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渴望被吻哪里?

女人练瑜伽 2020-07-31 16:16:14

江城文家千金文茵的生日宴会,被邀请的都是江城的上层名流。

  倪子衿推开大门,偌大又奢华的水晶吊灯放射出刺眼的光芒。

  在万众瞩目下,倪子矜淡定从容的穿过宴会厅,站在了文茵的面前,在她讶异的目光中,唇角微弯,说道:“生日快乐,文茵姐。”

  文茵显然对倪子衿的突然出现没有回过神,愣愣的看着她,没有回应。

  倪子衿笑了笑,想来时隔五年突然出现是足够令人惊讶的。

  视线越过文茵,落在了站在文茵身后不远处的男人身上,似是有意,又似是无意。

  陆逸深,好久不见!

  陆逸深就那么站在那里,双眸深邃,好像不经意间便轻易的掌握了一切,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激起他的一丁点波澜。

  就连消失五年突然回来的倪子衿也不能。

  倪子衿视线稍偏,落在了亲密挽着陆逸深手臂的女人身上,童颜。

  眼眸中的情绪渐渐变凉。

  郎才女貌。

  这是在看到这对璧人时,倪子衿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的词。

  童颜对倪子衿甜甜的微笑,像是渗了蜜糖进去一样,直入心扉。

  这样一个人,看起来无害又好相处。

  所有人都说,童颜家世好,气质好,教养好,人品好。

  倪子衿大致概括了一下这些人眼中的童颜: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所以,五年前,当丑闻来袭时,这群人理所当然的把帽子扣在出生低贱的倪子衿身上。

  就连曾经身为倪子衿男朋友的陆逸然也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童颜。

  倪子衿无声的笑了笑,原来这些事情在心里印刻的这么清晰。

“子衿……”

“文茵姐。”倪子衿收回视线,打断了文茵的话:“你的电话号码没换吧,过两天我打你电话约你出来。”

“……好。”文茵原本想要挽留,但既然她说了过两天会打电话,也就作罢。

  倪子衿抱了一下文茵,不顾旁人的眼光,也不顾……那个人的眼光,和来时一样,淡定从容的离开了。

  她的目的达到了!

  时隔五年,再次踏上江城这座城市,接受瞩目的目光。

  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五年前那个落荒而逃一身狼狈的倪子衿,回来了!

……

  前后不到十分钟,宴会厅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但总归是有些不一样了。

  文茵久久缓不过神来,眼神下意识的寻找到了陆逸深,却只见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单手插兜,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饮着酒杯里的酒……

  对陆逸深的淡然,文茵有些坐不住了。

  绕过桌子,走到陆逸深身边,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逸深,子衿回来了!”

“嗯,我眼睛没问题。”

  男人的视线透过落地窗,落在了夜色中,愈发衬得他那双漆黑的眼眸淡漠无温。

  他当然知道倪子衿回来了,那么大个人站在他的眼前。

  文茵顿时被噎得无话可说,呼吸起伏间,余光瞥见童颜端着一小碟子甜点走了过来……

  童颜脸上甜甜的笑着,朝文茵问道:“文茵姐,你有事要跟逸深哥说吗?有事的话我先回避一下。”

“没有。”

  文茵看着童颜,有点恍惚。

  她都快要忘了,自从子衿消失后,所有人都习惯将陆逸深和童颜配对,在他们的眼中,童颜以后会是陆逸深的太太,陆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逸深哥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光喝酒了,他胃不好,我拿点吃的给他垫垫胃。”

  童颜一副贤妻的模样,径自拿走了陆逸深手里的酒杯。

“那你们随意。”

  文茵朝童颜扯唇笑了笑,心里却闷得厉害。

  五年前子衿备受责骂在江城突然消失,如今好不容易出现,陆逸深却只是泰然处之。

  她心疼子衿归心疼,但总归是个外人。

  感情这回事,当事人尚且说不清楚,何况她这个外人呢。

  深深的看了陆逸深一眼,文茵转身离开了。

……

  车门被“砰”的一声关上,倪子衿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粗重的喘息声暴露出了她的情绪,和在宴会厅的平静截然相反。

  搁在腿上的手十指紧紧的交握,力道越来越大,指尖开始泛白。

“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不悦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交握的手指被人掰开。

  倪子衿猛地睁开眼睛,侧头,清明的眸子中竟透出一抹阴沉。

“没事的,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对倪子衿露出这样的眼神,宋君昊像是见怪不怪了。

  伸手将倪子衿搂进怀里,手掌一下一下的在她后背轻拍。

“你说……我这样做是对的吗?”突然回来,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声音破碎,倪子衿紧紧的抓住男人的前襟,不可遏制的浑身颤抖。

  在宋君昊面前,她可以不用隐藏,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出来。

“子衿,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就不存在对或错的问题了。”宋君昊捧着倪子衿的脸,黑眸深深的锁着倪子衿的眼睛,“回来之前,你不是很坚定能夺回属于你的一切吗?”

