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自行车和远方

水纹路的岛 2021-09-20 10:03:33

真正写出来的订阅号,只有作者,没有小编

加入本岛社群请点击主页底部菜单或回复“群”

欢迎转发本帖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我授权

各种咨询请发邮件:yiqizaijialian@163.com


本文所有插图摄影:朱阿蛮(个人订阅号:一庭之内)


朱阿蛮写在前面的话:


我那二百五的脑子啊,以为永定河自行车公园一定离永定门不远,还奇怪当天担任司机任务的老韩干嘛要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等发现出了北京,并且一个半小时都没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明白永定河和永定门,差一个字,差了五十公里。这讲道理吗?!


我以前没见过自行车的越野赛道,看了之后就明白,这么一个地方要想在市区里是有点儿难。这里的道路不只十八弯,还要高低起伏颠沛崎岖。


本篇文章作者“披着狼皮的小肥羊“是我小学同学老乔的老婆,她随她老公,一起喊我大表姐。


(我这名头来的比著名的模特还早,因为我在家确实有好多表弟,到了外头表姐气息也有点收不住。初中某次生物课上我一把扒拉开同时也是我小学同学的娇嫩同桌小乔,拿起刀勇猛的捅向蛤蟆。之后小乔同学就默默的一直把当我做表姐来敬仰了。)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转眼当年娇嫩的小男生小乔也变成了壮汉老乔,具体也不太清楚他什么时候开始迷上自行车运动的。


反正十年前,我刚刚结婚那会儿搬了新家招呼几个朋友来我家吃饭,他好像就抱着他的自行车上楼的,进屋一看没有可乐,转身抱着自行车又下楼买去了。(那房子挺偏远的,最近的小卖铺也得走一站地,亏的他随身携带自行车。)


那之后不久,他应该就遇到了同样爱好自行车运动的“披着狼皮的小肥羊”,并很快对她伸出了黑手。


有相同的运动爱好,这场爱像龙卷风,在骑行的路上一路结伴狂奔呼啸来去飞沙走石。(单身野马群请注意划重点!)


“披着狼皮的小肥羊”和所有热爱运动的女生一样,个性爽朗,爱说爱笑,我一说请她写一写她自己和骑车运动的私情故事,她立刻就洋洋洒洒给我写成很有意思一个大长篇。真爱就是提起来滔滔不绝,文中有两个真爱哦。



                     

其实之前也有人跟我约稿,让我写写自行车运动,不过,我文(lan)思(ai)枯(wan)竭(qi),稿子总是胎死腹中。


前阵子出去崇礼撒欢儿,被运动相机耍的只拍了一段视频,剩下的是小900张的照片,耐着性子看了一百来张,选出来几张能看的,觉得挺有feel,屁颠儿屁颠儿的发在微博上。


没想到居然被宇宙无敌摄影小能手大表姐留意到了,然后提出跟我约稿,还要去给我拍骑车的照片,为了再来几张带feel皂片,这次,我要认真写一写:我和自行车的那些事儿。


讲故事貌似一般都要从小说起,那我也真诚地套路一把。


在别的小朋友还骑着带辅助轮的四轮自行车的时候,我已经骑着小姨的24女士自行车满小区跑了。


这一切都要感谢我的老爹,在我学骑车的时候,我爹在后货架上绑了一根竹竿,我在前面扶着车把蹬车,他扶着竹竿跟在后面跑。


就这样连续过了几天,终于在一个盛夏的下午,在我摇摇晃晃往前骑的时候,我无意识回了下头,发现老爹已经在身后很远了,看我回头,他冲我挥了挥手,虽然他没有再扶着竹竿,可我心里依然很踏实很放心。


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要独自去远方,而我的老爹是我身后的坚强后盾。




独自来到北京,上了四年大学,毕业之后又自己找了工作,一切看似都那么顺利却只有自己才知道并不简单。每天浑浑噩噩战战兢兢的工作和生活,有一天突发奇想找同学借了一辆公路自行车和头盔,然后就报名参加了一个自行车比赛。


