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隧道】伯聞三湘真名士

宇宙纤尘 2021-01-12 06:10:35

記得剛參加工作時,我時常到位於長沙市中山路楠木廳連陞街群勝里(解放前稱馬號里)五號的老宅去玩。當時三叔公告訴我:你們高等法院的院長曹伯聞原先就住在咯邊上(老一輩人對高級法院都習慣了民國時代高等法院的稱呼,包括我幾個舅舅,而在我則是十分反感的,總是予以糾正),他老家也是長沙東鄉的,離我們老家不遠,以前經常看到他坐小包車出入。由此,我知道了有位叫曹伯聞的是我們高級法院的院長。到院裡一打聽,原來是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首任院長,而且還是位民主人士,擔任高級法院院長達二十一年之久。

 

曹伯聞先生在長沙市第一屆政協會議上致閉幕詞

(圖片來自網路)

曹伯聞,姓曹名政典,字伯聞,後以字行。伯聞先生與毛主席同齡,也是光十九年(1893)生人,比毛主席大月份。光緒三十四年(1908)伯聞先生考入湖南陸軍小學,後升入武昌陸軍中學。宣統三年(1911)參加武昌起義,投身辛亥革命。後赴日本同文書院學習,回國進北京講武堂繼續學習軍事。上世紀20年代初,唐生智治湘期間,一直是唐生智的幕僚,曾任唐生智部參謀長,授陸軍中將銜,參加過北伐戰爭。民國十八年(1929)至民國二十四年(1935)是何鍵治湘期間,曹伯聞曾應邀擔任省建設廳長、民政廳長,還兼任清鄉司令部參謀長。由於伯聞先生在北伐期間與中共多有接觸,感情上同情中共,馬日事變後,在白色恐怖籠罩下,他多次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做了許多有益於人民的事,不計個人安危,將一些中共地下黨員安排在民政廳工作,設法保釋被捕的中共黨員,對中共地下黨活動,也在經濟上給予援助。民國二十三年,中央紅軍北上抗日,舉行長征。蔣介石企圖消滅紅軍於湘境,委任何鍵為追剿軍總司令。何鍵找曹伯聞商量,伯聞先生向何鍵提出保存實力、不打硬仗送客建議,只尾隨,不堵截,始終與紅軍保持一天行程的距離。民國二十四年七月,湖南省政府改組,何健下臺,伯聞先生也被免職。抗戰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伯聞先生與中共湖南地下黨組織密切接觸,掩護地下黨活動,安排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周禮等人在湖南省政府和他的孤兒救濟院供職,以取得掩護身份,被稱為中共的摯友。

 

曹伯聞先生(圖片來自網路)

伯聞先生在擔湖南省政府民政廳長時,多有建樹,一是在民生救濟方面,曾多方籌資,拯救災民,收養孤兒,留下良好口碑。二是文化道德建設方面,伯聞先生曾向國民政府內政部提案,請確定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為訓民要則,以正風俗,文化界給予高度讚揚。三是大力推行禁(鴉片)煙運動。據《湖南通俗日報》1932913日記載,民政廳廳長曹伯聞提議請求設立禁煙委員會。同年920日,湖南省禁煙委員會正式成立,通令禁種、禁運、禁吸。20131219日,在長沙市都正街一處民宅基建工地上,發現了湖南省禁煙委員會的界碑,轟动一時,成為伯聞先生在湖南禁毒,造福三湘的有力見證。伯聞先生四十年代脫離政界,從事中醫研究和慈善事業,創建了湖南省公醫院(現營盤路長沙市一醫院的前身),擔任孤兒院院長。

 

201312月在長沙市都正街發現湖南省禁煙委員會界碑

民國三十八年八月四日,程潛、陳明仁率湖南黨政要員通電起義,湖南和平解放,成立中國國民黨湖南人民臨時軍政委員會及中國國民黨湖南人民解放軍司令部。伯聞先生作為湖南省國民參政會(即現湘江賓館所在地)議長積極回應,多方奔走,為國共雙方牽線搭橋。在中共湖南工委的領導下,成立長沙人民迎接解放聯合會,參與和平解放運動。八月五日17時,中國人民解放軍肖勁光兵團之先頭部隊一三八師在迎解聯的帶領下,在長沙市東郊的東屯渡渡過瀏陽河。19時,大軍在小吳門舉行入城式,沿中山路進城,在又一村接管湖南省政府,沿途受到長沙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八月十九日,奉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命令,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長沙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成立,主任萧勁光,副主任陳明仁、王首道。八月二十三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長沙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發佈第51號令,令曰:為建設新民主主義國家的司法機關,原湖南省高等法院及檢察處,應即由本會接管,成立湖南省人民法院以執行鎮壓反革命活動與保護全體人民利益之任務,任命胡光為湖南省人民法院副院長,代理院長職務,仰該院立即將所屬機關暨人員、房屋、器具、財產移交。此令。胡光持令前往湖南省高等法院,正式接管湖南省高等法院。其時,湖南省高等法院院長余覺、首席檢察官汪濂、長沙監獄典獄長李舒瑞均已棄印離職。我參加工作時,聽院裡老同志說,那位在傳達室搞收發的黃爹就是當年湖南省高等法院總務科的留用人員,還有一位叫王永祚的就是當年參加接管湖南省高等法院的解放軍戰士,後來就留在法院工作了。八月二十九日,湖南人民臨時軍政委員會改稱湖南省人民軍政委員會,由程潛任主任,黃克誠任副主任,陳明仁、金明、王首道、蕭勁光、袁任遠、唐大標、唐生智、周禮、仇鼇、唐星、李明灝等為委員,李明灝兼秘書長,聘請曹伯聞等為顧問。隨後,湖南臨時省政府成立,陳明仁為主席。湖南省人民法院第一次審判委員會於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八日下午三時召開,研究了審判工作的基本原則。


