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和潘石屹这么评价刘晓光

地产观察 2020-07-15 11:11:43

文 / 冯仑


惊悉晓光兄突然离我们而去,内心的悲痛,难以言表。此刻,心里有特别多话想说,想跟晓光说,想跟朋友说,也想跟自己说。


晓光的生命虽然停止在了 62 岁,但他带给我,带给企业,带给阿拉善,带给我们这个时代的温度和痕迹,会永远存在。


他总把生命投射到外部世界



晓光是一个永远要燃烧的人,和那些在大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杰出人物一样,他总会把自己的生命投射到外部世界,投射到他人身上,投射到企业身上,投射到自己关心的社会事务里,投射到时代的潮流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展现出生命的光辉。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微小的自己,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家人,其实他们也需要被投射、被关怀。遗憾的是,在当今这个年代,像晓光这样在所谓大时代下成长起来的一大批人,都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在想起晓光的好的时候,也为他只想着大家而忽略了自我、忽略了家人和身体而感觉到有些惋惜。


晓光的光辉,在于给予别人太多的感动



晓光的光辉,在于他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给予别人太多的关爱和感动。


晓光当过兵,当兵的时候就是个好战士,当他把他的诗集送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充满激情与朝气,且奋发向上的战士形象。


这个战士一边奔跑,一边歌唱,沿途所到的每一个地方,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所拥有的每一次感动,都成为了他的诗篇。他的战士情怀和他的诗篇一直充满着、影响着他的内心,使他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是为官、经商,还是为社会做公益,都延续和践行着自己最初的激情和诗意。

他践行着自己最初的激情和诗意



晓光为官时,做的官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至少在计划经济的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官。


他当时做过北京市计委的副主任,我们之前就是跟计委打交道才认识了晓光,但从认识他第一天就感觉到他不是一个官僚,他也不会用为官的那套标准程式和语言把你拒之门外,更不会用官僚的那种目光去审视你,他会设身处地地替你着想,帮你解决问题,关心你的项目和企业。


所以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官是有温度的,他的温度不仅体现在与你四目对望的时候,当你转身离开,你仍然会感觉到你的背后有阳光,有温暖。

他的温度让感到人背后有阳光,有温暖


晓光从商时,他又把自己所有的热情和精力都投射到了国企的改制和发展中。他接手首创时,首创还是一个非常虚弱的企业,除了负债之外没有太多的资产,但晓光愣是让这个摊子死灰复燃了,使首创在短短的十多年里成为了一个令人尊敬的新型国企。


在从商的这十多年里,晓光和我们打交道越来越多,他每次提起首创的时候,比民营企业的老板说起自己的公司还要兴奋。有时候朋友们会跟晓光调侃:这是你们家的事吗?哪来这么大劲呢?


这时的晓光总会沉吟一下,然后说:不管是不是我们家的事,我在这儿,就是我的事。这又体现了大时代中英雄人物所具有的那种一往无前,那种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的优秀品格。



我在这儿,就是我的事



晓光在首创投射的精力和智慧,还有对自消耗都太多了,除了财务报表的数字之外,他并没有得到太多企业本身所给予的温暖和祝福,但是他仍然义无反顾,尽心尽力地去做这件事情。所以,企业仍然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一个事业,首创也仍然是他生命当中最让他激动的一个战场。


因为首创的原因,也因为晓光诗一样的情怀,他最终在阿拉善被漫天的尘沙所打动。当他跪在沙丘上,捧起黄沙时,他的心彻底被打动了。那一刻,他的泪和诗,以及他面前的风和沙,交融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哪个更多,哪个更有力量,哪个更清晰。


在这样的情景下,他只有一个誓愿,那就是要把生命最有激情、最有价值、最有冲动的地方留给环保事业,留给碧水蓝天。



他要把生命最有价值的地方留给碧水蓝天



于是晓光把他最后的光辉都投射到了民间环保事业当中,带着我们创办了阿拉善。如今,阿拉善这块土地上凝聚了所有企业家对民间环保事业的心血,也成就了目前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机构。


同时,晓光不计个人得失,践行新的理念,接受新的挑战,服从规则的安排,十分高兴地把自己关在了制度的笼子里。


我有时候会跟他打趣,说晓光这辈子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阿拉善 SEE,其他的事情可能过后就被淡人忘了,阿拉善 SEE”会和刘晓光”这个名字永远连在一起,他的墓志铭会是:刘晓光——阿拉善 SEE 的创始人。



