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说你未婚先孕就不要彩礼了,我的一句话,让她大惊失色!

2020-05-22 15:42:34

暖黄色的灯光映在粉红色的床上,轻垂的轻纱窗帘细细地摩挲着地毯。

林听夏在酒店房间里不安的等待着,一想到要把自己保留了22年的处子之身给戚天明,她便觉得特别紧张,甚至想要退缩。

他们相识12年,相恋6年,戚天明很多次提出要和她有实质性的关系,可都被她拒绝了。

林听夏知道他有时忍得很难受,如果换了别的男人,一定早就霸王硬上弓了。

她纠结了很长时间,终于下定决心,在戚天明回来的时候,就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他。

这对于内向而矜持地她来说实在是个艰难的决定,可她还是早早地开好了房间,为的就是破釜沉舟,不给自己退缩的机会。

为了壮胆,她拿起了房间里的酒,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

都说酒壮怂人胆,她喝了几杯之后,居然真的就不紧张了,不过头也变得晕乎乎的,直接倒在了床上。

30分钟后,房间的门被打开。

187的身高,一身略微紧身的黑色西装,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

棱角分明的冷峻脸庞,深邃不见底的双眸闪动着光芒。

高挺的鼻子,性感而淡薄的唇,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贵而且凛冽的气质。

慕容临风进了房间,便随手脱掉西装外套,扯掉领带,走进浴室。

然而入眼的却是一片狼藉,衣服丢了一地。

慕容临风意识到了什么,果然发现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他甚至没有兴趣凑近去看,这样的画面他见得多了,那些分公司的领导为了讨好他,总是会把女人送到他面前。

只是这个女人有点太不称职了吧,居然睡着了。

他仍旧淡定地进浴室洗了澡,直接来到床边,掀开被子躺在床上。

他从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之所以没有嫌弃地把她丢出去,只是因为她身上好像没穿衣服,丢出去更容易招惹事端。

况且他已经连续十几个小时没有合眼,实在是太累,只想要好好休息。

然而这时候女人却动了,直接伸出一条腿,朝着慕容临风伸了过来。慕容临风想要推开她,可她却把身体凑过来,并且伸手搂住了慕容临风的脖子。

女人身上的香水气味飘进鼻孔,慕容临风忍不住转过头看她。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女人的长相倒是颇为出众,美艳却不庸俗,如同冰清玉洁的荷花一样,和他以前接触的那些庸脂俗粉完全不同。

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她居然是真空上阵。

皮肤洁白似雪,身姿曼妙窈窕,似乎是一道摆在他眼前的诱人美食。

这时候,女人又有了动作,嘴里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哥哥”,接着又把身子靠近一些,腿更加用力地在慕容临风的身上蹭了几下。

慕容临风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顿时有了反应,火焰熊熊燃起一发不可收拾。一个翻身,直接将林听夏压在了身下。

他用手把挡在林听夏脸上的碎发剥开,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儿,薄唇勾起淡淡的笑:“你是第一个能够成功勾起我冲动的女人,你赢了。”


第2章 纠缠

话落,俯下头,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那团柔软的红唇好像是要融化在慕容临风的口中一般,而感受着身上那坚实的压迫感,林听夏忍不住低吟了几声。

这更加点燃了慕容临风心的火,大手一挥,直接扯掉女人身上的薄薄底裤。

这一次,两具身体便毫无缝隙地交锋了。

一具强壮坚实,充满雄性魅力。

一具雪白粉嫩,满是雌性娇柔。

就这样纠缠着,摩擦着,灼热而舒爽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让林听夏不由得又叫了几声。

而这样的叫声,更激发起了慕容临风的念想,他顺着林听夏的唇一路向下,吻过林听夏的玉-颈,细细品尝。

“啊……”林听夏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感受,身体本能地更紧地贴在了慕容临风的身上,全然没了平日里的羞涩。

在进入她的一刻,慕容临风的身体不由得一怔,他明显感觉到冲破了屏障。

“还是个处女?”慕容临风皱起了眉头,便想要起身,他真的不想招惹上处女这种麻烦事。

然而林听夏却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双腿夹紧了他的腰身,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在他耳边呢喃着:“天明哥,不要离开我,天明哥……”

“这可是你自找的!”慕容临风不再犹豫,任由自己长驱直入。

他的动作极其生猛,就像是一只在捕食的野兽一样,林听夏感觉到极其强烈的痛感传来,让她就要受不了了。

她苦苦哀求:“停下,好痛……”

“晚了,小妖精。我可是比你还痛!放松点……”慕容临风再次低头吻着林听夏的身体,更加勇猛地碰撞着。

林听夏再也忍不住,用力地咬住了慕容临风的肩膀,她的泪滴落在他肩膀流出的血中,顺着他的身体流了下去。

接着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林听夏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日晒三杆,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才想起来昨晚开了这个房间,可是怎么就昏睡过去了呢?

