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醉.酒,他将她错当成她...

零点看书吧 2020-10-31 13:15:07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偌大的晚会大厅里觥筹交错,各界翘楚寒暄着碰杯交谈。


    今天正是顾氏集团总裁顾珺衍与妻子沈洛宁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沈洛宁着一袭高领无袖长身礼服,长身玉立,身材姣好。


    她右手微微拎着裙摆,左手扶着象牙白梯柱缓缓下楼,众人纷纷赞叹顾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温和明理,气质过人。


    人群中端着酒杯微微晃动的顾珺衍讽刺一笑,他招来侍者,将酒杯放到托盘上,走向楼梯。


    沈洛宁看着顾珺衍伸向她的大手,微微一愣。


    “多谢。”沈洛宁微凉的手搭在他温热的大手上。


    顾珺衍心神一震,她什么时候学会了跟他客气,她不该是羞涩的低头吗?


    沈洛宁拎着蓝色裙摆,小步跟在顾君衍身后。顾珺衍照旧拉着她与合作伙伴寒暄。


    晚会在八点开始,主持人穿着红色短礼服上台说着欢迎宾客之类的场面话,沈洛宁喝完杯子里的香槟,有眼力见儿的侍者上前,她把杯子放在托盘上道了句谢。


    年轻腼腆的男生红着脸离开,洛宁笑眯了眼睛。


    “下面有请今天的主角,顾氏总裁夫人来上台说几句。大家欢迎。”


    那主持人勾着唇角,笑容甜美的带头鼓掌。


    沈洛宁面上带着一抹浅红,她五年来极少饮酒,以至于一杯香槟就让她面上发热。


    沈洛宁微微拎着裙摆,漫步上台。


    她向来是见人三分笑意,显得温和又明媚,如同清晨暖阳。


    众人纷纷感叹两人顾沈二人实在是郎才女貌,情投意合让人羡慕。


    沈洛宁对台下的惊叹不置可否:“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和顾先生的结婚纪念日,也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沈,叫沈洛宁。”


    她咽下口中的干涩,依旧微笑:“我之所以这样介绍自己,也正是因为我跟顾珺衍顾先生即将离婚。”


    人群静默了一刻,似乎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没缓过神来,顾珺衍不可置信的看向沈洛宁,即将离婚?她跟谁协商过离婚?离婚轮得到她来说?


    众人回神,眼神不时的扫向顾珺衍,传闻顾氏总裁的婚姻一开始就是因女方怀孕,所以奉子成婚。所以这离婚风波是感情破灭还是夫妻二人赌气的成分居多?


    即便是感情破灭不也应该是顾氏当家人或者顾氏总裁来宣布的吗?现在由一个背景不高,默默做了多年家庭主妇的女人来说,难不成是顾氏总裁外面彩旗飘飘?


    人的想象力是超能的,顾珺衍只能沉默以对,他压下心里的愠怒冷冷看向台上的沈洛宁,却见她唇角依然微微扬起,眸子里一片安定和坚决之色。


    回去再收拾你!


    顾珺衍叹笑着看向辉奥集团的总经理:“赵总,看来我们的合作得加紧一下了。”


    赵子敬心下一阵错愕,面上却不显:“最近事情太多,累及家庭真是不该!”


    商场里都是风云莫辩的,一场离婚闹剧加上媒体炒作,搞不好就会弄出大风波,这种情况下只有把事情归结为一场闹剧才算是最好的选择。


    沈洛宁淡笑着告辞:“希望大家吃好玩好,我不胜酒力,就先离开了。”


    沈洛宁笑着离开,只留下一群不明真相的看客。


    沈洛宁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却不料猛的被人拉住,她刚想呼叫,却被人捂住了檀口:“给我闭嘴!你还想更丢人一点吗!”


    沈洛宁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安心,她倒是不介意更丢人,就怕顾氏集团会受到影响。


    顾珺衍放开捂住她口鼻的大手,扯着她的手臂走向他的车子。


    沈洛宁顿了顿步子,她想顾珺衍大概不会干出谋杀前妻的事儿来,便没有死命挣扎。


    直到顾珺衍开车明显出了市中心,且不是回别墅的路,她才有些惊慌:“顾珺衍,你这是去哪儿?”


    “闭嘴!”顾珺衍压抑着心里的火气斥道。


    沈洛宁咬咬牙:“有话好好说!你别冲动!”


    “嗤…”车子停下,沈洛宁看向车外,黑黝黝的一片,她绕是内心坚韧强大也有些害怕。


    “你知不知道顾氏会因为你的任性损失多少!”顾珺衍怒。


    沈洛宁一怔,有些悲哀有些释然。


    他没想害她,这是好事。


    五年来的呵护和关心,到头来她提出离婚,他毫不关心理由,只怕对顾氏有所伤害。何其可悲。


    沈洛宁从包里取出离婚协议,递给顾珺衍:“我没有任性胡闹,我是认真的。”


    顾珺衍意外的看着她,他佯装镇定的接过离婚协议书,看着上面的条款。


    她注明了不要财产和股份,只要带女儿走。



    他冷笑连连,刚想讽刺她,却见她面无表情的脸,她…认真的?


    “漫漫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让她没有爸爸!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他满心满眼的都是不准她离开自己,却顾不上内心深处的想法。


    沈洛宁微微低下头,唇角向下,那样子可怜得很。


    “漫漫现在跟没有爸爸有什么区别?”她终究是不愿把漫漫留给他,他根本无法照顾那么小的孩子。


    顾珺衍把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扯碎:“当初为了进顾家,不惜作践自己爬上我的床,现在又捏着我的软肋想要挟我?”


