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婚吧,我不爱你,我心爱的女人回来了……”

文艺爱人 2018-07-03 06:40:38

温暖拿起手机搜索加了一个微信号,显示的是一个非常立体的男人头像,名字叫阿龙,温暖心的手有些抖,若是自己加了这个人,她的未来真的就没有了!

  

  只是为了了妈妈的医疗费,她只能如此!

  

  心里在交战,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终于下了决心,编辑好后按了发送键,然后她就忐忑的坐在那里静等对方信息。

  

  只是她等了两个小时,对方都没有通过,难道她发错信息了吗?于是又找出闺蜜林可欣的对话框查看,信息没有错啊。

  

  那她写的不对吗?自己明明写的很直接,问对方是否还在招聘临时女友,本人有意向!

  

  为何迟迟没有消息?难道人家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一想到这个,心里咯噔一下,千万不要,不然她去哪里弄钱啊!

  

  就在这样迷糊忐忑的心情下过去了一万,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拿出手机翻开,依旧没有通过的信息显示!

  

  一颗心真是沉入海底的,透心凉!

  

  她强撑着起床,做了早餐,去医院给妈妈送去,看到妈妈憔悴的模样,温暖一阵心痛,却要强装出笑脸。

  

  “妈妈,你多吃点,医生说了检查结果很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哎,妈妈就是心疼你,不能帮你,还生病拖累你!”

  

  温暖妈妈拉着女儿的手,眼泪闪过泪花,没有给到女儿好的生活,如今这个家还需要女儿支撑,她真的好心疼。

  

  与同龄的孩子相比,她的温暖真的好可怜啊!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每天只会想着买奢饰品名牌衣服包包的时候,而暖心却从高中就开始兼职,挣来的钱除了交学费,还要填补家用。

  

  一想到这个妈妈真的好心酸。

  

  眼泪在眼圈却坚强的吞回去,她不能让女儿操心,于是大口的喝粥,让女儿心安。

  

  温暖看着妈妈把瘦肉粥都吃光,这才微笑着拉着妈妈的手离开,她还要赶着上班,再晚就迟到了,她不能有一点耽搁,不然全勤奖就没有了。

  

  她真的太需要钱了!

  

  温暖到了公司,刚打开电脑,手机就响了一下,她第一时间就拿过来,她害怕错过那个买主的信息。

  

  “你要做临时女友!”

  

  对方通过后,发来一条信息!

  

  温暖几乎是立刻打出两字“是的!”

  

  那边过的大概有三分钟的时间,发来信息,:“把你本人没有美颜的照片,还有学历一并发来!”

  

  温暖看着信息,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人看来还挺挑剔的,也是能租起女友的男人一定是有着非凡成就的男人。

  

  也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士,看给的价格就知道。

  

  安耐下心里的不舒服,温暖快速的编辑了自己的个人简历信息,然后附上一张非常普通的生活照。

  

  发完她心里就后悔了,这样的成功人士一定是非常挑剔的,自己为何不打扮一下在发照片呢,就那么草率的发了一张。

  

  哎,肠子都悔青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个人在没有发来一个字,一上午的时间都在这种煎熬的等待中度过了。

  

  工作的进度也是非常的慢!

  

  中午下班,她午餐都没有心情吃了。

  

  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

  

  她非常恨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怎么就想不到换一件得体的衣服,照出来的照片,气质也会不一样啊!

  

  就在她万般烦躁悔恨的时候,手机进来一条信息,她立刻打开来。

  

  “方便的话,请过来博奥大厦32楼b座……”

  

  “好的!”

  

  温暖的心情立刻舒展了,对方终于答应约见自己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都不想错过。

  

  那个大厦里面可都是上市的公司的办公楼!

  

  对方是何许人呢!

  

  怀着各种心情,温暖按照地址去了。

  

  大概30十分分钟左右,温暖到了微信里说的地址。

  

  乘着电梯,心里都是各种不安,她不知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局面。

  

  她穿过那些区域,推门进去后,整个人傻掉了,不是她夸张,里面各色的女孩子,不下十几个,各个都是清一色的靓丽耀眼,而且着装都是走在时尚的前沿,而自己土气的样子,根本没法比,她不用说一句话,就已经没戏了,直觉告诉自己。

  

  这是什么节奏啊!

