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1-2-Extra(失落的金发少女篇)

洛E 2022-01-12 07:13:42


第1章:室女之章


第2话:镰刀与麦穗


Extra:零度少女


117

该来的,终究会来。


118

来者于隔离门前伫立良久,心中似有万千感慨,同时也伴随着不知从何而至的强烈忐忑。里面沉睡的人,既已等了待半个世纪,也不在乎多这么点时间。


119

这一次,霄舟选择耗费自身动力武装储备之能量,制造闪连空间以穿越眼前壁障,避免强行破门对低温隔离区或不同于外面的内部环境造成改变。不出所料,刚刚踏入其间,密闭头盔中温度显示便急剧上升,直到零下196摄氏度。这是液氮沸点温度,人类并不陌生,在地球上也可轻松制造,却依旧处于人体无法承受的范围。


120

这颗星球上唯一可以提供热量的,恐怕只有行星自身所存地热了。也正因如此,室女座70b才没有完全降至无限接近绝对零度。看来,有人抢在末日到来之前,预先改造了该区域,并从多方面进行加固,使其与外界完全隔绝,直接由地热供能,部分设备仍可运行。那位死在操作台座位上的白人男子,应该就是最终隔离的启动者,因此他自己无法进入低温区,只能将求生机会让给里面更重要的人。


121

霄舟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一边向生命讯号发出点靠近。就在这时,中心桌上放置的记事簿及白色小提琴吸引了其注意,不是因为簿中或许记载有金发少女星脱离轨道并最终流落至翘曲空间的始末,而是缠绕于琴头卷形装饰的那条红带,霄舟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122

低温区原有的水分,早已化作一层稀薄冰晶,凝覆此间所有物体。琴头红带虽也为之冻结,却无碍霄舟得见上面的金色五星。这是,与自己额上所佩同款的头带!自己以国家国旗为设计元素亲手制作的头带,市面上根本无法买到,又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几十年前,自己在德国科隆时……


123

封存几十年的记忆乍然重现,霄舟诧讶中快步来到发出讯号的最深处,首先发现的,却是一男一女两具冰冻的遗体。二人脸上挂着微笑,相互依偎着背靠一台型号老旧的休眠舱,。


124

果然是她。


125

霄舟认得眼前女子,其太过特别的发色,可以说是独一无二,就算仅仅只有一面之缘,自己也不可能忘记。如此说来,休眠舱中的人,莫非就是当年于霍亨索伦桥上扯下自己头带的那个小女孩?


126

拂去舱盖上鹅绒似的洁白冰霜,透明水晶罩下沉睡的身影,是一位金发少女,年纪不过十二三岁,就像童话里的睡美人,正静静等待着被这个世界重新唤醒……


127

2036年霄舟第一次见到她时,对方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在那以后,自己于征战与休眠的往复交替中,度过了长达六十二年的漫长人生,容貌与身体虽未随时间流逝而老去,但内心深处却早将世人梦寐以求的永生视为一场残酷的失眠,对“幸运”与“不幸”的见解,已不似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普通人那般肤浅。


128

室女座70b虽不幸脱离轨道,渐渐为人类世界所遗忘,但作为这颗星球留下来的唯一希望,面前这位金发少女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在其有限的记忆里,感受到的是周围宁愿为之付出生命的人对她无限的爱。可是自己,纵然拥有永恒的生命,然而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之后的日子,不过是在生无可恋与日积月累的痛苦中不断承受煎熬,得不到宽恕,看不见解脱,活着无半点喜悦……就连幻境,都不敢奢望去驻足。


129

【我们要将这个女孩儿带回洛游骑总部吗,master?】


130

魑魅视主人所见,也能感受其心中凄凉,却不知如何宽慰,只好就眼前状况寻求指示,分散霄舟的注意。


131

【当然……】


132

两个小时之后,当魑魅重启推进器准备离开这个荒凉星球时,殖民地大型十字架旁已经多了两块墓碑,其中之一为合葬,而那台从德国“楚格”级运载星舟上拆卸下来的老式休眠舱,则通过闪连空间完好无损的被送至机甲内部稳态操作室。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白色小提琴以及记载了E联德旅异星科研项目组全体成员姓名与后来发生所有事情的那本记事簿。


