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这样入睡,让你一夜老十岁!别不信

风月小说城 2020-10-21 16:30:31

点击上方 风月小说城 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001 成全你们的幸福


“苏筱冉,你给我出来!”

一夜未睡好的苏筱冉被楼下尖锐的怒骂声惊醒,她从床上坐起,清丽的素颜有着淡淡地倦意.

是尤琳琳,大清早的,她为什么而来.

今天他们不是要拍婚纱照吗?一抹疼意划过心间,她下意识的抿了抿唇,不要去想。

“尤小姐,筱冉姐还没起床…”

“滚开,我要找苏筱冉那个贱女人…”

打开房门,楼下的怒骂声越发清晰了几分。

尤琳琳一身火红衣裙,在看见楼上的苏筱冉时,眸底顿时恨意迸出,三寸高跟鞋愤怒地踩着木质台阶往楼上而去。

两人在楼梯间相遇,她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什么事?”

尤琳琳恨得咬牙切齿,面容扭曲,目光如刀峰般狠厉划过她平坦的小腹。

“苏筱冉,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居然敢偷偷怀了少寒的孩子.

你以为这样子就可以继续留在少寒身边,就可以阻止我和少寒结婚了吗,你简直是白日做梦,下贱可耻!”

下一秒,尤琳琳能想到的骂人字句响在别墅里。

苏筱冉面色一变,看了眼跟在她身后一脸为难的小妮,有些头痛。

尤琳琳眼底恨意翻腾,见苏筱冉微变的表情,更是怒意冲天,手腕一扬,对着她脸蛋狠狠扇下——

只听得‘啪’的一声响,小妮的惊呼声尾随其后:“筱冉姐!”

苏筱冉身子微一摇晃,急忙伸手扶住楼梯扶手。

刚才,她没躲开,居然一失神便让她掴了一耳光,就连尤琳琳自己也觉得意外,但这并没让她解恨,反而恨意更深。

“你走开!”

尤琳琳恨恨地冲想要上去扶住苏筱冉的小妮吼。苏筱冉眼神示意,小妮转身下楼。

气氛僵滞而沉寂!

“是他告诉你的吗?”

好半天,苏筱冉的声音压抑着满心酸涩,幽幽地响起。

尤琳琳一怔,下一刻,却笑容绽放,嘲讽的道:

“当然,少寒从不隐瞒任何事,他说了,要你三天之内把孩子打掉,然后滚出别墅去,如果你不照做,他会找来一群男人,做到你流产为止。”

尖锐刻薄的话语字字如刀刃划过心间,丝丝惨白弥漫上苏筱冉的面颊。

她相信,那个男人做得到.

为了报复,他对她可以极尽残忍手段,抓着扶手的手紧了又紧,直到指节泛白,疼意钻心,她才又能继续思考。

“苏筱冉,你真以为少寒会爱上你吗,我告诉你,永远不会,再告诉你一件事,裴阿姨的死让他恨透了你,如果你不打掉肚子里的孩子,那你的情人许青扬就死定了.

大概你还不知道你大哥苏易泽为什么会吸毒吧,呵呵,那些都是少寒的杰作,你竟然还愚笨的以为他会救苏易泽,而现在,许青扬的下场会更惨…”

看着苏筱冉脸色一点点变白,最后只剩悲痛和绝望时,尤琳琳心中的怒气渐渐变为得意和畅快。

她决不让这个女人毁了她的幸福,抢走她的男人。

苏筱冉胸口一阵窒息。

她想起了大哥毒发时的痛苦,想起他扭曲而挣扎的面容和他最后的叮嘱:“筱冉,答应大哥,不要爱上他!”

大哥一定知道那是裴少寒所为的吧!

心头一阵翻江倒海,血气上涌,她只觉喉间一甜,下意识的咬紧了唇,一道低沉的嗓音自门口传来:“琳琳,你真来了这里?”