  

  看眼那些女人,在看看自己,她真的好自卑,觉得一点机会都不会有的。

  

  于是温暖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转身准备离开,虽然她需要钱,可是这样的情况下,她知道自己没有机会。

  

  因为有钱人需要的,都是那样的女人,而自己却……

  

  作为亚洲龙头老大的东方集团---风投传媒集团的接班人潘骜来说,简直是上天的宠物,上帝不但跟了这小子一副好皮囊,还给了别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得到的。

  

  而他似乎一出生就注定了,他什么都不缺,而他却独独缺一个能结婚的女人,而老爷子对他这个三代单传的杜根苗,每天念叨做多的就是。

  

  “潘骜,给爷爷找个孙媳妇带回家,爷爷时日不多了!”

  

  而潘骜是什么都能满足这个爷爷,唯独这个不能。

  

  外面的女人他不缺,可是谈到带到家里能成为韩家女主人的,他真的缺。

  

  如今爷爷生病,他拉着潘骜的手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潘骜做出一个决定。

  

  为了满足爷爷的心愿,他决定花钱买一个临时女友!

  

  可是他盯着液晶屏看着那些莺莺燕燕,真的是没有一个入他眼的。

  

  这让他不由的烦的想砸了电视,想张口骂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干干净净文雅的女孩进入了她的视线。

  

  她,没有时下女孩子那种奢侈的衣着打扮,也没有那种夸张的浓妆,在这一群女人里,她犹如一枝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瞬间,他的一颗浮躁的心平静了下来。

  

  于是拿起电话交代了一句。

  

  而温暖,对着这样的局面心里哑然失笑,笑自己的单纯,这样的有钱人,怎么会看上自己这样的土包子呢。

  

  于是她转身推门准备离去。

  

  ‘“小姐请留步!”

  

  就在她的手触摸到门把手的一刹那,身后一个清脆的男声响起,她停顿了一秒,却没有在意,继续用力拉开门准备离去。

  

  “小姐请留步!”此时开口的男人已经快步走到了她的身后,温暖回眸,看到了一脸温和的笑容的男人正对着自己微笑。

  

  “先生,您叫我吗?””

  

  温暖有些诧异,不知这个时候这个男人挽留自己是什么意思。

  

  心里有那么一秒在雀跃,难道是备选中了吗?可是随即现实的想想法就把她这个幼稚的想法赶出了脑海。

  

  “潘要见你,请跟上楼!”

  

  温暖不可置信的愣了一下,然后走进一步。“你是说要见我?”温暖还有一丝的怀疑,毕竟她以为自己在这里没有什么优势。

  

  “在楼上”那男人瞟了苏暖心一眼,然后对客厅里的那些女孩子说:“好了!面试已经结束了。你们都可以走了。

  

  本来都信心满满的那些女孩子,看到输给一个那么土气的女孩子,都心怀不满的纷纷嘟囔着朝门的方向走去。

  

  听到身后那女人说的话,温暖怀着充满惊喜的心走上了楼梯,她真是没想到她会被选上!看来老天在保佑她,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去救自己的妈妈……

  

  潘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盯着液晶屏里跟着上来的温暖,心想,女人果然都是虚伪的动物,就连这个看似纯洁的不染凡间烟火的女孩子面对金钱也不例外的低俗!

  

  女人真都是物质崇拜者!所以他最讨厌女人,在潘骜的眼里,女人都是虚伪的动物,也该都是他们男人的玩物!

  

  看着那个女孩上楼,他拿起遥控器关了监控。

  

  此时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进来!”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隔着门板从里面传出来,听到声音苏暖心莫名的紧张的手心冒汗。

  

  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心底暗暗给自己打气,温暖,不要紧张,只是一个交易而已,拿到钱一切都好办。

  

  温暖轻轻的推开了两扇精致的大门。一打开门,她觉得这间卧室好大,大得简直让她一眼都望不过来,估计她和母亲租住的整个房子都没有这间卧室来的大。

  

  来不及欣赏里面的摆设和那张看起来异常豪华的大床,温暖的眼睛迅在落地窗前寻找到了一个面朝窗外站着的伟岸身影。

  

  只见那个背影非常的高大挺拔,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一头浓密的黑长短恰到好处

  

  那套西装从上到下丝毫没有一点的褶皱,可以看得出眼前这个男人是个非常考究的人。

  

  温暖向主卧里走了几步,便停留在这间屋子的中间地带,这间屋子太大了,大得简直让苏暖心有些不自在,她合并了两手,放到腹部以缓解自己的紧张。

  

  本想等着屋子里的人和她说话,但是等了足足有几十秒的时间,那个人仍然像个雕像一样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温暖凝视那个离自己大约有十米远的背影,开口说了句。“先生你好!”