133

卡尔•奥尔夫,贝琳达•科莱因米蕾娅,还有戈特……


134

你们用自己生命换来的奇迹,我——张霄舟收到了。今后,她便交由我和我们的洛游骑来守护吧。


135

E联德旅无情抛弃手下项目组,而漫无目的漂流于宇宙只为寻找一处安身之所的洛游骑,当中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为E联所抛弃、为生养自己的地球所抛弃?甚至为了微不足道的理由,而进行不死不休的残忍剿杀。就这点来说,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然而,霄舟内心深处决定接受这个凄凉而又美丽的奇迹并担负起未来照顾她的责任,却不仅仅只是因为彼此境遇相似。


136

在取得“绝对零度奥义”的归来途中,遇到为绝对零度所侵袭的金发少女星,这本身已是机缘巧合。而与沉睡其间的金发少女事这隔半个多世纪的再会,则让霄舟将心中“巧合”升级为“天意”,感觉自己和卡尔米娜•布拉纳,命里注定有此情分。


137

【布拉纳的生物年龄约为十二岁半,而您接受生命永恒改造时是二十四岁,除身高再生长至191公分之外,机体各项功能及指标一直维持在这个年龄的应有范围之内。那么,将来您是把她当作女儿看待,还是妹妹?又或者等她长大了……】


138

“打住。”


139

拥有超强人工智能及无限学习能力的魑魅,在扫描休眠舱中生命骨龄后,有此疑问并不为奇,但其接来下即将衍生出的备选答案,却让霄舟对自己座驾向来的多思多虑和心直口快感到无语。


140

【你知道我爱的是谁,除了她,我心里容不下第二个人。而这位睡懒觉的金发公主,将来我对她的感情,或许……介于你说的女儿与妹妹之间吧。反正我决定不管怎样都会照顾她一辈子,直至我们其中一人死去。且即便有朝一日,我死在前面,也会留下永远守护她的存在。】



141

【到目前为止,她只是一个普通女孩,会成长、也会衰老,而您心中所爱之人,若没有在地球上接受过生命永恒相关改造,就算其仍然活着,现在也已82岁高龄。您真的不介意,再次承受这种非常人的痛苦?】


142

魑魅中途沉默一阵,终是延续了当前可能会使主人感到一丝苍凉的话题。不过,霄舟却未想这么远,甚至根本就没去想,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143

【过去的事情,我无法改变。至于布拉纳成年后是否选择永生,未来的决定权在她自己,我不会以自己先入为主的意志,左右其意愿。】


144

【明白。】


145

在斥力引擎的作用推动下,“八翼天使”缓缓升空。以魑魅的速度,眨眼之间便可飞离室女座70b,让自己的视野重归翘曲空间中一片虚无。不过,临走之前,霄舟还是想再看一眼这颗失落的金发少女星。


146

它终将继续漂泊,甚至永远无法回到其诞生的宇宙。自己带走了上面唯一属于人类的温度,留下却是金发少女再也不能留存的过去,随波逐流,与其父母埋骨地一同消失在时空的夹缝中……


147

魑魅以自己能量供给休眠舱,使之维持稳定工作。而回程所剩下的三个月时间,有重要事情要办的霄舟,已经不打算再休眠了。


148

【魅,回去路上我想看下这些年地球发生的事。另外,给我灌输有关德语的运用知识。】


149

【好的,我马上从总部及资料库中调取相关信息。顺便问一下,您是准备学了德语后,好为小姑娘睡前讲故事?】


150

【……】


151

公元2098年3月29日,洛斯特里斯游骑兵总部所在“LAST”星母收到霄舟传来讯息,其将在72小时之后抵达,请求降落星港。通讯兵得悉此情况,第一时间通知长官。辰枫赶至艏指挥室,接过属下递来的星际对讲系统,联络到已经脱离翘曲空间的魑魅,为驾驶者送去久违的声音:“好久不见,MooN。”