“可是我现在不确定了。”

  倪子衿痛苦的敛起眸子,将头埋进宋君昊的胸口。

  心间的痛意在不断的蔓延,扩大,过往的那些种种像是海水一样汹涌袭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陆逸深刚刚看她的眼神,就跟五年前一样,冷的让她四肢百骸都像结了冰一样。

  她把夺回一切的所有筹码都压在陆逸深身上,如今他把她看成是个陌生人,或许连陌生人都还不如。

  这让她怎么敢笃定一定能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包括陆逸深?

……

  倪子衿说过两天给文茵打电话,事实上,没有等她主动给文茵打电话,文茵先找到了她。

  也是,他们这群人,各个神通广大,找个人算什么。

  更可况,她和宋君昊入住的酒店,好像是文家旗下的,要查到她的消息,简直轻而易举。

  倪子衿心里浮出一股涩然。

  文茵都找到了她,陆逸然不可能找不到,他真的……要对她视而不见么?

  挂完电话,倪子衿换了一袭晚礼服,坐在化妆台前化妆。

  瞧着镜子里自己脸上还未完成的妆容,倪子衿叹了一声气。

  刚刚和文茵通话的时候,就不该那么豪云壮志的说要请她去江城最贵的餐厅吃饭。

  只是吃个饭还要穿礼服化妆不然会被禁止入内实在太过麻烦!

  在倪子衿叹到第三声气的时候,宋君昊突然推门而入。

  穿着深蓝色针织衫的男人看起来特别的温暖,他走到化妆台旁边,将一个印着某品牌logo的袋子放在上面,说:“这个带过去。”

“什么呀?”

  倪子衿问着,伸手拿过袋子,拆开了里面的盒子,当看到里面是什么时,愣了一瞬。

  抬眸看着这个总是带着温暖笑意的男人,虽然对于他的这种小惊喜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感动,笑问道:“我跟你说过文茵姐喜欢口红吗?”

  文茵喜欢收藏口红,不管哪个品牌新出了口红,她都会买来收藏。

  盒子里面是某品牌新出的一整套口红,总共12支。

  倪子衿在想,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说过文茵喜欢收藏口红的事呢?

“回国前你纠结该买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提了一下,你前天闯了人家的生日宴会,这个就当是送她的生日礼物还有道歉礼物吧。”

  倪子衿起身,拥抱了一下宋君昊,心里有点复杂,她想说:君昊,别对我这么好,我没有东西能回报给你。

  可是终究,她只是柔柔一笑,抬头说道:“谢谢你,君昊。”

  有些事情隔了一张纸,捅破了可能对谁都不好。

……

Caprice餐厅,位于文家旗下皇冠酒店的10楼,总共110个座位,可尽览江城迷人夜景。

  就冲着这点,足以看出这家餐厅的位子有多难订。

  好在有文茵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进到大厅后,有工作人员领着倪子衿去乘坐电梯。

“倪小姐,请。”

  倪子衿跟在工作人员后面,听到声音才抬头,可……

  在看到已经在电梯里面的那抹颀长身影时,倪子衿心口一震,脚步竟有片刻的僵持。

  眼睛都忘记眨了,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个英俊如斯的男人,陆逸深。

  是世界太小还是巧和?

