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女方的那些话,句句戳心了,要珍藏

夜月书吧 2021-02-22 10:05:10

第1章 你装什么纯洁?

张灯结彩,门窗上贴着喜字,显得格外的喜气洋洋,今天是帝都傅家掌舵人傅司煜的婚礼。

暖黄色的灯光洒落在卧室的两个人身上,红色的被褥,撒满了玫瑰,玫瑰花的香味布满了整个房间。

只不过,这一切,都映衬着此时顾念的处境如同噩梦一般。

“顾念,没想到你的心机这么重。”男人一把扼制顾念的喉咙,戾气布满他的整张脸,眼底的恨意和寒意直达她的心底。

“傅司……煜,你放……开我。”顾念伸出手拍打着他强有力里的手,因为缺氧,嘴唇开始发紫。

可傅司煜就像是没看见到一般,心底的怒意充斥着他的胸膛。

他只要想到,许依知道他的结婚对象不是她,想不开的自杀住院,就觉得胸腔里恨意翻滚。

许依,就像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可以去触摸。

顾念眼前开始发黑,大脑跟视线模糊,她无力的垂下了敲打的手。

嘴角蔓延开来一丝苦涩的笑,傅司煜,你就这么恨我?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啊,你却口口声声维护的是那个叫许依的女人。

傅司煜用力一甩,把奄奄一息的女人毫不怜惜的扔在了床上。

顾念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缓缓睁开疲累的眼睛,不敢直视傅司煜眼底的那股寒意。

傅司煜拿出手帕,擦拭着手,就好像刚才触摸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他双手撑在她的耳边,黝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残忍又无情的吐出那些让顾念坠入深渊的话语。

“顾念,你得到了傅家太太的位置,却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还有,依依受到的伤害,我会加倍讨回来。”

说完整个人欺身而上,大手毫不留情的撕扯掉她身上的礼服。

顾念从刚才的生死边缘线上回过神来,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盯着傅司煜。

“你……你要干什么?”她吓得挥舞着自己的手,害怕的看着身上凶狠残暴的傅司煜。

傅司煜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扣,嘴里发出冷笑,那冰冷的笑声,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她的内心。

“干什么?干你啊,这不是你希望的吗,我满足你!”

说着,就把他们之间最后的阻碍物剥离,顾念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这才明白傅司煜要做什么。

她剧烈挣扎起来,虽然她爱傅司煜,可却不想在他恨她的时候跟他做这种事。

傅司煜危险的眯起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冷冷的说道:“顾念,你装什么纯洁呢?跟我玩欲擒故纵?”

“不要,司煜……”顾念哀求的说道。

傅司煜的欲.火已经被点气,又怎会放手呢?更何况眼前的人还是他最讨厌的女人。

他一把抓过领带,把顾念的手绑在床头。

粗鲁的掰开她的大腿,没有前戏,直接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顾念痛的大叫着,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人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痛的她觉得呼吸都是多余的。

傅司煜面无表情,眼神狠戾的盯着身下脸色苍白,冒着冷汗的女人,他轻蔑的冷笑着:“顾念,这就是你的价值,我的发、泄工具。”

顾念失神的望着在身上聘驰的男人,男人的话就像是在让她凌迟处一般,身上的痛远远不及心里的痛。

看着走神的女人,傅司煜大力的捏住不她的下巴,鄙夷的冷笑:“怎么?是我满足不了你了?还有时间走神?”

说着,傅司煜更加用力的撞击着,痛的顾念没办法去想其他的。

她颤抖着身子,眼底的伤心映入了他的眸子中。

有那么一刻,傅司煜觉得他似乎在很久以前见过这双眼睛。

第2章 暖床工具

但傅司煜很快就否定了自己,不,她不是依依,依依还在医院呢,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依依又怎么会想不开自杀呢?

怒火跟厌恶布满在他的眼底,他重重的惩罚着身下的女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傅司煜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凌晨。

顾念眼神空洞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整个人就像是破碎的玻璃娃娃,雪白的肌肤上青紫交加,吻痕混着抓痕,惨不忍睹。

傅司煜从浴室里出来,扣着衣扣,声音格外的冰冷:“顾念,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的暖床工具。”

说完,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开了,是那样的无情。

泪水划过顾念的脸颊,她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两.腿间传来的痛意,都在告诉她整整一晚发生了什么。

她最爱的男人,心里眼里都没有她的位置,嘴角蔓延着苦涩的笑。

她颤栗着双腿,一步一步的朝着浴室走去。

傅司煜这一去,便是一个月。

听佣人说,这一个月,他都待在了许依的身边。

顾念在别墅里整天无所事事,只好跟着王妈做一些傅司煜喜欢吃的饭菜,然而每次的结果都是,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倒进了垃圾桶。

“少夫人,老爷来了,说是要见你。”王妈对着正在浇花的顾念说道。

“嗯。”顾念的手一顿,慢慢手中的洒水壶,去了书房。

“叩叩。”

顾念礼貌的敲了敲书房的门,里面传出了苍老而又慈祥的声音:“进来吧。”

顾念推开门,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乖巧的走向前:“爷爷,你怎么来了?”

