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之致命的虚弱心

出诡 2018-07-03 05:43:20

女人都是爱慕虚荣的,从小比拼零食、头花、洋娃娃,大些比拼衣服、手机、男朋友,成年后比拼钻戒、车房、老公。


何莹莹是一名高二的普通女生,成绩普通,家里生活水平也就中等偏下。在这个人人都有一部手机的时代,何莹莹的母亲以手机会影响学习为由拒绝了何莹莹买手机的请求。


每当看见同学拿着手机发短信、玩游戏、上网玩游戏,何莹莹的心里就是一阵止不住的羡慕。她想象自己的父母是亿万富翁,为了磨炼她,装作是普通人家,等到她成年后把所有财产都给她。


何莹莹甚至想象自己继承了亿万家产后穿着定制晚礼服坐在豪华的西餐厅里,优雅地吃着昂贵的鹅肝酱,手边是几十万的镶钻手机。


何莹莹最近主要羡慕的对象是杨婷,她似乎是女生中最耀眼的那个。涂厚厚的眼影,戴几百块一副的美瞳,穿着清凉暴露,手拿时下最流行的手机。乍一看根本不像个学生。


何莹莹记得杨婷之前跟大家一样,都是普通清纯的学生妹,一个月前突然摇身一变,吃的用的明显比同学高了一个档次。


好在何莹莹和杨婷关系不错,一次闲谈中何莹莹问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疑惑。


杨婷娇媚一笑,与这个年龄不符的笑容简直把单纯的何莹莹看呆了。杨婷神神秘秘地伏身在何莹莹耳边说道:“想知道我零花钱为什么这么多吗?”何莹莹拼命点头。


“很简单,我去坐台了。”


“坐台?”


“对,就是陪客人喝酒,坐一个晚上老板给两百,还不包括客人给的小费。多的一天下来有七八百,少的一天也能得到三四百呢。”


何莹莹呆呆地盘算着,那么……买一个普通点的手机……只需要三个晚上?


杨婷见何莹莹心动了,便趁热打铁:“你长得这么好看,客人出手也会大方许多哩。


晚上下了自习我们就去,坐一个小时就走,你可以跟你爸妈说你在教室里做作业晚些回家。”何莹莹想了想,疑迟地点了点头。


提前跟父母打好招呼,晚自习过后何莹莹跟着杨婷来到Muse酒吧,杨婷熟门熟路地带她来到后台的一间房间前,刚打开门一阵浓郁的香粉味就扑面而来。


何莹莹看到小小的一间房间里挤着五六个穿着时髦浓妆艳抹姑娘,看样子年龄都不超过二十岁。


何莹莹被熏得一阵迷糊,她任由杨婷带着她来到其中一个女人面前。“刘姐,这是我说过的那个同学,您看成不。”


那女人把何莹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点了点头没说话。杨婷连忙道谢:“谢谢刘姐,我们去准备准备。”


那女人随意摆了摆手,杨婷拉着何莹莹在房间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打开包给她化起妆来。不一会儿,换上清凉的吊带裙,浑浑噩噩地跟着杨婷的脚步,走到今晚客人的座位上。


何莹莹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而一旁的杨婷娇笑着往其中一个客人身上靠去。


领头模样的客人让小姐们叫他张哥,何莹莹这副生涩得紧的模样被张哥看在眼里,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把加了“料”的酒往何莹莹面前一推,说道:“小妹妹新来的吧?来喝了这杯酒,你就是我张哥的妹妹了。”


何莹莹忘了杨婷的叮嘱,故作豪放地将酒一饮而尽。之后,何莹莹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泥潭,面前一阵绚烂而诱惑的光芒,周围是嘈杂的音乐声,还有……还有张哥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伴随着何莹莹一齐醒来的是爆裂般的头痛和下身的疼痛。她慌乱地环顾四周,发现床柜上有厚厚一叠人民币,何莹莹不顾身体的不适,迅速套起衣服抓去钱就跑。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何莹莹不知所措,躲在学校女厕所用纸巾擦干净自己之后,把钱藏在书包最里面的夹层里,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面对随后而来老师和家长的询问,何莹莹和一个住校的同学商量好之后给出的解释是她在教室里看书,太晚了学校关门了,她就和住校的同学在宿舍里挤了一晚上。


