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科 我的水兵服

涛哥讲军转 2020-07-31 13:32:31


我的水兵服
◎刘俊科

军旅文苑

刘俊科,从军三十余年,海军大校。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歌散文诗合集《心灵天空》、《时·光》,散文集《飘带岁月》。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文艺》、《星星》诗刊、《山东文学》、《青岛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若干篇。


知道海军战士穿水兵服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叫《准跟大哥一个样》。课文的内容是以诗歌的形式排版的: 

大哥在边疆, 

寄来一张像, 

站在大海边, 
手握冲锋枪。 

我也挺起胸, 
背起小木枪, 
回头问妹妹, 
看我像不像。 

妹妹摇摇头, 
连连说不像, 
个子没有大哥的高, 
枪也没有大哥的亮。 

我对妹妹说, 
别说我不像。 
等我长大了, 
准跟大哥一个样。 

课文配有插图,是一位水兵手握冲锋枪,站在一块礁石上,蓝披肩和黑飘带被海风吹起来,衬托着水兵的雄姿英发。

那时候我妹妹还没有出生,我就把课文念给我弟弟听,一边念一边想象自己当了水兵的样子和神态,心里就美滋滋的。

那是1960年代,文革还没有开始之前。大概那就是我的初心吧。人的理想就是这样具体而明确,尤其在懵懂岁月,初心就像一枚种子,在一片处女地上深深地扎根了。

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总有一个神秘力量在推动着我朝那个目标前行,甚至在某一个夜晚,我听到了海浪拍打夜色的声音,我就知道离大海越来越近了。

也是机缘巧合,十来年以后,我的梦想成真了。1976年我就真的当了水兵,而且是潜艇兵。

那个时候我妹妹四岁了,我把穿水兵服的照片寄回家的时候,就想到了那篇课文。在“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年代,我作为潜艇兵,自豪感基本爆棚了。

穿水兵服的照片寄给亲戚朋友,也寄给老师同学,寄给男同学也寄给女同学,其中当然有几分炫耀几分得意。

水兵服分全蓝和上白下蓝,一般情况是一周一换,但是遇到节日或者阅兵,就一定是上白下蓝了。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礼服。

而到了冬天,只有我们潜艇和水面舰艇上的水兵才有呢子水兵服,当然,还有毛皮鞋。红方块的肩章,红五星的帽徽,简洁、鲜艳,映衬着有棱有角的脸庞,每每走过大街小巷,总会引起左右投来的目光。

在经过了入伍训练和专业学习之后,我留校当了班长。

穿呢子水兵服的季节,我跟队首长一起到河北接兵。我们骑着自行车到体检站的时候,周围的应征青年们就高喊:“真正的海军来了!”

但是,这一身“呢子服”在保暖上是有欠缺的。在军分区招待所吃饭要排队,那队伍排到院子里,端着饭盒,手都冻得发红了。

那些陆军老大哥就问:“冷不冷?”还半是关心半是疑心地用手抓一下我的呢子服,我才不说冷呢,“不冷,一点不冷!”现在想来,真是不该硬着头皮说假话。

记忆真是奇特,时间久了,过去的影像可以裹夹着当初的情感一并来到你的面前。那时间的故事如细浪漫过沙滩一样,丝丝入扣地向你涌来。

写着这些文字,我的班长、我的穿水兵服的战友,一个个都在眼前了。

去年底,我们在青岛组织了一个留校战友的聚会,都是穿水兵服一起长大的,大家从四面八方如约而来,就是要唤起当初的青春记忆。

只可惜,一共十几个人一起留校,其中的两位战友已经离世,让人唏嘘不已。大家都带来了当年的照片,有合影也有特写,水兵服张扬着我们的花样年华。

大家拥抱或者当胸一拳,眼里噙着泪,脸上挂着笑。我们的纪念册的名字叫“战友啊,战友……”大家都明白,这其中饱含着多少说不尽道不完的情感!

因为年龄的原因,我们的聚会没有通知远在廊坊的老队长。有人提议,给老队长打个电话。

电话打通了,可没说几句话,他就哽咽了,以致说不下去了,只能叫他老伴代替他跟我们说话。

电话放在免提上,大家都被老队长的情绪感染。挂掉电话,我们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有人默默流下了眼泪,有人轻声叹息。

我只穿了三年多的水兵服,但那是我生命里最具浪漫情怀的日子。海风吹起蓝披肩,就扬起了四海波涛,黑飘带也可以拽回许多散失的思绪。那时间,我们是大海的骄子,也是大海的勇者。

多年以后,我以政委的身份送经过训练奔赴海疆的水兵去车站,齐刷刷的水兵服站在卡车上,青岛的路又是起起伏伏的,那些蓝披肩就像涌动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向前翻滚。

经过中山路的时候,他们高唱起《人民海军向前进》。第一辆车一唱起来,后面的就一辆接着一辆的唱起来,路两边商场里的顾客纷纷出来站在路旁为水兵们鼓掌。

目睹眼前的场面,我在后面的面包车里泪如雨下。

这一幕让我终生难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如此感动,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还是他们的豪情给了我“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触动呢?

直到今天,我也说不清我当时的眼泪为什么那样汹涌而来。大概是一种情怀吧,而情怀又怎么能说得清呢。


由窥海楼授权发布


拿起笔,随便写写就行

记录下你人生这场特殊旅行时的心情

投稿请发     taogetalk@vip.qq.com



打赏不如点赞,点赞不如转发

你的转发就是对军转安置工作的最好支持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