1949年9月28日 《人民日報》


《新湖南報》創刊號(民國38815日)


民国38年8月28日,

中共与湖南省工委合并后)湖南省委会议记录

研究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组成人员


湖南臨時省政府成立佈告

一九五O年四月一日,湖南臨時省政府完成歷史使命,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王首道任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曹伯聞為委員。四月二十四日,王首道致函湖南省人民法院:省人民法院:查本府各廳處院署會室正副首長,業經第一次全體委員會協商,初步確定由曹伯聞任人民法院院長、胡光任副院長,除已呈報中南軍政委員會轉請中央政務院批准任命並函請曹院長、胡副院長先行展開工作外,特函查展為荷。同年五月十日,伯聞先生到職視事,開始了他長達二十一年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生涯。.同年八月十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第四十五次政務會議,決定批准任命曹伯聞為湖南省人民法院院長。

湖南臨時省政府結束公告


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公告


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公告原件

湖南省人民政府大印

其時作者大舅雷普文作為省政府秘書科科長掌管此印


曹伯聞、胡光到職通知函

伯聞先生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任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認真履職,積極投身新中國的司法建設,為湖南省各級司法機關的建立下汗馬功勞。伯聞先生參與司法改革,貫徹《中共中央關於廢除國民黨的六法全書與確定解放區的司法原則的指示》精神,甄別、遣散、改造舊司法人員。在三反運動中,伯聞先生擔任審判長與胡光、閻子祥組成臨時法庭,公審了時任長沙市人民政府委員、市公安局局長王丕敏案,湖南省人民法院臨時法庭判決書判決:王犯丕敏違法亂紀、敲詐勒索、敵我不分、投機倒把、破壞經濟政策、追求腐化生活、抗拒三反、嚴重地損害人民利益和政府威信,成為黨、國家和人民的叛徒。綜合以上罪惡,著予以判處死刑,沒收其本人全部財產。並經中南軍政委員會電令批准,立即執行。一九六一年四月,劉少奇主席來湘調研時,曾專門邀請伯聞先生就平反劉桂陽反標案(此案先是作有罪判決,後在劉少奇的過問下宣告無罪,文革期間又被判有罪,文革結束後又宣告無罪)總結教訓。

 

伯聞先生德高望重,是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民革湖南省主委,省政協副主席。伯聞先生首先是被任命為湖南省人民法院院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頒佈後,伯聞先生在湖南省第一、二、三屆人民代表大會上三次當選為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一九五六年五月三十日,毛澤東主席來湘期間,曾邀程潛、唐生智、曹伯聞、程星齡、章士釗共進晚餐。伯聞先生也曾參與陪同末代皇帝溥儀來湘考察,由此可見其社會威望之高。

 

伯聞先生是舊時代過來的人,他的的書法、對聯、詩詞造詣很高,南嶽大廟的欞星門三個大字原來就是伯聞先生所書,文革期間被剷除。高閣聳雲端,看風物依然,長沙自古雄天下;名園成劫後,喜林亭新造,洛陽今日到城南。(曹伯聞題長沙天心閣)漫雲指天為盟,有萬戶蜿蜒當前,莫誤作蜃樓海市;到此捫心自問,看四水瀠回如故,誰激起駭浪驚濤。(曹伯聞題長沙天心閣)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逢。扇裁月魄羞難掩,車去雷芽語未通。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斑驢只繋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七律,作於一九四六年)運轉春回氣象新,百花爭豔更繁榮。人間樂土分明在,河上仙翁著意尋。燕語鶯歌驚曉夢,和風細雨暢胸襟。超凡莫道蓬萊遠,皓首猶存捧日心。1961年春曹伯聞在政治學校業餘班為神仙會作)。


 

曹伯聞先生的詩詞墨寶

伯聞先生自一九五O年四月起一直擔任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文革期間受到衝擊,在砸爛公檢法的環境下,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次被軍管,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不復存在。但是,嚴格地說,直到伯聞先生一九七一年十二月病逝都沒有正式免去他的這一職務。據當年在省高級人民法院工作過的老同志介紹,這位與中共肝膽相照的民主人士始終與中共保持密切聯繫,接受中共的領導,凡以他名義發出的文件,在發出前,他總是要問工作人員,這個事黨組有什麼意見?雖然他這一職務象徵性大於實質性,但是,一個省的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長期由一位民主人士擔任,在全國是絕無僅有的,可謂新中國司法史上的一大奇觀,也充分說明中國共產黨對是伯聞先生高度信任的。正所謂伯聞三湘真名士,肝膽相照兩昆侖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