强自咽下喉间的腥甜。

抬眸,正好撞进他深沉如潭的黑眸。

四目相对,他微微眯眸,一抹厉色自眼底闪过,尤琳琳妩媚柔软的声音响起

“少寒,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在婚纱店等我呢!”

话落,尤琳琳抬步就往下走,却在同一时间抬手推了一把怔愣凝望裴少寒的苏筱冉。

苏筱冉眸底闪过一抹痛楚和决绝,松开抓着的扶手,深深地看了眼裴少寒,纤细的身子向前扑去,顺着台阶滚落而下…

裴少寒呼吸一窒,脱口惊呼:“筱冉!”

话音未落,人已急步至楼梯间,却只来得及伸手接住滚落下地,惨无血色的女子。

腹部痛意袭涌,苏筱冉缓缓睁眼,抬眸望向将自己搂进怀里,俊颜同样惨白的男人。

听着他急切而慌乱的道:“筱冉,我送你去医院。”

心痛得撕裂。

苏筱冉艰难摇头,唇角牵动,勾起一抹凄美的笑颜,声音悲伤而缓慢:

“孩子已经没了,如果你心头的恨意还是无法平息,那,再加上我的命,可好?”

裴少寒身子一僵,慌乱垂眸看去,只见她修长白晳的大腿处,一股鲜红的血色蔓延而出,妖娆刺眼。

顿时,一股怒意伴着痛楚袭上心头,裴少寒眸色一寒,凌厉质问:

“苏筱冉,你是故意的?”

故意?

苏筱冉眼皮沉重,笑靥越发凄婉泣血,艰难的道:

“当年,苏成南害得你家破人亡,恨意难平,如今,他人已死,还赔上整个苏家,你的仇也算报了,这个孩子只是意外,你不想要,我可以结束他的生命,只是,这一切与许家无关,与许青扬无关”

裴少寒身子重重一震,惊愕地望进苏筱冉朦胧的眼底,声音僵硬地问

“你,都知道?”

他以为她不知道那些事情。

“是的,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知道,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那我绝不会爱上你,更不会害死了最疼爱我的大哥,裴少寒,你真狠,居然把我骗到如此地步。”

苏筱冉极力撑着沉重的眼皮,不让自己晕过去,她要断个干净!

裴少寒俊颜惨白,眼底闪过慌乱,紧紧地抱她在怀,却找不到解释的字眼,只是艰难地轻唤:“筱冉!”

这一刻,他忘了仇恨,忘了所有恩怨,心里满满的只有恐惧,她腿间不断流出的鲜血晕染了视线。

苏筱冉微微喘息,眼神变得空洞,漠然,似乎在倾刻间收起了所有的感情,只剩下令人窒息地冰凉:

“不要再对我演戏,你不是要和尤琳琳结婚吗,呵,我成全你们,我用自己和孩子的消失来成全你们的幸…”

黑暗来袭,苏筱冉的话终究没有说完,便闭眼昏迷在他怀里。

“苏筱冉,筱冉!”

裴少寒恐慌至极,猛烈摇晃怀中已无知觉的女子。

视线触及到她腿间越来越多的鲜血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怕意将他笼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出事,不能让孩子出事。

“小冉姐,裴先生,这…”

“让司机备车,立即去医院…”


2
002 结怨


气派奢华的五星级酒店里,裴少寒等一行人刚才出酒店,迎面便冲过来两道人影,声音急切的响起:

“裴少,求你高抬贵手…”

苏成南一头大汗,不顾一切地拉着大女儿苏筱凤冲了上来。

苏氏能否避过这场灾难,就看眼前这位少爷的心情如何了。

苏筱凤一双美眸含情脉脉地望着这个俊美无双,噙着一丝冷冽笑容的男人,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裴少…”

说话间,身子前倾,低胸礼服下,一对浑圆若隐若现,脸上满是沉醉的呼吸着裴少寒身上清冽的薄荷气息。

然而,在她身子快要贴上裴少寒时,后者脸色顿沉,下一秒,只听得一声痛苦的低呼,苏筱凤狼狈的跌倒在地。

“裴少,这…”

苏成南老脸变了几变,尴尬地慌忙道歉:“裴少,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太不懂事…”

裴少寒面色阴沉,眼底凌厉一片,不屑的扫过跌倒在地的苏筱凤,抬步便走,却在下一秒,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暗处冲了过来。

“爸,二姐!”

