中国人时,我总觉得他们对于华裔美籍群体的种族问题漠不关心,但这位同学对我的描述却不以为然。她表示,自己在阿默斯特学院的学习经历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作为少数群体,体验课堂上紧张的种族氛围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使她意识到,种族问题是一件值得她努力的事情。而她只是其中之一。尽管有再多的富二代在国外享受着自己的假期,但的确也有人享受到了人文教育,有人成为了女权主义者,有人努力促进社会变革,他们的人生都因此而改变。




由于他们在经济上对学校和当地经济所作出的显著贡献,中国留学生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和华裔美籍群体一起推动变革。当华裔美籍群体还在为因为梁彼得警官、平权行动、唐纳德·特朗普等热议话题而对自己的身份进行严肃的自我反省时,中国留学生所能做出的贡献就显得尤为重要。其他人似乎也赞成我这一观点,调查的参与者们大多数都对在美国留学的中国人数增加持乐观态度。他们并不是因为中国留学生的存在而感到不满,而是对两者合并的倾向提出激烈的抗议。




华裔美籍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它既强调美国性——一个对亚洲面孔一直持有些许怀疑的群体,又强调中国性——一个在大洋彼岸拥有者众多历史遗迹的国度。华裔美籍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荣耀,而不是一个纯粹为了区分不同而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分组机制。无论怎样,选择认同华裔美籍的身份,或是认同任何一种独特的身份,都是个人的选择。而对于我来说,这一身份随着校园里新生的加入会不断改变。


我有过多次被中国学生盛情邀请经历。坐在KTV的包厢或是餐桌旁,听他们说着我从小就会说的语言,掺杂着一些我不怎么理解的新潮词句,是学习,也是吸收。开始总会有些尴尬,但随着我们之间不断地交流,渐渐地就适应了。他们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华裔美国人,而我却在改变我对中国的印象,不断发现故乡的千变万化。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教育,一种基础的教育。




英文原文链接:http://www.theatlantic.com/education/archive/2016/08/common-ancestry-complicated-present/495665/


打赏本号,敬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主编 陈雪瑶、孙予聪 | 视觉 陈砚元、孙欣祺

监制 朱绩崧

联系我们 smhmassmedia@163.com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