  

  “简单的介绍一下你自己!比如年龄,身高,体重什么的。”还是刚才那个既冷又好听的声音从落地窗那边传了过来。

  

  听到他的问话,温暖马上开始介绍自己,毕竟她现在非常的需要这份工作。“我叫温暖

  

  今年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三,体重52公斤,大学毕业刚才加工作不到一年……”温暖简单的说了下自己的情况。

  

  没想到,刚刚说完的时候,那个一直背着身子站在落地窗前的人竟然突然转过了身子,他那张英俊而冰冷的脸展现在了温暖的面前。

  

  双眸对视的刹那,温暖有一刻的惊讶,心想,上天真是厚待他,不但给了他一副好身材,一张好看的脸,还赐予了他充满磁性的声音。

  

  似乎在哪里见过呢!

  

  心里生起疑惑!哪里见过呢!

  

  他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子冰冷霸道的气息,让人离得好远便有一种接近冰块的感觉,苏暖心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往后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而那个男人却勾起唇角一丝轻蔑的笑扬起,温暖细心的察觉到了。

  

  这个人是瞧不起自己的!

  

  心里有些悲哀,不过转瞬一想也就释然了,不需要他怎样看自己,自己来的确是为了钱。

  

  彼此之间一场交易结束,当做互不认识就好了!

  

  心里有了想法,脊背也挺直了。

  

  而潘骜看到温暖那看自己的模样,心里冷哼一声,真是能装的女人,看到是他,没有一点兴奋的迹象,若是别的女人,早都雀跃了。

  

  要知道他潘骜,风流花名在外,而又是钱多的数不完的钻石单身男,哪个女人若是靠上了自己,那不是一夜野鸡变凤凰啊!

  

  所以他在心里暗自给温暖贴上了虚伪的标签。

  

  “认识我吧?”

  

  潘骜嘴角翘起,暧昧的问了一句。

  

  温暖我有些迷糊的摇头:“不认识,但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诚实的回答。

  

  这个女人!她居然敢否认认识自己,潘骜对这个女人更加鄙夷,于是冷笑一声。

  

  “风投传媒潘氏集团你总该知道吧!”

  

  一句话提醒了温暖,作为同行业,她自己对于这第一财团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报出公司的名字后,温暖一下子惊讶的半天才缓过神来。

  

  原来是他,怪不得眼熟,虽然自己不怎么看那些花边新闻,架不住那些同事整天提起。

  

  潘氏集团的潘少,潘骜,那是怎样的风云人物。

  

  怪不得自己说不认识他,他会是那样的眼神看自己,原来如此。

  

  而潘骜看到温暖那个表情,更觉得这个女人做作了!

  

  “这回知道我了!”

  

  “嗯!”温暖知道后,就更加紧张了,谁不知晓这个花花少爷的风流韵事啊!

  

  他怎么会缺女人呢!无非是想换个口味罢了!她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何被选中了。

  

  她心里在盘算要不要现在离开,若是离开还来得及,只是妈妈的病还能在拖吗?

  

  她心在又犹豫了!

  

  开始天人交战!

  

  “温暖是吧,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潘骜转身朝办公桌那边走。

  

  “有一个哥哥还有妈妈。”温暖回答。

  

  潘骜走过去,打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转身那双如鹰隼的眸子再次打量了温暖一眼。

  

  “很好!这里是合约。如果你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签了它!”温暖把文件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你决定聘用我了?可是……你还没说工作的具体内容。还有薪水……”温暖说到薪水的时候有一刻的脸红。

  

  听到她支支吾吾的话,潘骜抬起头望向仍站在原地的苏暖心,唇边立刻泛起了一丝冷笑。心想:女人就是谋求利益的动物,在这张天使的面容下,也会来做这种为了钱做别人临时女友的勾当!潘骜虽然很满温暖心的外表,但是却从心底很厌恶她!