“筱冉,你怎么来了?”

苏成南面带忧色,苏筱冉走过去将苏筱凤扶起来,一抬头,视线撞进一双深沉幽冷的黑眸里。

好一张俊美冷冽的容颜,那双冰冷深锐的黑瞳不知勾了多少女人的心魂。

“裴总,我知道商场如战场,没有谁对谁错,但是你一个大男人对一名弱女子出手,也不怕人笑话吗?“

苏筱冉小脸微仰,双眸直直地迎上那双如潭的黑眸,自她知道苏氏的危机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后,就对他生出一股敌意。

“筱冉…”

苏成南一惊,脸色顿时白了几分,出口阻止。

“筱冉,不可对裴少无礼!”

站在她身旁的苏筱凤也眉心微凝,话落,眼睛又期盼的望向裴少寒。

裴少寒微微眯眼,眼底深处黑暗蔓延,唇边却泛起一丝冷笑。

过了两秒,才把视线从苏筱冉身上移开,看向一旁冷汗泠泠的苏成南,薄唇微启,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散漫:

“苏成南,要是让你这个女儿取悦了我,兴许苏氏不必破产!”

他的话一出,苏筱凤身子一颤,苏筱冉却是脸色一白,语意微怒:

“裴少寒,你不要说话那么难听,更不要以为全世界女人都会围着你转。”

她想起这些天听来的关于这个混迹黑白两道,在商场上精明果断,冷酷无情的男人的种种事迹。

听说不少女人对他投怀送抱,甚至许多人以得到他一个温柔的眼神为终身奋斗目标!

可恶的男人,苏筱冉在心里暗骂,不就是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又有钱了些吗?

让她取悦他?她苏筱冉才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肤浅女子。

“筱冉…裴少,您别生气,小女年幼不懂事…”

苏成南双腿发软,话音刚落,却见裴少寒突然来到苏筱冉面前,手腕一抬,大掌将她下巴紧紧扣住,眸色深沉地望进她眼底:

“很好,苏筱冉是吧,很快,我等着你来求我!”

苏筱冉吃痛的皱了眉心,望着那又冷冽的眸子,心中顿时一阵恼怒,想也未想,小手一扬,以光的速度一个耳光清脆的打在他脸上。

裴少寒眸色一凌,眼底风暴迅速覆盖,捏着她下巴的手更是狠狠一用力,听得轻微一声响,苏筱冉顿时惨白了小脸,痛意钻心。

站在裴少寒身后几步之距的几名保镖更是面色顿变。

苏筱冉以为面前这个男人会还自己一耳光时,他却突然甩开了她,由于力道太猛,她身子往后退了几步,险险站住脚步。

耳旁,他透着嗜血气息地声音被吹散在夜风里:“苏筱冉,等你下巴好了我们再慢慢玩!”

抬手捂着脱臼的下巴,望着他扬长而去的身影,一丝不安悄然袭上心头。



半山中的豪宅,清静而幽雅!

二楼的主卧室内,裴少寒面色清冷地坐在欧式真皮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报告:

“裴总,苏筱冉是苏成南的小女儿,平日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一直被苏易泽保护得很好,苏成南也对她很疼爱,因为鸿铭集团的太子爷许青扬对苏筱冉很是喜爱,这次,苏氏的资金缺口也是鸿铭在暗中资助,估计还可以撑上一月左右…”

“我要鸿铭集团和许青扬的详细资料,另外,加快对苏氏的动作,把他一月之期缩短到十日。”

“好的,裴总!”

