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大学老师想说 爱你不容易

一读EDU 2020-08-23 10:58:43

今日专题全文5727

预计阅读时间8-10分钟



在给本科生上课和实验室做科研之间,大学教师会选择哪个?教学和科研是否非此即彼,究竟孰轻孰重?


人们似乎已经倾向于认为大学教师普遍「重教学、轻科研」。但是,近日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发布的大学教学调查报告,却给了我们不一样的答案。【添加微信:yidu_edu(一读君),可获得该报告全部数据】


今年,《泰晤士高等教育》首次使用教学调查(Teaching Survey)替代往年的大学工作调查( )。经过2016年数月的工作,该研究的调查小组收集了约1150名高等教育从业人员对教学工作的看法。其中,90%的受访者为教学科研人员;约85%的受访者来自130多家英国高等教育机构;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行政管理人员参与了调查,地域范围涵盖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和亚洲等地区。


图片展示了此次调查受访者的构成。可以看出,调查的受访者以教学科研型教师为主、主要来自英国高教机构、学科以人文社科专业居多。


让我们先看下这次调查获得了哪些主要结论:


  • 大学教师喜欢教学,但没有足够的时间备课。


  • 约一半的教师认为学生缺乏必要的课前阅读、且没有为接受高等教育做好准备。


  • 大多数教师表示,学生对低于预期的成绩怨言不断。约1/3的教师认为高等教育的标准正在下滑。


  • 来自英国的教师强烈反对「全国学生调查」和「教学卓越框架」,并声称后者对于提高教学质量毫无作用。



老师们喜欢教学


此次调查结果表明,教师们像对待科研一样,对教学充满热情。


88%的大学教师认为,教学是他们职业满意度的重要来源。仅有6%的教师对必须承担教学任务表示不满。


约29%的受访者认为他们通过教学能获得比科研更多的收益,30%的受访者表示更重视科研;而41%的受访者认为教学与科研同样重要,并且反驳了谴责大学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社会舆论。


教学仍然是学术工作的主要部分之一,对大多数教师来说,这也是工作满意度的重要来源。教学和科研互为补充,在塑造教师学术身份的过程中起着同样重要的作用。

by 英国巴斯大学组织学教授 Yiannis Gabrie


实际上,当被问及「教学是否是大学教师最重要的职责」时,39%的教师表示认同,24%的人不认同。在受访的行政人员中支持这一观点的比例更高,48%的人认为教学是教师最重要的职责,只有33%的人表示反对。


同时,教师在教学上的时间投入也多于其他活动,约1/2的受访者称他们花在教学上的时间多于做科研和行政管理。


但是,教学让老师感到痛苦


随着班级规模的不断扩大、学生日渐减少的学习投入以及愈加苛刻教学要求,一些教师表达了他们的失望与不满。


现在,教学已经是一种痛苦而非享受了在大课堂中无法很好地了解学生。研究生课上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学生们又总是昏昏欲睡,并且很多学生英语能力不好。他们见到我时也总是在抱怨成绩。

by 英国某校一名高级讲师


调查结果凸显教师对小班授课的强烈愿望。57%的教师倾向于在一个相对规模较小的班级中进行教学,而不是讲座式授课;仅有14%的教师更喜欢所谓「讲台上的圣贤」的教学方式。


当然,有许多教师仍然对自己的教学充满感情,他们表示:「不要把教学(和学生)看作万恶之源,要享受它。」「教学是一个对话的过程。当这个过程发生时,你永远无法预测即将发生什么,这将会带来无限的的喜悦。


科研可以促进教学


一些教师描述了在教学中运用个人研究的重要性,83%的教师声称他们的教学得益于自己所做的研究,仅有7%的人表示了相反的意见。


一位来自英格兰南部大学的高级讲师表示:「教师要通过专业来设计课程,而不是始终讲授一门陈旧的课程。」另外一位来自教育学校的高级讲师补充说:「大学的教学应该基于学术研究展开——毕竟其他的一切都能够从互联网上找到。」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主任(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Nick Hillman自2006年来便领导研究所开展一年一度的学生态度调查。