由于何莹莹一直是个听话的乖孩子,老师和家长就没有过多的询问,何莹莹松了口气。


那些钱何莹莹清点了一下,大约有三千多。拿着这些钱,她反而有种晃晃乎乎的不真实感。


很快,距离这件事已经过了三个月,正是学校放暑假的时候。何莹莹拿着这笔钱给自己买了一部手机,回到家里美滋滋地开始摆弄。


没想到父母提前回来,何莹莹慌乱之下只把手机揣进了裤包,忘记把茶几上摆着的手机包装盒藏起来。


父母看到包装盒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大声质问何莹莹。她没有办法只好把手机拿出来,父母问她手机是怎么来的的时候,何莹莹却抵死不说。


何母着急了:“是不是你去偷的?”何莹莹心里又气又烦,当然懒得理她。何父看何莹莹一脸不耐,还翻着白眼,他当下就发了火,一巴掌扇在何莹莹脸上。


何莹莹捂着脸小声哭泣着,心里诅咒着父母:“你们怎么不去死……你们怎么不去死……”


何父本身就是个脾气不好的人,他被何母的絮絮叨叨和何莹莹的哭泣声吵得心烦意乱,猛地揪起何莹莹的头发,冲她吼道:“这手机到底是怎么来的?”


何莹莹尖叫一声,狠狠挣脱了何父,何父本来还想发火,但看到女儿两眼血红,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地呈现着,两颊早已被泪水打湿。


“莹莹啊……”何父软了心肠,本想缓下语气好好询问,谁知何莹莹像发狂的兽一样,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父母,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怎、么、不、去、死!”


向来乖顺的女儿居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何父何母还没反应过来,何莹莹就冲进厨房,抄起菜刀反身看向何父。


何父反应不及,被何莹莹一刀砍在脖颈上,猩红的血像泉水一样一股一股向外冒。何母早已被这一幕惊呆了,何莹莹一脚踢开何父缓缓倒下的身体,转身向何母扑来,又是一刀砍在脖颈上。


何父何母两人都没有当场断气,随着失血过多而来的全身发凉,他们心里还存着最后的希望,希望女儿清醒过来。


“哈哈......哈哈哈......”何莹莹神经质地笑着,把何母的身体拖过来与地上的何父摆在一起,然后高举手中的菜刀……


“咔嚓咔嚓……”手起刀落,一刀又一刀,劈开了骨与肉的连接。何父何母至死眼睛都没闭上。


何莹莹砍得累了,突然发现自己身下传来一股又一股的暖流,她弯下身一看,鲜血正从自己的胯下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何莹莹急了,没成想这是她被张哥用那样的方法被迫失去贞洁时,留下的小生命在向她无声地反抗。


她感觉小腹一阵刺痛,无力感让她跌坐在何父何母的尸体上,她连忙扯下裤子,一只手扶着肚子,她摸到了那小生命,像是要撕破她肚子从里面钻出来一样,肚皮上甚至看得到那小生命的手脚在胡乱踢着。


按理来说三个月大的孩子都还没发育成人形,可何莹莹肚子里的这个东西挣扎得那样大力,就像一个小恶魔!


血越流越多,刘莹莹感到自己的意识在抽离,终于,痛得麻木的腹部没有了动静。何莹莹几乎以为那个东西胎死腹中了,突然,她感到下身一阵异样。


区别与刚才剧烈的疼痛,这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顺着下面钻出来一样!


何莹莹强打起精神,睁大了眼睛向自己下面望去。这一看不要紧,何莹莹宁愿自己已久晕了过去。


因为她看到一只青白的小手从那里伸了出来,接着是畸形的头,头顶瘪了一块。然后是肩膀,然后是……就像一只爬虫一样,那小婴儿自己从何莹莹下身爬了出来。


似乎感受到了何莹莹惊恐的目光,小婴儿回过头,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冲何莹莹笑了笑,低头一口咬断自己肚子上的脐带,然后慢慢爬到何莹莹身上,尖锐的牙齿抵上她的颈动脉……


“下面为您播报一则令人震惊的新闻,17岁花季少女持刀砍死自己的亲身父母,而早孕在身的她动了胎气流产,失血过多而死亡。”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