  

  “关于一切内容上面写的很清楚,你可以自己看!不过我现在只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潘骜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有些不耐烦的说。

  

  “五分钟就好了!”温暖马上快步走到床边,伸手拿起合约快的浏览着里面的大体内容。

  

  里面主要写的是:合约存续期是潘骜的祖父去世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她将作为潘骜的女友,配合他在其祖父和亲友面前的一切活动,这期间温暖必须随叫随到,而且不准和其他的男人有任何非正当的关系,如果有一方违约的话,必须向另一方赔款一千万元……

  

  在温暖仔细的阅读手上的合约的时候,潘骜趁机上下仔细打量着温暖。

  

  一张好看的瓜子脸上,她的五官长得非常的精致,尤其一双秋波清澈如水,一对丰润的唇瓣是那种天然的粉紫色,她不但脸上没有化妆,就连一丁点的口红都没有打,让人不禁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在往身上看,她的这一件有些老土的白色连衣裙却是把她的纯洁气质烘托的无语附加,阅女无数的潘骜,稍稍在苏暖心身上扫了一眼,便知道在这件有些过时的衣服下藏着一副火辣的身材!

  

  潘骜心内想,别看她的外表看起来多纯情,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原形毕露,不过,就算是稍稍付出一些代价,不但能满足爷爷未了的心愿,而且还能让她陪伴自己打一些无聊的时间,他也算是很划算了!

  

  “潘先生,给您合约!”温暖看完以后毫不犹豫的在两份合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因为合约上没有什么特别苛刻的要求,除了谈恋爱,不过短期之内她根本就没想过会谈恋爱,她现在的想法是努力挣钱,让母亲过上舒适的生活。

  

  “好!这是你的那一份。”潘骜起身接过楚冰递过来的合约,又伸手把其中的一份递给了她。

  

  “这是关于我本人的一些你必要知道的情况,今晚回家背熟它!明天你就开始上班了,你家的住址在哪里?明天上午我接你去见我的祖父。”潘骜把一张印着铅字的纸递给温暖。

  

  “啊……不用了!你告诉我地址,我到那里等你好了!”温暖接过那张纸赶忙说,因为她不想让母亲看到有陌生男人来接她,到时妈妈她一定会问东问西的,再说今天招聘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告诉她,她知道了一定会很痛心自己的女儿出来做这种事。

  

  “好吧!明天上午九点你到同仁医院门口等我好了,你的电话是?”潘骜接着问,不用去接她,他倒是省事了!

  

  “我……你还是给我你的电话。有事我给你打好了!”温暖支吾的说。

  

  潘骜不禁蹙了下眉,心想:她怎么这么麻烦?地址和电话都不说,估计是家里不知道她出来做这种事赚钱吧?倒是还知道点羞耻。

  

  “你记一下,我办公室的电话是……记住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打给我!”潘骜说出了电话号码后冲着温暖又加了这么一句。

  

  温暖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纸写下了潘骜刚才说的电话号码和同仁医院,听到他那最后一句嘱咐,她马上抬头道:“我明白!”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潘骜迈腿便朝卧室敞开的两扇大门走去。

  

  “潘先生!”温暖见他要走,立刻有些着急的喊。

  

  “还有事吗?”潘骜回头瞅着欲言又止的苏暖心问。

  

  “我……”温暖有些难以启齿。

  

  “有什么事情你就快说!我没有时间跟你磨叽。”潘骜不耐烦的说。

  

  “我想跟你预支一下薪水可以吗?我有急用!”温暖用哀求的目光瞅着潘骜。

  

  “多少?”潘骜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和笔,他对她的要求很厌烦,他知道她们这些女人说是急用,其实不是买衣服就是做美容!这些他早就听烦了。

  

  “二十万……”温暖咬着下唇说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感觉为难的数字。

  

  “多少?你还一天班都没上就要预支两个月的薪水?”潘骜听到这个数字后,他更加厌烦眼前这个女人,二十万虽然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冤大头,是个女人就能在他这里轻松的捞上好处的!