152

霄舟听到活人问候,感觉总算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七年而已,睡几觉就过了。”


153

“我和兄弟们可没你丫那么清闲。”好心一番寒暄,却换来霄舟不当回事的答复,辰枫旋即开启兄弟间的专属调侃模式,“首先,我代表‘Lost&List Rangers’全体官兵,对张霄舟同志出色完成组织上交予的任务表示祝贺。但我必须提醒你,洛游骑成员虽来自世界各国,但从来没有过愚人节的传统,如果4月1号见不着魑魅,可别怪我通报上级,追究你丫谎报军情及为此调动重要资源的责任。”


154

,我TM调动什么资源了?”


155

对于霄舟不明所以的笑骂,辰枫干咳两声,一本正经地解释:“除了提前准备星港的启用,SoiL还说要给你丫办个欢迎仪式,让FirE和OceaN驾驶各自机甲拉条巨型横幅来为魑魅护航。”


156

噗……霄舟不知情报真假,若兄弟所言属实,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你们少给我瞎胡闹!帮我转告SoiL,不要着急,马上就有他和他团队忙的!”


157

“怎么,你丫带了个外星人回来解剖?”


158

时隔多年,霄舟再次领会到辰枫天下无对的言语攻击能力,依旧是那熟悉感觉,字字让人无可反驳:“如你所说,我在翘曲空间中偶然发现了失落的室女座70b行星,上面还有一位金发少女,现在我把她带回来了。”


159

“有没有那么巧啊……你丫确定不是在耍我?”一语成谶的辰枫有些将信将疑,而霄舟随后的补充说明,语气则异常严肃认真:“我不会拿她的生命安全来开玩笑,没有SoiL及医疗团队监护在侧,不敢贸然中断其保持半个世纪之久的深度休眠状态。”


160

同生共死这么多年,辰枫自然听得出兄弟哪句是玩笑,哪句不是:“好吧,我知道了,现在便去告知SoiL,让他做好相关接护准备。最后顺便说一句——欢迎回来,老不死的!”


161

【……】


162

三天后,纳斯特星母一号星港热闹空前,龙骑分队指挥官MooN少校载足以颠覆现有全部星战攻击手段的“绝对零度奥义”凯旋归来,绝对值得洛游骑最高领导人龙少成将军携麾下所有军官亲自迎接,就连长期待在自己实验区进行科学研究几乎足不出户的“上帝之脑”凯特拉克先生,也莅临现场见证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


163

领航的白色机甲仪仗队在靠近目的地时依次分开,转向进入星港两侧各八条通往机库的附属通道,而作为今天当仁不让的主角,霄舟及其座下“八翼天使”则径直停落于星港中心位置特意空出的大型星舰起降平台,接受全体同僚的激情喝彩。


164

环绕周围的掌声与口哨不断,可穿戴动力武装离机的霄舟却丝毫不为所动,只用目光来回扫过兴奋人群,寻找兄弟们的身影……很快,小寒借道绕行过来,指示下属四名医务兵接过霄舟双手扛着的那台休眠舱,第一时间送往休眠中心密切监护。


165

这回总算是放心了。


166

霄舟摘去头盔长出一口气,此时方才发现龙少成将军与凯特拉克先生都在,以至于顾不上自己长期置身机甲内部骤然下地后的步履摇晃,赶忙行至长官面前,立正致以郑重军礼。


167

“不愧是我父亲麾下最值得信赖的‘二十四节气’成员,你和你的兄弟们,个个都是我们洛游骑的骄傲!”龙少成回礼后,先用自己国家的母语对霄舟表示敬意,而接下来的通用英语,才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的。


168

“Good job,major.”


169

“Well done,everyone!”