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床头柜,立刻睁大眼睛,那上面居然整整齐齐地摆着好几摞的钱,是钱!整整10万块!

林听夏不由得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好像喝了些酒睡着了,可是怎么在睡梦中,好像还有个男人……

她还没有告诉戚天明她已经开好房间等他,他不可能会找来的,那这个男人……

想起昨晚那番纠缠,林听夏不由得一愣,旋即泪水便忍不住流了下来。

保留了那么长时间的处子之身,想要献给天明哥,结果却不明不白的没了,更可笑的是,自己居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原本以为天明哥要回来了,一切等待和期盼都有了结果,美好而幸福的生活就要到来了。然而现在,林听夏却感觉自己面前是望不到尽头的迷雾。

完了,一切全完了!她要怎么去面对天明哥?

可是陌生男人为什么会闯进她的房间!怀着满腔悲愤,林听夏去找酒店的负责人理论。

然而酒店的经理却反诬陷她讹诈,非但没有道歉,还让人把她从酒店里丢了出来,而且销毁了房间里的一切证据,拒绝承认是他们的过错。

林听夏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像是丢了魂魄一样。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戚天明打来的。

林听夏极力地压制住内心的难过,接听了电话。

“喂,听夏,我已经到了。你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你。”电话那边传来了戚天明急不可耐的声音。

林听夏怎么敢让他知道自己在酒店门口!立刻说:“天明哥,还是我去找你吧。”

见面的地点约在了一家咖啡店,刚一见面,戚天明便冲过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贴在她的耳边轻声对她说:“听夏,我真的很想你,想你快要想疯了。”

他说完,便吻向了她的唇,然而林听夏却侧过脸躲开,与此同时,泪水沿着她的脸颊滑落。

“听夏,你怎么了?”戚天明不明所以地问。

“没什么,我就是看到天明哥你太开心了。”林听夏努力地挤出一抹笑容来。

她哪里是开心,只是觉得对不起戚天明罢了。

戚天明笑着伸手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说:“傻丫头,你放心,这次回来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以后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好不好?”

林听夏认真地点头,可是内心却是酸楚的。

“走吧,接上阿姨,我带你们一起去见我爸妈。”戚天明说着,便拉起她的手。

“一起去见伯父伯母?”林听夏有些不解。

然而戚天明没有解释。

白色的布加迪威龙停在林听夏家那个老小区的楼下,让整个小区都蓬荜生辉。


第3章 聘礼

林听夏上楼去找母亲,见了面,林母便关切地问:“你这丫头怎么一个晚上都没回家,去哪了?见到天明了吗?”

为了不让母亲生疑,她点了点头。

看着母亲苍老的脸,林听夏的心里又是一阵感慨。

这些年来,她独自一人把自己抚养长大,真是为难她的了。

原本以为嫁给戚天明,能让她老人家享几天清福了,可没想到现在……

“妈,你说,我一定要嫁给天明哥吗?”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林听夏问道。

“当然了,那还用说。天明那孩子那么优秀,能够嫁给他,妈也放心。”

林听夏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车子很快开到了戚家,一进别墅的院子,戚老爷戚夫人便迎了出来。

戚母直接走到儿子身边。“儿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在的日子,妈是每天都在想你啊。”

说着,居然还抹起了眼泪。

戚老爷则咳嗽了两声说:“当着外人的面,别哭哭啼啼的。儿子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以后你想见就能见得到。”

戚夫人立刻擦干了眼泪说:“没错,儿子,你这次回来,正好接手戚家的产业。”

戚老爷瞪了她一眼说:“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了吗?”

戚夫人点点头,拿出了一个盒子,有些不情愿地塞进了林母的手中。

林母有些不解地打开来看,发现里面是几张卡还有一些文件。

戚老爷解释道:“这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卡里有500万。还有两个门店,一幢别墅和两辆跑车。”

林母诧异地看着戚老爷。“您这是……”

戚老爷笑着说:“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商量下两个孩子的大事,他们两个也不小了,我想是时候把日子定下来了。这些,就是给听夏的聘礼。”

林母连忙摆手。“哪里要这么贵重的聘礼,这可让我们承受不起啊。”

林听夏立刻拿过了母亲手中的礼盒,想要还给戚老爷说:“伯父,这些东西我们不能收。”

可礼盒还没递过去,就被戚天明给拦住了。

戚天明看着她,很认真地说:“是我自作主张,让我爸拿这些给你做聘礼的。我知道,以你的个性不会要。可是听夏,我求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对我来说,你就是无价至宝,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只有给你足够厚重的聘礼,我才敢相信我真的有资格拥有你做我戚天明的妻子。”

听着戚天明的话,看着他认真而深情的神色,林听夏觉得鼻子酸酸的。现在的她,怎么配得上这样的聘礼呢?