  倪子衿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因为耳边传来一道淡漠的声音,“倪小姐不打算进来的话,就别耽误我们的时间了。”

  心沉了沉,倪子衿很快扬起笑脸,“进。”

  说着,拎着自己的裙摆,迈步进去时,看了一眼挽着陆逸深的童颜。

  不知道刚刚自己有没有失态,但是此刻,倪子衿尽量让保持微笑。

“子衿你也来这里用晚餐吗?真巧。”

  电梯门缓缓关闭,柔柔的声音传过来,倪子衿抬眸,看着电梯光面。

  两女一男,男人站在中间,神情淡漠,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倪子衿笑了笑,光可鉴人的电梯光面中,和童颜的视线对上。

  倪子衿心想,童颜的爸妈还真是会取名,童颜就和她的名字一样,童颜巨乳。

  虽然所有人都把童颜夸得只因天上有,但倪子衿觉得自己唯一不如童颜的,大概就是胸没有童颜的大吧。

  叹息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礼服,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了,出个门吃个晚餐竟然能和童颜撞衫!

  她们两人都是穿的ZuhairMurad高定星空小黑裙,不同的是倪子衿穿的是一字肩不规则长裙,而童颜穿的是抹胸小短裙。

  一个妩媚,一个甜美。

  倪子衿自认为自己的风格可以多变,五年过去,童颜的穿衣打扮似乎没有怎么变过。

  大概长了一张娃娃脸,风格很受限。

  所以,一直以来,童颜都是走的什么风格呢?

  倪子衿好好想了一下,应该是弱不禁风。

  足以激起男人对她的保护欲。

“是啊,巧的事还真多呢!我们看上了同一样男人,穿同一个系列的礼服,就连设计稿,都能画出一模一样的来!”

  倪子衿笑意盈盈,挽着陆逸深的童颜,脸色变了又变,是止不住的委屈。

  而此时,陆逸深的眼神终于落在了倪子衿的身上。

“不知道你在嘲讽什么?你抄袭颜颜的设计稿,不是五年前就有定论了吗?”

  倪子衿刚对上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眸,却瞬间被他打入了人间炼狱。

  能伤倪子衿的,从来就只有陆逸深……

  倪子衿在文茵对面坐下后,文茵很快就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

  在倪子衿面前,文茵一直都是扮演着大姐姐的角色,时隔五年,两人再相见,没有疏离。

“我从逸深那边过来的,约他一起出来,他说公司有事没时间,没想到这会儿倒是出现在这里了。”

  视线落在和她们隔了两个位置的餐桌上的一男一女,像是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倪子衿闻言,淡淡一笑,“要陪他的童颜妹妹吃晚餐,肯定要抽出时间来的。”

“不是子衿……”文茵气恼,子衿完全误会了她的意思,“算了不说了,越描越黑。”

  倪子衿看着文茵皱眉的样子,不禁失笑,她想她知道文茵想要表达什么。

  但是,陆逸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用餐,是别有用心还是巧和,于倪子衿来说,都不重要了。

  刚刚在电梯中陆逸深说的那句话,很清楚的表达了他的立场。

  将手里的礼物递到文茵面前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都是汗。

  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别人说的任何诋毁她的话,她确实做到了。

  她以为自己早就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筑起了城墙,但是陆逸深一出现,一切都变成了废墟。

“不提别人,你快告诉我,这几年你都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的。”

  文茵把礼物接过,放在一边,相比于这份礼物,她显然对倪子衿这几年的去向更有兴趣。

“一直在法国,你生日那天我一下飞机就去闯了你的生日宴会。”

  瞧着倪子衿歉意的微笑,文茵若有所思,眼神渐渐变得幽怨,叹了一声气,道:“我想我应该是被你利用了。”

“所以我今天给你道歉来了嘛。”倪子衿大方的承认,指了指被文茵放在一旁的礼物,“喏,那是迟来的生日礼物,今天的晚餐我请,就当给你道歉。”

“除了勉强接受,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文茵努了努嘴,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瞧着面前和五年前有巨大变化的倪子衿,问道:“你出现在我的生日宴会上,告诉所有人你回来了,我猜,你应该是有计划的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

  倪子衿十指交叉撑着下巴,笑嗔了文茵一眼。

  只是,当眼眸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往外看去时,眸底有一闪而过的冷意。

  对面商场的LED屏幕,上面正播放着服装品牌A&L即将推出秋季新品的广告。

A&L品牌是陆氏推出由童颜为首的设计师创立的。

  五年前的一场服装设计比赛上,童颜以第一名的成绩签约了不管是在时尚圈还是娱乐圈都占了半边天的陆氏集团,正式成为了一名服装设计师。

  而倪子衿的命运与童颜的截然相反,被戴上了抄袭的帽子,那就意味着她被服装设计行业拉黑了。

  倪子衿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看着童颜今时今日的地位,她不甘心,她心里充满了愤怒。