170

在最高领导人临走前让大家尽情庆祝的指示下,洛游骑成员们欢呼中纷纷将自己帽子脱下甩往高处。眼前难得的热闹景象,让霄舟彻底摆脱了休眠后的情绪低迷,和簇拥过来的四位兄弟还有暴龙幽灵他们挨个击掌,谈笑间所有烦扰灰飞烟灭。


171

“哎,怎么没看见苏璃?”确认所有“老不死的”都还健在,一身轻松的霄舟忽然发现身边还少了个人。辰枫见其最后才想起这茬,面上表情颇为苏璃感到不值:“你知道现在的她最不喜欢热闹了。听说你今天回来,人家特意亲手做了你爱吃的中国菜,正于分队指挥部等着给你接风呢。”


172

“老规矩,听者有份,吃独食者死!”


173

宗瀚言简意赅的话深得兄弟们赞同,不过在翼轸看来,光是大吃一顿显然不够过瘾:“两个月前,我手下狮鹫分队于狮子座格利泽436b行星外围截击了一艘E联的货运星舰,上面有预备送往地球的异星特产酒,今晚我们把它抬出来,兄弟几个不醉不归!”


174

“Oh,fuck...”霄舟不敢相信现实与梦居然如出一辙,回想魑魅为自己制造的那出幻境,现在记忆里还是一身酒味儿!本还寄望不喜酷饮的辰枫站出来反对,可没想到他也认为此提议正点:“这酒名为‘Gliese 436 b 712K tears’,原产地就在格利泽436b,酿制过程中不但利用气体行星的表面高温进行蒸馏,酒中水分更取自该星球上与地球水所含矿物质全然不同的天然凝冰,因此又被称作‘热冰之泪’。虽是43.6度的高度酒,但口感与味道俱佳,喝起来绝对是不可多得的超级享受,听说在地球上已卖到单价近五百万美元!”


175

说起格利泽436b,霄舟不禁联想到被毁灭的吉利斯581c。其实“格利泽”和“吉利斯”的英文名称并无二致,只是中文的不同音译而已。但此刻他更想知道的是,这动辄数百万美金一瓶的好酒,某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究竟一口气抢了人家多少货?


176

翼轸想了想,比出五个指头。


177

“5瓶?”


178

“50吨。”


179

靠!这TM能把洛游骑全体成员都给喝死!


180

“反正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地球上别想有‘热冰之泪’供应了,FirE连酒带星舰一道拖了回来,连藏身格利泽436b环轨基地的酿酒师都没放过……”对兄弟做事赶尽杀绝的向来作风深感无奈间,辰枫还想起另一件事,“对了,狮鹫分队士兵此行还俘获一名亚裔女子及其驾驶的非战斗类机甲,她自称隶属于E联有名的太平洋机舞盟——烈焰赤红,但据我们的情报部门分析,怀疑这个女人就是近来崛起的星盗团‘忧郁魅兰莎’二号核心人物——Burning Rosalind。”


181

“什么‘忧郁魅兰莎’和‘燃烧的罗莎琳德’,她再能烧再能偷,还不是叫某个厮给掳来了?要是哪天被星恐组织‘寡妇制造者’撞进其老巢,这个娘炮团就可以改名叫‘郁闷魅兰莎’了!”霄舟对于素未谋面的星盗团伙不感兴趣,反正他们偷窃目标大多都是E联财产,与洛游骑无关,随便看看戏不拍手叫好已经够有素养了。


182

“哈哈,管他那么多干嘛?今朝有酒今朝醉,不问世间是与非!”


183

翼轸充分体现个性的结语,得到以郑哲俊为首的一票酒鬼支持,其直接后果就是:紧接着的几天,众兄弟们都在连续不断的醉生梦死间度过。为了保险起见,小寒决定亲自负责金发少女的休眠唤醒工作,,除了他之外,事后谁闻到“热冰之泪”的味道,都伴随有强烈的呕吐冲动……