“就是,听夏。如果你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们戚家。”戚老爷也发话了。

没办法,林听夏只能收下了这份聘礼。

戚夫人在一旁冷哼了一句:“这么多钱,娶这种穷人家的姑娘不知道够娶多少个,真是便宜她们了。”

接着戚老爷和林母商量了一下订婚宴的时间和婚期,原来戚家早已经安排好了。

回去的路上,林听夏一直低着头。

林母伸手摸了摸林听夏的头,说:“听夏,你是在想聘礼的事情吧?”

在母亲面前,自己的小心思总是会被看穿,林听夏点了点头。

“妈知道你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你放心,这些聘礼妈会退还给他们的。不能因为这,让你以后在戚家抬不起头。”

林母总是这样体贴周到,让林听夏更觉得亏欠母亲。

其实她怕的不是以后在戚家抬不起头,而是……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母亲说出自己的想法。

两个月后,婚礼如期举行。

来参加的都是天海市的名流精英,一个个衣着华丽,举止得体。

因为戚夫人嫌弃她家穷,所以强烈要求从举办婚礼的酒店内接亲。

婚礼前期的酒会上,林听夏穿着戚天明为她准备的guicc礼服,跟在戚天明身边,陪他见那些名流们。

虽然碍于戚天明的面子,那些名流对她还算客气,然而她们看林听夏的时候却满是不屑和嘲笑。

她们都是戚天明的爱慕者,在心里把戚天明当作了未来老公,所以也自然而然将林听夏视作了情敌。

为了不影响戚天明和人谈生意上的事情,林听夏去了新娘化妆室。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绿色低胸晚礼裙的女人走了过来,朝着林听夏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你就是林听夏吧?”

林听夏点点头。“你是?”

“我是沈梦瑶,也是天明的……知己。以后,天明就拜托你照顾了。”沈梦瑶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林听夏觉得很别扭,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点点头说:“我会的。”

林听夏不打算和她多话,然而沈梦瑶却并不准备放过她,继续说:“天明他胃不好,睡前喜欢喝一杯热牛奶。肩膀受过伤,每天晚上睡前都要给他按摩和热敷。奥对了,最重要的是,他那里尺寸太大,所以给他买内裤的时候,要买三XL的。”

林听夏没办法再淡定了,皱起眉头看向对方,发现沈梦瑶的脸上挂着胜利者般的笑容。

林听夏想要问她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可还没开口,戚天明就已经走了进来,一把揽住了她的腰,低头温柔地对她说:“听夏,我想你了。”

然后他转过身,用客套而冰冷的口吻对沈梦瑶说:“感谢沈小姐来参加我们的婚宴,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要准备一下,你请自便。”

说完,便搂着林听夏去了二楼,留下沈梦瑶在原地愤恨地咬紧牙关。

林听夏有些疑惑地看着戚天明。“她……和你关系不一般?”她用试探的口吻问道,不敢挑明。

话还没说完,却被戚天明打断:“你知道她们这些女人为什么要在你面前颠倒黑白,胡言乱语吗?”

林听夏摇头。

“因为她们都嫉妒你,嫉妒成为戚家少奶奶的不是她们。”

“可是,她刚才说……”林听夏明白他的意思,可刚才沈梦瑶的每句话都像是扎进她指尖的刺,不挑出来,便很难受。

戚天明却低下头,认真地注视着林听夏,手在她的耳畔轻轻拨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第4章 婚礼

他的眼神那样澄澈,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让林听夏无法质疑。

“我当然相信你。”

她为自己刚才的质疑感到惭愧,这些年来,戚天明是什么人她应该最清楚。

那样爱她的戚天明,那样信誓旦旦说非她不娶的男人,又怎么会和别的女人越轨呢?

而更让林听夏觉得愧疚的,还是她自己,如果她还是清白的,那么她怀疑戚天明尚可。可现在她的身子已经……她还有什么资格去质疑他呢?

戚天抱着她一起倒在了房间的大床上。四目相对,她能够感觉的戚天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自己的目光也变得灼热而殷切。

戚天明一个翻身,将林听夏压在了身下,想要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然而,林听夏心底却闪过一抹似曾相识的感觉,“不,不要!”