仔细回想,已经不记得为什么会去借自行车参加比赛了。可能真是和自行车有缘吧,那次比赛虽然没拿名次可是从此走上了骑车的不归路。


总是借别人的车骑毕竟不是事儿,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家里要钱,拿着两毛五的工资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辆二手公路自行车,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配置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好了。


之后又找到兴趣相投的组织,跟着小伙伴们基本把北京周边郊区的出名点儿的骑车路线都骑了个遍。


骑车其实是个挺孤独的活动,不像篮球足球能一群人一起玩儿,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路上玩儿命蹬,自己跟自己较劲,跟一个接着一个的坡儿较劲,因为没人会一直和你一个速度的陪着你、鼓励你。如果有,请珍惜。


是那时候认识了当时的男朋友,谢谢你,在我想放弃的时候鼓励我,在我累的想下车推车的时候推我爬坡,虽然你说的“翻过这个山就快到了”之后还有很远很远才到,虽然你说的“这个坡爬完就没坡了”之后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坡儿,但是没有你,我想我真的会放弃。


夏天暴晒,胳膊腿儿会被晒出明显的界限,四肢是黑黑的;冬天巨冷,骑车到山顶后发现头发尖儿都挂满了冰珠子,出的汗顺着头发流下来没来得及蒸发就结冰了。


经历了风吹日晒,经历了摔车受伤,膝盖和胳膊肘都有好几个大疤,膝盖上缝的好几针,还有摔到鼻青脸肿一度以为自己毁容了,不过,我不后悔。


之后又入了折叠车,上下班往返30多公里,我乐此不疲的骑着我的小折叠通勤在西二环和长安街上。


每天上下班路上最大的乐趣是在路上寻找一个对手,然后跟他飙车,也许是我出门时间不对,也许是那条路线基本都是骑着菜车通勤的,能成为我对手的几乎没有,那时候的我自称“二环独孤求败”。


没有对手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长安街的路上又宽又平,非常适合拉速度,没人能跟就跟着大公交,现在想想真是生猛啊,千万不要跟我学,除了吸尾气不说还很危险。




那时候大家都还年轻,都没成家,下班之后各种约约约,一群人骑着车到处串胡同寻美食,夏天撸串喝冷饮,冬天烤肉加火锅。那时候喝得最多的是大瓶鲜橙多,它被我们赋予了一个很仙儿的名字,叫“大xian(一声)儿”。


后来就是两个人的活动要更多一些了,和男朋友一片情热如火,下了班老地方碰头。


要么骑车满胡同的溜达听他讲他小时候当胡同串子飞檐走壁的故事(对了大表姐,我其实早在那会儿就已经认识你了,哈哈);要么骑车去学校里打篮球(嗯,是哒,我篮球打得也很好噢,臭屁脸);还有下班后骑着折叠两人夜上香山,其实上山不可怕,可怕的是下山,没有头盔没有头灯,完全摸黑下山,想想好疯狂。


那几年,基本每天凌晨一两点到家,洗白白上床睡觉差不多3点多,早上再7点多起床上班,周而复始却不知道疲劳为何物,只想说,年轻真好。


再好吃的鸭脖子也有啃烦的一天,最好喝的饮料也有喝吐的时候。终于有一天,对骑公路和折叠没那么大兴趣了,不是对骑车没兴趣了,只是对无休止的大平路没兴趣了。




大家集体装了山地车,前叉行程80-100的硬尾小山地,然后集体走上了XC的道路。同样都是山,差别咋就那么大呢?之前的山路十八弯,都是平坦的不能再平坦的大公路,现在的山路除了土就是杂草碎石,nice,新的乐趣来了。


骑山地车跟骑公路车完全是两个路数,对体能和技术要求都更高了,更好的体能和更高的技术同时也意味着更安全。


那会儿大家都还没有汽车,也不流行4+2,都是从家骑车去山下,爬山,再放山下来,跟着一群男生还是挺费力的,毕竟只是个假小子,假的真不了。


一开始胳膊手指没有力气,除了控制车把还要控制速度,不要太快,下山之后手抖得都握不住筷子,虐的次数多了,力量和技术也慢慢的变好了。


只是,那一年,我们分手了。之后的分分合合不多说了。(大表姐乱入:说到这儿不多说了真的合适吗?这样吧,曾围观表弟多场恋爱的表姐愿意用旧闻换秘闻,考虑下哈。)但本宝宝是个善良的人,吊胃口的事儿绝对不做,负责任的揭示结局-----我们结婚啦!