184

这便是人类天生自带的一项特殊技能,可以把所有美好享受顷刻变成难忘的阴影与噩梦。


185

未来两周,有哲俊和陈伦两位副指挥官继续带领麾下龙骑分队进行日常训练,霄舟也得以落个清闲,除在纳斯特星母各域四处游走,重新恢复与同级军官之间疏远七年的人际关系外,剩下大部分时间只花在两件事上,观摩老师凯特拉克对于极端膨胀气体的研究实验,以及在监护室外守望已经脱离休眠舱各项功能加持的布拉纳。


186

透过面前探视窗,霄舟清楚看到她介于昏迷与沉睡间面部神情的细微变化,为此感到揪心,就好像自己在这个寂寞的世界上多了一份牵挂,同时也是毕生担负的一份责任。


187

长时间深度休眠会对大脑产生一些影响,或好或不好,则要看每个人不同的个体差异,但据统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有害的。从布拉纳呈现出的痛苦表情及越发激烈的脑电波中可以看出,她似乎正做着什么噩梦,仪器显示其神经电活动频率已达28赫兹,接近β波的极限,随时可能被惊醒。


188

此刻缠绕她的梦境,或源于以往那些难受经历。小寒曾经提议,在离开休眠舱之前完全清除布拉纳先前所存记忆,可以使其更容易接受新的生活。不过霄舟拒绝了,因为他认为,没人有资格剥夺他人的过去,当中每一丝痕迹、每一道伤疤,都是其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珍贵证据。


189

只是不知布拉纳苏醒后,如何才能面对眼前没有父母陪伴在身边完全陌生的一切……


190

同样的问题,身处机库等待例行维护与检修的魑魅也在思考。周围一位新晋工作人员见没有驾驶员控制的机甲居然自己在动,不但坐下来摆出思考者造型,还不时发出类似叹息的机械声音,顿时吓得丢掉了手中的操控板……


191

身旁前辈告诉他,这是龙骑分队指挥官MooN的座驾,少校一直有个习惯,就是不管在战时还是日常生活里,从不中止魑魅的人工智能系统,完全把它当人类来看待。有一次,这家伙还和忘了关闭自主运行功能的另一台战争机甲,用机库里面堆放的三十多个暗能量储备箱下国际象棋呢,习惯就好。


192

面对这群钢铁洪流般的科技巨兽,自己就像侏罗纪公园里的饲养员,能习惯才有鬼叫啊?!



193

次日,霄舟正于实验室中陪老师一起测试气体膨胀速度的极限,过程中苏璃派人跑来通知他,说布拉纳醒了。霄舟听到这个消息,丢下手头工作就闪,结果实验室起火,满屋子浓烟把不知弟子何时失踪的“上帝之脑”直接熏了个半死……


194

还好凯特拉克提前看出某人自打回来后做任何事都有些心不在焉,只叫霄舟穿着围裙给自己弄些吃的,但这家伙有电磁炉不用非用明火成心要人老命的行为,却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幸亏没让其负责监控制造绝对零度最为关键的气压指数,否则纳斯特星母和洛游骑的历史,恐怕也就到今天为止了。


195

差点酿成大祸的霄舟什么都不管不顾,连火上还热着东西都忘了,一路飞奔至监护室,经无菌处理进到内部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金发少女面色苍白间顺颊滑落的两行热泪。前后无论小寒和苏璃怎么与之交谈,布拉纳都闭而不答,直到看见走近病床并缓缓蹲在旁边的男人额上红带,方才带着哭腔首度开口,其沙哑声音在霄舟听来,却胜天籁。


196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197

霄舟如今已通德语,听其这么一说,低头从口袋里拿出于金发少女星寻获的那条头带,第一时间递至布拉纳眼前,并用属于其国家的语言告诉她:“这才是你的带子,当年我在科隆霍亨索伦桥上送你的那条。”


198

现在的布拉纳,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的五岁孩子了,但童年记忆如新,一丝一毫,都不曾忘却:“你……就是那个来自亚洲的哥哥?”无需经由知识灌输便晓多国语言的苏璃听后,指着霄舟束发的国旗头带玩笑道:“除了他,中国恐怕难得第二个人有此怪癖。”


199

布拉纳并未回应苏璃,默默拿过霄舟手中属于自己的留念后,抬头凝望其不属于正常人类的银色双眸,颤抖着问出此刻心中最想知道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的……爸爸妈妈呢?”


