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勇:揣摩贪官心态 何用“反腐”书籍

文化客 2021-04-08 13:34:31

点击上方“文化客”可以订阅哦



军人出身的侯勇气质朴实,一脸正气。过去的荧幕形象也都顺着天然条件来,很少演反派。但是在《人民的名义》中,仅出场两集、只有三场戏的他,却让一只“小官巨贪”的“苍蝇”活灵活现,成为观众对于该剧第一个津津乐道的谈资。


剧中,侯勇扮演国家某部委某项目处处长,从亮相到消失,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台词全都戏味十足,信息量巨大,值得玩味。例如,住简陋民房,骑自行车上下班;对其抓捕时正在陈旧简陋的家中吃炸酱面,被请出家门前还不忘来瓣蒜;每个月给乡下老母亲汇300元生活费;主动交代不收艺术品,“工作太忙,没时间鉴定”;窝藏贿金的隐秘豪宅中,冰箱、床、墙里是多达2亿的赃款,全部现金,且一张口能说出精确到个位的数额;“我一分钱都没花,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一分钱都不敢动,全在这”;“我看着这些钱,就跟小时候在地里头看着要丰收的庄稼一样……我喜欢闻那个味道。”


除了这些生动细节支撑,侯勇的三段式表演也层次异常清晰:在家里云淡风轻,插科打诨,满口党和人民;在办公室有些惊慌,但强自镇定,甚至反咬一口,企图变被动为主动;在秘密别墅,下车的时候就已经脚软了,惊慌失措,语无伦次。


观众赞扬侯勇实力演绎了什么是“贪官官场如戏,欺上瞒下靠演技”以及“演技吊打偶像派陆毅及一众小鲜肉”,接受采访时侯勇却非常真诚地驳回了这些“高帽”——他真是这么想的,这次不是演的。



对话

“反腐题材的书籍和资料,我觉得这用看吗”


北青报:你是如何揣摩贪官心态的?


侯勇:我不认为面对检察人员时贪污分子一定是脸谱化的。作为一个颇有阅历的中年人,淡定是生活给予他的资本,面对搜查他自然想到的就是掩盖,淡定地掩盖。这个角色的心理素质特别好,我觉得一个中年官员在面对调查时,那种紧张不应该是外露的。可能这也是导演找我来演的目的,我以前的角色都是正面的硬汉形象,观众想象不到我能演一个这样的角色吧。


北青报:您之前看了反腐题材书籍或者资料吗?


侯勇:反腐题材的书籍和资料我觉得这用看吗,新闻里常常会披露。老百姓经常也会谈论,“某某高管又落马”、“落马的原因是什么”,“腐败,腐败,怎么腐败”,“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老百姓其实已经知道的很多了。这个戏能够客观的、抽丝剥茧式地展示给观众,就是这个戏的特质。


“他如果不贪,就可能会‘危害’整体利益”


北青报:赵德汉塑造之成功,竟然让很多网友评价说为之动容,甚至同情这个人物。


侯勇:一个人的贪腐行为有他的理由,有社会滋生腐败的平台和土壤。我们来想象这个人物,他通过自己努力从农村考上大学,刚开始走上工作岗位时他不一定是这样的人。但后来环境到了那一步,甚至他如果不贪,就可能会“危害”整体利益,他是被裹挟到漩涡里了,做了一开始不想也不敢做的事。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


中国老话讲,“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还有“做贼心虚”。首先,赵德汉是有是非观的,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事,只是上了道就下不来了,久而久之就形成惯性。人物在戏里的状态,需要演员的二次创作,因为剧本里不会写“一下车就腿软”,“打开冰箱瞬间就崩溃了”,他心里知道冰箱里都是钱嘛,知道最高检掌握的线索是确凿的,所以肯定腿软。


如何看待“贪官官场如戏,欺上瞒下靠演技”


北青报:戏里有一段“我是农民的儿子”的哭诉,让赵德汉这个贪官形象最终“立住了”。这段台词在表演的时候您有什么触动?


侯勇:周梅森老师这段戏的台词写得挺好的,说我是农民的儿子,陆毅回了一句农民怎么会生你这样的儿子。他确实是个贪官,被大家所不耻,但是其实中国人啊,城市化进程也好,建国以后也好,往前数三代五代其实每个人都是农民的后代,说这样的话,也是有感而发,也是他心里想表达的意思,但是观众听呢,怎么说呢,就是很痛心吧。


北青报:观众评价您实力演绎了“贪官官场如戏,欺上瞒下靠演技”,您自己怎么看待?


侯勇:这句话说得很深奥,这个生态也可以放大到整个社会生态,现在大家人与人之间去说真诚面对却变成了一个笑话,假的把他当成真的,真的当成假的,黑白颠倒非常可怕,需要重塑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不只是你我之间的事儿,是全社会的事儿,也不是三五年的事儿。我们不光在文艺作品中回答这些事情,这是一个社会现象,我们共勉。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杨文杰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