作为普通人,自然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婚后生活平淡无奇(不过平平淡淡才是真,对吧?),周一至周五上班下班偶尔加班,公交地铁开车骑车通勤,晚饭电视零食游戏碎觉。


不过有一点不同,两个有着作死的心的人在重口味的道路上相伴并越走越远!




XC?80-100?NO!NO!NO!口味太清淡了,我们要燥起来!!!换车一辆辆,钱包瘪又瘪!!!


老公从硬尾XC到ANTHEM,再到TRANCE,最后终于迎来了PIVOT FIREBIRD,而我则直接从硬尾小XC到GHOST CAGUA,只不过CAGUA就伴随了我半年左右,就惨遭解体了。。。


真心不是我喜新厌旧,真要喜新厌旧还能让它陪我半年?!车架略大,总感觉操控起来不太爽,遂,CAGUA卒。


deng~deng~deng~deng,新车登场,小名儿小绿,名字真心土,不过贱名好养,而且和我婆婆之前养的小翠儿名字很般配(画外音:深井冰);大名儿科诺利大人,车架KNOLLY,因其小名儿太土,所以大名儿得取个女王范儿的(再次画外音:蛇精病)。


咳咳,言归正传,自从有了小绿,腰不疼了眼不花了腿不酸了,一次扛车爬五楼也不喘了,呸,太不正经了,好好写!!!


不过真心的,有个合适自己的车架真的很重要,太大太小都不好,对操控都有不好的影响。我就觉得我换了车之后,控车好了不少,直线和过弯车没那么飘了,间接带来的好处就是敢放开速度撒欢儿了。


不过啊,我老公对我说,车架其实大点小点都没有那么大影响,关键是因为你技术不过关,力量不过硬。。。不过硬。。。过硬。。。硬。。。-_-!!!真是亲老公啊,都可以去兼职救火队员了,这一盆盆冷水泼的。。。


现在我和我老公的车,行程170-180,我觉得应该算AM或者FR吧,前面忘了说了,XC是CROSS COUNTRY的缩写,AM是ALL MOUNTAIN的缩写,FR是FREE RIDE的缩写,如果有兴趣的,请自行绕道度娘,就不细写了,抱歉。




北京周边山不少,不过适合骑车的却不多,我们一般都去香山和八大处之间的野山,而且还得和徒步啊越野跑的一起分享,大部分人都挺好,该让的让,该躲的躲,但没素质的人也一抓一把,不开心的事儿一句带过,继续聊骑车好了。


上了一周的班,然后去山里撒撒欢儿放放风儿,真真儿是极好的,吸着新鲜空气在林子里穿梭,放开速度让肾上腺素飙升,什么狗屁工作什么烦心的事儿,统统抛在脑后,朕只能说太特么过瘾了,速度感真的能让人不自觉的high起来!


当然,这么刺激必然也会带来很多危险,安全第一!所以,一定要带头盔护具,一定要带头盔护具,一定要带头盔护具!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老公技术和力量都比我好,所以他只带头盔和护膝,我每次骑车都是全副武装,头盔护膝护肘胸甲,不过现在天气热,本宝宝也只带头盔和护膝了。。。护具穿的少,只能靠祈祷,就是不摔车,没辙人品好!