200

德语中“妈妈”的发音于汉语基本一致。布拉纳一句话,让苏璃面上笑容逝去,也让众人的心,于这一刻冻结。


201

“对不起……他们身处低温环境太久,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霄舟无法隐瞒这一切,却也很难将其完整的说出口。


202

“不……”


203

听到这里,布拉纳的泪水当场决堤,使劲摇头中,双手死死抓扯着被子,冲在场人哭破嗓子一般地发出叫喊:“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把我和我的爸爸妈妈分开!!!”


204

小寒见其情绪骤然间崩溃,失控行为恐伤及尚未完全恢复的身体机能,忙叫护士过来给她戴上精神镇定装置。几分钟后,满脸泪痕的布拉纳再次进入睡眠,留在霄舟耳中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我恨你们……所有人”。


205

彼此沉默着走出监护室,苏璃觉得此刻最该被安慰的人是霄舟,可他只是轻叹口气,选择回房独自一个人承受。


206

往后的日子里,霄舟每天都去探望布拉纳,有时还不止一次。然而,服用了抑制悲伤药物的她情绪虽不再激烈,但却进入另一个极端,整个过程基本不说话,连看也不看外人一眼,由始至终,仿佛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与人无尤。


207

某次临走前,霄舟注意到布拉纳手中一直紧握着那条头带,这个细节让自己忽然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比如修好那把冻裂的白色小提琴,交还给她,使其从自我冰封及深陷孤独中一步一步走出来。


208

霄舟主意已定,首先想到的是找手下第一技术宅——陈伦,而非洛游骑机甲维修团队,因为那简直是杀鸡用屠龙刀,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去砸场子,有口难辩。


209

然事有不巧,陈伦和哲俊随龙骑分队外出巡航,一时半会无法回来,霄舟在其房间空等很久,正准备撤时,忽然发现置放手办及模型的巨型架子上,竟然还有全套正版迪士尼沙龙娃娃,其中那位长发公主,真是越看越像美丽可爱的布拉纳!


210

当晚,陈伦回到住处,由于手下执勤卫兵得到MooN少校“严禁将自己来找过副指挥官的消息外传”的亲口指示,所以并未察觉一众收藏品中无端人间蒸发了一个……


211

而当布拉纳看到霄舟“精心准备”的礼物,第一反应是他将曾经爸爸送给自己的娃娃也带回来了,但这个有外包装的明显比较新,且当初那个金发公主在室女座70b后来的一片混乱中不知遗失在什么地方,根本不可能被找到。


212

想起爸爸送迪士尼娃娃给自己的情形,布拉纳不觉又流下了眼泪。霄舟不知其中缘故,心里直把所有黑锅扣在陈伦身上,都怪他收集的这些个古怪东西,回去定要那个死宅男好看!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布拉纳竟然主动伸手接过了礼物,还对自己说出一个从未在其口中出现过的词语:


213

“Danke.”


214

这是……德语中谢谢的意思。陈伦在毫不知情中躲过了一劫,从中尝到甜头的霄舟又恬不知耻的来找他修提琴,对于顺人家宝贝一事全当没有发生过,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215

一个金发公主娃娃,打开了金发少女的话匣子,她终于试着与周围人交流,可情绪依旧显得有些低落,说不了几句便又重新回归沉默,霄舟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洛游骑这群人,论打打杀杀,个个都是行家,可说到哄十多岁的孩子,谁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包括嘴巴最厉害的辰枫……


216

直到五月中旬,身体已经完全康复的布拉纳无需再住于监护室,可以回归正常生活,其性格上的自闭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这天,霄舟单独来接布拉纳出院,除了不打扰到其他病人,也是因为安排好兄弟们在新布置的房子“埋伏”,预备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当他走进监护室后,没看到任何医护人员,却见布拉纳床边坐着一位黑发女子,一席紧致修身的火红礼服,华丽得可以直接点燃周边空气。