在他们最近一次调查中,仅有35%的学生认为老师通过研究巩固和提高了他们的专业知识。因此,他认为此次教学调查揭示的高水平研究型教学是一个重要发现,因为这与目前学生的观念并不相符。而这种差距解释了为什么学生对于从课堂上获取的信息有不同的理解,「如果教师认为他们的教学是基于研究开展的,那么他们需要使学生能够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学校重视教学?教师表示怀疑


教师个人态度与学校导向之间的差别


尽管许多大学教师认为教学与科研追求同样重要,但他们并不确定自己所在的学校是否也这么想。


调查显示,55%的教师和63%的行政人员认为自己所在的机构更重视科研。起来,老师们对学校对教学的重视程度持悲观态度。


被问及是否有可能通过优秀的教学成绩获得职称晋升,他们也表现出同样的沮丧。尽管有34%的教师和37%的行政人员认为可能通过教学表现获得成绩,但认为不可能的人数更多,其比例分别为47%和50%。


我怀疑,在一些老牌大学里,教师仍然有可能通过杰出的教学贡献而非优秀的研究成果来获得晋升,但是这样的机会正在变得越来越稀少

by 一位毕业于老牌大学的教授


大多数受访者对于学校的不满之一在于缺乏足够的备课时间。


从调查数字来看,超过半数(51%)的教师表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备课,仅有34%的教师表示时间充足。一名来自英国的医学系主任解释说,根据经验来讲,课堂上1个小时的教学需要教师进行3个小时左右的准备,但这样的时间需求对于一些机构来说恐怕过于奢侈。


这种情况需要引起关注。学生的父母和资助者付了教师大部分的薪水,所以他们有权期待教师提供精心准备的课程和讲座。

by 巴斯大学Gabriel教授


调查反映出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与教学相关的行政管理负担:72%的教师和62%的行政人员认为类似的行政管理工作过于复杂。


一名高级讲师抱怨说,在工作中他不得不通过各种不同的IT系统来管理学生、项目和各类申请的信息。「随着项目问责制和一致性需求的不断增长,行政工作在实际教学和学生学习活动中受到了过度的关注。」


教学本身并不浪费时间,但教学准备和评估打分的过程却消耗了大量的时间。

by 多位受访者


学生做好上大学的准备了吗?


现在的学生做好准备了吗?


很多教师对学生的行为准则、动机和学术能力深感担忧。多达52%的教师表示学生在课前未按要求完成相关阅读,仅有不到1/4的教师认为学生做好了课前准备。


学生们学习更多的是为了通过考试,而不是真正学习一门学科。

by 一位大学教师


另一位法学专业的教师表示:「几乎很少有学生会阅读清单上的资料,他们仅依赖于课堂讲义或幻灯片。绝大多数的法学系学生不会通过完整阅读一个判决案例来理解整个判决的推理过程,而是依靠总结来完成。」


还有老师无奈的说:「我们被(行政管理人员)告知不能关注那些来上课的学生是否做了充分的课前准备,因为这可能会削弱他们今后上课的积极性,从而影响了出勤率这样的关键数据信息。」


没有做好准备的话,学生们能适应大学的高等教育吗?


48%的教师和43%的行政管理人员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仅有28%的教师和38%的行政人员认为现在的学生为接受高等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目前的分歧还在于这种情况是否比前几年更为严重。39%的教师认为当代学生的智力水平及对大学教育的准备程度不如前几代学生,但也有34%的教师不这么看。针对这一观点,行政人员支持与否的对应比例为29%和42%。


大学教育标准在降低吗?