裴少寒唇角微勾,一抹邪魅的笑泛着丝丝嗜血的味道。

原本想直接让苏成南家破人亡,现在,他又有了更好的主意。

他苏成南还能养出看着那样清纯自傲的女儿,他眸底涌上暗沉,丝丝透骨寒意自周身扩散开来…

如果,苏成南最疼爱的女儿变得最卑贱,,那他会不会做鬼也不心甘?

微顿了下,重新拨出一个号码,几秒钟后,电话里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裴先生!”

“我妈妈感冒好些没有,睡了吗?”

裴少寒的声音低沉而温和。

“太太刚睡下,烧已经退了,先生放心。”

“嗯,你今晚醒睡着点,我怕妈妈半夜又起烧。”

想着昨夜妈妈自己起来把空调调到十六度,又不盖被子睡了一夜,他就忍不住担忧。

闻言,对方急忙内疚的说:“裴先生放心,我以后一定每晚都醒睡着,决不会再让太太出任何差错了。”

轻叹了声,裴少寒淡淡地道:

“杨姨,我不是责怪你,其实你平时已经把我妈妈照顾得很好了,只要下次注意些就好,毕竟我妈妈不同于正常人,她做那些不正常的事才算正常。”

说这话时,裴少寒俊美的面庞浮起一层淡淡地忧伤。


3
003 破产


十日后!

苏氏因破产!

苏成南脑溢血入院!

“啪!”

一声脆响划破在医院走廊清晰的响起。

宁如香狠狠一耳光甩在苏筱冉脸庞,顿时,几个手指印清晰的现于她白晳的面颊上。

她的身子也因突如其来的力道而一阵摇晃,一旁的许青扬面色大变,心疼地低唤:“筱冉!”

“妈,你这是做什么?”

另一边,苏易泽眼底闪过疼惜,皱着眉头望着自己母亲宁如香。

“我做什么,要不是她自命清高,不肯去求寒氏集团的总裁,我们苏家也不至于破产,你爸爸更不会气得住进医院,苏筱冉,你就是一个扫把星,白眼狼,亏你爸爸那么疼你,你倒好,眼睁睁看着苏家破产,看着你爸爸在鬼门关徘徊,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宁如香的声音尖锐刻薄,恨恨地瞪着左脸被她打得有些红肿的苏筱冉,似乎恨不得将她生吞下腹。

“宁阿姨,你这话说得有些过了,筱冉为公司做的一点也不少,她只是不愿出卖自己去交换,这种事情,你大可以让筱凤去做,她不是更加在行吗?”

许青扬不着痕迹的将苏筱冉护在身后,面色清冷的看着宁如香,字字绵里藏针,气得宁如香和苏筱凤脸色发青。

特别是苏筱凤,被许青扬说到了痛处,更是怨恨顿生。

她这几天用尽一切办法勾引裴少寒,却连他身都无法近,要是她能勾引成功,哪里会指望苏筱冉。

见气氛僵滞,苏易泽急忙将自己母亲拉走,苏筱凤恨恨地瞪了眼苏筱冉,才跟上去。

走廊里再次寂静下来,许青扬心疼的看着苏筱冉被打得红肿的脸颊,关心的说:

“筱冉,你不要理会宁阿姨的话,你的脸都肿了,我带你去敷点冰块。”

苏筱冉轻抿着唇,眉心有着无法遮掩的忧伤。

她刚才之所以承受那一耳光,那是因为她心里内疚,想着十天前那个男人漫不经心的说,若是她愿意,或许苏氏真的不用破产。

“我想先去看看我爸爸。”

沉寂了半晌,苏筱冉轻声地说。

“可是你的脸,还是先敷了冰块,我再陪你去病房吧。”

话音刚落,尖锐的手机铃声便响起,许青扬温和的说了句:“筱冉,我先接个电话。”

苏筱冉轻轻点头,身子退开一步,与他稍稍拉开了距离,低眉垂眼不知在想什么。

许青扬的声音透着些许担忧和不安:“好,我马上过去。”

“筱冉,我现在要和易泽一起去处理一些事情,你先留在医院,要是宁阿姨和苏筱凤再为难你,你也不要任她们欺负,知道吗?”