老人有些虚弱的捂着嘴轻咳了一下,慈爱关切的看着顾念问道:“念念,你跟司煜……”

“我们很好。”顾念嘴角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尽管自己过得并不开心,可是她不能再让爷爷担心她的事情了。

“念念,你还打算骗爷爷吗?司煜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过了,你都不跟我说一声,你才是他的妻子啊。”爷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孙子的脾气,他自然清楚。

可是傅司煜不爱她,是他的妻子又能怎样呢?

顾念微微的底下头,眼帘垂了下去,“爷爷,司煜公司忙,没时间回来住也是很正常的。”

“念念,你真当爷爷老了?公司的事情我还不清楚,那臭小子这一个月都没去公司,都在陪着许依那个狐狸精!”爷爷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然。

顾念只觉得眼睛微微的酸胀的,有液体要流了出来,她把眼泪硬逼了回去,抬头,笑着说:“爷爷,我最近跟着王妈学了几种小吃,我去做给你吃。”

说完,一溜烟的就不见身影了。

爷爷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桌上的那张全家福,无声的叹息着。

顾念逃荒似的跑出了书房,把自己锁在屋内,后背紧紧的倚靠着门。眼泪就像河水堤坝了一般,无止境的流了出来。

她死死的咬住唇,没有哭出声来。

哭累了她就整个人依靠着门滑落了下来,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盯着白色的墙,思绪渐渐的飘远了。

身后的门传来的震动把她拉回了现实中,她迷茫的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微微的暗了下来,门的另一边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顾念,滚来开门,有胆子让爷爷把我逼回来,没胆子开门是吗?”门那边传出咒骂声。

可在顾念听来,那是最动听的声音。

第3章 吃了恶心

顾念想要站起来,可坐在地上久了,腿已经麻木,她艰难的依靠着墙,站了起来,满怀欣喜的打开了门。

迎接她的却是一张冷酷,毫无表情的脸。

“要寻死出去死,别死在这里。”傅司煜嫌弃的看着顾念,眼底的厌恶丝毫未减。

顾念听到这一句话后,脸色开始变白,嘴皮动了动,却依然没有说出什么。她垂下眼帘,调整好心情后,问道:“饿吗?我下去给你做饭。”

“不必,吃了恶心。”

傅司煜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插在她的心窝里,那种疼痛,让她呼吸不过来。

看着傅司煜冰冷的脸,对方冰冷的话语,还有前些日子对于自己的做过的那些事,顾念不甘委屈的怒吼道:“傅司煜,我才是你老婆,你天天陪着许依算什么?”

解衣扣骨节分明的手停了下来,傅司煜抬眸,冰冷的眸子不寒而栗的盯着顾念。

“顾念,你要脸吗?我傅司煜的女人只有许依,而你……只不过是我的暖床工具,认清楚你的身份。”

顾念明亮而又动人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呆滞的看着傅司煜。

他傅司煜的女人只有许依!

呵,那她呢?算什么?跳墙小丑?

明明她才是明正言顺的傅太太,可……

不知怎地,顾念只觉得眼前的光一点点的暗下去,她摇晃了一下脑子,头很痛。

“嘭”的一声,顾念面无血色的倒在了地板上,傅司煜不耐烦的看着她,又在装腔作势,他厌恶的拿着衣服就出门了。

直到傍晚,爷爷发现她久久没有下来,便差人去叫她。

“少夫人?你醒醒啊,老太爷,少夫人晕倒了!”王妈摇晃着顾念,焦急担忧的求救着。

爷爷连忙撑着拐走走了上来,看见倒地的顾念,着急的对着佣人说:“快,去找医生。”

说着,就让王妈把她扶到了床上,爷爷看着面如白纸的顾念,视线落在了傅司煜的身上,生气的说:

“这是怎么回事?你下午不是跟小念在一块吗?”

傅司煜双手抱胸倚靠在门上,无所谓的看着床上的人,嘲讽还带有轻蔑的语气说到:“顾念,装什么死呢?爷爷来了,你的计划得逞了?”