戚天明没料到林听夏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动作一怔,眉头微微皱起。林听夏趁机从他身下抽身出去,蜷缩到了床头角落。

“听夏,你……”戚天明的眼中欲-火褪去,覆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失望。

林听夏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有些歉疚地看着他,“天明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她很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戚天明笑了笑,俯身到她面前,捧着她的额头落下了深情一吻,“我知道,六年我都等了,又怎么会等不了这一会?你先准备一下,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等你。”

戚天明说完,又很体贴地帮林听夏整理婚纱,这才离开。

转身关上门,他的面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

“戚大少爷又被拒绝了吗?”就在这时候,一个狐媚的声音传来。

戚天明转过身,看到沈梦瑶扭着水蛇腰朝自己走来,而且一边走,一边解开领口的扣子。

“我不是跟你说了,上一次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吗?我要跟听夏结婚了,以后不会再碰别的女人。”戚天明脸色阴沉道。

“可现在距离你们的婚礼还有一个小时,还能做一次。”沈梦瑶说完,凑近了戚天明,魅惑的手伸向了戚天明的小腹上。

沈梦瑶吻上了他的唇,接着妖娆身体缠上了他的身体。

这样的感觉,是戚天明渴望从林听夏身上得到,却没能得到的。

刚刚淡去的火焰瞬间被点燃,他抱紧了沈梦瑶的腰身,进了旁边的房间……

从戚天明回来到今天的婚礼,这两个月时间里,戚天明不止一次地想要和林听夏亲热,却都被她拒绝了。

面对戚天明,她有着太多的歉疚,也曾想过要终止这段已经无法圆满的婚姻,可她不敢想象失去他的后果。

每一天,她都活在恐惧和煎熬之中,她甚至自以为只要顶住一切压力熬过这场婚礼,就一定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可是今天……她的内心越来越煎熬。

礼台下,高朋满座,杯筹交错。

林听夏站在礼台上,看着身边的人,心里十分复杂。

她等了那么多年,做梦都盼着这一天赶快到来。然而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内心却百感交集,有开心也有歉疚。

她深吸了几口气,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要把那件事告诉他。如果现在不说,她的内心会不安一辈子的。

她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新郎,“天明哥,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哦?是想要告诉我你有多爱我吗?”戚天明笑着调侃。

林听夏也想应和他的玩笑话,只是她真的没有心情。

她摇摇头:“是想向你道歉,我……”她刚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戚天明在唇上吻了一口。

他低眉笑着看她,眼中满是宠溺。“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不管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原谅你的。”

“不管,什么事?”林听夏重复着。

戚天明微笑着点头,又伸手帮林听夏掖过额前的碎发。“当然了,小傻瓜。不只是现在,还包括以后。这辈子不管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无条件地原谅你。”

听到戚天明这么说,林听夏却愈发觉得亏欠他,她凝视着戚天明的眼睛覆上了一层薄雾。

戚天明凑到她的耳边说:“今天晚上,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了。听夏,我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年,终于可以拆开这份礼物了。”

听着戚天明的话,林听夏的脸颊一阵泛红,不是害羞,而是羞愧。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想必大家一定都很想听两位新人说说他们的恋爱过程,大家想不想听?”主持人的话打断了两个新人的亲昵,台下的亲朋纷纷鼓掌欢呼。

主持人把麦克递给了林听夏。

努力地压制住内心的难过,林听夏强装笑脸开口道:“其实,我和天明哥……”

她刚开口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一阵干呕。

戚天明立刻上前帮她轻拍着后背,同时关切地问:“听夏,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林听夏摇摇头,挤出一抹笑容。“我没事。”

她的反应引起台下宾客的阵阵议论,戚天明的姑姑笑着说:“看来我们天明今天不仅要当新郎,还要当爸爸了。”

可也有的亲戚却露出鄙夷之色,“说不定她就是用这来逼迫我们天明和她结婚的,我就说奇怪,我们天明那么好,怎么会娶她这种穷人家的女人?”

听了他们的话,林听夏的脸瞬间煞白。

最近一段时间她频频觉得恶心想吐,还以为只是胃病犯了,却没有往那方面想。

林听夏有些惊慌地看向戚天明,她害怕看到他的反应。

然而戚天明却很深情地看着她说:“听夏,别听她们胡说,我相信你。”

他这么相信自己,可自己却……林听夏又是觉得心如刀割。

为了缓解尴尬,戚天明直接从林听夏的手中接过了话筒,另一只手拉起了林听夏的手,对着台下的宾客说:“这世界上有72亿人口,女人占一半以上。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遇到这30多亿个女人中在我心里最漂亮的一个。我爱听夏,深入骨髓,融入生命,我……”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