苏筱冉有片刻的怔愣,随即点了点头,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两人一起走向重症病房,苏易泽和许青扬匆促离去。

不到两分钟,苏筱凤和宁如香一起离开医院,剩她自己留在医院。

午后,手机铃声尖锐的响起,有些恍神地苏筱冉被吓得一颤,起身,掏出手机来看。

是宁如香打来的电话,她微微蹙眉,她怎么会打来电话,不是对她恨之入骨了吗?

走出病房,她才接起电话,淡淡地开口中:“喂,妈!”

话音未落,电话那端立即传来宁如香的声音,惊慌而急切“筱冉,你快过来救我和你二姐。”

“出什么事了?”

苏筱凤心里一惊,脱口问道。

“筱冉,你先过来…”

“啊,不要…”

电话那端传来苏筱凤恐惧的声音,连带宁如香的声音也变了调,到最后,颤抖的把地址说了出来,便匆匆挂了电话。

宁如香报的地方是一家地下赌场。

匆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堵场。

到了地点,立即有人来带她去地下赌场,在其中一间房门前停下,替她敲了门那人才转身离去。

过了两秒,房门从里面打开,屋子里耀眼的灯光迅速穿透出来,伴随着一股比刚才更加清楚的血腥味。

开门的也是一名身着制服的年轻男子,面无表情。


4
004 请君入瓮


“苏小姐请!”

不带情绪的声音响起,男子身子往一旁退开两步.

与此同时,苏筱冉的视线扫向偌大的房间.

装饰豪华,倒不同于电视剧里赌场的杂乱,更有几分酒店总统套房的高档。

一眼便看到蹲在左边一角的宁如香和跌坐在地板上的苏筱凤,后者低垂着头,衣裳不整,狼狈不堪,

见状,她面色大变,本能的叫了声:“妈,二姐!”

“筱冉,救救你二姐。”

宁如香闻言猛的抬头看向门口,视线触及到苏筱冉,立即激动的开口,全然忘了今天早上她还让甩她耳光的事情。

苏筱凤还是低垂着头,细看之下,她的身体在轻微颤抖.

苏筱冉面带担忧,想也未想,急步向她们的方向而去,甚至没有看到房间里另外的人物。

“苏小姐!”

刚走了两步,前路突然被挡住,一堵高大结实的肉墙直立在面前,她差一点撞上。

苏筱冉面色一冷,却也清醒过来,目光自男子身上移开.

重新环视室内,视线触及到另一边黑色真皮沙发上靠着的男子时,身子蓦地一僵。

“裴少寒?”

苏筱冉的视线落进一双慵懒地眸子里,心里却是重重一颤,说不出是惊愕还是不安.

她下意识的抿了下唇瓣,面上的惊愕一时无法收起。

裴少寒一身休闲着装,并不张扬的颜色,高贵中透着三分儒雅的散漫,唇边分明噙着一丝笑意,却让人感觉忍不住发凉。

那双薄凉而深邃的眸子,仿若深不见底的寒潭,扩散着强烈的磁场,却又透着几分意味深长。

“苏筱冉,我们又见面了!”

低沉而慵懒的声音从裴少寒唇间逸出,手腕微抬,冲她轻扬一下手中的装着暗红液体的高角杯.

话落,唇边笑意加深一分。

苏筱冉的心莫名一颤,心头涌上一股不祥预感。

裴少寒唇边的笑意带着丝丝冰寒之气穿透她身体.

