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吧】医路前行 以理服人

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 2018-07-03 05:40:20




 

点开下面的音频听听看▼




路前行

所有坚持都是源于一份使命


世间术业有几何,至精首善为医者。做为医者,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群体,在灾难面前,在无助的患者面前,总能看到他们的翩翩身影,一群默默无闻的群体,一群无私的强者亦或者是弱者。


小时候比较调皮,总是和男孩子一起玩,那个时候的孩子总是很多的“天然”的娱乐项目,可以上树,可以下水,无所不能。可是冒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男孩失足从树上摔下来了,当小男孩瑟瑟发抖地躺在检查床上,身上铺着绿色的洞巾时,我们悄悄地躲在门后,既惊恐于即将面临的暴风雨般的训斥,同时,小小的心思里更害怕的是死亡。几个小屁孩竟然无惧针管与手术刀,直视着手术的全过程,直到后来小男孩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们的中间,那些直视手术全过程的小伙伴们都不知道主刀医生的真面目,印象里只有一身白衣,一些器械,一条绿色洞巾······


当我第一次穿上洁白的工作服,踏入儿科的病房时,感觉肩负着满满的使命感,自带圣洁的光环,准备像天使一样临幸广大病患弱者。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迹发生在我这个平凡的工作者身上,看到一个个孩子欢蹦乱跳的出院,一句句发自内心的感谢,总是能让自己感动好一阵子,我会时常感慨,原来这是个令人愉快的职业,原来小时候觉得神奇的事情,我用听诊器也可以做到。虽然当遇到不理解的家属时,也会心里暗暗发狠,可是一种使命牵动着我,让我学会换位思考,化愤怒为理解,用行动证实这份职业的责任感。任时光的摧残,当初激勇奋进的心情慢慢被磨灭了一些,在各种伤医事件及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今天,总是有些许念头让我想要退缩,可是当一看到满是痛苦的患者,一腔的热情又被激发了起来,一种莫名的使命感,督促着自己不能视之不为所动。




理服人 以情暖人

我与一位患儿家长的情缘


今年一月份儿科诊治了一位3岁左右的男童,因高热惊厥入院,入院后经常规抗炎、退热等对症治疗,患儿体温一直不降,因为该患儿既往有多次高热惊厥病史,患儿的父亲特别着急,对值班大夫及护士态度极为粗暴,不停的训斥医务人员,并扬言要揍值班大夫,并拒绝值班大夫继续诊治,要求让主任来处理患儿。


当时我正在出专家门诊,接到病房值班大夫的电话后,我让其他大夫替我出门诊,第一时间赶到病房,此时患儿体温在38.5℃左右徘徊,患儿父亲情绪极为激动,生怕患儿再次惊厥,我先去查看患儿,听家长及接诊大夫介绍病情,经适当处理后患儿体温渐降,患儿父亲情绪逐渐平稳。



我把患儿父亲约至我的办公室,解释患儿高热惊厥的常识,预后及注意事项,虽然体温会随着炎症控制而渐降,但炎症控制肯定有个过程,不可能瞬间就好了,俗话说"得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一定要配合医护人员的诊治,才能更快的康复。交谈中我了解到,患儿家长是一名退伍军人,脾气火爆,快言快语是其特点,针对这种特点,我就给他“戴高帽”,称他是军人,素质高,有修养等等,一番美言称赞后,家长态度明显好转,随即表示将配合医护人员的诊治。


下午下班时,我再次回到病房查看患儿,此时患儿又出现高热,患儿父亲再次情绪失控,在病房内大喊大叫,说"你们开发区医院连个儿童发热都治不好吗?如果住院期间再惊厥,你们得负全部责任",扬言要到医院投诉.我一边处理患儿发烧,一边安抚患儿家长情绪,待其情绪稳定后,再次把家长约至办公室解释沟通,从来不抽烟的我,买来一包烟陪家长抽了起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沟通,终于做通了家长的工作,并向我保证绝不再感情用事。


当我载着疲惫的身躯穿过大街小巷赶回家里时,已经晚上九点钟了,柔软的沙发成了我的依靠,不经回想起今日的事,瞬间心里感到很欣慰。此后,患儿体温一直正常,直到康复出院,家长也很配合我们的工作。临出院时,孩子父亲拉着我的手,一再表示道歉和感谢。


五月初患儿再次发热住院,虽然没有惊厥,但家长依然很紧张,患儿病初依然高热,家长情绪依旧激动,对主管医生的诊治十分不满意,讲话难听把主管医师委屈的都苦了,家长坚持换管床大夫。


当天夜班依然是第一次住院的主管医生值班,鉴于患儿家长对她有偏见,夜班大夫表示夜间患儿发热,即使尽力诊治,家长仍不满意,家长也表示如发热不退,就打电话找主任来处理。


我在床旁跟家长沟通,再次强调配合医护人员治疗护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如果家长情绪激动,值班医护人员都不愿处理,这样会对患儿病情十分的不利,我劝他你是军人出身,应该很好沟通和交流的,让他换位思考,理解并尊重医护人员的劳动。


经过一番劝解,终于做好了家长的思想工作,家长表示配合医生的诊治,并当场向夜班医生道歉。一直到出院,家长都比较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出院时该家长还给我科送来水果,表示感谢和歉意,表示以后孩子住院还是优先选择我院儿科。



经过这件事情,我深深地体会到与病人及家属及时有效的沟通是多么的重要。绝大多数情况下并非病人或家属不讲理,只是我们的沟通解释没有做到位!


 我很幸运,我们一直坚持着,没有退缩,一直热爱着这份职业,引用一位医者的座右铭,“有时治愈,时常缓解,总是安慰”,路漫漫,其修远兮,行医路上,你我将继续前行。








作者:苏献恩、刘英

图文、音频编辑:丁丁

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原创作品。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