“傅司煜,你在说什么吗?什么叫装的?我看你就是被许依那狐狸精洗脑了,不要忘了,我们才是你的亲人。”

爷爷板着脸训斥着,在他的心里,许依根本比不上顾念的一根手指头,他就是不明白傅司煜为什么喜欢她?

爷爷的话刚落音,王妈就匆匆的带着医生过来了。

医生给顾念检查了一下,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少夫人这是忧心的事情多了,然后气急攻心所以才会晕了过去,多休息就好,还有最近情绪起伏不要太大。”

爷爷让王妈把医生带了下去,这个医生是专门照顾顾念身体的,所以刚才没有把另一个重要因素说了出去。

“你就老实的在这里给我照顾小念,在小念还没醒过来之前,你要是敢离开,我这就找人把许依送走。”

爷爷脸上都是坚定的神情,语气生气的说。

傅司煜想拒绝,可是直接被爷爷瞪了一眼,他只好无聊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风景。

似乎,顾念的生死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第4章 就这么希望我死?

许是坐久了,他站了起来,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看着那安静恬静的睡容,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睡着的她似乎好像挺讨人喜欢的,要是能一直这样安静,安分的呆着多好。

如果她没有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跟我结婚,说不定……其实觉得她挺可爱的。

手不着痕迹的朝着她的脸蛋伸了过去,指腹摩擦着她细腻的皮肤。

昏睡中的顾念回到了小时候,那是她与傅司煜第一次的邂逅,是那样的美好。

“哇~爸爸妈妈,救救我,这里好黑,我好害怕。”小顾念用力的敲打着电梯门,恐惧占满了她的整个心头。

小司煜恰好路过电梯,微微的听到里面发出了声音,眉头微微的拧着,走进了,仔细的听了一下,里面传出的呼救声还有那种绝望的声音。

“别怕,我去找人救你。”小司煜附耳贴再电梯门上,对着里面温柔的安抚着。

听见声音的小顾念,止住了哭泣的声音,小声的抽泣着:“真的吗?这里面好黑啊,我好害怕。”

“嗯,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你乖乖的待在里面,我这就去找保安叔叔。”

“嗯,我乖乖的。”顾念听话的答应着,自己靠在电梯门上,似乎这样就可以驱赶她内心的恐慌了。

几分钟后,小司煜拉着保安跑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担心里面的小顾念问道:“你再坚持一下,我把保安叔叔带过来了。”

里面的小顾念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心里期待着,安抚她,救她的这个小男孩是谁。

电梯的门终于在五分钟后,从新打开,小司煜逆光长在门口,看着蜷缩在一角的小顾念。

小顾念抬起那张哭花了的脸,看着被阳光渡上淡淡金黄色的小司煜,心里的那颗种子,已经悄然萌发。

小司煜迈着步子,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用手擦掉她睫毛上的泪珠,温柔又轻声的说道:“别怕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我叫傅司煜,你叫什么呢?”

“伊伊。”顾念小声抽泣,哽咽的说道。

“你的名字真好听。”

事后,顾家的人把顾念接走了,傅司煜盯着顾念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的发誓着:等我找到你,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其实,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小司煜永远忘不了,那眸子里单纯,干净,仿佛星辰都比她逊色。

梦中的顾念好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逐着,她的眉头紧紧的锁着,干涸苍白的嘴皮发出微微的声音。

“司煜……不要,不要走。”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这细小的声音还是传入到了傅司煜的耳朵里,他微微皱着眉头,第一次心里竟然有一点怜惜她。

他伸手握住了顾念的手,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我在这里,我不会走的。”

不知梦中的女孩,是否听见了他的声音,渐渐的安分了下来,熟睡过去,紧皱着的眉头松了下来。

翌日。

顾念睁开眼睛,看来看周围的环境,想要起身下床,可左手上传来的重量让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她垂下眼帘,发现傅司煜枕着她的手安静的睡着。她爱慕的盯着他那张帅气的脸,还有那长长的睫毛。

许是她的目光太灼热,趴在床边的傅司煜突然醒了,他睁开那双布满冷气的双眸,不屑轻蔑的说道:“顾念,我看世界欠你一个奥斯卡奖了,戏演的这么好,不去当演员实在太可惜了。”

顾念原本因为偷看傅司煜后被发现的羞涩因为这句话瞬间褪去,脸也渐渐变白了。

被子下面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她脸色极为难看的盯着傅司煜:“我演什么了?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是。”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