在这一方面,不少教师达成了共识:近年来,大学录取学生的标准确实有所下降。有教师表示本科教育的入学要求逐年减少,这意味着大学接收的大量学生几乎没有受过专业教育。


不过,一位创意艺术教授认为,现如今,学生综合能力参差不齐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当高中毕业生进入大学的比例由7%上升至45%后,录取标准必须与之前有所不同——我们应该用开放和欢迎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变化。」


而在教学过程中,剽窃成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虽然仅有27%的教师和26%的行政人员怀疑学生是否经常发生侵权抄袭的行为,但高达60%的教师声称,他们至少发现过一次学生作弊的行为。


这主要是因为学生对于学术规范的理解不到位,同时也存在某些学生花钱买论文(或请人代写论文)的情况。即使一个平时成绩很差的学生突然得了70分,也几乎无法证实学生存在学术抄袭。

by 一名社会工作学教师


公然作弊惩罚的局限性也使很多教师感到担忧,包括巴斯大学的Gabriel:「我曾见过一个学生因在宿舍吸烟引发火灾警报所受的惩罚,远比彻头彻尾的学术抄袭行为所受的惩罚重得多。」


大学评价是否保持了原有的水准?


至于大学是否正在「简化」课程,教师们认为从学术观点来看,答案是否定的。45%的教师和 48%的行政人员不认为所在机构的评估标准有所下降,而33%的教师和29%的行政人员认为机构评估标准正在下降。


部分受访者在这一问题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例如,一位来自英格兰北部大学的护理学高级讲师说:「我们发现这一代的注册护士并不能很好地进行批判性阅读或连贯写作,但是他们已经通过某种方式获得了学位——这令人担忧。」


相对较少的教师表示,他们面临提高学生成绩的直接压力约1/7的教师表示教学管理人员未经他们同意就擅自提高学生成绩;近1/4的教师表示教学管理人员要求他们在给学生打分时使用相对宽松的标准。


许多大学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以牺牲教学质量为代价来提高学生满意度上。在这样一种考试委员会严格审问的文化下,若课程首次考试通过率低于90%,教师需要作出说明。许多成绩不达标的学生能够通过考试仅仅是因为一些教师反复面临学生表现不佳的压力和指责。

by 一位高校教师


在近年来学生分数膨胀的趋势中,来自学生方面的压力也起到了作用。68%的教师和74%的行政人员称,如果学生发现自己的成绩低于预期,他们通常就会抱怨。


如果学生对自己的分数有所怀疑,教师通常会给出更高的分数。因为如果学生抱怨他们的分数,教师不会因为浪费时间处理该问题而获得额外的酬劳,所以只能提高分数让学生满意,然后继续教学。

by 澳大利亚某高校兼职教师



技术对教学是把「双刃剑」 ?


调查显示,教师们认可技术为提高教学带来的价值


尽管面临课程录制等后勤问题及一些额外工作,一半的教师和68%的行政人员认为,推动发展数字化的教学方式能够帮助学生;仅有27%的教师和12%的行政人员认为网上课堂的学习对学生没有帮助。但是,有45%的教师表示,网上录播课程降低了学生的出勤率


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不来上课,甚至只是参加网上学习。出勤率的下降以往常常出现在课程第六周左右的时间里,而现在从第一周开始就出现了这一趋势。

by 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高级讲师


同时,一位来自英格兰南部大学的系领导称,这种网络录播课程让学生们变得越来越懒,他们不来上课,甚至不知道如何做笔记。大量的学生旷课现象也使她无法进行正常的课堂提问环节。


不过,许多教职人员认为,课下使用社交媒体与学生交流能使双方受益,39%的教师和49%的行政人员认为这有助于学生学习。然而,尽管有39%的教师喜欢与学生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交流,他们当中,仅有24%的人经常使用这种方式,另有57%的人并没有这么做。


调查结果还表明,很多教师常常被学生频繁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消息打扰,44%的教师称他们必须不间断地给学生回复。然而43%的教师并不认同这一做法,也仅有11%的行政人员认为教师应该「不断地」在线回复学生。


国家政策没有用 ?