分明是夏季,她却犹如置身冰天雪地,抓着包包的手再次收紧一分,眸底涌上几分警惕,全身警报系统拉响。

抬步向他走去,短短几秒时间,苏筱冉心中闪过千万种念想。

裴少寒面上依然一副慵懒神色,轻轻抿了口酒,眼神玩味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苏筱冉。

“裴先生,不知道我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苏筱冉在他沙发前两步之距停顿,这几步的距离,她已经极力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不论是惊愕,恐惧,还是恼怒,都隐得很好,面上一片温和,甚至还带着一丝极浅的笑意。

仿佛那晚和裴少寒结怨的人不是她苏筱冉。

裴少寒眼底深处划过一抹深锐,却也只是转瞬即逝.

下一刻,唇边的笑意一点点扩散,冰冷渐渐被邪魅替代,甚至带着几分迷人的魅惑,看得角落之处的苏筱凤痴迷而幻想连绵。

他越是温和慵懒,苏筱冉心底越是不安。

“也没什么大事,她只是欠了我一笔钱。”

裴少寒的声音漫不经心,仿佛真不是什么大事.

目光停落在她清丽的面庞上,眼神透着冰寒之意,同样是苏成南的女儿,为何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筱冉虽然极其讨厌他那冷冽中带着玩味的眼神,却还是极力保持面上的温和平静.

转头看了眼角落处狼狈而可怜的两人,在心中叹息了声,客气温和的问:“裴先生,能告诉我,她为何欠你的钱,以及欠你多少钱吗?”

裴少寒深眸微微一眯,突然敛了笑意,冰寒之气扫向角落之处的苏筱凤和宁如香,淡漠地道:“五千万!”

五千万?

苏筱冉心头一惊,笑容僵滞。

如今的苏家,别说五千万,怕是五千块也拿不出来,她如何会在这个时候欠了五千万.

心念至此,她转头看向苏筱凤,后者本来因为裴少寒那道冷冽的目光而身子发颤。

却在苏筱冉的视线看过去时,猛的惊醒,惊慌的解释道:

“筱冉,我也是为了那个家,原本想赢了裴少,为爸爸挣笔医药费,可是,却没想到会输,一下子还输了五千万…”

苏筱冉眉心紧蹙,用质问的眼神看着苏筱凤,她是白痴吗?和裴少寒赌?

虽然她不了解裴少寒,可这是赌场,听闻裴少寒黑白两道通吃,她和赌场老板赌钱,不是明摆送羊入虎口吗?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极力平定自己起伏的情绪。

想起躺在医院的老爸,公司里焦头烂额的大哥,以及倾尽全力帮助他们的许青扬,忽然觉得茫然。

这么多的事发生在一起,她一时真的想不到办法来解决。

“筱冉,你二姐也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挣点钱,我们家现在一分钱也没有,你爸的医药费都交不上,所以,你二姐才冒险,只是…”

见苏筱冉脸色难看,宁如香适时的补充,为苏筱凤开脱。

裴少寒已经收回了目光,闲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甚至没有看一眼站在他面前的苏筱冉。

好戏就要开始了!

他倒想看看,苏成南这个最疼爱的女儿,要如何处理今天的事,会不会弃自己亲人不顾?

“妈,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二姐是为了爸,为了整个家,但是,你们不该采取这种方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们这样只是雪上加霜!”

不是她想数落她们,而是,今天的事太过严重,她实在忍无可忍,不知道裴少寒为何让她来,她甚至不敢去想。

宁如香神色变了变,却还是没敢发作,苏筱凤脸色也极其难看,但没像往日一般尖锐刻薄,兴许是怕惹怒了她,自己无法脱身。

苏筱冉再次将目光转向裴少寒,用商量的语气问:

“裴先生,今天的事是我二姐一时糊涂,能否先给你打张欠条,我们分期付款?”

这简直天方夜谭!

“呵呵!”

嘲讽的笑声低沉的响起!

裴少寒眉眼微挑,唇角上扬,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苏筱冉微微蹙眉,紧抿着唇。

他的笑声太过讥讽刺耳,让她烦闷。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