  但她也不贪心,她只要夺回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

  夏末初秋,到了晚上,气温有点凉。

  倪子衿在这座生养她21年的城市穿梭着,没有感觉到归属感,只有满心的荒凉。

  刚刚文茵问她会在江城呆多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回国前,她甚至都跟宋君昊告别了,她说她以后再也不会回法国巴黎,那个对她来说,被死亡被恐惧笼罩的城市。

  这种坚定,在见到陆逸深之后一点点瓦解。

  后来倪子衿握着文茵的手说:也许明天会离开,但是离开前我一定会跟你打招呼的。

  就算她再次落荒而逃,她也想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轨,这五年来,充满病态的生活倪子衿实在受够了!

  她可以没有陆逸深,可以没有像童颜一样的成就,但是一定要有真正关心她的朋友。

  一辆车从身侧开过,在距离倪子衿大概十米左右的路边停了下来。

  倪子衿提着裙摆,穿着高跟鞋慢慢悠悠的走着,看到推开门从驾驶座下来的男人,好看的唇瓣弯出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

  眼眸不眨,旁若无人的在陆逸深旁边经过时,不出所料,手腕被男人紧紧的攥住。

“有事?”嗓音清浅疏离。

  身高差导致倪子衿要微仰头才能看到陆逸深的脸。

  男人脸庞英俊立体,相比五年前,愈发的成熟也愈发的淡漠。

  穿着被熨烫的笔挺的衬衫西裤的陆逸深,对倪子衿来说,很陌生。

  倪子衿记忆深处的陆逸深,总是穿着白大褂在医学院的实验室穿梭,在医院的各个病房穿梭。

  陆逸深学医多年,年纪不大,在心脏外科方面却有不少成就,他是A大医学院的骄傲。

  很多人都说,他的那双手,是为了拿手术刀而生。

  只是现如今……

  成为陆氏的执行总裁后,陆逸深就被人冠上了“黄金单身汉”这种俗不可耐的名称,实在让倪子衿觉得想笑。

  陆逸深迟迟不见回应,倪子衿也不急。

  对上他那双在夜色下越显深邃的黑眸,微微一笑,道:“你在这和我拉拉扯扯,你的童颜妹妹知道么?”

“为什么回来?”

  男人终于出声,攥着倪子衿的力道徒然加大。

  藏在倪子衿内心深处的火焰像是突然被人浇了一桶油,熊熊烈火大有滔天之势。

  他竟然问她为什么回来!

  难道她就应该在受尽委屈后,跑到异国他乡独自一人舔舐伤口么?

“你说我为什么回来?”

  怒极反笑,只是心里闷得厉害。

“既然当初走了,你这辈子就不应该再回来!”

  压抑的嗓音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样,低沉黯哑。

  倪子衿不悦的皱眉,伸手去掰他的手指,奈何纹丝不动,深吸一口气,作罢。

“听说陆先生现在江城只手遮天,怎么?容不下我这样的小平民么?”

“你当初为什么离开的,不用我提醒你吧?我们好歹谈过一场恋爱,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被人唾骂一遍。”

  人的心可以被伤得多深?

  倪子衿不知道。

  不到两个小时,陆逸深提醒了她两次她曾经抄袭,曾经被人唾骂,倪子衿感觉已经麻木了。

  抬起脚踹在陆逸深腿上,鞋跟又硬又细,倪子衿丝毫没有留情。

  男人闷哼一声,攥着倪子衿的手蓦地松开。

  倪子衿提起裙摆离开,步子又重又急,“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

  在倪子衿这里,所有人都可以讽刺她抄袭,唯独陆逸深不可以!

  倪子衿长裙飘逸,待她走远了,男人脸上才露出痛苦的表情,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扶着车身,被踹的那只腿步子迈得艰难……

  童颜约她见面,在倪子衿的意料之中。

  童颜和倪子衿约在了陆氏旁边的一家咖啡厅。

  上班时间,咖啡厅人不多。

  倪子衿进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童颜。

  径自走过去坐下,童颜将菜单递到了倪子衿的面前,“要喝点什么吗?我请你。”

“不用了,谢谢。”

  倪子衿丝毫不给面子,对着童颜,她没有胃口喝任何东西。

  童颜也不在意,唤来服务生,点了十几杯咖啡,叫服务员送去陆氏的服装设计部她所在的小组。

“实在对不起,子衿,A&L秋季新品的服装发布会只有十天了,我是主要的负责人,这段时间特别忙,所以我只能约你在这里见面。”

  待服务员走后,童颜朝倪子衿甜甜的笑着,解释道。

  这是在炫耀她如今的成就么?