调查显示,在与教学有关的国家政策方面,大多数英国教师强烈反对「全国学生调查」(National Student Survey,简称NSS)和即将实行的「教学卓越框架」(teaching excellence framework,简称TEF)


受访者对NSS和TEF的看法


TEF由英国政府提出,旨在提升大学教学质量,并试图将质量指标与大学财政经费挂钩。英国大学与科学国务大臣曾公开表示,TEF的目标主要包括:确保所有学生获得优秀的学习体验;打造教学和研究具有平等地位的文化,优秀的教师与优秀的研究人员享有同样的晋升机会和薪酬;以学生的表现及满意程度来判断教学质量,并以同样的方式考核研究评级等等。而面向全国大学生进行的NSS也成为衡量大学教学质量的标准之一。


当被问及在TEF中发挥核心作用的NSS分数是否能够准确地代表教学质量时,仅有7%的教师以及10%的行政人员表示认可。相反,82%的教师和71%的行政人员并不认可,主要原因是学生会用怀疑的态度对待教学并对教学施加压力。


调查结果显示,43%的教师认为NSS给予了学生过多的权力,25%的教师不同意这一观点。相比之下,同意这一观点的行政人员所占比例仅为28%,而不同意的比例达到35%。


虽然一些学生活动人士希望通过组织一场全国性的抗议活动来抵制NSS,但教职人员原则上并不反对NSS35%的教师和59%的行政人员表示支持这一政策;另有32%的教师和17%的行政人员认为,如果没有类似的全国性学生调查,学生们能够做得更好。


Gabriel表示,「人们普遍怀疑NSS评分的准确性,学生们也意识到如果在调查中贬低学校,有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学位。」但是,他认为NSS是一个「积极的制度」,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给学生提供一个为自己发声的机会。另外,这也能够督促学校领导认真地考虑和对待学生提出的问题,这对于学生和教师来说都是有益的。


调查结果也显示了受访者对于TEF极大的反对。仅有4%的教师和6%的行政人员认为拟定的框架能够准确地评估教学质量,反对该框架的比例分别高达71%和75%。此外,仅12%的教师和18%的行政人员认为该框架能够帮助提高教学质量。


目前,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是TEF是否能够提高教学机构的声望。仅有29%的教师和37%的行政人员认为能够提高,而反对该观点的比例分别为48%和39%。


TEF的存在只会加重官僚负担,不会对提升教学质量有任何帮助。TEF的结果只会用于大学排行榜之中,与学生的实际经历没有太大关系。

by 一位高校教师


教职人员为TEF的改进提出了一些建议。其中,最普遍的建议是该框架应当囊括「学习增益」的评估方法:即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获得的学术进步。42%的教师与行政人员认为按照这一标准,能够相对合理进行大学评估。


另一个分歧在于TEF是否应该考虑大学教师获得高等教育学院的教学认证(HEA,Higher Education Academy teaching accreditation)的比例。调查结果显示,70%的受访者持有教学资格认证,有41%认为TEF应该将该认证纳入评估范围之内,支持该观点的行政人员比例为54%。


多位教师发表言论支持教学认证。一位教师表示,「如果一位教师真的希望对学生的学习负责,那么他应该愿意通过进修继续他的专业发展。」一位人文学科的教师认为,获得教学认证是「到目前为止,在我的学术生涯初期最为繁重的一项任务。」


一位来自罗素大学联盟的教师回忆道,「一位同事问我:三个学位和十年学术经历对你来说还不足够吗?最简单的答案是:不。如果你不愿意定期接受教师资格认证的进修培训,你就无法给予学生最好的指导。


本期作者

北京研究分站 张晓涵

一读EDU编辑部


*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来自《泰晤士报高等教育》

*若希望获得该调查报告的全部数据,请添加一读君微信(yidu_edu)。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2017年“中国最好大学”综合排名里是否有你的母校。


扫描文末二维码,关注一读EDU公众号,第一时间接收最新专题!

版权声明

本公众号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属于平方创想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有。公司旗下包括面向高等教育机构的数据与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SquareStrategics(方略)、全球领先的学生学业发展平台ApplySquare(申请方)、专注高等教育的研究性自媒体一读EDU。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我们

无论你身处世界何地,

欢迎加入一读EDU

或向我们提出选题或建议,

共同推动高等教育行业研究。


若希望获得完整版专题报告,

或有投稿、转载与合作事宜,

请添加编辑部微信edu_yidu,一读君

或发邮件至:yidu_edu@126.com



关于教育,一读便知

微信公众号:一读EDU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