    沈洛宁面色白了白,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么多年来,她再也不欲与他争辩。


    “沈洛宁!我是不知道你玩的什么鬼把戏,但是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做好顾氏的总裁夫人,你是想开公司还是想找野男人我都不干涉,把漫漫给我照顾好…”


    沈洛宁绷着唇听着他下流不堪的话。她咬咬牙再不愿与他共处一室,便伸手去拉车门。


    不料顾珺衍先她一步将车门反锁。


    顾珺衍强力扯过她的左手,惯性使她扑在了男人身上,沈洛宁窘的面色发红,正要起身,却被顾珺衍吻上。


    沈洛宁推了推顾珺衍的肩膀,却远远抵不过她背上他的手臂沉稳有力。


    “你…唔…放开…”


    顾珺衍大手伸向她海蓝色礼服背后,他开始挑选时并不知这礼服背后有花样,在晚会环住她的纤腰时,他才知道她的礼服一直开到腰下,更显得她美背无暇。


    他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情-动,大手已经从她背后的腰间伸到她的前身。


    沈洛宁推不动他,她难耐地躲着他使坏的大手,红唇却逃不开桎梏。


    顾珺衍觉得这个姿势很费力,他将车座落下,扶着她脖颈的大手托起她的身体,沈洛宁只觉得唇上那微凉的触觉已经离开,还不待她松口气,便眼前一花落在了顾珺衍身上,身体被顾珺衍控制着微微伏身。


    顾珺衍解开她颈后的扣子,褪开她的礼服,无奈她那两条细小的胳膊却怎么也不配合,两只手臂用力箍着他的脖颈,距离是亲昵了些,可那礼服怎么也扯不下了。


    他本想让她配合些,却又想起那份离婚协议,她但凡是愿意让他碰,都不至于会拿出协议书。


    他喘着粗气拨开她的裙摆,去专注于腰间的束缚。


    沈洛宁察觉他的动作,起身伸手去开车门,她眼神迷离,却在顾珺衍的动作下回神。


    顾珺衍扯回车门,把沈洛宁拉回原位,他眼神亦是有些朦胧,嗓子里却带着笑音:“真不老实!”


    沈洛宁惊呼一身,推着他的胸膛,希望能保持距离。


    顾珺衍抬头继续动作,一点都不打算放过她。


    沈洛宁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刺耳的铃声同时震醒了几欲沦陷的二人,顾珺衍咬了咬她的嫩白耳珠,换来沈洛宁一阵恼怒的轻打。


    他凑近沈洛宁耳边:“等着我…”


    说罢,他拿过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让深陷情欲的洛宁猛的惊醒。


    顾珺衍蹙着眉头把电话挂断,还不待他放下,那声音再次响起。


    顾珺衍面色不渝的直接关机。


    他扯过腿上的洛宁继续,却不知她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他,狠狠一掌掴在他面上。


    顾珺衍抬眸怒道:“你发什么疯!”


    却见沈洛宁面色煞白,眼圈通红,面上带泪。


    “你哭什么!”顾珺衍不忍道,想起她起先抗拒的样子,郁郁得转过头去。他们是合法夫妻,做这种事本来就天经地义,她凭什么不让他碰!


    沈洛宁扶着车座起身离开他的身体,坐回副驾驶。从纸巾盒里拿出几张纸巾擦干眼泪,整理自己的衣服。


    两人默了许久,沈洛宁才打破沉静的气氛:“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顾珺衍沉着脸不语,她还敢问?真是岂有此理!


    沈洛宁见他不悦,也不多言,反正离婚都提出来了,分开是迟早的。


    顾珺衍见她也不再说话更是不满,他冷声警告:“你给我乖乖待在家带孩子,什么事好商量。”


    沈洛宁极少与他意见相左,唯有这次,她硬着口气再次重复离婚事宜,末了还加了一句:“我会找律师跟你交涉。”


    顾珺衍气的发笑:“你以为顾家是什么,或者说,你能带走什么?你信不信,只要我愿意,你在A市根本活不下去!”


    她软下语气,神情谦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孩子…”


    顾珺衍捏着她的莹白的下巴,眼睛里的冷光几乎要射穿她的灵魂:“你给得了孩子什么?离开顾家,你根本一无所有。”


    沈洛宁的手机率先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沈洛宁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下一阵慌张,她接起电话,却被保姆告知顾漫熙找不到她哭闹不休。


    沈洛宁慌张回答自己马上回去。


    顾珺衍沉沉的看着她:“怎么了?”


    “漫漫在找妈妈,我们…”她顿了顿,似乎在斟酌“我们”这个词是否恰当。


    她低下头,声音淡了些:“快些回去吧”


    顾珺衍没有言语,只启动车子往回走。


    车子缓缓停下,沈洛宁推开车门快步上楼。


    顾珺衍把车钥匙递给佣人,也大步迈进别墅。  


    小家伙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委屈的样子让人心疼。


    顾珺衍本想去楼上看看顾漫熙,却想起公司和辉奥集团的合作案。他顿了顿步子,抬腿去了书房。


    他忙完工作已经十点多,揉了揉眉心,身体靠在背椅上,以缓解眼睛的疲惫感。


    顾珺衍解开西装,搭在手臂上回了卧室,以往沈洛宁总会给他做些宵夜,最近不知犯什么神经,不但宵夜没了,连杯咖啡都不冲。


    他打开房门,沈洛宁抱着顾漫熙睡得安详,母女俩窝在一起,很温馨的样子,愈加显得他像是外人一般。


    强行压下心里的不悦,顾珺衍还是不由自主的轻声合上门,转身去了客房。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