  倪子衿笑,深吸了口气,说道:“那我就祝你的服装发布会进行的顺利吧。”

“谢谢,我会尽量让发布会完美的进行的。”

“……”

  一来二去,倪子衿觉得自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

  在“装”这一方面,她承认自己败给了童颜。

  倪子衿收起了脸上的笑,不想继续跟童颜虚伪的客套,直接把话题拉到正题上,问道:“你想跟我聊什么?”

  童颜闻言,眨着眼睛,像足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子衿,我们同学一场,你离开五年,如今回来了,我约你出来坐坐,叙叙旧也是应该的啊。”

  倪子衿实在没忍住笑了一声,她们两人之间有旧可以叙吗?

  旧仇倒是有,只怕童颜不会承认。

  倪子衿笑声里的讽刺那么明显,偏偏,童颜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一般,继续说道:“子衿,我记得你以前的梦想就是签约陆氏,要不我带你去看看陆氏的工作环境吧?”

“好啊。”

  倪子衿答应的很快,她倒想看看童颜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

  倪子衿当年的梦想确实是签约陆氏成为一名设计师,可被人冠上了抄袭的帽子,现如今看来,这个梦想显得有些讽刺。

  跟着童颜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陆氏的服装设计部。

  快节奏的工作环境让倪子衿这个不相干的外人都不由得全身紧绷。

“子衿,五年前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

“毕竟什么?”倪子衿打断童颜的话,眸光清浅,看着童颜,说道:“毕竟我是一个因为抄袭被服装设计行业拉黑的人么?所以我不该回来?”

  两人面对面而站,倪子衿清冷又强势,童颜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白兔。

  小白兔面带愁绪,对倪子衿说道:“这事说起来不太好听,但是子衿,这确确实实是发生了,你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换个名字,也许你还能在这个行业混下去。”

“没想到你还替我考虑的挺周到!”

  倪子衿突然笑了。

  换个名字……

  她倪子衿一定要活得这么卑微么,连父母给的名字都不敢要?

  要不是这次回来,她还真是不知道江城有这么多人处处为她着想!

  眸光忽然沉了下去,倪子衿说道:“童颜,我真想把你这张皮给撕下来看看这张皮后面的你到底有多丑陋,谁抄袭谁,你心里不清楚么?这里就你和我,不需要装!”

“子衿,谁抄袭谁,大家多心里都自有定论。”

  童颜眼眸一眨,唇角弯出无害的笑意。

  提起五年前的服装设计抄袭的事,全江城的人都知道,倪子衿抄袭了童颜。

  倪子衿同样弯出笑意,她算是知道了,跟童颜说话,就不能把脸当成是脸。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回来么?”敏锐的察觉到了从电梯出来的人,倪子衿收起方才的戾气,言笑晏晏的朝着童颜问道。

“为什么?”

  童颜毫无察觉,接着童颜的话问。

  倪子衿淡淡一笑,朝着童颜迈了一步,一只手搭在童颜肩头。

  在外人看来,两人像是在亲密的拥抱。

  倪子衿在童颜的耳边用着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便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可能,你骗人!”

  童颜一双漂亮的眸子蓦的睁大,甜美的容颜尽是慌乱。

  倪子衿对童颜的反应还算满意,淡淡的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男人,对着童颜说道:“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无非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你如今的一切,另外,让我像五年前一样,再被人嘲笑一次。”

  她们两人在这里站了有好一会儿了,引人注目很正常。

  有几个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视线时不时的朝这边投来,倪子衿认出来了,有两个人,与她和童颜都是一届的,其中一个还是和倪子衿一起住了三年多的室友。

  她这次出现后,当年抄袭的事情想必要被拿出来津津乐道一番了。

“童颜,你可要好好捂住你现在的东西,有一句话说,站得越高跌得越痛,我想,你会尝到这是什么滋味的。”

  话落,再没看童颜一眼,倪子衿挺直背脊,几步走到陆逸深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晚上七点,林枫庭,我在那儿等你。”

