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精英阶层脱北人数激增 脱北者类型正发生改变

韩国中央日报 2020-08-04 15:09:17

 #1. 今年24岁、现就读于首尔名牌大学的金某2011年离开家乡咸镜道,经由中国来到首尔。他在和记者的通话中表示,“在朝鲜时,虽然家境富裕,但我的梦想是来韩国学习信息技术”,“父母送我留学时也说‘去韩国尽情地学你想学的知识吧’”。他的父母在其出国后向政府申报称,金某“已因故客死中国”。金某考虑到在朝鲜的父母的安危,要求对大学等信息进行匿名处理。

#2. 目前在中国从事对朝生意的A某最近在北京与朝鲜劳动党干部碰面。A某称,“该劳动党干部拜托我说‘朝鲜就像一艘将沉的船。我打算把我的一个孩子送走,还麻烦您多加照顾’”。A某还说,“朝鲜精英人群中时常会有人提出类似的请求”。

脱北者类型正在改变。从因生计问题而引发的生计型脱北或政治理念型脱北,正转变成为寻求更好的生活而和家人共同脱北的移民型脱北,脱北模式也日渐多样化。在移民型脱北中,仅将子女送往韩国的“留学型脱北”也在增加。

像外交官之类的精英阶层的脱北也在明显增加。上月朝鲜驻京办事处的两名官员同家人一起脱北逃亡的事件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例子。【本报10月5日号头版】

韩国政府当局相关人士10月5日表示,“为了保护脱北者的人身安全,无法提供具体的细节”,但同时表示“据了解,(他们)已进入韩国,正在接受调查”。

在两名脱北者中,一名官员曾在内阁保健省一局任职。该局掌管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及其家人的专用医疗设施——平壤奉化诊疗所。

青瓦台发言人郑然国就本报10月5日的报道表示,“朝鲜政权内部的亲信脱北,因此引发广泛重视和关注”。

韩国政府当局考虑到这些人的身份等,认为此次脱北很可能也是移民性型脱北。

今年7月份逃亡的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的脱北动机也是“对自由民主主义体制的向往以及出于对子女未来的考虑”(韩国统一部发言人郑俊熙)。

西江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金英秀将这种倾向解释成是在“脱北的日常化”局面中出现的“变异”。金教授称,“朝鲜因对朝制裁而日渐拮据,要求海外滞留精英阶层赚取更多的外汇,因此出现了精英阶层脱北增长的变异现象”,并预测“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

按照去年的标准,朝鲜的人口大约有2515万人。截至今年8月末,定居韩国的脱北人士达到2.9688万人(统一部)。据估计,脱北后滞留在第三国的人数达到20~30万。这就是“脱北的日常化”这种说法的来源。一名要求匿名的脱北前朝鲜军人表示,“在朝鲜有这样一句话,那就是要想把脱北的这些人都抓起来,连监狱都不够用了”。

精英阶层脱北者们还组建了金日成综合大学韩国同学会,最近会员人数已增加至30人。组建该同学会的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研究委员金光镇(音)称,“现在呈现出党、政、军全面脱北的趋势”,“精英阶层冒着生命危险脱北,这意味着朝鲜的核心已出现严重裂痕”。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