“阿拉善 SEE”和“刘晓光”的名字永远连在一起



今天当我们告别晓光时,特别是在看他投射到社会上的光辉时,我们想到的是他未尽的事业,这份事业就是我们要继续用企业家精神去守护碧水蓝天。


唯有将阿拉善的环保事业坚持下去,推广开来,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才能够让晓光的光辉成为我们企业家的光辉,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辉。也只有这样,才足以告慰晓光。


我们想对晓光说,你放心地去吧,有你的光辉,我们不会停步,我们会在你的光辉的照耀下持续地进步,永远地前行。




纪念刘晓光——潘石屹

2017-1-16
突闻刘晓光走了。周围的朋友都在惊讶和悲痛中。最痛苦的是他的家人,他的亲人们。我妈妈走了之后的六个月里,我常在噩梦之中惊醒。晓光家人和亲人们的悲伤和痛苦,我想在朋友们的关心和爱护中会得到一些减轻和释放。

那年大概是1992年,我们来到北京开发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刘晓光当时是专管批文的官员。好像是中央又有什么政策,要压缩投资。我们项目批文一直在等待中,我十分着急。半夜一点多钟,我还在北京市计委的门口等着。刘晓光加完班出来看到我,说大冬天的别冻着了,明天下午你来我办公室吧。结果,第二天我就取到了批文。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晓光,跟他打交道。

那之后不久,北京市副市长开枪自杀,此副市长当时还兼北京市计委主任,是刘晓光的直接领导。此事抓了一批人。我与一朋友又见到了刘晓光。这位朋友说:“晓光,你怎么还没有被抓呢?”晓光开玩笑说:“就是啊,不应该啊!”

……

又过了许多年,晓光担任首创集团董事长。我们都成了开发商,但交往并不多。

到了2006年,北京市全市上下都在备战2008年奥运会。北京市回收了大鸟巢边上一块土地。这个项目叫摩根中心,现在叫盘古大观。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要公开“招拍挂”,我们与首创公司都参加了,参加的还有华远公司。首创出价17亿元,我们出价15亿元,华远出价13亿元。我们与首创都是一次性付款,华远的13亿元是分期付款。现场唱完标后,我们就认输了!

过了几个月,刘晓光突然又被抓起来。社会上纷纷传言,我和任志强也被抓起来了,传的有鼻子有眼。三个竞争对手,本来同行是冤家,莫名其妙被视为一伙的了。我忙让任总出面辟谣。任志强让我出面,去博客上写文章辟谣。他的理由是我的粉丝比他的粉丝多。于是,我就写文章辟谣了。

那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一天,一位领导说,让我配合中纪委调查,把当时招标前后的情况做笔录。我说,刘晓光被抓起来的理由就是“配合调查”。他说,你担心的话,就来我办公室做笔录吧,实事求是的把过程说一遍,你就回去了。于是,我做了中纪委唯一一次笔录,证明我们几家的行为都是合法的。

三个月后,刘晓光被放回家了,但那位副市长再也没有出来。晓光出来后,任志强说,今天晓光出来了,我们一起吃顿饭,给他压压惊。饭桌上,我问晓光在里面多长时间。晓光在桌子下面伸出三个指头。我说,是三个月吗?晓光点点头。我发现他气色很不好,手抖的厉害。

从此,晓光就病了。病的一天比一天重。这是不是在里面落下的病根儿,我不知道。平时不吃药时,晓光的手、脚和头都有些失控的抖动。他就用了一些日本的新药来治病。按规定,这些药费不能报销。晓光又没有钱,我们几个朋友每人出了同样的钱,为晓光凑足了药费。我们公司一位同事说,当了这么多年房地产商,自己竟然连药费都没有?我说:“是真的,他工作的房地产公司是国营全资的,晓光一直清白、廉洁。否则,抓起来了好几次,早就出不来了。”

两个月前,晓光参加一活动,要上台做演讲。他为了防止手、脚抖动,多吃了几片药,于是药物中毒昏迷了。

一个月前,我去医院看望他。医生说,先在外面等一会,我们先收拾一下。等医生收拾好了之后,我换上消过毒的衣服进去。

看到晓光后,我心里一震。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怎么都这样了呢?身上全是管子,他吃力地喘着粗气,在挣扎着。我问医生,他现在似乎醒了。医生却告诉我,没有。

我安慰了一番晓光夫人和女儿,她们都很坚强。

从医院出来,晓光挣扎着喘气的样子,一直在我脑子里转悠。他如同一困兽,也如同卡在小笼子中的大鸟。刚刚知道了他走了的消息,我觉得晓光这只大鸟终于冲破了小笼子,他飞走了,让我们为他送行,让他飞的更高更远。善良、高贵的灵魂一定会飞的更高更远。

你也许也关注:

看看别人家的交房标准,你服不服?我都想做业主了!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