虽然很多香山八大处的经典路都被修成了水泥路,能玩儿的道儿越来越少,不过这几年倒是有了新选择——山地车公园。


离北京比较近的有固安永定河自行车公园,这个之后我还会再提起,还有河北崇礼的多乐美地山地车公园和云顶山地车公园,国内其他知名的山地车公园离北京稍有距离,我就不多说了。


崇礼的2个公园,这几年陆陆续续去过几次,骑起来很过瘾,都是专门请的国内外大神们来修的道儿,可惜体能有限,基本骑一两天后就会浑身酸疼,不过肌肉充血后变硬而且围度变大,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但是每次往返崇礼的路程很痛苦,就一个字儿:堵!每次都堵得我信誓旦旦的说再也不去了,但下次只要一说去公园骑车,不用多说半句,我又是斩钉截铁的说去,唉,说好的节操呢??


在此,再祝福一下之前和我们一起骑车结果锁骨摔断的兄弟,祝他早日康复,再跟我们骑车去嗨皮!




现在我们说说固安永定河自行车公园,玩土坡车的好去处。土坡车是近来我们骑车小分队的新宠,陆陆续续好几个人都装了土坡车。


去年老公装了一辆,然后每次我就骑着我的小绿跟他们一起去玩儿,飞倒是也能飞,可毕竟是个大行程的软尾车,卸力还是很厉害的。


今年我也有了自己的土坡车,虽然代价是不能买果子7了,不过我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装新车,哈哈。之前骑老公那辆土坡车,明显感觉自己个矮车大,在车上都得往前趴才能够着车把,各种不给力,所以我的新土坡车,选了24的。


开始很纠结,老公和我讨论了很久,到底是24的,还是26的,最后想想,就是为了要小车架才要装的新车,再装个26我还是骑着大可就抓瞎了。


事实证明,选择24是很明智的,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过程很煎熬,比如纠结车架大小啦,比如选择前叉啦,比如配24的车圈以及外胎内胎啦,以及链条长短啦。


这里就凸显一个懂车并且爱做作业的好老公的重要性了,嘿嘿,我只需要告诉他我的要求,比如车装出来要什么效果啊之类的,具体的我就统统都不用管了,踏踏实实做个甩手掌柜就好。


在此想虐狗一下:老公,么么哒~~


唉,不过这个装车的过程,真的是惊心动魄揪人心弦啊,光一个前叉就折腾了N久,前叉首选是ROCKSHOX  PIKE  DJ ,100行程,马云家的店基本问了个遍,老公来来回回下单了好多次,某宝当月流水都到了几万,也真是醉了。


但卖家一会儿有货,一会儿没货,一会儿下周到货,一会儿要涨价的,那几天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随着前叉有无有无消息的来回更迭而上上下下。


最后老公果断选择放弃,换成了FOX 831,也是100行程,而且有屎金涂层,哈哈,没办法,RS的黑管和我无缘,还是FOX和我有缘!


车车装好落地,真是越看越喜欢,朕表示很满意!硬是让老公陪我去了趟永定河自行车公园骑了一次之后,才批准他出差去外地,哈哈。


开始还怕车小骑起来不适应,事实证明,这个小车灰常灰常的适合我!骑了几次初级道,觉得很舒服,果断跑去高级道,第一趟保守的试试感觉,第二趟就继续开始飞飞飞了。


骑完几趟之后,老公告诉我说,有几个旁观的人问他,说你媳妇儿是不是练特技的,飞啊飞的。。。我勒个深深的去,虽然隐隐觉得是在表示对我的佩服,不过练特技……


你才练特技的呢,你全家都是练特技的!!!



这风一般的男子到底是谁呢,他不肯摘下头盔,我在旁边说,莫不是怕我这里什么故人看到不成?他老婆立即武力摘除头盔。老乔,就是他啦。他的前女友,前前女友,前前前女友欢迎留言,旧欢如梦。


~ END ~


本岛新近推出"陪伴式在家练线上俱乐部" ,上线两天,入群人数已经超过100人。俱乐部由五名陪伴向导(包括我在内的五名群主)轮值,周一到周五,每天早晚各5~10分钟陪伴小课,周六下午有我半小时答疑大课。俱乐部鼓励健身打卡、写运动笔记、晒饭晒照,倡导学习的氛围。详情请点击《即将被包养是一种什么赶脚》(或点击主页底部菜单“加入社群”或主页回复“群”),欢迎你来,一起玩一起练。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