  倪子衿来这,一是想来看看童颜在打的什么算盘,二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见陆逸深。

  现在看来,她的运气似乎不错。

  男人眸底微凉,淡淡的睨了倪子衿一眼,嗓音冰冷,“抱歉倪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占用我的时间。”

“我在那儿等你,去不去随你便。”

  看在今天运气不错的份上,倪子衿给了陆逸深一个笑脸。

……

  倪子衿走了,走之前还约了陆逸深见面,这个认知让童颜变得慌乱,走到陆逸深面前,紧紧的抓着陆逸深的手,童颜的情绪颇为激动,问道:“逸深哥,你晚上要去见她吗?”

  陆逸深将童颜的失态收入眼底,“怎么?”

“啊?我……那个……”余光瞥见跟在陆逸深身后的助理江北,童颜脸上溢出担忧,说道:“我听江助理说你昨天瞌到了腿旧伤发作了,这几天天气不好,容易腿疼,我想说你下班之后就多休息休息。”

“嗯,不碍事,去工作吧,离发布会的时间不多了。”

  薄唇张阖,嗓音淡如水。

  童颜抿着唇,点头,看着那抹颀长的背影越走越远,童颜难以平静。

  脑海里总有一句话在漂浮。

——我给陆逸深生了一个孩子!

  倪子衿一走出陆氏大厦便接到了宋君昊的电脑,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宋君昊是法籍华裔,从他爷爷那一代就移民去了法国,他在法国出生在法国长大,在此之前,没有来过江城。

  倪子衿倒是有点好奇,在江城,宋君昊到底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站在原地等他,没一会儿便看到他的车子停下。

  宋君昊下车绕过车头给倪子衿开车门,倪子衿笑看着宋君昊,并不上车。

“先说,要去哪里。”

  双手背在身后,问道。

  宋君昊叹息,无奈摇头,从身上摸出一把钥匙递给倪子衿。

“这是什么?”

  倪子衿实在不解,眼睫微眨。

  宋君昊看着倪子衿时,表情说不出的柔和,“买了套公寓,复式二层,我记得你喜欢,精装修,直接搬进去就可以住,酒店的行李都已经打包好了在车里,现在带你过去。”

“君昊……”

  倪子衿一顿,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宋君昊处处为她打点,她实在觉得受之有愧。

“装修风格可能不是你喜欢的,但是时间紧,先将就着吧,总不能一直住酒店。”倪子衿迟迟没接,宋君昊便直接将钥匙放在了倪子衿的掌心,唇角微弯,扬起属于他的标志性的微笑,“我能想到的该帮你打点的都打点好了,买了明天下午的机票回法国,以后你在这边,我也不知道还能帮你……”

“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呢?”倪子衿眉头一蹙,打断了他的话,“什么事都是做好了才跟我说!”

  买公寓也是,订机票回法国也是,还有很多很多事情,他一直如此!

“我总是要回去的,跟你商量了也是这个决定。”

  宋君昊嗓音温吞,装傻。

  倪子衿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顿时泄了气,轻瞪了宋君昊一眼,说道:“算了,明天你回法国的时候我去送你。”

“这才乖。”

  男人温暖干燥的大手在倪子衿头上揉了揉,被倪子衿赌气的打掉。

  宋君昊也不在意,淡淡一笑,搂着倪子衿的腰,让她上车。

……

  面前那辆奥迪Q7渐渐远去,车子里面徒然低下来的气氛,让江北背脊发凉。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江北这才抬眸看向后视镜,犹豫开口:“陆总,走吗?不然该迟到了。“

  他们本来是要去见客户,车子从车库开出来,刚转了一个弯,便看到了方才那一幕,江北应陆逸深的要求,将车子停了下来。

  陆逸深坐在后座,脸庞深刻立体,表情如常,看不出喜怒,只是那双眸子让人觉得犹如深陷寒潭,从头到脚都是冷的。

  过了好几秒,陆逸深才开口,嗓音温淡:”派人去查查和倪子衿在一起的人是谁,具体的资料,见完客户我要看到。“

”……好的,陆总。“

  江北抬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心说陆总的心思还真是难猜,明明方才见面的时候对那位倪小姐冷漠疏离。

  这会儿见到人家跟一个男人亲密互动,就要那男人的资料。

  这是……在吃醋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

↓↓↓↓↓↓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