217

“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218

霄舟情急之下用中国话发出的斥吼,得到女子同语言的轻笑回复:“呵呵,总算又见面了,你现在应该已是洛游骑王牌分队的指挥官了吧,霄舟少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燃烧的罗莎琳德’,你也可以直接称我为罗莎琳德。”


219

Burning Rosalind,辰枫口中“忧郁魅兰莎”星盗团的二号核心人物?!她是怎么从羁押中逃出来的,而且听起来对方也是中国人,似乎还认识自己?此刻霄舟心中虽有万般疑问,但出于对布拉纳生命安全的担忧,齿间只挤出短短一句告诫:“十秒钟之内,要么你滚出这里,要么——我活撕了你!!!”


220

霄舟银色双瞳凶光毕露,可罗莎琳德全无惧色,假装诧讶间一言将其气势化解:“干嘛摆出一副狮子般的可怕样子,你护食还是护犊子啊?当心吓坏人家小姑娘。”


221

听她这么一说,霄舟方才注意到,此刻布拉纳眼中惊惧并非来自身旁近在咫尺的陌生女人,而是源于怒火中烧的自己……


222

“你到底想怎么样?”


223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见你一面而已。现在目的达到,我也该走了。”说罢,罗莎琳德当着制怒中霄舟的面,起身摸了摸布拉纳的头,身影逐渐化作一团燃烧的火焰,却对周边物体丝毫无伤,最后留下大家都能听懂的德语告别,“再见啦,小猫咪!”


224

对方说没就没,霄舟快步来到床前,没工夫细想罗莎琳德究竟是用什么高科技手段离开这个空间的,也没兴趣知道她缘何认识自己,只关心其对布拉纳做了什么!而布拉纳对此的回答,则让霄舟一头雾水:“罗莎琳德姐姐?没对我怎么样啊,就是……教我唱歌和跳舞,说是可以排解心中忧愁。”


225

“哈?”


226

“对了,她的歌声好棒,舞姿也很美,就像……”


227

“燃烧的火焰?”


228

“嗯!”


229

提起罗莎琳德的歌与舞,布拉纳水天一色的双眼竟然直放光,看来是目睹了常人难得一见的惊艳。霄舟虽不知兄弟顺手拐来的这个女人其真实职业到底是干嘛的,但此时的布拉纳,情绪已不似之前那般失落,话间也开始焕发出生气,那发自内心的笑容现于面前,当真是自己见过最美的一道风景。


230

“那位姐姐还说,每一位父母在面临危险时,都会将生存的机会留给自己孩子。我既然承载了他们的希望,就应该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只要我存在一天,我爸爸妈妈至死不渝的爱情,便永远不会被遗忘……”


231

布拉纳从来没有一次说过这么多话,霄舟是在想不明白,罗莎琳德到底对她施了什么魔法,能将女孩心结解开得如此迅速:“她说得……一点儿没错。”


232

“所以,我想改个名字,用它时刻纪念父母的爱。”


233

“‘卡尔米娜•布拉纳’这个名字很好听啊,你想改叫什么?”


234

“我要以我父母为名活在这个世上,但罗莎琳德姐姐觉得‘Carl.Orff’不像一个女性名字,建议我将其合并改成‘Carlofee’,以后我就叫——‘Belinda.Love.Carlofee’。”


235

贝琳达•洛芙•卡尔欧菲?



236

Weep not for roads untraveled

不要因未走过的旅途而哭泣

Weep not for path left alone

不要为道路上的孤寂而伤心

Cause beyond every bend is a long blinding end

因为每条岔路都通往炫目的尽头

It's the worse kind of pain I've known

我知道这是一种更深的痛


237

Weep not for roads untraveled

不要因未走过的旅途而哭泣

Weep not for sights unseen

不要为看不到的风景而伤心

May your love never end and if you need a friend

愿你的爱永不结束,另外如果你想要个朋友

There's a seat here alongside me

我身旁的位子永远为你留着




作者声明:原创著作,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