  

  虽然明显的听出他的语气中带着嘲讽,可是温暖没有办法,她只得硬着头皮试着说服眼前这个有钱的男人。“我知道这也许有点儿过分,可是我真的是急需这笔钱!以后你就在我的薪水里扣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这样吧,我等明天你见我祖父时的表现再说吧!如果你表现好的话,说不定我会预支给你二十万!”潘骜嘴角流露出一丝近乎于轻蔑的笑,然后便转身走出了卧室的大门。

  

  “明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温暖忙对着潘骜的那挺拔的背影喊,只是他的背影已经出了门,不过,他应该能听到这个分贝的声音。

  

  晚上吃过晚饭后,去医院陪母亲说了会儿话后,温暖借口累了早早回家了。

  

  回到家后从包里拿出下午那个聘用她的潘先生给她的那张合同仔细的阅读。

  

  只见上面写着有关于他的详细介绍,名字,潘骜,今年二十八岁,是潘氏风投集团的总经理……

  

  温暖把资料上的内容仔细的看了一遍。

  

  今晚她要早些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好好表现,她母亲的医药费可全靠明天了!温暖暗自给自己打气。

  

  第二天上午,温暖早早的便来到了同仁医院的门口等待着潘骜的到来。

  

  今天,她穿了一套水蓝色的套裙,这是她为数不多的衣服里面最正式讲究的一套了,虽然已经洗得半新不旧,不过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她的家境是不允许她有过多且好的衣服的。

  

  站在医院大门外的温暖,仔细的看着开进去的汽车,生怕潘骜会看不到她!

  

  等了半天,潘骜还是没有来!温暖低头看了下腕上的廉价手表,现在已经是9点了!怎么还不来?温暖蹙了下眉想。

  

  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有一辆豪华的黑色宾利缓缓停到了她身旁的路边,温暖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往里看,想看看是否潘骜坐在里面,但是像这种豪华的名车玻璃在外面看都是反光的,她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

  

  这时,从那汽车上的司机打开车门下来了,走到后座车门旁,伸手打开了车门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温暖小姐,请上车!”

  

  温暖抬眼朝那汽车的后座望去,见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潘骜正坐在里面,才放心的走了过去,上了车。

  

  温暖上了车后,司机便关上了车门,跑到前面的驾驶座位上动了车子,车子拐弯朝医院里驶去。

  

  “潘先生!”上了车后,温暖礼貌性的朝坐在车另一侧的潘骜打了个招呼。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看似冷漠的男人面前,她的内心会有一股莫名的紧张滋生。

  

  而潘骜却连礼貌的点头都没有,而是望着前方说:“我的祖父在前几天被查出患了绝症,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我找到心爱的女朋友,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在他面前扮演好我的女朋友,只要一会儿他能满意你,我就会预支两个月的薪水给你!如果不满意的话,那么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潘先生请你放心,一会儿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温暖冲韩清扬恳切的点头保证,因为她确实需要那笔钱!那是她的母亲的救命钱。

  

  潘骜转眼斜睨了坐在汽车另一侧的温暖一眼,嘴角挤出了一个牵强的笑,点头道:“最好是那样!”

  

  其实,刚才透过车窗的玻璃潘骜已经看到温暖了,她站在微风中长飘飘的模样确实清纯淡雅,一身样式稍稍老旧的套裙丝毫没有让她逊色半分,而更让她增添了几分纯情质朴。

  

  潘骜心想,也许这个女孩子的家境不是太好吧?所以要出来应聘这样的工作,哎!女人啊就是吃不了苦,她们是一群爱慕虚荣的虚伪动物!

  

  转眼间,汽车已经停到了住院部门口。

  

  司机老李下车替潘骜开了车门,温暖自己开了车门下来。

  

  潘骜一路径自迈着大步走近了住院部,丝毫没有理睬后面的温暖,温暖见状连忙在他的后面加快了脚步跟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他跟丢了!

  

  潘骜一路从楼梯走上了二楼,他迈着大步快步走在一段长长的走廊里,他走得实在是太快了!温暖只得在后面一路小跑跟着,今天特意穿的高跟鞋在铺着大理石的地板上踩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响。

  

  终于,径自在前面走的潘骜走到靠边的一个病房门口停了下来,转身瞅着已经赶上来有些气喘吁吁的温暖。

  

  温暖见潘骜停了下来,所以也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收住了脚步,她转头瞅了瞅旁边的那个病房心想,这就是他祖父住的病房吧?

  

  不料!这时,潘骜却迈步来到了她的跟前,然后,伸出右手便揽上了温暖的腰身。

  

  温暖有些慌张的抬头瞅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潘骜一眼,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搂!她感到他的手臂非常的有力,让她没有丝毫可以逃脱的可能。

  

  离他那么近,温暖的鼻端闻到了一个健壮有力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从来没有和成年男子如此贴近过的温暖,双颊上迅产生了两片绯红。

  

  “表现的亲热一点!这你应该会吧?”潘骜低头在苏温暖的耳际轻声说。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或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